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407.战略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407.战略(二)

打出生之日起,老伍就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出风头的机会。性命受到威胁时除外。明晃晃的刀在黑夜里发出瘆人的光辉。老伍哭丧个脸,小心翼翼潜伏在枯草里,目视着第五名和孙婷送下山。堂堂村长,奈何做贼。战战兢兢回头看了眼,打着商量:“要不咱就算了吧?”

“村政要事,岂容儿戏。”胡支书整人隐没在黑暗里,左手夹着第五名进贡的中华烟,右手握紧刀柄。“一条鱼也是捉,十尾鱼也是拿,还不赶紧行动!”

老伍扁扁嘴,“都是名娃的鱼。”

“没赢是他的,赢了就是咱村上的。一百万呢,可是能办不少大事。”胡支书说着,摸了摸兜里那金属质地的小牌牌。一百六十八,号码还挺吉祥,抱着撞大运的心理让老伍在孙婷的隔离池里逮了几条,没想到竟也挺进决赛了!感到百万大奖只有一步之遥,心态随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万一让逮住咋办?”老伍视线越过树杈,注视着坟包父母进了简易房,“墩墩在里面不?咱俩可架不住那狗啃。”

“放心,秀娟带着呢。”简易房里熄灯的一刹那,老胡一个弓身就朝孙婷挑鱼的地方窜了过去。果然是军事素质过硬的人,活脱脱的我军老侦察。老伍连滚带爬的勉力跟随,连日伪都不如。“快点,等我戳你呢?”

老伍想哭,“他支书,要不咱就在这边逮几条就行了。那边是人家孙董预留的。”

“放屁,都顶了贼名声,就要挑好的!”老胡刀尖朝老伍脖子上一放,老伍惊了似得朝前爬,“这就对了。一千条呢,她哪儿有精力都记得。”

说话间,俩人来到竹排前,栅围住小隔离池里有几十条锦鲤,肯定是刚才孙婷遴选出来的。竹排上还放着几个空水箱。胡支书大喜,“就从这里逮!”

老伍警觉的环顾四周,“他支书,这明目张胆到不要脸了吧?这都是人家选过的!”

“让然要选过的!叫你乱抓,能得奖才怪!”看老伍不顶人用,胡支书亲自上阵,开了闸门就朝水箱里赶了两条。感觉有点不保底,“你也赶两条,不准偷懒,不然弄你。”

老伍有选择困难症,看的眼花不知道赶哪条好。

胡支书嘬了两口烟,沉思片刻,郑重告诉老伍:“你就凭感觉。”

妈蛋!老伍心中痛骂,即便如此还又磨蹭了快五分钟,才弄了两条自认为顺眼的,大气都不敢喘:“赶紧送庙里去!”

两个大水箱,加起来百多斤重,全捆了老伍背上。“他支书,太重了,我感觉快不行了……”

“慢慢来。”老胡理解老伍年龄大了,不能像年轻时当牲口使了,万一累出人命不合算。“要不还和昨天一样,咱一个个搬,上下两次死不了吧?”

老伍感激的点点头。

小钱不嫌重,要求曹俊趁夜组织人手从水库里捞锦鲤,装箱运往董家寨。

“本该是咱们赚这一笔。”刘家小弟跟在曹俊身后递话,认为小钱不地道,简直钻钱眼里去了。这会儿还是第五名的女友,就如此霸道;将来要是进了门,还能让第五名给姐姐存钱?姐姐要大权旁落,自己往后想仗势都没个去处。看小钱便不甚顺眼。

曹俊内心也有些受伤,但为了这点眼前小利益,坏了和第五名那边的关系就太不值了。便让其滚去干活儿,不要打扰领导思考。

说话间,小钱过来问曹俊,今天他打算把这锦鲤一条卖多少钱?

这是需要自己出谋划策?曹俊忐忑地伸出个巴掌,“每条五十。”

“五十?”小钱诧异。

“这价格是高了点。可咱这鱼又大又壮,肉还瓷实……”曹俊说着倒羞愧起来,觉得自己黑了心肝,三块五一斤的鱼敢卖这么贵,祖宗八代都该死,这么一弄跟偷收音机的爸似乎没区别了,臊得脑袋恨不得塞到裆里。“……那些城里人要是嫌贵,卖四十也成嘛。反正比做饲料强,小钱老师您觉得呢?”

“太便宜了!”刘小弟不满曹俊独断专行,自家生意,怎么还不能说个话了?强行挤入小钱和曹俊之间,“咱村鱼那么大个儿呢,别说四十,起码五十五!”说着不满地看着小钱。

小钱皱眉看了眼刘家小弟,这货哪儿蹦出来的?一直前窜后跳,长得天怒人怨还有些眼熟。

“我刘家老大!”刘家小弟越发不满。明明见过的,竟然不记得自己,果然是不把自己这山里穷亲戚放在眼中。一挺胸脯,“刘秀娟是我姐!你还没过门呢,就想着占我家便宜!”又提醒曹俊。“鱼是名哥拉过来的不假,可咱们帮忙养了这么久,才养这么大,怎么着都不能亏了咱们呀。”

政府和投资商的谈话,轮到你娃多嘴?曹俊歉意地朝小钱笑,回身一个嘴巴子就抽了刘小弟脸上。

这一下太实在了,就一声瓷实的闷响,刘小弟就倒栽入水。眼睛、鼻子瞬间就被呛住,危机时刻都感觉不出脸疼,手脚并用地扑腾,胡乱喊着救命,水又全灌进嘴里。

小钱是从小看着亲哥从腥风血雨里走出来的,不至于惊讶,甚至不理会在水里挣扎的刘小弟,却仍流露出对曹俊的赞许之意。小钱这种无声的赞美让曹俊身感异样,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哪个女性用这样的眼光看过自己,只觉得浑身舒爽。

看小弟还在没完没了的呼救,曹俊拿过测水深的竹竿,朝刘小弟身上狠狠抽打。“岸边就一米五,你喊个屁!”

“别打头,太显眼对你影响不好。”小钱看出曹俊在使用暴力上缺乏历练,有必要指导一下:“尽量不要用抽的,瘀痕大伤害小,等站起来捅他两肋。最多骨裂,保疼一个月还没多大伤痕……”

在小钱的指导下,刘小弟被打的求饶都不会了,只剩下惨叫。也许是生死之间那一丝灵光,刘小弟凄厉的一声“姐!”

曹俊一愣,下意识回头。火光电石间,刘小弟疯狂上岸撒腿奔逃,却被小钱一脚踹翻在地。小钱双手环抱胸前,看着不成人形的刘小弟,“我没过门怎么了?”

后有曹俊,前有小钱,刘小弟都吓死了,“你和我名哥郎才女貌,天地之和!”

小钱又是一脚,刘小弟差点再次滚入水里,人都不知道冷,吓僵了,“钱姐……钱老师!你饶我一命,我下次再不敢说你了!”

小钱仍不吭声,向前一步,刘小弟爬水边磕头,“我服你还不行?你让我干啥我干啥,你以后就是我亲妈!别再打我了……”说到这,老爷们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小钱露出满意之色,蹲身下去:“你咋浑身都是水啊?”

“曹村长打……我不小心掉下去的!”小弟现在彻底被征服了,思路特清晰,就是小钱所有的要求都要答应,所有的罪过都是自己犯的,与别人无关。

“身上的伤呢?”

“滚下去摔的。虽然摔的动不了,但我还是坚持到曹村长救我上来。”小弟啜泣的看着曹俊,露出乞求之色。小伙子第六感的辨识度够高,明白曹俊只是打自己出气,而这钱老师给人的感觉是毫无同情心。

曹俊有点不忍,想上来拉,却被小钱挡开,“你没说清楚,曹村长也没法救你啊。好端端的人为啥掉水库了?”

“我帮忙捞鱼……”刘小弟发现小钱的眼神变的凌厉起来,赶紧改口:“不是捞……是我……我偷鱼!钱老师,我偷鱼不对,一紧张掉水库里了!”

小钱恍然大悟,一脸的怜悯看着曹俊,“曹村长,年轻人不懂事,就别追究了,好吧?”

曹俊话都不会说了,傻愣愣的点了点头。

“行了。谁叫你是秀娟嫂子的弟弟呢,”小钱一脸和蔼的伸出手,刘小弟吓的朝后缩;看小钱皱眉,小弟哆嗦着把手伸过去,小钱上前握住,一把将其拉起来。旁观的曹俊都能感受到这女孩力气不小。

“偷鱼的事我和村长不会说出去,你要是管不住嘴乱说,就只能交给派出所管了。到时候想救你都没办法。”小钱掏出纸巾擦擦手,带笑看着刘小弟。

“我不敢乱说!”刘小弟绕过小钱手脚并用朝堤岸上爬。

“回来!”

刘小弟一个哆嗦不敢动了。

小钱打开包包,点了五百块钱递了过去,“衣服都摔破了,明天去买件新的。”

刘小弟都傻了,人生头一次有不敢拿的钱。

“拿上。明天决赛呢,破破烂烂的给东坝头丢人。惹我生气不要紧,惹你名哥生气,那就是你姐都救不了你。”

刘小弟小心的接过钱,一瘸一拐的跑了。小钱回头看了看曹俊:“曹村长,咱们继续谈,这鱼你打算卖多钱?”

“不要钱!”曹俊下意识退后一步才安心了点,不好意思赔笑,“咱说好的,三块五一斤。”

小钱摆摆手,“三块五是放养的罗非鱼,锦鲤咱们按条算。既然你村的刘小弟说了五十五,咱们这么这么熟的关系,还一起抓过偷鱼贼,我也不好还价了。我卖出一条,给你这边结五十五。”

啊?曹俊惶惑了。这逻辑怎么没捋清:“小钱同志……你既然同意五十五,为啥后面还打刘小弟?”

“因为他偷鱼啊。”小钱妩媚一笑,“今天晚了,容器也不够,我先拿二百条看看市场反应。如果好的话,我会一直在你村拿鱼。”

一条鱼五十,十条鱼五百,二百条鱼一万块……那一车鱼苗万多条呢,这发了!曹俊字迹端正地在收款合同上盖下村委会的章子,觉得隐隐中有上天眷顾自己,几乎要嘤嘤嘤地哭起来。

小钱自然是无利不起早的人。头天晚上从东坝头拉了锦鲤,二天一早比赛前就在董家寨摆开阵势售卖。一条三百块,并奉送一张钱家饲料店的名片,上头龙飞凤舞签了字。告诉买主们,若养的不喜欢了,凭借此名片可以来找她换鱼,换一条只需加贰佰元的饲养托运成本。

咋还有这么美的事儿?这么大个才三百,还能换养!那不是隔三差五就能换批新鱼重新玩了吗?一帮普通玩家挺兴奋,现在饭店里吃水煮鱼还好几十一斤呢,还没法换新的,这钱花的太值!山里人就是厚道,钱家饲料店这小老板就是厚道,这次锦鲤大赛来对了!

众人这就要掏钱买,不想小钱还声明,是因为锦鲤大赛,主办方才举行的特惠活动,“每人限购三条,最多只能买三条!”

人都有逆反心理。本来只想买一条两条的,一听限购,立刻就忍痛又多掏了三百,还安慰自己:下回一次换三条,特合算。原先没想买的这会儿也纷纷掏钱:这么强悍的蛮荒锦鲤,外头可不多见;红红白白的放客厅里,多有面子!

二百条锦鲤十分钟内销售一空,还有没买上的要跟小钱急。小钱却稳坐钓鱼台,一点去东坝头拉鱼的意思都没有。告知众人:今天是广缘寺锦鲤大赛的关键时刻。等看完比赛,想买的可以再来预订,到时候直接文苑市场提货!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九卷 决战紫禁之巅作者:月关 2你微笑时很美作者:青浼 3一炉香作者:不若的马甲 4酒神阴阳冕作者:唐家三少 5有匪作者:Priest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