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421.不等式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421.不等式(上)

别人家谈买卖都有个商量余地,可老支书只认准要一条路。既然老吴有考察的意思,也就没人争这破事了。入宝山却空手而归,一群有实力的大买家不禁遗憾。

有活泛的忽然想到些事,转头问孙婷,“刚老支书提到的后山养殖场,就是孙老板开的吧?”

“是和伍家沟合资的,村委的干部也是负责人呢。”孙婷要把话说圆满,免得一会什么破事都要找自己。

“规模呢?”

“三十多亩的水塘,几万尾鱼。”

两万也是几万,九万也是几万,到底多少?小姑娘不愿意透露,其他人也不好问,可能养出冠亚军这品质的鱼,那不得上去开开眼?大家都被提醒了。对啊,趁着老吴考察山路,索性一起到养殖场看看。要是沧海遗珠,能淘到养眼的好锦鲤,就没有必要遗憾了。

焦点一转向,也不提冠军鱼了,马上改口这二百万的保证金是冲着孙婷来的。“孙老板,就是不知道你渔场里都是什么品质。大伙瞧见了,才好砸钱呀。”

“那就走着!”不等孙婷决策,铁马先同意了。看看表,说这会儿到后山也就下午了。高山水塘那里景色宜人,烧烤野炊连吃带看无比惬意。

老伍气得不行。这账怎么算都是个亏,三百万能修几条路了,不明白平日鸡贼的老胡怎么变傻了。难道真是中风后遗症? 眼看镇上该得的钱要飞,田镇长比老伍还难过。可刚刚老胡开大的气势太吓人,根本没勇气上去硬刚,只能拉铁马主持公道。第五名赶紧好言劝,让田镇长先去董家寨和群众们吃个庆功宴;等伍家沟这边和大老板商量好了,再要钱不迟。这属于弱化焦点的标准说辞,可现在能咋办?忽然觉得镇委书记有远见,早该替换伍家沟这领导班子了!

第五名朝嫂子使了个眼色,刘秀娟会意,立刻摆出债主姿态让富强架走了田镇长。仍有点不放心,让第五名一路看好神经病老胡,自己则带着富国美赶赴董家寨现场监督。毕竟这是最后一顿饭了,得让人吃好、喝好、走好。

看支走了田镇长,胡支书长出一口气。把已经回归岗位的坟包喊过来,让他回村把山菌野味都备好,土鸡也来上几只。“到我家把厨下那个调料袋子也拿上啊。”转身还给老板们解释,“全是自家种的,味道比城里卖的那些量产货好多了。”

前倨后恭,胡支书突如其来的热情让人有些担忧。老伍浑身都哆嗦,哀求地看着胡支书,希望老头儿松松口,村难当头,你他娘发什么癔症!胡支书就当什么都没看见,这下再次把老伍惹怒了。趁着一帮人热热闹闹地出去,一把拉住胡支书,咬牙切齿地质问:“你老糊涂了?!”

所谓怒发冲冠,那是有前提的。老伍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只能徒劳无功的一怒再怒了。胡支书都懒得看他:“蠢货。”

“你才蠢货!”战斗力不在一个层面上,打击对手的招数都得邯郸学步。老伍这辈子也没太多手段,喝农药、辞职,都用过了,这会儿只能告诉胡支书:“这事儿要是办砸了,老子抱着你跳山头!”

“早有这魄力,二百年前这村支书就轮到你了。”胡支书拿拐杖戳戳老伍,压根儿不理会他的威胁。还叮嘱导演,“这段别掐,啊!”说罢转身跟上了大部队。

导演特别感动,这都拍了比赛全程了,总算有人还惦记自己。吩咐剧组快些跟上这帮大老板。全是豪商巨贾啊,兴许就有哪个想投资影视业呢,那明后年的冤大头不就有着落了嘛。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从广缘寺翻山梁去往伍家沟,便不再是柏油路的那种轻松惬意了。蜿蜒崎岖的土路、林间一闪而过的野味,都诚实地展现了这秦岭深处的无情的地貌。马上就有人庆幸,没因为一条锦鲤揽这麻烦,幸灾乐祸的调侃老吴。

山路越走越陡,想要一条路修上去,起码得五六个弯道来减缓落差,这还不算开山炸石的量,感到这冠军锦鲤有点扎手。老吴开始后悔自己多事,所幸没把话说死,还有反悔的空间。胡支书才不给打退堂鼓的机会,一路伴随老吴回顾战友情深的青葱岁月。加深不抛弃不放弃的崇高信仰。

“名娃,你说就咱这路最多一百万就到头了,你胡叔为啥偏要外人修呢?”老伍受了伤害,喋喋不休的找能搭上话的倾诉,“剩下二百万咱干点啥不好啊?”

第五名不懂,也不想参和这破事,眼神却不住瞄向鬼祟的坟包。这货还挺矫健的,压根不像大病初愈的样子。料定之后,朝压后的铁马打了个手势。

坟包远远跟着不敢和第五名接触,却被铁马一把提溜至近前。不等逼供,坟包麻利的将手表卸下来要还给铁马:“铁董,我辜负了你和名哥的厚望。是富大山逼我的,说要是不听话,村委就开会撤销我家的户籍!”

还户籍,咋不撤销你生存权呢?第五名不想搭理这叛徒,一把拿过手表走了。坟包更绝望了,见孙婷上来,赶紧求情:“我说的实话。他们偷鱼的事我昨晚才知道。我不想参与才装病的。”说着,拉住胡支书,“胡叔,你说句公道话!”

“啥公道话?”胡支书一脸漠然看着坟包,“你里应外合富大山偷鱼还有理了?”

晴天霹雳。坟包感觉自己每个毛孔都开始滋糖了,手脚并用的去拉老伍做主,老伍正为三百万的事情烦恼呢,一把就给坟包摔开。“再拉就开除户籍。”

所谓悲哀,就是被所有人抛弃的感觉。坟包抱了棵树哭天抹泪,如丧考妣。铁马心软,不忍看个病人被欺负,手腕上撸下块新表又递了过去,“一天背叛组织,一生都是叛徒。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要痛改前非,终身效忠玉立公司。”

铁董的话有疗愈效果,坟包决心和伍家沟这帮奸人划清界限。正不好意思拿手表呢,富大山背了一箩筐食材上来,正看到铁马给手表的一幕。伍家沟夺冠明明是自己的功劳,为啥坟包又得一块好多万的手表?整个人都不好了。

所谓啥人有啥命。养尊处优的身躯多少年没受过这样的磨练,大会员们被连拉带扶的终于翻上了山梁,以为这就到了,却发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问伍家沟在哪儿?胡支书遥指隔壁山梁下的一群灰黑色点状物。哦 god,精神就先于肉体虚脱了。

再回望镇街,也缩小成了层次不齐的火柴盒。火柴盒边上,那半条崭新的柏油路像是一道黝黑的线,灵活地翻山越岭直达广缘寺。可到了广缘寺后,这条线戛然而止,公路两旁整齐有序的树木也被漫山遍野恣意生长的植被所取代。

老吴大口喘息着,内心生出一丝丝感慨:倒是真该修条路呢。突然间就理解了胡支书。领导一个村子,和领导一个企业都不容易,尽管佩服山里人修路的执着,但也坚定了拒绝修路的念头。

老吴话里开始透出为难,倒是老胡并没有趁机哭穷叫苦,倒是讲起了这秦岭深山里各种好吃好玩之处。春茶、夏蜜、秋枫、冬雪,一年四时,二十四个节气,山里人的勤勉、传统,对生活的爱惜以及各种乡野趣闻,便交织成了一幅栩栩如生的画面,呈现在各位老板眼前。

说着说着,老汉竟从兜里摸出一把椒盐核桃,给这帮大老板每人分了起来,说都是自家产的,让尝尝这和他们平常吃的有什么不同?

甜、脆……这就是累的说胡话了,那是冬枣。但这椒盐核桃的确不同寻常,火候不轻不重,口感咸香,回味中竟然还带上了一丝隐隐的甜味儿。众人交口称赞,还有人问老头有没有兴趣到省城开个土产铺面,这核桃就够秒杀全西京城的特产店了。

“我这身板还能活几年?就不奢望去省城创业了。诸位老板能喜欢,我就最高兴。”胡支书憨厚的摆摆手。“有了这次赛展,咱们就算认识了。伍家沟没有别的,就土货多。往后只要逢年过节,就一定会送到各位老板家里。也算我们乡下的一片心意。”

导演激动不已,这老汉千变万化,能软能硬,能高能低,天赋型的老艺术家。

孙婷也很佩服老胡,政工工作不马虎,搞人际关系也是把好手。趁着吴总等人轮流在山泉边洗脸的空档,偷偷把老头扯到一边儿,问那椒盐核桃哪儿来的?

“上次你给我带的嘛。”胡支书记忆力好,“就坊上假冒本地货的新疆核桃。”

这都放了一个多月了……还能吃出好味道?第五名想起这还是月初去省城感谢田黄时,顺手捎的核桃。中午都没正经吃饭,又爬了要命的山路,这会儿给这帮大老板们喂口屎他们都觉得香。但这都不是重点,怎么说服老吴投资修路才是当务之急。

老胡想和第五名商量下对策,第五名多机灵,知道这事两面不讨好,玉立公司正打开局面的时候不能乱蹚浑水,第一时间就打混混推了。老胡理亏,不能强求,只能孤军奋战了,理了理思路,正打算继续蛊惑,可大老板们的业务忽然忙了起来,包括老吴在上山这一路电话就接打个不停。锦鲤来锦鲤去,说得唾液迸溅,眉飞色舞,止口不提修路这一茬。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生三世宸汐緣作者:胡说 2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六道) 3第三卷 围城作者:猫腻 4龙族4 奥丁之渊作者:江南 5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