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260.前戏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260.前戏(下)

刚在门外,以为第五家不过是个仿古的门脸;进来后才发现别有洞天。这照壁,这山墙,还有那镂刻了繁复花纹的木制门窗……开锦鲤俱乐部难免要走下附庸风雅的路线,对这传统民居便有一定的研究。看砖雕的风格、看飞檐的式样,怀疑这院子起码是明代的,比文苑市场里那座古董院落还要古老。

这就震撼了。俩富二代的脑回路异于常人,跑山里来养鱼不说,还在这深山老林里盖这么好个院子!这得多少钱?本想着顶天二百万就把那塘鱼给拿下,现在看来不太可能了,二百万估计都不够修这院子的。

“他老板,您喝茶。”刘秀娟是得到第五名授权的,要好生招待这坑了玉立公司的老王八蛋,但要遵循不给吃只给喝的原则。刘秀娟开水都烧了三趟了,见对方忽而神游天外忽而孑然长叹,有点担心。觉得这么虐待个老人家是不是不太好?这才按计划告知以铁公子的秉性,要这时候不回来,那就不定什么时候才露面了。

俱乐部老板内心连声骂娘。明知道的事你不早说啊,喝了几十泡的茶人都浮肿了,你才交底;这不是坑人吗?一早开始爬山,这天都黑了也没吃上东西,年老体衰虚的腿肚子都哆嗦,明显是在报复自己呢!表针已经指向九点,这会儿再想回西京城不可能了,鱼的事先放放,下到镇上寻点吃的,人活着最重要。

刘秀娟也不知道里头是个什么缘故,看老头这惨状都想施舍几个热馍给他;一脸歉意地给人送到门口,请他留个电话,铁马他们一回来就通知他。

“哎,你怎么还在?”

锦鲤俱乐部老板正跟刘秀娟交换通讯方式呢,铁马、孙婷从缓坡的林子里出来了,俩富二代嘴边一圈油渍。第五名苦力一样跟在后头,扛着野外烧烤炉子,最显眼的还是了断大师,一只手里拎了大把不锈钢签子,另一只手还拎着一块熟肉,一边走还一边撕咬,豪迈剽悍。

尼玛这是去烧烤了?锦鲤俱乐部老板闻到铁马身上烤肉酱的味道,想把这富二代也给穿签子上。

“睡起来想吃个烧烤,就把你给忘了。不好意思啊。”铁马的歉意只停留在嘴上,看到刘秀娟又嚷嚷要喝酸梅汤解腻。

这都什么玩意儿!锦鲤俱乐部老板心里骂街,却努力保持微笑,表示自己不介意,既然回来了,那就谈谈吧。

“都这么晚了。”铁马摆摆手,又开始打哈欠,还给解释,“肉吃太多,血液就黏稠;血液一黏稠,人就犯困。我得赶紧睡个美容觉去。谈啥你明儿再来。要是等不及,跟我未婚妻谈也行,跟第五名谈也行。”说着摸摸脸。“晚睡伤皮肤呢。你快点儿回去吧。”

都黑成这样了回哪儿去,下山路上把老头被磕死怎么办?刘秀娟不由担心起来。俱乐部老板心里也打鼓,看第五名家院落宽敞,有心要在这儿借宿一晚。还没开口,铁马的话又来了。

指指第五名,“他本来想留你。可我觉得吧,家里地方太小,人多撑不下。”掰着指头给俱乐部老板算。第五名一间,他嫂子一间,孙婷一间。“我喜欢清静,后头那跨院都我一个人的。你远来是客,要不和我那头驴挤挤?至于这几个保镖就只好委屈躺野地了。”铁马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怜悯的眼神看了老头一眼,打着哈欠进院了。

孙婷不也理俱乐部老板,跟着铁马进去了。第五名尴尬地朝俱乐部老板笑笑,陪着小心。“铁公子就这脾气。您看,要不我给驴……”

“不为难你,我到镇上去。”俱乐部老板一脸妄图干挺铁家全部先祖的表情,嘴巴翕动,内心释放着诅咒地带着保镖离开了。

“名名……”刘秀娟围观全场,有些懵。觉得再怎么的深仇大恨,可毕竟得把鱼卖给人家,这么折腾人也不好。

“对外谈判的事铁董负责,你不用担心。”第五名笑笑,客气的从大师手里接过钎子,“麻烦大师一整天,快进去喝口茶。”

“不麻烦,明我一早还来!”了断大师对铁马的谈判风格很是好奇;尤其经过今天的仔细观察,发现人前吊比吊的铁公子平日却很是随和。尤其刚刚大伙开怀烤肉时,这铁公子和第五名勾肩搭背不说,还有点惧怕那小小的孙董。看来是自己有眼无珠,只把孙董当铁家儿媳看待了,看来那小女孩在公司的话语权一点都不比铁公子低;而第五名的地位也比自己想象中的高多了。

怪不得名娃随便就敢开口帮自己建庙了,这是人家的身份到了这份上,根本不用和谁商量。想到这,直觉得自家那仙境庙宇八九不离十了,客气和刘秀娟寒暄了几句,本想问第五名有关扩建寺院的想法,可看第五名着急进去和老板议事,有眼色的施礼告辞。决心明天来时将伍魁首也叫上开开眼界。

看着大师飘逸而去,第五名朝刘秀娟笑了笑:“嫂子,你今天穿这身真别致。”

“是么?”刘秀娟羞涩的拉拉衣襟下摆,虚打了第五名一掌:“嘴货,还学会撩拨人了。赶紧进去!”话是这么说,心里却喜滋滋的;本是为了接待客人才换上的新衣,是照网上的式样自己动手剪裁的。既然能让小叔子认可,不妨多裁上几身。

看到第五名追上孙婷、铁马的步伐,三人窃窃私语忽而哄笑的样子,刘秀娟又瞬间被另一种危机感包围。小叔子对自己好是惦顾这个家,可自己毕竟没孙婷、铁马那些大老板们的见识;人和人之间要保持亲近就得有话说,可高来高去的那些话自己怎么会呢?想到这儿,悲怆的轻叹一声。

“咋不顺心了?”

忽如其来的声音吓刘秀娟个踉跄,差点给门槛绊倒。回身看到胡支书那张瘦脸还笑这么猥琐,气不打一处来。“笑个啥?!”

“名娃夸他嫂子穿的好看,我心里畅快啊。”胡支书悠然摸出根烟来点上,长长喷出串烟雾:“这是好事,叹啥气嘛。”

刘秀娟警觉的看了看左右,这贼老汉都开始干特务了。

“就我一个人。刚看他伍队长吃了喜鹊屎一样,就猜到咱家肯定有好事。”说着踏上门槛伸头还朝院里看了看:“名娃的俩大老板都来了?”

刘秀娟对胡支书还是很忌惮的,可这老汉地下党一样的做派就有点招人恨。“他支书,有啥事你就说。”

胡支书看刘秀娟态度不似往日热情,赶紧解释:“没事。我就是过来遛腿,看你和名娃生活上有没有啥困难需要咱村委会帮忙的。”

老不要脸的……刘秀娟本就有心病,被这么一提立刻就臊红了脸:“啥意思?我过日子还得朝村委会汇报?”

胡支书笑了,摆摆手:“咋说的和文革一样。有问题咱解决,没问题咱勉励。孙董、铁董,那么厉害的人,身边不还得有咱名娃出谋划策嘛;你孤零零的有个不随心的事找谁帮忙去?我是看着你辛苦过来的,不帮你难不成还帮人小钱啊?”

老头会说话,看似滴水不沾,可意思已经明白不过了。刘秀娟心细如发,感受到这死老汉这会的确挺真诚,按照往日老奸巨猾的尿性,说不定真能帮自己一把呢。想说吧,又不知道怎么表达。

看刘秀娟不吭声,胡支书认为第五名和小钱已经难舍难分了,这就难办了。揉了揉太阳穴,表情严正的将刘秀娟朝门边拉了拉,义正词严:“名娃从小没妈,现在看来是好事,他愿意听你的。小钱和名娃不合适,这道理你会讲。别人讲不通,你讲他兴许听。”

让自己在小叔子面前抹黑小钱?这是教自己学坏呢,老王八蛋真不是东西!可小钱如今不是重点,自己该怎么提高一下才是当务之急。“可别胡说啊。小钱是好女娃,我对小钱是一百个愿意;可名娃不愿意我也没办法。”

老胡秒懂,眼睛都亮了,投向刘秀娟的目光带着敬意。本以为小钱这种才貌双全的女娃定会勾的第五名五迷三道;谁知道就这么轻松让俏寡妇给爆头了,没有看错人,第五名非秀娟莫属。这时候得加码了:“秀娟,遇见这事谁心里都不好受;你当嫂子的多顺着他来,想尽办法的安慰下名娃,啊。”

这话听的刘秀娟耳根都红了,老头这是会错意了,赶紧解释:“文化程度低,又没啥见识,名名在外头往来的都是大场面,我就怕话说不到点子上,惹人讨厌。”

老胡即刻听懂了刘秀娟的意思,这是在求救呢?最怕的就是这个。第五名文化高、见识多,在乎嫂子那是亲情;要发展成男女之情,俩人的程度就不能差的太远,否则就是硬捆到一块都会适得其反。#####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黑月光拿稳BE剧本(长月烬明)作者:藤萝为枝 2剑王朝作者:无罪 3三生三世菩提劫(林水清 同人)作者:林水清 4岁月是朵两生花作者:唐七公子 5花重锦官城作者:凝陇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