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第五名发家 > 104.欲擒故纵?

104.欲擒故纵?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04.欲擒故纵?

村委会请客,往常都是胡支书首席。今天偏巧老头不在,老伍有了大展风采的机会,待客上便下了狠手,直接打自家拉来一口猪。

院子里便欢快起来。除了猪的嘶叫声,还有老伍他媳妇的喊叫。

“村上请客,你拉家里的猪死呀!”老伍媳妇拽住那粉嫩猪头的耳朵,死活不让老伍把这圆墩墩的东西拉走。

“支书不在,公账支不下来嘛。”老伍深觉媳妇给自己丢脸,面上也动了怒。

“那我管不着。反正这猪你不能动!”老伍他媳妇恨男人刚有几个钱就糟践。前几天待客,把刚积攒下的一点家底又掏空了;这会儿竟然连过年用的猪都要杀。“我的熏肉疙瘩呀——”抱着哼哧哼哧的猪头,老伍他媳妇眼泪下来了。

“你这人……咋说不听。”老伍急了,朝村委会里张望了眼,生怕这丢人的情形被第五名和两位大老板看见。上前抱住媳妇,让路过的村民帮忙把猪拉走。

贾老板在屋里如坐针毡,听到外头一声嘶叫,以为是猪被杀了;等老伍进来,才发现他脸上有三条新鲜的血道子。

满不在乎地摸摸脸,老伍有些不好意思地朝贾老板解释,“乡下婆娘没见识。老板不要见怪。”又跟第五名保证,“放心,家养的猪,肉香,今天一定让两位老板吃满意。”

正表决心呢。坟包他妈也过来了,手里拎着自家做的风鸡、腊肉,瑟缩地站在门外,朝贾老板、铁马讨好地笑笑。把风鸡、腊肉朝老伍手里塞,说要请外头来的大老板吃个农家风味。兴许是看到铁马一身时尚,坟包他妈自觉衣服老旧,缩手缩脚地也不敢进来。

“听说您是来指导的?”坟包他妈看着贾老板,擦擦湿润的眼角,“太谢谢您了。”

“她娃是个糖尿病,一辈子离不开胰岛素;每月光吃药、护理的钱,就大几百。”第五名低声给贾老板解释,“娃就在上头看鱼塘,靠这工钱救命。”

“第五名……”贾老板臊得面红耳赤,实在坐不住。刚站起来,却被第五名按下。“既来之则安之。贾老板今天就在我伍家沟吃一顿便饭吧。”

“是呀,饭马上就好。”老伍不知第五名和贾老板之间打的机锋,送走了坟包他妈,便张罗起了席面。

城里头饭局成百上千,却没有一顿比伍家沟这次来得热情。刚落座,贾老板就被老伍强迫满上了稠酒。

“自家酿的,贾老板尝尝。”说着,老伍给自己倒了一杯白的,“今天二位老板光临指导,伍家沟蓬荜生辉。我先干为敬!”二两一杯的白酒,一气儿就干了三杯;喝完,还不忘特别感谢贾老板,为了帮助伍家沟不远万里从湖北赶来。

“我村上就指望这些锦鲤呢。您多费心。”老伍拉着贾老板的手,强撑着醉眼,表达内心的感激。“您看着它们是锦鲤;可对我们村来说,它们就是命呀。”虽然语言不太丰富,但老伍努力搜肠刮肚,想让贾老板知道伍家沟是多么看重山上的那些小鱼,是多么感激他能到这深山里帮扶指点。“您这样的大老板,肯纡尊降贵,太难得了。”唯恐招待不周,殷勤小意地又给铁马和贾老板夹菜。铁马毫无顾忌地品尝着山村风味;贾老板却是受不了,觉得被老伍那一句句感谢的话抽得脸生疼。

受着罪,又不得不强颜欢笑。贾老板把住老伍还要倒酒的手腕,“伍村长……其实、其实……”这会儿宁愿被老伍打一顿,也不想再听他那些奉承话了。

“其实贾老板喝不了太多。等会儿还要看鱼塘呢。”第五名帮贾老板拦下了老伍,却没让贾老板说出什么。

“噢,对!”老伍提到鱼塘,精气神都不一样,“麻烦贾老板了。我们养鱼是新手,有啥不到位的,你只管说,只管骂。”豪壮的表白,继承了第五名挖坑的光荣传统。“那帮孙子哪个做得不到位,你给我说,我弄死他!”

“……”贾老板刚刚鼓足的勇气,便又消散了。好容易捱到了吃完饭,逃也似的请第五名带自己去鱼塘。听着背后老伍一连串的送别声,都不敢回头。

朝山梁上爬的时候,贾老板尝试着给第五名解释:“当初赵总来找我,我想反正孙老板要回家的。那些鱼拿走也是浪费,不如……就留下……我没想到你们还在养。”

“孙老板被你和赵总逼走了。现在是我们村在照料这些鱼,钱都是我们出。跟赵老板、孙老板那边都没关系。”第五名说。他指着水潭里游来游去的小鱼们,告诉贾老板,这些鱼都是从他渔场里拿回来的;又拽过窝棚旁边的饲料口袋,从里头抓出一把饲料给他看。“喂的是这。”

贾老板是行家,看到饲料,就知道是饲料中的顶级配置。这东西喂野鲤鱼,简直天打雷劈。

“你偷换的鱼,我们拿它们当锦鲤喂呢。光这饲料钱,每天就一千多。”第五名说。

旁边铁马已经摸到了第五名的思路,配合地发出惊讶的声音,“那一年光喂鱼不就得几十万?就你村那穷逼样子,掏得起?”

“因为听说是好锦鲤,能卖上价钱;下了血本呢。”第五名把话说给贾老板听。

“OH,MYGOD!你简直不是人,这些鱼喂出来;这村上得有多少人上吊呀。”铁马都想把贾老板推进水潭里祭鱼了。

说话,坟包划着个小破筏子从水潭中央过来了。刚才得到有老板考察的消息。便赶紧拿了个瓦罐,在水中千挑万选的,找了几条最肥的小鱼装进去。显摆地给贾老板看,“您瞧,咱这鱼养得多好。”

看着瘦成麻杆、几乎风一吹就倒的坟包,贾老板忽然想起了第五名告诉自己的话——“她娃得了糖尿病,就在上头看鱼塘,靠这工钱救命呢。”说的就是眼前这小伙子吧?

“老板?”坟包看贾老板没反应,以为自己太不谦虚,让外人看了笑话,着急补救,瘦弱的糖尿病手在裤腿上搓搓,不好意思地问贾老板,“您觉得呢?”

“……好,的确养得好……”看着瓦罐里的野鲤鱼。贾老板觉得自己这会儿被活埋了,也都是罪有应得。

“那就好。那一条能卖不少钱吧?”坟包兴奋地坐在小筏子上,很宝贝地捧着瓦罐,生怕里头的鱼有些好歹。

“能……一定能!”贾老板用力点点头。

坟包很高兴,“名哥,我给咱鱼喂食呀。”便划着小筏子走了。

“哄骗一个糖尿病人有意思?”铁马看不起贾老板说瞎话,“没见他都病成那样了?起码十多样并发症!”

“没骗,没骗。”贾老板一把拉住第五名的手腕子,哀求地看着他,指着水潭,“这些鱼我都买了。求你卖给我吧。”喜欢钱不假,谁不喜欢钱呢。可从来没打算丧尽天良。早知道沾小便宜会害了这些人,当初一尾锦鲤苗都不会换。贾老板反复给第五名解释,说死说活要把这些野鲤鱼买回去。“孙老板那些鱼苗我卖了二十万。我就用这二十万买,你看行吗?”

“你买走有什么用?给我们留下一个空水潭?”铁马不满。贾老板立刻会意,跟第五名保证,“我来弄,我来弄。孙老板当初从哪儿拿的鱼苗,我都知道。这季节正是拿货的时候,价钱也不会贵。我来帮你们挑。钱也都算我的。”

这听着还像是人话。铁马看了第五名一眼,第五名却没有答应贾老板,“既然你要把这些鱼买回去,那钱就算我的。该多少是多少。”

“这……”贾老板看旁边铁马一脸不相信自己的样子,点头,“那咱签合同。”

“不用签合同。”第五名朝贾老板伸出手,“我相信你。挑锦鲤苗的事,就麻烦贾老板多费心了。”

看着第五名真诚的目光,贾老板脸上的小心讨好慢慢不见了。他犹豫了下,下定决心一般,把湿漉漉的手心在裤子上擦干,郑重地伸出手,和第五名的手握在一起。

望着消失在火车站进站口的贾老板。铁马直叫第五名是瓜皮,把人放走了,不认账了咋办。

“你以为签合同就保险?当初他跟孙婷也签了合同,还不是随便就退掉了。”第五名倒不是多信任贾老板,但实在没有其他选择。

“先拿他一笔钱也行呀。”铁马总是不甘心。

“绝对不能拿钱。”第五名给铁马解释,今儿又强行挟持人,又挖坑的,“他要真把钱打到咱手里,咱所有绑架勒索的罪名就都成立了。那样得来的钱,不能叫赔偿,那叫赎金!”

铁马懂了,“所以你让他把买走野鲤鱼的钱,拿去买好鱼苗;这就等于他迷途知返,拿好鱼把坏鱼换走了?”

“是这逻辑!”虽然总结得绕口了些,第五名还是肯定了铁马的思路。

那他要是不来呢?

铁马不相信贾老板一天之内就能变成善男信女,但这问题还是没有出口。他并不想打击第五名。第五名的脸上,也并没有任何的轻松之色。他知道自己只是在赌,赌人性。#####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第五名发家 > 104.欲擒故纵?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可以无限升级作者:针虾 2全职法师作者:乱 3琴帝作者:唐家三少 4一世之尊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5第二篇 战神罗峰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