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94.开刃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394.开刃(二)

田镇长站在镇街口上一身西服笔挺,想想一会的大场面都提前开始兴奋。转身看了眼身后的村干部们,“都挂好,都挂好!”

几十挂一万响的雷子就全上树杈了。整个镇街的青石板被水泼过了几十遍,缝隙里的陈年污垢都去了十之七八,这会儿还有人蹲地上拿抹布蹭。搭好的台子上,秦腔班子已经具备妥当;小学还特地放了一天假,学生娃们统一着装,手里拿着塑料假花,脸蛋上涂着两坨坨红颜料,肃立街道两侧。主任还悉心叮嘱:“等会儿让喊就喊呀,谁喊的声音不大,期末考试给你个零蛋蛋!”

即便这样,老田还担心这不够隆重的,问书记要不要再添些什么?

“不用吧?县长下来都没这待遇呢。”书记不自在地拽拽领带,觉得脖子上勒个这玩意儿跟上吊差不多。脚底下也不舒服,皮鞋比布鞋沉,头又尖,夹得脚丫子生疼。“戏班子是咋回事?娃娃们不是已经放了寒假吗?”

田镇长被问住了,又不能明说自己假公济私的想听戏,只能避重就轻,“就是因为放寒假,叫来才不耽误学习嘛。镇上学校拿人铁家那么一大笔捐款,不捧场说不过去。”

书记觉得这样会适得其反,这么折腾小孩子显得有点愚昧了,刚想发话撤掉孩子们,被派出去哨探的小青年骑着摩托车飞驰归来,“来啦来啦!”

田镇长举起手,全身肌肉都绷紧了。后面准备好点鞭炮的一伙人如临大敌,只要看到镇长手放下去就即刻点火!可看了半天,镇长手没落下去,却握成了拳头。大伙面面相觑,拳头是啥口令?便有爬上树瞭望的,只看到公路上高速驶来辆中面包车。

大伙正以为是过路车辆时,面包车一个漂移在镇街口停下。车门拉开,几个精壮小伙扛着器具下来找了居高临下的地形搭器械。壮实的小伙提着摄影机的就朝台子上跑,航拍的飞行器也迅速的调试,威武的盘旋在镇街口。

“是剧组。”田镇长眼尖,瞧见面包车里露出熟悉的身影——导演大人。一脸熟络的跑过去,却被导演推开一边,大声朝摄制组全员提示:“五分钟准备!”

看人家多专业!这么大个赛事怎么不得搞个实况转播?田镇长忙朝手心吐了口唾沫,捋了捋头发,又把皮鞋上沾的那块小泥点子擦干净了,朝身后准备点炮的一帮人训示:“四分半钟准备!”

战前动员,现场每个人的情绪都被调动起来了,连镇委书记都感觉到紧张,把关怀小朋友的事忘了,强作镇定的随着剧组走上山坡朝俯瞰远方。

冬季的秦岭山,绿是深的,漫山遍野更多是棕和黄,落叶交织的毯子厚厚覆盖了泥土。湛蓝的天空中,一只长了红尾巴的雉低空掠过,发出明亮的叫声。

“这好吃不?”身为大吃货国子民,关注点总是比较不环保。

“比这好吃的多着呢。”第五名笑着给乘客们解释,国家保护动物不敢乱动,但合法的野味的都等着大伙儿呢。远远看到镇街了,第五名示意目的地就要到了,看好小孩,收拾东西,别落车上了。

众人一路看山景心旷神怡,听见要到目的地了,都站起身朝外看。忽然开山般的号炮响起,夹杂着惨绝人寰的嘶吼声之后,数十挂鞭炮炸做一团。

铁马这头车紧急停靠,后头也纷纷响应,差点就在山路上追尾。大客车堵着过不去,第五名情急之下从司机一侧的车门挤下去,跑到前头看情况。

铁马和诸多老板们都下来了。俱乐部老板一脸愤怒地问是怎么回事,惊了人事小,惊了鱼卖了石坎镇也赔不起!

这还不算完,纷乱中还夹杂着小朋友们稚嫩整齐的呼喊:远方的贵客你们回来了!看的第五名尴尬癌都犯了,一边朝各路大佬们解释:“欢迎仪式,欢迎仪式。乡亲们比较热情……”

俱乐部老板都急了,小跑着奔了过去,及时制止了田镇长还要再点二十万头的壮举。

“叫师傅们也先歇歇。”俱乐部老板望见戏台子上的秦腔黑头,终于知道那声惨叫是怎么来的了。可不敢再发挥,这一出金沙滩唱下来,不是鱼死就是人亡。田镇长和一帮干部们都挺失落。忙活半天,这不抛媚眼给瞎子看了?什么屁锦鲤那样珍贵,听个响动还能死了?

“行啦行啦。既然人家不待见,那这些响动大的全撤了。”田镇长意兴阑珊,对俱乐部老板仅剩的那点好感荡然无存。

“可咱都花了钱呀。”镇会计提醒田镇长,县剧团戏班子是好不容易才请来的。

“对,不能浪费。”田镇长反应过来,“他老板!我这不也是为了帮你们比赛打造形象嘛!”

俱乐部老板有心和这吝啬不要脸的镇长拼了,可这会儿在人地头上,怎么讹诈都得认了。“多少钱,你说!”

正窝火呢,几个大会员一脸不满叫过俱乐部老板质问:“咋回事?刚蛮好的,为啥停了?”老吴等几个大佬异于常人,多少年没见过这么落后的欢迎仪式了,觉得这才能体现出山村的热情和朴实。

老吴叫过第五名:“继续啊!大家好不容易凑个比赛,你炮之放一半是啥意思?”

第五名赶紧解释是怕惊了鱼,影响比赛状态。俱乐部老板也赶紧点头,“是我叫停的,哪一条都金贵,就怕万一出事扫了大伙的兴致。”

“没有欢迎仪式才扫兴呢!”有大会员背个手不满,朝第五名指指,“去,让他们重新搞起来,越热闹越好!别担心,我运鱼车上隔音设施比TM空军一号都结实,放原子弹都不怕!”说完,老吴一伙大佬们相视而笑。把改装不起高档运鱼车的俱乐部老板气的够呛。

都是坏人啊!既然大财神们发话了,也没啥顾忌了,拉过不明真相的田镇长,嘱咐刚刚那一套重来一次!务必要更热闹。并保证鞭炮、戏班子,包括小学生都算出勤,算到玉立公司的。

“还是名娃懂事!”田镇长都感动了,刚刚被毁掉的兴致立刻就弥补了,吩咐大家各就各位,鞭炮立刻补齐,大雷子重新摆上,戏班子再次就位,助兴的小学生一定喊出真情来,事后发奶糖一包!

大财神们这次有了心理准备,一辆辆的车窗都摇下来了准备向群众挥手致意;有个搞高科技化肥起家的大爷叫随扈开两包大钞,准备给孩子们撒钱,大家一起Low。这不好,第五名赶紧给这不上道的王八蛋制止了,让其先留着,一会到了广缘寺撒,还能博菩萨一乐。

啥人有啥兴致,这都有下数。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千人空巷的场面让大会员们喜笑颜开的,在城市里找不到的那份温情却在这深山沟里给寻回了。随着大家的兴头,连第五名的尴尬癌都治好了。内心不禁反思:自己将将能算个小中产了,认可的那些无非是追随大众的无脑潮流而已;前面那溜高档车里坐的都是货真价实的成功人士,是在各行各业制造潮流的人。那群具有独立观点的人渣不会被社会情绪同化,更能坚持内心的想法和喜好。

或许铁马是对的,有实力的人才有资格真诚的活着;或许闯出一方天下后,才会发现内心真正喜欢的是这种群魔乱舞的仪式感?不可能,我是正常人……赶紧给这种想法驱逐出去。

宾主皆欢,这样也不算白忙一场。秦腔班子也很有职业精神,黑头唱完,正戏即将拉开帷幕。田镇长眼亮,立刻就分辨出即便是大老板也分档次的,老吴更有王者之气。趁大伙参观正街时,古朴的戏本赶紧递过去点第一出,倒让见多识广的老吴有点受宠若惊了。

老吴拿着戏本翻了翻,惭愧的笑了。“小时候逃学去城隍庙听戏,家里那是要吊起来揍的。现在那些戏院剧院的档次再高,也找不回以前的感觉了。”

“吴伯伯,现在不是找回以前的感觉了?”铁马这种场合里游刃有余,“别感慨了,点一出边唱边回忆。”

老吴笔下一勾,即刻有剧团的龙套捧了个精致银盆给戏本接住,大声传话:“屠夫状元,走起!”

这传统的感觉让几个老人家太舒坦了,就听了两句,马上就有人封红包朝后台送的,那都是新崭崭一沓一沓。按故事,大花旦要凄风苦雨中亮相的,却莫名唱出会红娘的浪劲来了。古朴(破旧)的镇街配上委婉动听的眉户戏;看在眼里,听到耳中,仿佛时间倒流了上百年。若不是俱乐部老板恶意的提醒,大伙都忘了是来比赛的。

普通爱好者没有大老板那么些情怀,更不关心什么传统民俗。大游览车开过镇街直到下榻的羌寨时,对这偏僻的小镇又多了几分好感。这山、这街、这座座充满民族风情的小寨竹楼,便越发入眼了。尤其那石板路,听那秀气的羌族姑娘介绍,竟然有上千年的历史。

“唐代就铺下的。”第五名只能认了,既然准了富国美当导游,那就得替她吹牛,煞有介事的介绍两边的台阶,“原来有这么高呢。走得人多了,就磨下去了。”再指指镇街头里那两棵槐树。“那两棵树和西京城文庙旁的两位树学士差不多年龄呢。”一丝不苟地撒谎,不信谁还能真扒了树皮查年轮。

果然是地灵人杰,听起来的确有逼格。且山坳里的气温倒是比外头温暖了许多,苍翠浓郁的林间,鸟鸣此起彼伏。都赞赏这董家寨是个休闲度假的好去处,就是不知道当地的饭能不能吃习惯。看来大伙饿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天下无双作者:任怨 2赘婿作者:愤怒的香蕉 3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作者:唐家三少 4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一集 深夜觉醒作者:我吃西红柿 5我的微信连三界作者:狼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