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94.红利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94.红利(下)

眼波太温柔,酗过酒的姑娘相对更诱人了。第五名想到了秦岭山里那个月亮高挂的晚上,她也是这样看着自己。嘴唇有点干,正想跟铁马商量商量,铁马却一把拉上车门。“我俩有地方,你赶紧歇着吧。”不容分说地目送孙婷进了公寓楼。

第五名遗憾中又不能表示反对,看了眼铁马;却见他面露得意之色,指挥司机朝省城有名的五星级大酒店开。

狗男女!胆敢当着自己面眉来眼去。铁马朝第五名妩媚一笑,手搭上他肩膀。“从前我常去的地方,今晚咱们享受一下。”

狗男男!司机后视镜里瞥见铁马的媚眼和动作,受不了了。一脚油门飚到大酒店把铁马、第五名扔下,差点连车费都没要。

没来过这样非快捷的高档场所,即便手里拿着一张五十万元的银行卡,依然有些心虚。最令人害怕的是铁马眼中的热情。

“我还是回水族馆睡。”第五名坚决不肯跟铁马苟合一处,还让这货赶紧把六万块欠款还清。

“着什么急。明儿给你。”铁马不甘心地怂恿,“上头健身房不错,游泳池也美着。”

都是露肉的地方,脑子进屎了才跟你去。第五名让铁马赶紧滚进去休息。

“别怕。我开俩房间,咱俩促膝夜谈嘛。”

一个要走一个要留。僵持不下中,忽听有人召唤铁马。转脸一看,一帮子穿着华丽的男男女女正打酒店出来。

看到跟铁马发生了肢体语言的第五名,对方意味深长地笑笑,“有日子没见,原来忙去了。”

“创业,创业。”铁马一脸得意地上去挨个拥抱。

看起来是老狐朋狗友,第五名趁机挡下一辆出租车给跑了。

钱是维持生活的根本工具,但绝不是人生的唯一。亲情、友情、爱情……世上有太多东西是用钱无法衡量的;少有少花,多有多花,绝不能把它看得太重。

“那也不能一晚上把五十万都花了啊!”钱哥瞪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铁马。半拉酿皮耷拉在嘴边,连油泼辣子带麻酱的淋了一胸肌。

“一帮老朋友,好久没聚了。”铁马体贴地掏出湿巾替钱哥擦。

“一晚上聚出这么多,你们到底聚的啥?”钱哥努力排查西京城里可以聚会的场所,怀疑还有自己不知道的超级大保健所在。

“你不管了。反正借我六万块就成。”铁马下意识朝水族馆那边张望了一眼,“我答应第五名今天还钱。”

都死不要脸拖欠这么久了,还怕什么。钱哥劝铁马坚持住,可着第五名一个人祸害就行了,何必转而再欠别人呢。“要不你跟咱婷子说说?你们不还剩下五十万没分吗?”最爱铁马这张嘴,什么内幕消息都有。

“这怎么能让他俩知道。”铁马断然否决。凭自己对孙婷的了解,指不定会得到怎样的嘲笑。昨天又信誓旦旦地向第五名保证今天还钱,不能食言。“做人要讲信誉。”说着深情地趴在桌上凝视起钱哥。

六万块对普通人家,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借吧,毕竟是老熟人了;可借了,综合铁马的性格和第五名的遭遇,债务有可能遥遥无期……心疼啊,长这么大,还没做过亏本买卖。

“铁马……”钱哥看看铁马那信任的眼神,拒绝的话实在说不出口。想了半天,亲热地揽过铁马的肩膀,咬牙问:“你说哥对你咋样?”

“不错。”铁马点点头,伸手摸摸钱哥健壮的肌肉群。虽然是直男,但往常蹭个饭啊,打个游戏啊,在一起都挺合得来。

“哥特别希望你这辈子过得幸福。”钱哥忍着鸡皮疙瘩,把铁马的爪子掰下去,“可你跟咱婷子在一起能幸福吗?”

“总比跟着你强吧。”铁马打量着下钱家饲料店的大门面,“还没我家厕所大呢。”再看看涨红脸的钱哥,抿嘴笑起来。刚光顾着找人江湖救急,竟然把钱家兄妹的属性给忘却了,“钱哥,借这六万块有什么讲究,你就直说吧。”

这气势就不太符合富二代傻哔的设定了。钱哥突然发现,这会儿的铁马,竟和谈判时的孙婷有些像;反倒有些不好意思,甚至有点理亏的感觉,支支吾吾,“也不是什么讲究,就是……你看哥我也是单身,咱婷子也是单身。”

“你脑淤屎了吧?”铁马不是没看出钱哥对孙婷有意思,但没想到他竟然大胆到敢付诸行动。

你管淤屎还是淤粪的,凶猛妹子,寤寐求之。钱哥荷尔蒙作祟,也不跟铁马绕弯子了,告诉他钱好说,但必须帮自己监控孙婷动向。“你俩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她有啥事情肯定不瞒你。你想,将来哥要是娶了咱婷子,你不就自由了嘛。这是一箭双雕的好事儿呀!”越说越觉得自己这主意好。

“她的终生幸福就值六万块?”铁马看不起钱哥,起身就朝外走。

“我再多给一万!”钱哥忙拦住铁马,“保证你还了第五名,还有零花钱。”

这是在侮辱自己的人格!铁马鄙夷地看着钱哥,“把欠会所的两万二小费也替我结了!”

分赃过程里,最美妙的就是拿钱后的舒爽。可富二代眼中,五十万基本就不算钱;更不好跟钱家兄妹这俩外人沟通爽点。孤掌难鸣,喜悦就打了折扣;等回到伍家沟时,第五名就完全没有了亢奋,倒是有点隐隐的寂寞。

“嫂子。”进门就见刘秀娟正帮自己熨烫衬衫,第五名习惯性地掏出银行卡交给她,告诉她这阶段卖饲料的分红下来了,公司给自己发了五十万。

“五十万?!”刘秀娟一惊,手下就没了准头,给衬衫上烫出个焦黄色,赶紧拔掉熨斗插销,心疼地扑打衬衫,眼睛却还盯着桌上那张银行卡。

前头虽然也赚了些,可又盖房又修坟又各种请客,开销跟流水一般。外头都看着第五家红火,只有她这管账的知道,银行账户里没剩下几个。谁能想到天降五十万……捧着第五名递过来的银行卡,刘秀娟心满意足地深吸了一口气。“明天我去给咱存到折子里。”一遍遍地摸着银行卡,看不到数字总是不美气。

看着嫂子脸上那熟悉的幸福和满足,第五名突然觉得被孙婷、铁马他们嘲笑也没什么了。本来就不是一样的生活环境,外人不理解,可嫂子能理解;回家有她跟自己感同身受,还用在乎别人的看法吗?

这么一想,第五名又开心起来。“存上干嘛。明天咱们就带着卡进城,想咋花咋花。”

“胡说。不许败家。”

“钱挣来就是花的。趁着现在看着钱还高兴,多花点;不然将来总挣这么多,你就麻木了。”大话说得自己都相信了,第五名生出一股豪气。让刘秀娟独自品味下这份喜悦,自己先出去给铁马、孙婷安排住房。

这批小锦鲤已经长出了模样,已经到了可以初次筛选的时候。考虑到第五名当初筛选野鱼闹出的大尴尬,孙婷这次要亲自示范,给第五名这瓜怂传授下经验。铁马号称不愿一个人待在水族馆,也死皮赖脸地跟了来。

“不要惹驴。”第五名见铁马跟李大亮开始较劲,赶紧主持正义。

看到他对铁马连拉带踹的,刘秀娟捏着银行卡的手一紧。人前小叔子对这富二代挺尊敬,怎么私底下这样随便?哪有员工这样对老板的!再瞧铁马,笑得甘之如饴,好像挺享受小叔子这态度。

关上窗,刘秀娟几步走回床边,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带锁的小铁匣。里头的银行存折,记录了小叔子回来后交给自己的金额。算算这些,再加上这刚到手的五十万……太多了,多得不像是一个经理的收入。

看了眼墙上挂的那高清大电视。自打有了它,天天看新闻,慢慢就对山外面有了更多的了解。那个词怎么说来着?跳槽?创业?小叔子是不是也跟电视里说的那样,跟着孙婷和铁马单干了?

默默地把卡和存折都锁好,刘秀娟走到窗边。打开一丝窗缝,隐约能听到院子里第五名和孙婷、铁马的谈话。跟孙老板和铁公子这俩大老板比,侃侃而谈的小叔子竟一点不怯场、不逊色。

刘秀娟先是欢喜,随即又变得忧心忡忡。第五名和那俩人说话的措辞都非常陌生,什么愿景、大数据、战略布局……到底都是什么意思?

明明是一家人,可这会儿的感觉突然就陌生了;虽然只隔着一扇玻璃窗,但小叔子、孙婷和铁马,却仿佛身在另外一个世界。

刘秀娟伫立窗前,沉默地望了片刻,突然转身走回床边,打床头柜那小铁匣子里取出了银行卡,紧紧握在手中。#####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十篇 劫甲作者:我吃西红柿 2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一世倾城)作者:苏小暖 3第二十四篇 陨落的最强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4凡人修仙传 5间客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