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210.碰瓷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210.碰瓷(上)

受的刺激过大、过于集中,人就不容易冷静,一旦不冷静,理智就难免缺乏了一些。高、矮二位老板跟着侯胖子来到文苑市场,丝毫没有进敌营的自觉。直到跟着侯胖子到了总裁办公室,才发现里头坐着铁老板、赵老板俩商界巨鳄,身后还排排站了几个西装墨镜的彪形大汉。

这是怎么个情况?

高、矮老板下意识倒退一步,侯胖子却体贴地从后关门,把两人锁在了屋里。

董家寨锦鲤安排好;东坝头养罗非鱼的事情也筹划妥当,忙碌数日的第五名终于能歇下来喘口气了。

难得有了空闲,刘秀娟便趁机拉着第五名教自己开车。一来是早就说好的事,二来最近忙工作以至于有些忽略嫂子,第五名心中隐隐内疚,便殷勤地应下了。

可惜伍家沟没有路,车只能放在镇街上,想学就得翻山梁过去。这就辛苦了,再加上又是新手上路,只要一摸方向盘,刘秀娟的掌心都是汗。

“咋这么多人!”刘秀娟发现镇街两侧多了不少山货摊位,这才想起来今天逢集。“早知道就不来了。”

这才几个人,跟省城里早晚高峰比,简直就一鬼镇。第五名让刘秀娟放心大胆地施展,为了增强她的信心,还不吝表扬,“多开几次就熟练了。”

“就是怕耽误你工作。”

“不耽误。外头再忙也不能不顾家呀。”第五名说着,扶着刘秀娟的胳膊纠正动作。“放松,别紧张;人一紧张动作就僵硬,反倒容易出事。”

话贴心;动作更显亲近。隔着衬衣,都能感觉到小叔子掌心的温度。刘秀娟脸上有些微红;瞥见外头路人那羡慕的眼神,心中泛起了丝丝甜意。小叔子如今也是一方名人,这么体贴地陪着自己;自己绝不能落了下乘,必须展现足够强的学习能力。一狠心一咬牙,一脚油门将车速提高到了一公里每小时。

“还成?”刘秀娟挺直腰板努力模仿第五名开车时的仪态,自我感觉挺到位,便征询小叔子的意见。

“很像老司机。”第五名赞许地点点头,觉得嫂子这角色扮演的能力挺强,手指头缝里夹上一根烟就更完美了。

“哪有那么快。”听到这话,刘秀娟不由笑起来,看向第五名的眼神更加水润。

这叔嫂和谐的场景看在老伍眼里,就罪该万死了。

最近人活得不舒畅。每每想到富强那货也养起了鱼,竟跟自己并驾齐驱了,心中就十分地不好受;又得知第五名他们还给东坝头追加投资,更是每宿彻夜难眠。

明明是伍家沟的能人,却都在给董家寨和东坝头搞福利。这是什么行为?这放旧社会就是大村奸啊。即便是被铁公子胁迫的,心里却一点愧疚都没有吗?非但没有自省的表情,还若无人地教小寡妇开车?!

老伍站在镇政府门口大树的阴影里,看着叔嫂两人在车里有说有笑,恶霸村长的脾气当场就上来了,张牙舞爪、大步流星地朝他们而去。

逢集归逢集,镇街还是挺宽敞的。

第五名教刘秀娟教得正幸福,没想到车前会晃过来一个人。

“小心!”第五名吓了一跳。

亏得是当了多年的仙姑,总请神作法,肢体协调性不亚于第五名。刘秀娟瞬间就调整了方向和速度,一脚油门朝人影过去了。

羞先人啊。车速就一小时两公里,也没拦住保险杠把人搥了地上,正好在镇政府大院门口形成了车祸现场。

这难得一见。旁边赶集的农民们全兴奋了,山货扔了一旁,鸡鸭也不赶了,都凑过来看热闹,欢欢喜喜地把镇政府门口一堵,看见没看见的都想当个污点证人。

叔嫂两人也急忙停车下去看情况。

“120,挂120!”第五名见对方捂着腿在地上翻滚,不敢妄动,一边想探看对方伤势一边指挥刘秀娟。

刚上路就肇事,刘秀娟吓得手机都拿不稳,戳了半天屏幕才发现还没解锁。

“镇上哪儿来120!”地上人影听到第五名的话,不高兴了,翻滚中露出个正脸。

第五名和刘秀娟这才发现对方竟然是老伍!这咋还撞的是熟人?

“谁又上访?”听到外头喧闹,田镇长赶紧跑出来维护稳定。看到车祸双方很不可思议。不过既然都是熟人就好办了,不管谁的责任,先把人送县医院里拍个X光看看伤情。

“伍叔,小心。”第五名和刘秀娟要扶老伍坐起来,却被老伍一把推开。

“不去!”村长脾气上来了,老伍声称要先谈赔偿事宜。“不说妥哪儿也不去!”

嗯?这套路怎么如此熟悉?

第五名、刘秀娟和田镇长三人面面相觑,都有些懵。

回顾省城里看过的法制栏目,第五名猛然醒悟。

这特么不就是碰瓷嘛!

刘秀娟和田镇长也恍然大悟。省城电视台深夜的那狼人虎剧撕哔戏可没少看,不过躺地上的要是个老贫困户、老上访户都好理解,老伍怎么也这德性了?

田镇长一尴尬,气也上来了,抓起旁边一扁担就开始撵人。“都看什么看,没见过人民内部矛盾啊?赶你们集去!”

把人轰走,又蹲下去劝说老伍。“不就是个车祸嘛,先就医,就医啊。”田镇长作为石坎镇最高领导,兼老伍村长的表哥,自觉有地位对此事进行调节。回顾老伍从前的黑历史,还安慰他,“这么多人看着,医药费什么的难道还能缺了你?”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以为我在讹人?我堂堂伍家沟村长是讹人的人吗?”老伍压根没给田镇长好脸色,地上躺直了不肯起来。

堂堂伍家沟村长……听这措辞!第五名和刘秀娟对视一眼,叔嫂俩凭借对老伍的了解,很快揣摩出了老伍这死不要脸的潜意识。

这是心里不平衡啊!

都是贫困镇的贫困村,第五名回来后拉动各项产业,伍家沟一跃成为石坎镇的明星,老伍连带跟着火了一把,在石坎镇众村干部之间便独树一帜。可正享受这高人一等的感觉时,东坝头和董家寨也纷纷崛起。当初为了阻拦东坝头都险些屠城;更别说又多个董家寨,尤其富强还是老对头。

分析完老伍的心路历程,第五名和刘秀娟也冷静下来。仔细回顾刚才车祸过程,好像是老伍先撞上来的?身为肇事人,刘秀娟这就不能不表态了。“他伍叔,就不让你赔我保险杠了。”

一旁的田镇长看老伍不给自己面子,也打算揭穿老伍假摔的真面目。“我看看你伤情。”伸手刚一碰腿,老伍就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

这声音太瘆人了。第五名觉得老伍演技有点假,不由分说拉开裤管,却见老伍腿上一片青紫,疑似还有点……弯曲?

旁边刘秀娟伸手指戳了戳,老伍嗓音越发高亢。

这难道是真折了?第五名、刘秀娟登时对老伍刮目相看。

想想刚回村里那阵子,老伍为了退耕还林款求到门上,用的还只是哀兵政策,外头被村民打了也不敢还手;如今倒好,都敢用生命来碰瓷了。

老伍也没想到会这样。从前以为碰瓷只要豁出脸就行了,眼下才明白这是技术工种。看着车开的那样慢,想着挨上一下便能就地翻滚,谁料冲得过猛,真撞上了。捂着腿,脑门子上直冒冷汗,却还不忘初心,声称不给自己满意答复便不就医。

乡里乡亲的老村长,真受伤就不能纯碰瓷对待了。赶紧从卫生院里借了副担架,先把人抬镇长办公室里叙话。

关了门没有外人,就好诉苦了。除了头一句在指责第五名、刘秀娟不遵守交通规则外,后头都说的是公务。

“给董家寨那边放鱼就不说了,你也是替铁公子办事,自己拿不了主意。可他们那儿的鱼凭什么比咱们这儿还大?还有那东坝头,竟然得了二十五万的修塘费。”老伍一条条数落,把心里祥林嫂许久的那些怨念全部倾泻了出来,“咱村呢?什么也没得上就不说了,你咋连鸡蛋都不收咱村的,还要去县上买?”

终究是穷人乍富,架势上去了,意识形态还没有完全进步;越说霸气越少,到最后又恢复成往日苦哔脸的状态。一脸绝望地看着第五名:“名啊,你当我是为了自己?我这是替咱村着想啊。入了秋,虫子都下市了;咱村人还没找到活路呢。”说着就要哭。

一旦拉开弱势群体找强势群体讨说法的模样,第五名就拿老伍没办法了,刘秀娟则有些懊悔刚刚开的太慢,没能把老伍一下子给送走。

虽然投资哪个村,田镇长都很满意,但为了避免事态发酵,不得不也出言相劝,请第五名到孙老板、铁公子那里疏通疏通,好歹给伍家沟仨瓜俩枣的,别好好一村长每天碰瓷,老伍不嫌丢人,他还嫌丢人呢。

“伍叔,你多心了。”第五名安慰老伍,告诉他董家寨的鱼没有放到伍家沟的这批好,而且后头为了配合东坝头那边的鱼粉,伍家沟这里要把禽蛋业抓起来。“鸡仔长到开始下蛋的母鸡,也得小一年功夫,正好那时候东坝头的鱼也长成了,两边相得益彰。而且这次不能无组织无纪律地养,一来形不成规模;二来难以保证质量。所以每家抓上鸡仔后,我们会定期请农业站的人过来搞防疫,收购价格还跟咱们之前说好的一样。”

“名娃啊,你说的这些听着不错,可鸡长大的这中间怎么办?”眼睁睁地看着人家挣钱,自己吃土?老伍虽然不捂着腿叫唤了,但依然不肯去县医院。#####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奶爸圣骑士作者:沉入太平洋 2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作者:肉包不吃肉 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六道) 4雄霸天下作者:骷髅精灵 5龙族1 火之晨曦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