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86.负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86.负(副)负(副)得正

怎么个情况?第五名和钱家兄妹都懵了。

“谁干的?”悲痛欲绝中,扇叔宝贝样举起手里的虫干,追问罪魁祸首。

赶紧指指第五名,平日粗犷的钱哥这会儿都不敢跟老头搭话。小钱也闪到哥哥身后,把第五名暴露给扇叔。

“山里头带出来的……”被老头吓住,第五名也不敢大声说话了。

“好好的虫你弄死干啥?”一看就是人为的,扇叔瞪着第五名。“暴殄天物!”

“我喂鱼……”

“喂鱼?你拿黑竹蛉喂鱼?!”扇叔脸都青了,“你那鱼是金子做的?瞧瞧,”从一堆虫干里捏出一只,“黑竹蛉,十块钱一只;”

就半拉小指甲盖大,值十块钱?

“这马蛉,三块钱一条……还有“纺织娘”,平常的能卖五块钱,你这虫虫个大,稀罕,十块钱一只都有人要……就为听个响动!”

“不能吧。”第五名虽然也是文苑市场里冲杀出来的管理员,但因为出身山沟沟,对鸣虫这块儿并不注意。虫子嘛,漫山遍野都是,为听个响动花钱,多瓜呀。

“你娃是山民,当然不稀罕;城里人能跟你比!”扇叔在竹篓里拨拉几下,面色由青转黑,恨不得掐死第五名,“你娃到底弄死了多少!”

没弄死多少……估计也就烤死了万把块钱的吧。按照扇叔给的价格,第五名计算了下这儿和家里的焦香虫干,心疼得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小钱一旁看出门道,笃定一笔大买卖要朝第五名接近了,赶紧开出混合虫干的价码。“第五名,我哥说的价钱不变。没了这竹蛉、马蛉的,也成。”小钱很理智,

“咱回聊。”第五名激动得也顾不上跟钱哥、小钱谈太多了,拉着扇叔,要去他的铺面看。

扇叔是花鸟鱼虫界的老混混……老前辈了。一铺子竹器、木器;半数都跟那些玩物有关。正中的柜台里,一溜竹的、木的小匣匣,都是装鸣虫的好器具;半个巴掌大的,最便宜也要一二百块。旁边的大柜台里,则放着很多纸质小盒,上头拿玻璃片盖着,里头都是活生生的各种鸣虫。第五名趴上头仔细观察的时候,一哔货正抱着块小胡萝卜猛啃呢。

“瞧见没,这就天水黑竹蛉。”扇叔语重心长地拿过第五名烤焦的小竹蛉,比照了下,活剐了第五名的心都有,“你这烤干了,都比这活的大。”

那是。都山里头物竞天择活下来的,能不大嘛。见扇叔这鸣虫不太怕人,第五名就知道他这儿的虫虫,应该是人工培育的。“您真好意思,把这玩意儿卖十块钱一只。”瞅见标价,对比出钱家兄妹真乃大善人。

“没见识。咱这是批发价。零售更贵。”扇叔终于摆脱了悲痛的心情,给第五名沏了茶,谈起了鸣虫。“城里人可怜,想听个虫虫叫,可不像你们山里头那么容易……山沟沟真是宝地呀。”扇叔羡慕第五名,指着自家货柜里的天水黑竹蛉,问第五名能不能再抓些野生的竹蛉、马蛉……哪怕是纺织娘也行。

“山里啥都缺,就是不缺虫。”没保证能不能再抓到,但第五名的话给扇叔留下了更大的遐想空间。

指指黑竹蛉,扇叔告诉第五名,“天水黑竹蛉最有名。你那是野生的,拿来咱直接当天水野生黑竹蛉卖,销路绝对好。”

“我宝鸡那边的。”

“宝鸡离天水多近。也算天水的!”

这不好吧。买卖还没确定呢,营销手段就都先备齐了。

“有啥不好。”扇叔觉得第五名这小伙子啥都好,就是不太知道变通。“这会儿还没到虫季,你手里就有这么好的鸣虫;拿过来,咱就能卖上好价钱。”扇叔人瘦,可做起买卖,心胸宽大,见第五名不吭声,就准备先提价码,“名娃,”称呼上先拉近距离,扇叔的嘴脸越发亲切了,“叔有两种办法。你看你觉得哪种行。第一,你供货,按条卖给我,就刚才说的价格,批发价上打对折,我自负盈亏;第二,咱合伙,你拿虫我代售,到时候咱俩分成。五五开。”

“按条卖!”想都不用想,第五名立刻选择第一种。如今的主业是帮孙婷养锦鲤;抓虫不过是为了弄鱼饲料,这会儿有了意外收入,高兴归高兴,但不能影响正事儿。分成的话,没那么多精力。还是按条来得好。

扇叔显然也更倾向于按条收购,清晰明了,不会扯皮。“咱们都是老熟人,也不说给你啥订金。只要你把好鸣虫拿来,有一只我收一只。现金。”

“怎么才算好?”第五名不懂玩鸣虫的人的分法。

“你看我这几只虫。”扇叔用柜台里那些鸣虫举例,普及了下全须全尾等鸣虫的基础知识,告诉他,要是拿不准,就记住两点;这玩意儿跟选美一样,首先外形越好越值钱;再次就是叫声,越动听越值钱。“像这黑竹蛉,你要拿来条全须全尾的,五块钱一条。”

这厉害。二十来只小竹蛉,就抵一斤白札子虫干的钱。心脏猛力蹦跶起来,面上还得保持平静。好歹也是见过几十万世面的人,哪能被这点钱晃花眼呢。“那我回去先捉一批,拿来看看。”第五名波澜不惊地站起身,走路却不自觉地顺拐了。

“等等。”扇叔拦住第五名,货架上抬下一纸箱小盒盒。都是装鸣虫的那种,小纸盒上头封了块玻璃盖,一头用塑料塞子堵着。“这是两千个盒子,不收你的钱,都带回去装虫用。”

“就不麻烦了吧。山里头那么多竹子,随便一装……”第五名看那纸盒小,觉得不美气。

“这么金贵的东西,咋能随便装。”扇叔随手拿过一只小巧的绿竹蛉,“瞧见没?须子就这么小段长,稍微断一点儿,五块钱立刻减半。”

毕竟是农大毕业的,扇叔这一提醒,第五名记起鸣虫们发出响动,多半是用于震慑同性、吸引异性。把它们放了一块儿,基本就是斗个你死我活。缺胳膊断腿的,当然卖不上价钱。想通了,姿态便也放低了,虚心地向扇叔请教。“您老教教我,这盒子怎么用?”

“看好了。”平日里瞧着没几两重的扇叔,这会儿忽然换了个人似的。大内高手一般抠掉小纸盒上的塑料塞,又拿起过虫的小竹筒,把竹蛉放上头;随着手腕的微微晃动,嫩绿色的小虫慢慢掉进了盒子里。前后不过才花了几秒钟,虫虫就毫发无损地换了个新家。

“厉害!”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第五名被扇叔露的这手震慑了。哪里想得到,装个虫虫也要这样细发,换了自己动手,恐怕得把小竹蛉折腾得缺胳膊少腿儿的。

“无他,唯手熟尔。”扇叔得意地摆摆手,又捻起小纸盒上的塞子,指着上头的孔,“瞧见没,这地方是喂食的。”旁边拿了苹果,削掉果皮,从里头切了脆生生的一块儿,装进塞子里,再用塞子塞住小纸盒的孔。嫩绿色小竹蛉灵活地靠近了苹果,上下攀爬地吃了起来。“一虫一盒,运起来也方便。”扇叔又补充说:“这盒子是装竹蛉用的。马蛉和纺织娘,倒可以用你的法子,弄个竹筒就行;可也不能多,一节竹筒,最多放四五条。记住,断腿儿的、没了翅膀的、没动静儿的,统统不要!”

“明白。有进展再来找你。”第五名也不再客气,拎上箱子就出了扇叔的铺面。

“第五名——”

今天突然变忙人了。离老远,就瞧见侯胖子冲自己招手。他咋知道自己来了?瞅见门口保安朝自己咧嘴笑,估计是那货告的状。

像是知道第五名在想什么,侯胖子慈爱地跟第五名解释,说叮嘱过下头的人,让瞧见他来了就跟自己汇报。

“侯总,铺面的事,孙老板已经把钱付过了。”第五名担心侯胖子又是来找茬的,赶紧把丑话说在前头,“至于上次她说退租的事,我想就先搁置吧。”

“就算不付钱,难道还真能把你撵出去?”侯胖子架着第五名的胳膊,坐到一旁茶吧里,强制性地要了两瓶冷饮,“赵总就是嘴硬而已。”

这聊天内容可属于通敌呀!第五名诧异地看着侯胖子,没想到平日老奸巨猾的,今儿竟瞎说起实话来了。面对侯胖子突如其来的善意,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茬,“谢谢侯总从中斡旋。”

“自己人,不帮你帮谁。”侯胖子越发和蔼,“上次的事,考虑好了没?”

侯胖子不提,第五名差点忘了那份提拔自己当副总经理的合同。如今为了孙婷的锦鲤,忙前忙后,哪有心思考虑太多;更何况,其中还夹着毛倩倩……也许是下意识地把毛倩倩屏蔽掉了,跟她复合的事,这些天就没过脑子。

“赵总方面你不用担心。”侯胖子怕第五名顾忌赵老板那头,说老疯子公私分明,只要对公司发展有利,不在乎个人恩怨。

“谢谢您的器重。”第五名很为难。当初也是陪侯胖子应付过各种场面,当门市部经理,自觉还能胜任,可要当副总……底气不足不说;锦鲤也是放不下。“孙婷丢下这一摊子走了,我不能不管。”

侯胖子有些失落。浸淫职场多年,越发觉得第五名难能可贵。毛倩倩是不错,年轻漂亮,放眼前看着舒心悦目,工作也努力上进;但在外头,却真的没第五名这男娃皮实、好用。“回来也是一样嘛。作为副总经理,帮助有困难的商户渡过难关。名正言顺。再说,你和小毛……不也挺好。”思来想去,毕竟是个正常姑娘,可比孙婷那小变态强。

提起毛倩倩,倒不愿回市场了。复合的事儿还没考虑呢,再见到她多尴尬,能少碰一次面,就少碰一次面吧。第五名定了神,委婉拒绝:“还是等一等吧。您就当拿养锦鲤这事儿考察我了。等过阵子,要还觉得我能成,咱们再谈。”

“好吧”见第五名态度坚决,侯胖子遗憾地点点头,又不甘心地再一次感情投资“这文苑市场,毕竟是你帮我规划、筹建的。也是你一番心血。不管你什么时候决定回来,我都欢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星辰变作者:我吃西红柿 2首席御医作者:银河九天 3斗破苍穹作者:天蚕土豆 4雄霸天下作者:骷髅精灵 5将夜第二卷:凛冬之湖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