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92.红利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92.红利(上)

小钱是行动派。跟钱哥俩把第五名、孙婷瓜分好,就打着抓东坝头生产的名义,朝第五名这边跑得越发勤了,还敦促第五名弄了个简陋实验室,主抓产品质量。于是,形象便更加深入人心,仿佛全身上下都打满了“能人第五名的硕士女朋友”的水印。

“小嫂子又来啦。”伍魁首过来送虫粉,见第五名和小钱俩在院子里有说有笑,一脸羡慕。

“不敢胡叫,又没成亲。”刘秀娟即刻赐了伍魁首一拂尘,眼神却不由自主地朝第五名和小钱那边瞟。

心情比较复杂。明明知道是假的,却不能揭穿。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小钱姑娘对小叔子好像比从前还亲近了,似乎不单纯是雇佣关系。

难道她想弄假成真?刘秀娟想到这儿,手下情不自禁地一用力,记账的铅笔头就折在了纸面上。

第五名一门心思扑在饲料生产上,对小钱的频繁出没倒是非常欢迎。带她进了实验室,乐颠颠打下手,“有你检测把关,咱每批饲料质量就都有保证了。”

谁关心质量,我关心的是收益!小钱摸着那些饲料,总有些蠢蠢欲动。尽管在孙婷的坚持下,两家重新签订了合同,确定了五五开的好处。可合同里,第五名、孙婷这边拿饲料却只需要成本价。

这得少赚多少啊。小钱心在滴血,看着第五名的眼神却温柔起来。“咱们朝外卖,是一百二;拿给你们养锦鲤,只能卖二十。一斤差一百块,一万斤饲料就少赚了一百万!”知道第五名那点山里人爱财的属性,还特意竖起一根指头,再度强调。“一百万啊!不如把这些饲料都卖掉!”

“都卖掉锦鲤吃啥,你想让我把它们一条条都掐死?”第五名开起了玩笑,却发现小钱没乐,倒是一脸认真地点点头。

“文苑市场里那些卖锦鲤的,你不都接触过?应该比我熟多了吧。你们养的五万尾根本卖不了几个钱。拿这么贵的饲料养它们就是亏本。”小钱眼神里的诱惑色彩更深,“不如你……别让孙老板知道,然后……”还真做了划脖子的手势。

深入敌后进行策反,简直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第五名乐了。刚因为运费的事,小钱在孙婷面前栽了跟头;这里就想找回面子,诱导自己背主投诚。

得承认,小钱这话说得有理有据,尤其是用文苑市场价格说事儿,更提高了真实性、可靠性,要是自己没去过那什么锦鲤俱乐部,兴许就信了;但见过大场面,才知道人家真正玩家的眼里,好锦鲤百八十万一条不算事儿。小钱能一脸真诚地说出锦鲤不赚钱这话,说明她压根就不懂这行水有多深。

或许可以理解为,小钱姑娘没见过那么大的世面?回忆下锦鲤俱乐部遇到的那些,第五名突然生出一种优越感。看来女硕士也有见识短的地方。

可话又不能这么说。第五名瞬间掩饰了自己不合时宜的情绪,努力让理由变得质朴一些。“当初文苑市场大火,因为我,害孙婷多年心血毁于一旦……我有责任帮她把锦鲤重新养起来。所以挣少点也无所谓,我总不能半途而废,留下这个心结。”

话说得真好,立场鲜明斗志强。小钱都想给第五名戴条红领巾了。如果这高尚的话是别人说的,兴许就信了;但说话人是第五名啊,是从卖白札子虫起,就开始装神弄鬼的货。眼珠子转了转,把试管放好,一把调整蒸馏器一边朝第五名笑,假装不在意,“是不是找到了什么挣大钱的新门路,没给我说?跟锦鲤有关?”

这女子真精怪。第五名连忙摆手,“咋能嘛,既然答应孙婷了,那我说话就要算数嘛。”怕小钱不信,还补充了句。“换你,你也不敢跟她反悔呀。”

以孙婷那脾气,的确……小钱刚顺着第五名话头的思路延伸了下,就觉得不对劲儿,好像重点被引开了。又打量了几眼第五名,觉得他今天就是没有往日真诚。想要再逼问几句,刘秀娟却出现在门口,轻轻敲了下门,朝两人笑笑。

“名名,魁首找你。”刘秀娟拿着小账本。上头都是收虫的入库量和出库数。出了伏天,一日日地凉爽起来,虫子也一天比一天少了。没了虫粉,家里收入就会锐减,不禁有些遗憾。

第五名如释重负地出了实验室。以小钱的性格,再刨根问底下去,说不定就被抓到什么蛛丝马迹了,幸亏小和尚来的及时。问伍魁首最近家里怎么样,老也没见了断大师。

“我爸最近好像认识了几个大居士,忙很。”伍魁首做了个捻钞票的手势。又跟第五名谈起了这快入秋,虫季眼瞅要过去了,自己这收虫大总管不就等于失业了嘛。

“那你是怎么个打算?”第五名有些意外。了断和尚那广缘寺香火旺盛,伍魁首作为嫡传儿子,应该不愁钱景。怎么会来找自己商量?

“疯了才整天坐那儿念经呢。”伍魁首撇嘴。钱当然不重要,重要的是江湖地位。坟包看守鱼塘,固定工资四千五,兼带捉虫副业,每月净整高达五六千!如今已经成了伍家沟乃至石坎镇有名的金龟婿人选。反观自己,有虫收还好,每天各种奉承能把耳朵磨出茧子;一旦没虫收了,自己就什么都不是了。作为村里继第五名之后的唯二大学生……没念完也算,总不能让坟包那糖尿病把风头给盖过去吧?于是,谨慎地向第五名提出请求,“名哥,咱嫂子每天都得去东坝头监督,这没个司机不行嘛。”

“伍叔帮忙开车呢。”第五名想想就好笑。身为村长,老伍才不管给仙姑当司机掉不掉价呢;只要能去东坝头,当着曹俊的面耀武扬威,那就爽了。

“伍叔是有官职在身的人,他当司机不美气,又耽误公务。”伍魁首摸摸小光头,想到大师的叮嘱,笑得更闪亮了,“名哥,你看,我还年轻,不能每年就收虫的季节忙,剩下的日子都闲着。给不给钱都无所谓,只要跟着你和咱嫂子四处学学,见见世面,那就是最大的功德了。”

这来的时候跟了断大师对好台词了吧?刘秀娟轻轻一笑,倒是很满意伍魁首能处处把自己和小叔子相提并论。跟老伍那张核桃褶子脸相比,伍魁首这年轻人看着更舒心不说;还不会像老伍那样每次都对着曹俊耀武扬威。小叔子是跟东坝头做生意,又不是为了让他老伍去当爷的。“魁首说得对。伍叔村委会里那么多事务,总麻烦他不好。”

既然嫂子都这么说了,老伍想不下课都难。第五名就带着伍魁首去村委会感谢了老伍一番,通知从明天开始,司机位置就正式由伍魁首出任,老伍可以全心全意抓生产,搞公务。

¥了个*的,这是夺权!老伍眉毛眼睛的登时就竖起来了,有扑过去一脚夯死小和尚的架势。刚前冲了一步,醒悟小和尚乃了断大师唯一传人,打死这龟孙不要紧,惹来了断和尚那就生化危机了。硬生生刹住脚步,咬牙切齿地捏住钥匙不想撒手。,

伍叔今天这气场不对啊。伍魁首感受到危险气息,后退一步,看了眼第五名。

第五名却不奇怪。自打拍过片子,且当众殴打富大山后,老伍便打出了胆色,人说话也敢大声了,对村民们也敢呵斥了。虽然达不到村霸的级别,但严厉村长的架子确是有了。兴许这就是演员的自我修养?

看着老伍一副嫉妒嘴脸,胡支书不禁摇摇头。碎怂就是没见过世面。以为凭借一辆豪车就真能耀武扬威了。你是干啥的?你是村长,不是狐假虎威的司机。又懒得给老伍讲道理,拎起拐棍,用弯把勾着老伍的脚踝让他滚过来。告诉他,好几个村的村委会都来电话找呢。

“找啥?”老伍再霸气,面对胡支书时,依然不自觉地矮上了一截。不知道是条件反射还是受虐后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还主动给老头斟茶倒水。想起这些年村委会跟外村打过的一些饥荒,下意识紧张起来,“催账?”

催个屁的账,第五名给村委会上缴十万块鱼塘租金后。拖欠的人情、财物,该还的早都还了。“在咱名娃的带领下,咱村和东坝头的产业搞得红红火火;人家找咱村委会去座谈、考察。”作为革命老前辈,胡支书对这种级别的会议压根不感兴趣。

“考察?还座谈!”老伍接过胡支书递来的列表,激动起来。看上头的名单,不光有石坎镇下辖的村子,竟然连外镇的村子也有。“这……”看了眼胡支书,老伍没敢马上答应,习惯性地假意推脱了下,“这种事还是您老人家出面比较合适,我跟了您身后摇旗呐喊就行了。”

“不用谦虚。”胡支书摆摆手,“从引资助学到开办工厂,哪一样里没有你的功劳。作为咱伍家沟的村长,你最合适。赶紧跟他们商量下时间,给外村传传经验,给咱伍家沟张长脸。”

老伍心虚地看了眼旁边的第五名,这些事儿没一件是自己做的。人家说是请自己考察,还不是冲着第五名来的。出去显摆不带着能人,会不会不好?试探地提出请第五名同往。

“伍叔你也看见了,我们公司几个项目同时展开,非常忙,我实在脱不开身。你是村长,更是我长辈。出面帮忙了解各村子的情况最合适。虽然现在没有项目,但咱们可以为将来的潜在项目做个资料储备。总之,一切就拜托你给把关了。”第五名也忙附和起胡支书的说法,怂恿老伍别光可着东坝头一家祸害,那么多村子呢,得雨露均沾。老伍闻言,眉开眼笑。对啊。第五名是伍家沟培养出来的,自己作为村长抛头露面搞个宣传,那不是理所当然吗?在东坝头耀武扬威算个屁呀,将来不管到石坎镇哪个村,都其乐无穷啊。

“既然名娃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吧。”老伍这会儿对车钥匙已经无感了,随手丢给伍魁首,吩咐他拾掇得体面些,往后好好给刘秀娟开车。#####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拜见教主大人(重生之魔教教主)作者:封七月 2第十四篇 域外战场作者:我吃西红柿 3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作者:唐家三少 4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作者:折纸蚂蚁 5龙门兵少作者:叶城柳昭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