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89.酝酿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389.酝酿(三)

说是广缘寺第一届锦鲤大赛,不过在田镇长嘴里,俨然已经是自己一手促成的盛会。往日沉稳的镇委书记也忙了起来,连续两天到伍家沟里找第五名和胡支书商议。老伍挺吃味,每每高层会晤,自己这一村之长总沦为边缘人物。

胡支书只参与,少发言;说话的机会都让给年轻人。本已经忙得人困马乏的第五名还得熬夜帮镇里做规划,就恨不得给铁马这吃白食的踢出门去。孙婷也气的够呛,自己闷在水塘挑鱼,风餐露宿的;回来还没进院子,就看见驴、狗、鹅围着铁马的人兽奇景。墩墩晾着肚皮躺在专用椅上啃风干牛肉干,李大亮和大白鹅伸头朝个塑料桶里挤,桶里也不知道是啥食物,铁马还兴高采烈朝里面倒香槟,不时拿棍搅和几下。

刘秀娟担心的在一边看着,不好说啥。见孙婷进来面色不善,赶紧钻了小叔子房里,关上门。示意第五名别说话,看样子领导小两口要打架。第五名把窗户拨了个小缝,就已经看到孙婷用力关上院门,朝铁马过去。

铁马多聪明,即刻就感受到危险,抱起墩墩就朝孙婷丢过去。好几十斤一大只狗,孙婷小身板哪儿招架得住,一个趔趄就靠在了院墙上,半天没站直。等恢复平衡,铁马早钻了后院,从里面插上圆门,还挑衅的放话,“我就不干活!有本事进来打我啊!”

以孙婷这脾气,自家这圆门要完!正要出去劝阻,可孙婷没了后续动作,乏力的坐了台阶上,也不管地上脏不脏,摸着墩墩发呆。怎么了?第五名和刘秀娟对视一眼,锦鲤挑的不顺利?本来就是精选过的,现在是在精兵里选强将,不该这么为难啊。

刘秀娟认为是累到了,要出去看,被第五名拦住。对孙婷太熟悉了,到哪儿都是挺直腰板的人,再累也不会露出颓丧的感觉。让嫂子回去休息,自己在窗边寻思一下,才出屋来到孙婷跟前。孙婷瞥见第五名,要强的撑着腰站起来,朝自己房间走去。

“我去饲料厂看看夜班,你来不?”

孙婷拧身看了看第五名,想说啥,忍住了,跟着第五名出了院门。墩墩想跟着一起去,被第五名塞回院子,关了门里。听大门关合,铁马警报解除,开了圆门出来,发现刘秀娟正扒在大门上朝外瞅。

铁马蹑手蹑脚走过来,踮着脚顺门缝朝外看,毫无征兆的吓刘秀娟一跳。就像被人撞破了秘密,刘秀娟手足无措的解释路黑要送手电啥的。铁马才懒得听呢,朝刘秀娟一乐,“大晚上的,孤男寡女跑出去干啥?”

铁董吃醋了,疑心小叔子了?刘秀娟紧张不得了,尤其这种事还不能乱解释,否则越描越黑。要去叫小叔子回来。

“我开玩笑的。他俩的事儿我早习惯了。”铁马让刘秀娟稍安勿躁。

铁马这一安慰,刘秀娟听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未婚妻和下属成双入对,堂堂大老板竟然习惯了!小叔子都不知道卷进啥人际关系里了?不知所措的看着铁马,指了指门外,“他铁董,你是气着了?”

坏了!自己习以为常,不代表别人都能理解。尤其这深山理传统保守,一时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给刘秀娟解释。赶紧搬了凳子让刘秀娟坐下彼此缓和下,“我和第五名相互信任,不存在那么多世俗偏见!”

刘秀娟虽被强按到椅子上,心里更是打鼓。自己是过来人,男女这种事,一旦牵扯第三方关系,那可是能出人命的。可不是啥世俗偏见,这是本能!就孙婷那么大气性的人,被小叔子一句话叫出去;这一院子里住的没一个笨蛋,要说这里面没一点原因,李大亮都不信。

铁马就想抽自己一巴掌,不分场合,瞎说什么大实话!刘秀娟肯定会去教训小叔子远离孙婷;万一第五名误会自己手段下作的从中作梗,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稳定关系就随之崩塌了。弄不好还会惹恼金花这疯子,一气之下和第五名私奔了,自己不就孤家寡人只能在自家那阴暗的商业集团里了却残生?

铁马想的有点多,刘秀娟更是不敢朝下想了。真要是触怒了铁董,毁了事业不说,硬拆散人一段姻缘就造孽了。接触久了,铁马、孙婷这俩人分开看都是挺好的人,就算人小两口不愿意腻在一起,咱也没有趁虚而入的道理啊。亏得人家铁董还这么信任呢,可色欲熏心、恩将仇报这帽子扣上,小叔子往后还咋活人呢!

这一纠结,再玲珑的人都不知道咋解释了。时间宝贵,要是等那俩人回来就晚了。铁马当机立断,一脸神秘给刘秀娟拽了自己屋里,嘭给门扣上。这真把秀娟给吓到了,这是要把对小叔子的怨气报复到自己身上?手疾眼快抄起墙角个哑铃护在胸前,抱着最后的希望解释:“铁董,我家第五名不是你想的那样!”

妈呀!铁马也反应过来,赶紧给门打开,开大。举起手,“嫂子,我也不是你想的那样!”

刘秀娟长吁一口气,这才感觉这高档哑铃太沉了,自己根本就拿不住,不是铁马手疾眼快,都能把脚砸了。铁马挺惊叹,小嫂子抱着二十五公斤的哑铃坚持这么久,是打算和贼人同归于尽呢!

“我平时爱锻炼,你看我这线条,迷人不?”铁马缓和下气氛,很专业的展示了下自己的体型,“脂肪比例百分之十三。”

又不买肉,管你肥瘦呢?刘秀娟能感觉到善意,顺势退出门,“铁董,你要饿了,开火给你馏几个包子?”

“她俩回来之前呢,先把咱俩的误会解除了。”铁马感觉自己没救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在前,可一提包子,竟然还真有点饿了!“要不你热包子,我给你解释。”

刘秀娟听这话,莫名踏实了点。人要是真窝了这种邪火,那一两天都不愿意吃东西;铁董随时能饿,兴许真不会怪罪小叔子了?看着刘秀娟十几个大包子全馏了锅里,铁马也厘清了思路。

“我的确把第五名当……弟兄看的。”铁马嫌刘秀娟调的醋汁辣子放的少,亲自上去又挖了一勺,拌匀了闻了闻,露出不满之色:“生醋不香还扎嘴。过两天我去老盛家问问配方,看他家的醋咋熬的。”

刘秀娟看出来了,这铁董也是个没心没肺的,醋的口味都比未婚妻重要了,那说明他不在乎可能是真的。可和缓的心态骤然提起,回身警惕的盯着铁马。

铁马没注意到刘秀娟的变化,还伸舌头舔了舔蘸汁,砸吧砸吧,“其实吧,你应该也早看出来了,金花和我相互看不上。”

当然看出来了。长期以往的观察,几乎没见过铁、孙两人单独处过,连路上都各走各的,看着挺别扭的。越这样,刘秀娟危机感越强,“不管咋说,你俩是订了……”

铁马态度坚决的打断刘秀娟,就算是给人解释,但态度得明确:“是家里为了生意上的利益,强行撮合。我俩可啥都没订过。嫂子,我和金花其实就是牺牲品,就白毛女!”铁马根本没看过白毛女,就一个质押品的印象乱比喻的。忽然感觉很形象,很赞赏自己的领悟力,“我两家本来就是老关系,因为生意上欠周转,她爸非要把孙婷嫁给我,想亲上加亲多融点资。我和孙婷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到头来搞得和旧社会一样,谁受得了?”

本来挺同情白毛女的遭遇,可铁马这一解释,刘秀娟就莫名有点讨厌这白家闺女了。没钱就别花,借别人钱搭上自家闺女算个狗屁家长!先来后到的规矩不懂啊?就不想想你家闺女进了门会不会搅和别家的日子?

怪不得上次铁马说漏嘴,自己是跑出来的,当时也不好多问。这下小叔子和孙婷没了道德约束,那不是……本来还想给铁马煮碗醪糟的,锅盖哐镗的扔了灶台上。看刘秀娟拧眉怒目的样子,吓铁马退后一步。

“铁董,钱人的破规矩我不懂,可我家名名是山沟沟里出身,你两口子矛盾别把他卷进去。”刘秀娟也想通了,这和人白毛女有个屁关系?穷家的闺女属于身不由己;铁马、孙婷都是亿万富翁家里出身,什么样的对象找不到,跑深山老林里搅和穷人家过日子?

说的铁马抻目结舌,无可辩驳。一失足成千古恨,得罪女户主那就待不下去了。自己又不是皮糙肉厚的臭无赖,通情达理的点点头,“你说的对,我这就走。”放下蘸碟就回房收拾东西。

有些事憋心里久了,是得找个发泄的途径,可看铁马提了箱子从屋里出来,一下清醒过来。大晚上的,让个富家子弟下山,万一出个事就造孽了。

“没事,我在广缘寺待一宿,明早下山。”铁马的自尊心,那是说一不二的,拒绝挽留,挤开刘秀娟就拉开大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2第二十九篇 超脱轮回(结局篇)作者:我吃西红柿 3第五卷:两地争作者:无罪 4一世之尊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5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六道)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