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434.未来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343.未来(上)

第五名不知道铁马正在教嫂子学坏。来庙里借宿的意涵也被伍魁首曲解,说小钱房里有客人,麻烦名哥先排着……

就这种表达能力,不抽他都对不起小学语文老师。不就是个糟老头子嘛,还排个屁啊!胡支书显然不这么认为,凡事有个先来后到。村委既然收了玉立公司的保护费,那就有义务和镇上血战到底;但怎么战得有个规划,连夜跟小钱老师讨论一下有什么错?

小钱躺床上一脸倦容,就盼第五名赶紧将老支书弄走。远水解不了近渴,两天想不出办法就得退股,你村委要怼镇上是保护玉立公司今后的利益,和自家的危机有个屁关系。

第五名听懂了,这正是搅和的好时机。所谓两天的约定不过是咱们斗气,现在镇上蠢蠢欲动,大家应该放下歧见,一致对外。

小钱疲态尽扫,注视第五名,“一会要踢人,一会又要团结。啥话都由你说了?”

“此一时彼一时。”第五名觉得自己特有学问,都能带入诸葛亮了,一股联吴抗操的豪情:“我此番来,乃是……”

“老头,抽他!”

不等第五名话说完,小钱先发号令,老支书一拐棍就敲了第五名脚脖子上。

“咋打人呢!”第五名捂着脚踝,痛苦的搓揉半天,怒目胡支书:“你到底哪边的?!”

老胡思索了阵,为难的竖了竖中指,“我立场坚定,就钱那边的。”

“行了。闹完咱就干正事。”第五名把大量的文件资料分了两摊,粗暴的把小钱从床上拉起来,“引了外敌进来,看事情解决不了了,想退股一走了之?门都没有。”

老胡认可第五名的话,“你俩一人一堆,别偷懒。村里还指望饲料厂赚钱呢。”

话是这么说,知道小钱不是偷懒的性格。可条例、政策不是小说文艺,用词精准,方向精确,目的清晰;决不能出现一千个观众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种效果。所以干巴巴的文字,既没有想象空间,又不鲜活生动,还得抠词抠字的来分类区别;若和看网文那样一目十行的行进,根本无法理解其意涵。看这些东西的确累人。

都这样了,还要有技巧。一般人最多也就看懂个内容,有一定水平的就能看懂政策的意图。毫厘之分,天壤之别;看懂内容只能上行下效,看懂意图就有更大的施展空间。

“需要讨论的,咱必须讨论。”老胡多年支书,明白这些东西看久了容易产生厌世情绪,对年轻人是个折磨。讨论能活泼一下气氛,也能交流下各自的看法,过程就不那么沉闷了。这就是所谓的严肃活泼。

因为村委会的平均文化程度低,领悟能力以零为区间,常年无法组织个像样的政策座谈会,老胡就特珍惜和俩知识分子共同上进的机会。让伍魁首把外面那个可录音的摄像头拿进来,摄制下学习的流程给村委做榜样。

“咱们先从惠农政策开始。”老胡的主持能力还是有的,先划定个大致方向,有了目录效率就高多了。

“老头闭嘴,别瞎指挥。那一堆我看过了。”小钱看第五名包里还掏出些零食鲜果照顾自己,情绪上就好多了,翻出一摞自己认为能用上交给第五名,“你帮我再看看,特别注意下地方政策,说不定遗漏了什么。”

第五名扫了一眼,基本都是有关产业扶贫的规划,嫌老支书头凑过来一起看的烦,索性把文档给老头,自己扫到笔记本上看。还挺有意思的,不但是个了解政策的机会,也看出国家对农村的重视。觉得有帮助的就剪切下来,独立归档,看完一份就做出一份内容索引,按着时间顺序朝下阅读。

一旦进入某个状态,时间就像静止了,直到响亮的鼾声打破了平静。第五名才发现胡支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床上了,身边翻阅文件的人变成了了断大师。小钱那边也已经记满十数页的笔记了。

“开个会吧。”第五名提议趁着还清醒,把看法交流下,免得睡过去断片。

“开……开会!”不等小钱附议,胡支书诈尸般坐起,擦着口水发了阵癔症,又倒头睡了过去。

了断大师遗憾的叹口气,“就这怂样子也当支书呢。”

“胡叔是实战派,伍叔是半文盲,能把村子带成这样不错了。” 第五名一个大橘子分了两半,递给二人,“我觉得有个条例能引用,是对特色经济作物的推广……”

“没用。我看过了。”小钱打断第五名,“原材料里用量最大的麸皮和豆粉都是粮食作物。”

了断大师点点头,“这里头没有空子钻。”

“钻政策空子是要付出代价地……”胡支书梦呓一声,又打起了呼噜。

三观正成这样咋不去死呢!小钱一个枕头扔了老支书脸上,示意第五名将其闷死。

了断大师喜欢小钱这性格,吃了瓣橘子酸了个哆嗦,“咱岭南的橘子?”

第五名点点头。嫂子贪便宜,八毛钱一斤称了十几斤,快半个月了还没吃完。孙婷还好点,偶尔一个就当减肥了;铁马就过分了,吃了一瓣就酸哭了,说第五名要杀他。

“八毛钱,就运费都不够嘛。”小钱试了一瓣,酸是酸点,可味道还挺独特的。一看就是吃过苦的孩子,一口气干掉半拉。

“这就叫经济作物。”了断大师扔了手里的橘子,挑了个软猕猴桃剥开,“地方拿了政策,铺开了让下面种。管理跟不上,技术也过时。反正有补贴,卖一个是一个。”

小钱捂嘴笑了,“那你们镇咋不搞呢?”

“没法搞。”了断大师觉得猕猴桃也不好吃,扔了半拉,“山区能用的农地本来就少,一退耕就不剩啥了。二来都是老伍、老田那类的领导,好处都要沾,责任不愿担,看不懂文件,领会不了政策,就连作假的本事都没有。”

“作假是要付政治责任地……”老胡拨拉掉脸上的枕头,喃喃的翻了个身。

作假也要有环境配合。没有经济林,没有多少耕地,啥条件都不满足,假都做不了。看来孙婷牺牲饲料厂的策略是对的,镇上若穷凶极恶到打锦鲤的主意,那就难以收场了。

但不代表就此不管了。看小钱沮丧,好言好语安抚,没想到惹小钱更加不快。一旦收不了场,所有的错全是自己的,往后就更得看孙婷的脸色。哪怕这钱不赚了,也不愿忍气吞声。当即提出算账,该多少是多少,股权全转给玉立公司。

“别闹!多大个事情,我都不追究,你还有理了?”第五名用力一拍文件,表达自己也很愤怒,“替你哥想想,好不容易拉到代工的大单,你说不干让他咋跟对方厂家交代?”

臭村民还敢歪我。小钱被说的哑口无言,气的瞪第五名。了断大师也赶紧劝,说镇上也知道缺乏发展的条件,镇委书记能找上小钱,就和溺水的人哪怕给个稻草他都玩命抓住一个道理。

“大师说到点子上了!”第五名好像也抓到根什么稻草,飞速整理思路,“说明镇委书记稀罕你!这是咱的优势。”

“稀罕我就娶我了!”小钱抓起一摞材料就要砸,大师赶紧拦住。好不容易分门分类的贴了标注,一砸又乱了。

咋就不能正常交流呢?第五名让小钱换个思路,咱理所当然认为镇上要敲诈,搬了这么些文件资料想拿政策当挡箭牌。可换到人家镇委的思路,不过是想通过饲料厂来拉动地方产业,就算把你饲料厂连锅端了,全镇上能分几个钱?

“啥意思?”小钱没听懂。

大师也有点懵,第五名究竟想说啥?

第五名指指小钱,“就说你现在是镇委书记,你来做决策。就当饲料厂是肥羊,你要剪羊毛,会不会一剪子把羊剪死?”

“不会,我又不是我哥!”小钱觉得第五名在质疑自己智商。

“那你本着石坎镇这点资源,怎么把镇上的出产融入到饲料厂供应链里面去。”第五名翻开笔记本,将饲料厂的采购项目摊在小钱眼前。

麸皮,豆粉,需要大规模耕地种植的作物,这都已经否定了。鱼粉是东坝头在搞,这个可以套用有关鼓励养殖业的政策,申请补助。鸡蛋这个就难说了,伍家沟让村民抓了大批的鸡仔,但散养算不上规模化。就算镇上办了养鸡场,投资大风险高利润低,毫无说服力。至于代工猫、狗粮就更不靠谱了,肉类原料根本不是这么个小镇能负担的。

第五名趁小钱的理智还没被负面情绪淹没,赶紧翻页指了指遗漏的一项。“这可是你要生产的鸟食,钱哥还说销路可好了。”

“草籽?”小钱思索半天,“你镇上产草籽?”

“产,咋不产。”大师是真正的务农高手,“满山偏野的草都结籽呢,有大有小,可多呢。”

乱七八糟,要是啥野草的籽都能用,何必高价采购呢。第五名赶紧解释:“主要配料是火麻仁和白苏子,分级别,特级的进价一斤在十块钱左右。”

“钱……”老支书又坐起来了,听第五名强调十块左右,便失望的又睡了。

大师好像开窍了,点了根烟开始盘算;小钱沉吟片刻,打开手机查了查资料,如释重负的长出一口气。随即让第五名和了断和尚把胡支书扔出去,要好好休息下,明天再替石坎镇规划未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夜第五卷:神来之笔作者:猫腻 2天珠变作者:唐家三少 3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4第十五篇 刀河王作者:我吃西红柿 5我的锦衣卫大人作者:伊人睽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