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41.画饼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41.画饼

这点知识都没有,还搞养鱼?轻蔑一笑,刘秀娟脑子里浮现了第五名昨天交代好的种种。告诉曹村长和总跳出来质疑的东坝头老野人们,按照现在的技术,东坝头水库这么大的水面,每年出不了一千吨鱼,那就是养鱼人脑残。

一千吨?这是多少?对计量单位不熟悉,老队长扳起手指头查数,摆弄半天好像没凑够,又开始脱鞋。

“二百万斤!”曹俊高声报出数字,有点无法直面人生,甚至能听到心脏在胸膛里砰砰乱跳的声音。十万斤鱼卖掉就是政绩了,真要每年卖二百万斤鱼,这多大的功劳?想都不敢想!

一年二百万斤鱼?就那破水塘?满屋人都惊了。

“养鱼不是按年算的。那都是老黄历了。”刘秀娟补刀,告诉大伙儿,如今水产养殖都是有科学依据的,每一季撒多少鱼苗,用多少饲料,都必须精确计算到每一条鱼身上;这样才能控制鱼的生长速度,确保在时间内能长到预期分量。“这种项目,我小叔子从前在省城常搞。”

痴呆状看着刘秀娟,听天书一样听她科普。这会儿再看第五名,才记起人家不光是项目投资人,还是省城农大的高材生!

“所以,大伙儿算算这账。水库真要运作起来,每天要杀多少鱼?”看众人听得如痴如醉,刘秀娟又补充道:“而且按照民营企业的基础规划,怎么也得九千平方米,也就是十四亩地。可老公社那块地算下来,也就九亩半,还不到十亩呢,远远达不到乡镇企业的规划。真要按招商引资算,咱村怕都没这资格。”

话说到这份上,厂房用地的事好像都不重要了。关键是二百万斤鱼!真要能养起来,二百万除以三百六十五天,一斤收购价三块二……天啊。到时得拿多少分红?不等支书和老队长们激动,坐在旮旯里的刘母已经亢奋得眼冒金星,全身打摆子,赶紧扶住刘家小弟,怕自己厥过去。

老队长们也觉得刚好像误会了刘秀娟。毕竟是东坝头出去的女子,遇到事,还是向着娘家人的!真要弄起二百万斤鱼卖掉,别说啥老公社的院子,就是村委会,也没啥舍不得……

满屋子打鸡血的人里,还属曹俊冷静。刘秀娟画的这饼闻上去挺香,但保不保准,就难说了。养二百万斤鱼,也是不小的投入。第五名的公司真能全面收购?

听到曹俊小心的质疑,第五名沉默起来,苦苦的思索和犹豫,不但让曹俊的心高高揪起,也让其他人担忧。刘秀娟在一旁很不高兴,姓曹的步步紧逼,这是怀疑小叔子的话?

“曹村长,名名他公司愿意把机器搬来,就是对你这个人、对咱们东坝头的信任。这次合作顺利,咱就算跟省城大公司搭上线了;万一不顺利,到时机器搬走,这块地人家公司也不要。”和颜悦色,刘秀娟告诉众人。第五名公司上头还有领导等回话呢。对东坝头来说,这是难得的机会;可对第五名公司,不过是个小项目。行就行,不行的话……刘秀娟假装为难地看看曹村长,“县上组织过基层干部去各处考察。想必曹村长也知道,远处不提,光宝鸡一地,这养鱼的村子就几十个呢。”

这话在其他村干部耳朵里是威胁;但曹俊听来却异常亲切:秀娟这是在点醒我啊,别为眼前的小算盘耽误全村发展。不由庆幸自己心明眼亮,跟她订亲果然没错,这会儿就向着自己了。等将来过了门,还怕不给东坝头捞福利?赶紧朝第五名笑,正想着怎么挽回刚才的质疑,让第五名别朝心里去,却见第五名一脸郑重地看着自己。

“曹村长,几位叔伯,我也是咱石坎镇走出去的,最明白咱们山沟沟里发展的不易。缺技术,没门路,每一步走得都战战兢兢。所以曹村长的担忧,我特别能理解。”

设身处地的说法,登时让第五名显得亲切。几句话让老队长们连连点头:越是穷家败业的,越怕被人坑,办事儿的时候,总想得到些保证。

“所以我决定,不管合同签不签,都先把机器搬过来!”第五名抬手,做势阻拦刘秀娟,“嫂子你别为我担心,公司孙董那边我会去解释。曹村长,”一把抓住曹俊的手,随时准备壮烈的姿态,“我要让乡亲们知道,我公司对咱东坝头的诚意和信任!你放心,今天就拉过来,谈不成,机器我拉走,一切损失都是我负责;成了,咱随时开工。早一天生产,早一天受益!”

“不是唬弄咱?”没想到第五名会这样表态,几名老队长有些不敢相信。

“名名,你这就给公司那边打个电话,沟通一下。”刘秀娟和第五名眼神交汇,立刻配合。

不愧是自家人!没有她,小叔子哪会这么雷厉风行。于公于私,老公社的事情都必须尽快解决。曹俊当即决定,东坝头村委会召开个扩大会议,务必给第五名一个满意答复。

刘秀娟舌战东坝头群怂的时候,孙婷载着设备到了镇上。两台散发金属光泽的大机器,引发了轰动。

从前也有人朝石坎镇投资,可没见过这样大、这样气派的机器,还一拉就是两台。更亮眼的是孙老板,被庞大机器一对比,越发凸显姑娘身形的娇柔。省城姑娘,十九岁就俩博士毕业,会几国英语,身家千万……

夏天到了,又是一个交配的季节。镇街小伙子们鬣狗般的目光,引发了伍魁首小大师的不满:孙总也是你们这群凡夫俗子能觊觎的?人家省城有未婚夫,铁公子身家过亿!手持禅杖,赶苍蝇一样撵走了那些交完虫的小年轻,又一脸郑重地邀请孙婷喝碗冰镇符水。“甜得很……嘿嘿嘿。”

尼玛小和尚笑得比刚才所有人加起来都猥琐。接过酸梅汤,孙婷美美地干了一碗,浑身毛孔都舒畅了。挥手扇去扑面而来的暑气,问伍魁首第五名哪儿去了,胆敢不来接车!

“昨儿就去东坝头了。”伍魁首想再跟孙婷腻歪几句,镇长却从镇政府大院里跑出来,热情地招呼起孙婷。得知两台机器,一台送伍家沟,另一台送东坝头,喜得直拿手朝机器上胡摸。真美!又怕碰坏了,刚拿指头轻轻碰了下,就赶紧收回来。再看孙婷,眼前就不是白富美了,跟看光灿灿的金元宝一样。不由搓搓手,这项目才开始多久啊,不光伍家沟,就连东坝头都开始得益。石坎镇这是转运了啊!

看到镇长狰狞的笑脸,孙婷有些害怕,赶紧把小和尚拉过来。“我还得把这台送去东坝头,你给我带路。”

“他一怂娃懂个屁。孙老板,我亲自给你带路。”镇长不容拒绝,把伍魁首拽出副驾驶。自己上了车,乐颠颠地指挥孙婷朝东坝头开。还叮嘱伍魁首不要瓷愣,赶紧找人把剩下那台大机器运回伍家沟。

望着一脚油门远去的孙婷,树后的坟包浑身僵硬。伺候完锦鲤,正要回家吃饭。听说孙婷到了镇街,便跑过来要溜须拍马,常用恭维词都在舌头上预备好了,却听到要给东坝头送机器的惊天消息。瞅瞅要留在伍家沟的机器,那么小一疙瘩;再望望孙婷载走的大机器……不由想起第五名昨天就去了东坝头,一宿未归的事。完啦!名哥胳膊肘朝外拐,这是把好处都给了他嫂子娘家呀!

也顾不得自己的糖尿病足,坟包疯了一样跑向村委会报丧。

第五名和东坝头村要签收购十万斤鲜鱼的大合同,老伍是知道的,回来也向胡支书做了汇报。老头没把这事儿朝心里去,一心解决曹村长妄图染指刘秀娟事件。打曹家集回来,事情的因果关系就很明朗了。姓曹的为了名声,不遗余力地谋求政绩。但在这穷乡僻壤,想政绩多难嘛。所以最佳途径,就是通过秀娟的关系,跟第五名这能人靠近。有了能人拉拔,还愁村子不富,政绩不彰?

死不要脸的!老伍连爷爷带奶奶地咒骂曹俊竟在眼皮子底下玩起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刘秀娟可是用来让第五名上套的,这要让姓曹的弄走,伍家沟怎么办?

“咱得把那姓曹的底细给当面揭穿!”愤慨地向胡支书请缨,老伍准备当众给姓曹的一个没脸。

“都是石坎镇的干部,你绝不能出这个头。”胡支书嫌老伍沉不住气。结婚的都能鼓捣离了;何况还没正式订亲的。关键是第五名、刘秀娟叔嫂那边,那才是内部矛盾。只要内部矛盾解决,还怕外部矛盾作祟?不过,姓曹的胆敢觊觎物伍家沟的资源,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为老几了。

胡支书刚要安排老伍怎么处理这情报,却见坟包死狗一样扒着门框,汗流浃背地喊着,“机器……机器被……拉走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柔福帝姬作者:米兰Lady 2神印王座作者:唐家三少 3第十五篇 刀河王作者:我吃西红柿 4间客作者:猫腻 5第七卷 天意自古高难问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