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271.疗愈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271.疗愈(上)

文苑市场里,赵老板今儿基本就把脸丢尽了。尽管伤势严重,可打死不愿去医院,这模样要送去就没法见人了。明天西京城各大媒体的标题应该怎么下?想想都害怕,以自己两口子在业内的名声,更多的关系组合就不堪入脑了。自己的经营已经遇到困境了,这负面新闻再放出去,就是雪上加霜。

看到奄奄一息的老板给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不愿见人,这把侯胖子急坏了。“要不我找几个医生出诊?”

赵老板当即否决。医生也不是东西,上次陪相好去医院查妊娠,还被小报给拍上了。令人痛心的是妊娠还是假的。

可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这都疼的咬牙切齿了,万一赵总有个好歹……那孙小红回来接了文苑大位,自己这前朝狗腿子非给活剐了不可。

毛倩倩在一边虽不敢说话,但明白侯胖子的想法,就逐渐产生个奇怪的创意。“候总,能不能让我试着给赵董治疗一下?”

“你学过医?”侯胖子虽焦急,但理智还在。招聘到文苑市场的员工里,没一个是学医的啊。

“我妈以前是校医,我从小都在跟前帮忙的,那些基础都懂。”睁眼说瞎话是上进女孩的基本技能。今生唯一的行医经验就是在大学时,药死了同寝女生心爱的仓鼠。可赵老板伤残是孙小红的事,可万一残的不多就是自己的功劳了。

“就让她试试!”侯胖子还在犹豫,赵老板疼得受不了发话了。毛倩倩得了圣旨,飞速赶到最近的药房。

一边挑选还一边朝药房的售货员请教,治跌打的必须有,喷雾止疼的来几瓶,消炎的也不能少,维生素来个全套;临了再装上几副膏药,最后再一大包自己常用的益母草冲剂,全活!

穿上橡胶手套,医用口罩这么一带,颇有制服诱惑的氛围。跌打药通身先擦一遍,消炎药加维生素和止疼片混在一起一大把,就给全灌了下去。关节处膏药贴上……侯胖子是过来人,看到益母草冲剂脸都绿了,质问毛倩倩为何给个老爷们用经期的药!

“活血化瘀!”毛倩倩的聪明才智就在这一刻全体现了,候胖子竟无言以对。眼睁睁看毛倩倩给赵老板灌下一副,就有了水浒传里某情节的即视感。

要不说医疗科技发展迅猛呢,这里最能体现毛倩倩医术的就是喷雾止疼,哪儿疼喷哪儿,一喷就灵!加上刚刚止疼片也起了作用,赵老板竟感觉周身通畅了,还扶着椅子朝前挪了几下。在毛倩倩眼里是残疾人作死,可在赵老板心里那可是人类关键的一大步!说明自己还有希望。这小姑娘了不起!正自我鉴定的时候,铁老板那边电话打过来了。

“老赵,成啦!”

什么成了?赵老板有气无力,是不是上次那块地皮的政策松动了?

“地皮算个屁。”铁老板炫耀地告诉赵老板,宝贝儿子今天给自己打电话,恭贺中秋。虽然拒绝了回家团圆,但充满了父子温情的问候,实在叫人老怀大慰。“不错,你手下那姓侯的有本事。让他再接再厉,娃们家,该回家还得回家嘛……”

经营不顺,婚姻不顺,水族馆都被人家搬空了,女儿还不是跟那山里穷小子跑了!赵老板默默地把手机砸碎在地上。

“赵董,您这会儿可不敢用力。”毛倩倩赶紧给赵老板扶回到躺椅上,还体贴的兑了杯温水,插上吸管放在赵老板嘴边。

“你叫毛倩倩?”赵老板感受到了关爱,看向毛倩倩的眼神也变的柔和了。“好,这样最好!老侯,这女孩先调到我这儿,等我伤好了再回门市部。”

侯胖子不满的瞥了眼毛倩倩,却满怀笑意欣然答应赵老板的要求。

中秋给人的感觉就是阖家团聚,在国人心目中是个充满温馨的日子。乡下好过阴历,比城里更注重节气,离过节还有一天就都开始准备了。闲置已久的月饼模具拿出来洗洗晾晒;黄米、粟米、江米也淘洗干净,包上砂糖、果仁蒸成香喷喷的米饼,这是石坎镇上独有的风俗。

万事俱备,就只盼等着家人归还了。于是这天村口就不时传来乡亲吆喝声;谁谁他爸回来了,谁谁她男人回来了,喜气的声音回荡在这小山村里。被点了名的家里便欢欣雀跃;没盼到亲人的就默默熄了灯,熬到节过完才露脸。

刘秀娟曾经就是那节后才敢露脸的人。多少年了,每到中秋前后就如同渡劫。村里有怜悯的,趁夜悄悄在院门前放上几块米饼;也有那拿着亲人从外面捎回来的小玩意显摆的,哪怕就是个发卡也能让刘秀娟心里疼上好几天。

这又近中秋了,刘秀娟便想那小叔子何时归来。往年的思念里尽是绝望,可今日却尽是一股子火气。乡亲们虚情假意的送来许多小礼品,无非就是想弄清第五名是不是跟了两位老板远走高飞了。刘秀娟满是怨气的就要给这些李大亮都不吃的礼物丢掉。

“别扔!”胡支书就在院里和了断大师下棋,即便有这俩人坐镇,还是挡不住前来探听虚实的乡邻,但的确没人敢聚众闹事了。胡支书从刘秀娟手里抢过礼物,还仔细的分了下类,“就算村支书过节也要送礼呢!你这正好,把今年买礼的钱省了。”

了断大师知道刘秀娟焦急,僧衣里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她仙姑,省城回来得俩多小时,坟包和犬子已经村口上候着了,别急。”

大师话音刚落,远方就传来坟包那挠玻璃般的怪声:名哥回来了!刘秀娟应声而动,撒开步子就跑了出去。

胡支书纹丝不动,笑意自然浮现,嘿嘿了一声。了断大师则挑衅式的也回敬了声嘿嘿。

“你知道我笑啥?”胡支书不屑跟这种鸡肠狗肚的花和尚理论。

“我知道你笑啥!”了断大师明白胡支书的意图,但不代表第五名的感情生活没有其他可能性。

这里只有刘秀娟的动机是最单纯的,陈年的伤痛就在这一刻被抚平了,自己也能像别家的姑娘、媳妇般的去村口接人了。为这还特意穿了运动鞋,就为跑的时候能轻快些。可世上的事儿充满太多不确定性,本来第五名应该只有自己这一个嫂子,可跑上村路的时候看到更多的姑娘、媳妇、大婶和叔叔伯伯朝村口飞奔,自己却被远远甩在后面。明明是自己亲小叔子,可却已经挤不到跟前了。

大伙看到第五名并没有像传说中‘潜逃’,情绪高涨起来,帮这帮那的,恨不得给第五名衣裳脱了帮忙拎上。

伍魁首虽然高兴,但关注度并不全在第五名身上。“孙董和铁董呢?”

第五名乱军中拽过坟包,交代他和伍魁首下去接铁马和孙婷,“东西多,再带几个人!”料到是这情形,可毕竟还带那么大一箱子钱呢,安全起见第五名先上来吸引火力。看到嫂子被挤到了最边上,刚想着上前,刘秀娟却识趣的朝第五名摆摆手,先让乡亲们满足了再说。

老伍虽然没脸搭讪,却悄悄躲在山坡上,一路看到第五名进了家门,也稍稍安心。这时候要智取,务必确定第五名还愿意继续留在伍家沟继续发展,那再去磕头不迟;反之,则说明自己的担心是对的,到时候还能收回民心。不知为何,老伍觉得自己最近变的聪明了,也值得欣慰。

直到家里人散去,坟包、伍魁首一行才从后门进来。幸亏带了几个人手,才勉强一次给东西扛完。看着已经累垮了的伍魁首将装钱的行李箱放下,第五名才松了口气。示意刘秀娟帮着孙婷和铁马给行李箱拉回房里去。

“名哥,这么些都是月饼啊!咋吃了呢?”坟包摸摸这一箱箱的包装,露出些许期待。

第五名赶紧拆开一箱,帮了扛活的先一人发上一盒。精致的包装让坟包感到高档无比,这才是月饼啊,以前吃的那些宛若狗屎。兴高采烈带领自己的人马回家展示去了。

坟包都混的有社团了啊。第五名感慨的扫了眼失望的伍魁首,“嫌少再拿一盒。”

“我不要,最烦广式的。”伍魁首给月饼放回箱子,提议能不能趁节前再举办一场远方温泉活动。上次有铁马带队,伍魁首与了断大师洗了人生最奢华的一次澡,便对此念念不忘起来。

“不能!”第五名想想就不爽。你们泡澡,我辛苦回省城转账,不追究就算了,还有脸提这事。“贪心的不行。就月饼,不要算了。”

“要,要!咋不要。”胡支书不见外,一股脑给箱子里剩下的几盒都拿了,就这还不忘把刘秀娟要扔的那些礼品都提上,“给你看家的任务完成了。明天咋安排?”

“按咱说好的来。”第五名客气的给胡支书送出门,赶紧感谢了断大师仗义相助,便拉着大师进了后院。伍魁首识相的提了齐眉棍去前院练武去了。刚要推门,孙婷和铁马却出来了,朝第五名和大师连连摆手:“嫂子说了,让她一个人静一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十七篇 第四绝地作者:我吃西红柿 2间客作者:猫腻 3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三集 九重雷刀作者:我吃西红柿 4我只喜欢你作者:乔一 5龙族5 悼亡者的归来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