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第五名发家 > 222.这不是演习

222.这不是演习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222.这不是演习(下)

谁都不轻松。第五名拦着没让去村委会,把胡支书叫到家里换了衣裳,刘秀娟预备了饭菜,却不见几人动筷子。预感有重要事要谈,识趣地要出门。

“秀娟,你回来,就坐这儿。”胡支书关上门,帮刘秀娟搬了把椅子放在第五名身边,按着刘秀娟坐下。“没头没尾的,你就先听着。有想法随时发言,啊。”

气氛过于严肃,刘秀娟僵直地点了点头,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越紧张。孙婷寻了瓶自己带来的红酒,费劲巴力地弄开了,给胡支书满满倒上一杯。胡支书把杯子从自己面前挪开:“外面的习惯我多少也知道些。谈完了再喝,没到庆祝的时候。”

第五名赶紧站起来融洽一下气氛,“还没到那一步呢。你不是还老当益壮嘛,又功勋卓著,想把你撤换,镇上没这个胆。”

“那万一有呢。”孙婷不假辞色。打开平板电脑,调出这两日才拍的锦鲤照片,自顾自地翻看起来。“你要是被去职了,伍村长靠得住吗?”

虽然不懂人家说什么,刘秀娟还是下意识摇了摇头。答案显而易见。

第五名想到点儿什么,直接抓起孙婷的小包,翻出刚刚她拿的小本。挨页翻了一下,“合同呢?”

孙婷一把抢过小本放在面前。“谁告诉你合同在这里。”

“那你刚拿出来干嘛?”

“吓唬我呗。”胡支书倒觉得孙婷这小孩挺有意思,不禁露出一丝笑意。“我还是那句话:拿住民意,抓住民心。只要抓住这两点,换谁都不怕。”

刘秀娟附和地点点头。作为曾经纵横石坎镇的第一神婆,想在这行站住脚,首先靠的就是群众们拥护。

说来说去,还不是想让自家的公司放血嘛。第五名不想松这个口,的确是奔着给家乡致富的目的来的,可也最了解乡亲们的秉性。敢给一毛,就想着一块;敢给一块,就打着连锅端的心思。到时候背锅的都是投资商。

“这事儿得有个规划。”第五名不想让孙婷为难,大不了撑到这批锦鲤养成,连本带利地赚回来。因为自己的过错,已经让人姑娘破产过一次了;这次不能让孙婷再吃亏。“事儿都是一步步来的;就算村上想分一杯羹,也得等项目有了收益。这会儿说这话有点儿太早了。可我保证,到时候绝不会亏待咱们村。”

缓兵之计!这是想拖到鱼养成了,先把收益攥在手里,大不了不干了。孙婷心知肚明,余光却瞥向了胡支书。老头依旧波澜不惊。

“这鱼还得养一阵子吧?”胡支书眼神扫过第五名,落在孙婷身上。关键时候这臭小子就起打战略性撤退的心思,倒挺贼的。“就怕拖不到鱼养成的那一天呐。”

孙婷听了这话内心一沉。这老头打开始就没站到过自己这一边,整个就是打入我方内部的老地下党。这会儿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图穷匕见的要给村里捞好处!想到这儿有点懊恼。也算是经过风浪的人,却被老山英雄的光环闪瞎了狗眼。要真这样就栽的太深了……想到这儿就摸上了腰里的电棍。第五名手疾眼快按住了孙婷,微微摇头。

刘秀娟倒是越琢磨越明白,怕是村里见这鱼越长越大,起了什么不该起的心思。提着凳子小心地朝胡支书跟前凑了凑,“他支书……”

话没说完,胡支书手指点了点刘秀娟,“你就是个民意代表,闭嘴。孙董有什么想法,直接说。”老头一边说,还一边侧身看了看孙婷腰上的装备,一脸挑衅。

第五名身为土著,左邻右舍什么秉性,比孙婷这初来乍到者要明白得多。对于这个场面,内心其实是有预感的。可因为竞争对手突然出现,让扯皮的时间提前了。这时候决不能露怯;即便面对胡支书这样的人也不能有分毫的妥协。第五名回身电视柜的桌斗里拿出两捆钱。这二十万本来是让村上隔鱼塘时备用的,结结实实拍在胡支书面前。力气用得扎实,咣咣两声惊得刘秀娟一捂嘴。

胡支书看着面前的两大捆,露出期待的眼光,表情也变得柔和起来。伸手在上面抚摸了半天,抬头看第五名:“给我的?”

第五名没吭声,回身坐回了位置上,但气势却和往常的小职员完全不同了。双手环抱在胸前,面无表情盯着胡支书的脸,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不知为何,刘秀娟竟然一点心疼的感觉都没有;就觉得小叔子这气魄有点猛,比当年以一当十打得老伍满街告饶的了断大师还猛。

孙婷也从没见过第五名这个架势。尽管自己以前也常给人拍钱,数目也常常比这个大得多;可就没第五名拍得带感。欣赏地瞥了第五名一眼,手却已经塞进包里,打开了手机上录音控制键。

场面超出控制,让胡支书也有点犹豫。这小王八蛋出手阔绰,自己还没喊价就先拍了两捆;索性就试试这水到底有多深。收了收表情,轻轻将钱朝第五名方向推了推。“少。”

第五名不屑地一笑,口袋摸出银行卡往桌上一扔。“村里怎么闹我不管,给我压到明年这个时候。卡上的五十万就是您的。”

胡支书哈哈大笑:“封个小支书的嘴都能下了这本钱;我早就对老伍说过,这鱼不少挣钱,可那孙子就是不信。”

第五名也笑了:“挣多挣少还不得靠您老人家往后照应嘛。”

对对对,这一幕电视里演过,可又比看电视剧真实多了。刘秀娟瞅着小叔子就有点像瞧电视里的大明星似的。

孙婷却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这老头故技重施,这是探第五名的底限呢;这卡拿出来得有点早了,不由有点懊恼。第五名尽管气势到了,可毕竟还是缺乏这方面的经验。贿赂是门学问,不是有钱就行。自己再不救场就可能功亏一篑;刚想要把话接过来,胡支书已经出手了。

“名娃。前后七十万,放别人估计就成了;可买我这五十年的老党员,不够。”

孙婷气得一攥拳头。第五名这边倾囊而出,已经没有喊价的空间了。战略错误!这老头一开口就像个无底洞,多少钱能填满没谁都没谱;就算加自己那一份,怕也无济于事。可现在鱼和饲料加工厂都在人伍家沟,另起炉灶的可能性为零。但既然呛在这儿,就不能让第五名再受这个气。伸手拿起银行卡交给第五名,“机器明天我们就搬走,这鱼既然是我们掏钱放的,哪怕后面全做成标本,也不会在那小池塘里留下一条。至于承包合同,理在我们这边。把这事闹大也不难,总归得让大家明白,跟伍家沟……不,石坎镇,甚至整个县城,没法合作。媒体这么发达,随便找几个会写字的,就能捅得满世界都知道,往后该是贫困县、该是贫困村,你们照旧。”

胡支书朝孙婷竖了竖大拇指,“孩子,鱼死网破的时候,从古到今呐,没有商人沾过便宜的。穷人总归帮着穷人,自从名娃给咱村装了这个网络之后,我也长了见识。凡此类纠纷,各大网站的评论里,你见过有几个帮着富人说话的?尤其孙董和铁公子还是富二代!”说到这儿,老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低头嘿嘿乐了。“这时代真好啊。”

尽管孙婷气得咬牙,但知道老头说的没错,这就是现状;告诫自己不能在第五名家动手,找个没人地方,给这老不死的了结了。

看到孙婷受气,第五名有些不耐烦了。虽然实在不想这么干,可到这个地步没必要再给谁留面子了。一拍桌子站起来,“你要死就死,要退就退;没了伍家沟,我就不信这么大个秦岭山还找不出第二个水潭来。坐地起价,想都别想。”

这举动把刘秀娟惊到了,赶紧想按第五名坐下,自己却被第五名按到了椅子上。“不就是趁着这会儿苟延残喘,想从孙董这儿分好处嘛。胡叔,你是年龄大了,人糊涂了吧。”说着来到胡支书面前,银行卡拍在钱上,“你当这钱是贿赂你的?按市场价,你还真没这么值钱。从收虫到建厂,这是人伍村长和我第五名一手操办的。村上哪家没落我第五家的好?是人都能看清伍家沟的风向。这会儿民心在我不在你,甚至我伍叔都比你多些。您在村里作威作福的时代过去了。就这点钱,像你这样的我能扶十个上来!不管往后你这位子往后谁坐,我都能让他化到这儿!”

这一刻,第五名侯胖子附体,连表情也忠奸难辨。一段话下来,不光是胡支书,连孙婷都听得目瞪口呆,刘秀娟竟是有点吓傻了。平日尖酸刻薄的话常听,可和小叔子这番话比起来……这该是多大本事的人才能把语言组织得这么瘆人呐。

胡支书长长出了一口气,狐狸尾巴遮不住,这才是资产阶级代言人的真实嘴脸。表情却变得平静起来,悠闲地点起一只烟,有滋有味地嘬着。

不该是个血溅三尺吗?咋连个反应都没有?思路如此清晰之际,可看着胡支书的态度,第五名有一拳打空的感觉。情绪都到位了,下面的说辞也预备好了,那说还是不说呢。

“说。”胡支书没打算放过这臭小子,翻开个盖碗夹了块条子肉塞嘴里。“他秀娟,这不是肋条。”

刘秀娟有点适应不了。这么高端的谈话、这么紧张的气氛,自己这个民意代表不知道该不该回话。

“早上起来晚了,肋条卖完了,只剩下前腿了。”第五名一边替嫂子解释,一边放弃后面气壮山河的说辞,喃喃地坐了下去。

孙婷忽然笑个不停。胡支书端起红酒,摇了摇,一饮而尽。“娃呀,啥时候有的这谋权篡位的打算?别给我说是刚才。”

被这么一打断,气势一消,第五名不好意思起来,瞥了眼孙婷。

孙婷也好奇。从来没看出第五名有这么深的心思,这都惦记着垂帘听政了?仔细回忆两人接触的这段时间,倒真能抓出点蛛丝马迹。往日看似信任、敬重胡支书,可在村里却大事小事都交给伍村长,这其实是在暗地里树立老伍的品牌,为日后反攻倒算胡支书做打算。

胡支书显然没想放过第五名,“说。明里暗里勾着老伍夺权的是不是你?”说完,又转向孙婷,“孙董,名娃在你手里遭了多大的罪?怎么就折腾得凡是个人都不相信了?还学会私下搞平衡,还组织代理人战争。”

这倒说中了刘秀娟的心思,也同仇敌忾地看向了孙婷。

怎么就清算起我来了?孙婷觉得有些冤枉,分明就是那侯胖子不积德,才作践出这么个人渣来。赶紧转移矛盾,拉了拉第五名:“叫你说呢。什么时候开始提防胡支书这个老王八蛋的?”

“就是和镇上签合同那晚,老头偷偷叫咱到村委会吃饭的那会儿。”说着,心虚地瞥了眼胡支书,看老汉表情没什么变化,又补充:“还记得他给咱分析人心险恶的事儿吗?”

孙婷点点头,“往常这样不是该感激人家替你着想吗?”

“对。但常理就是能看出人心险恶的人本身也就挺险恶的。”第五名不想解释其中的道理,毕竟侯胖子给分析了整整三年的人心险恶,最后还是抡圆了对自己险恶了一把。这个教训铭记在心,那晚看到侃侃而谈的胡支书,仿佛就是另一个侯胖子。

胡支书畅快地笑了起来,端起红酒摇了摇,一饮而尽;示意孙婷给自己满上,又伸出手指点了点第五名。“看你无耻的样子我就放心了。就是这道理!招兵要招听话的,提干要提能闹的。不敢闹、没本事闹,连想都不敢想的那些人统称两个字,炮灰!听叔一句,什么村里镇上的,没一个有你这心思;就是放到县上你也是挑梢的。别有事没事就想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既然你是摆着大爷架子回来的,就稳稳坐在这儿把这大爷当到底。”老头说完,吧唧吧唧嘴,回味了一下红酒的余韵。起身把桌上的半瓶又拎在了手里,“敢说就要敢做,啊。这几十万呢你留着,往后万一我要是被撤了或者有个三长两短,就按照你刚才说的那个办法干。”胡支书明白,伍家沟就得捏在第五名这小王八蛋手里才能翻身。今儿就算他过关了!自己还得下去和镇政府里立文书,还有一场官司得打。转身开门又想起什么,回头扫了刘秀娟一眼,“他秀娟,名娃现在的样子刚刚好;再走下去就变奸贼了。监督好你小叔子!”

“等等。”孙婷叫住胡支书,包里取出自己的小笔记本跟上去。第五名、刘秀娟不知道什么状况,也凑了过来。看着孙婷翻开笔记本,背后密密麻麻地录记着好几页的数字,尽管没干过会计,但也能看出是不同季节不同体型的养殖成本和预计利润,对孙婷的认真赞叹起来。

其实孙婷对这些事早就寻思过了。若不是胡支书提前发难,到时候她也会找上村委去说明。毕竟一个小加工厂只能让村里一小部分人收益,时间长了难免会发生矛盾。锦鲤的收益是大头,要想把这事业长久地做下去,就得让人看得见其中的利益。

胡支书看着也颇为吃惊。不是对孙婷的认真,而是对最后几排预加的数字。孙婷看胡支书看得吃力,大方地把小本朝胡支书面前挪了挪,“我也给您交个底。这是我按近两年市场走向估算的利润。大环境不景气,对行业的冲击非常大,所以不敢估得乐观。”

不乐观还这么多?!胡支书仔细地数着数字的位数。

“也许比这数字还少点。但我保证……”

不等孙婷说出什么保证,被胡支书一摆手打断。“保证的话我不听,怎么给村上分配,你和名娃做主。但就一点,按劳分配。千万别养出懒汉来,那样再多的钱都不叫致富。”

看着胡支书出去,孙婷和第五名如释重负。刘秀娟已经招架不住了,直挺挺坐到门槛上拍着胸口,“半天是胡支书试探你俩呢;我还真以为真呛起来了呢。”

试探?孙婷和第五名对视一眼,过关了叫试探;万一过不了关的话,以这老头的秉性,不从玉立公司讹出后半段路来,绝不罢手。

孙婷帮忙扶起刘秀娟,“要是镇上真能撤了胡支书,说不定也是个好事儿。”

第五名点点头,“绝对好事儿。”#####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第五名发家 > 222.这不是演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卷 白衣天下作者:月关 3木兰无长兄作者:祈祷君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六卷 大道之行也声色犬马作者:月关 5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