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87.酝酿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387.酝酿(一)

没见过世面的东西,胡支书一拐杖把老伍拉回来了。刚一听人数,就明白伍家沟压根没戏。如今路只修到了广缘寺门口,就算村上能招待得起那些人,也不好让人家每天翻山梁。告诉第五名:“这是大事儿。咱伍家沟一家揽不下来,得去找镇上商议商议。作为上级领导,他们有协办咱伍家沟这个比赛的义务。”

第五名笑笑,自己也知道伍家沟办不起来这大事,先给村上通气是个姿态,显得有个亲疏之分。胡支书看着名单人数,伸手掐了掐,橘皮老脸笑开花,“老伍,你代表咱伍家沟陪名娃去趟镇政府。有老田头疼的。”

老伍有点担忧,“咱村修路的事已经把田镇长得罪死了,我就怕他不帮忙。”

“你去你的。”胡支书顿了顿拐棍,看了老伍一眼后,朝第五名招招手,“你比你伍叔靠谱。咱村此前和镇上处的紧张,最好的结果是让镇里帮咱把事情办了,还要借这机会和镇上缓和关系。为咱以后发展啊,打好个地方基础。”

老胡显然失心疯了!为了不刺激病人,老伍憋着没吭声,没想到第五名老实的点点头,“试试吧。”

俩人刚出门,老伍就给第五名拉住,“别听老胡瞎指挥,就紧着你公司的事情办,缓和的事以后再说。别一心二用的把咱露脸的大事耽误了。”

第五名嘿嘿笑了,老伍心地好,就是有些事情还没开窍。也不解释,喊上嫂子一同下山,让她去广缘寺里和了断大师早早着手预备。这一周里孙婷主要精力放在选鱼上,自己要上下左右的协调布置,具体的事铁马指望不上,只能辛苦自家嫂子了。

自打参与到玉立公司的运作后,刘秀娟就觉得前所未有的充实。任务越繁重,越显得自己与众不同,和以前跳大神之类的营生恍若隔世。“刚孙董给我交代了,电话里也和了断大师通过气了。有嫂子看着,他不敢怠工。”

这口气,听的老伍浑身羡慕。满镇里除了老胡,也只有秀娟敢这么指挥了断秃驴了;自己再加把劲说不定就能并列三人组了。

田镇长没有老伍那么大野望,自打上次修路事故侥幸过关后,忽然领悟了平安是福的道理,只盼着能安安宁宁的干满任期。可树欲静而风不止,接到俱乐部老板要求关照的电话后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佩服这城里有钱人的勇气,上次都被伍家沟打成那哔样了,这会儿还要跑回来参加什么赛展?

虽然不知道锦鲤比赛是个什么鬼,但可以肯定的是伍家沟又开始搞事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可要被连咬上十年,见面条都会哆嗦。防患于未然,先把镇委书记叫来商议,分析下这所谓的比赛会不会产生不可收拾的破坏力。

这么想就过于悲观了,镇委书记没有那么感性。就事论事的看待问题,偌大个西京城啥设施没有,为啥偏偏要跑咱这深山老林里办比赛?一下把田镇长问住了,对啊,大老板失心疯了吧?拿起电话就准备打过去询问,老伍领着第五名把办公室的门踹开了。

自打被县里放出来后,老伍就成了镇红。咱老百姓不关心真相,更不相信所谓的事实;风闻议事都算是有修养的,按照自我意愿添油加醋才是良民。事故那天镇里不少人都见了,血流成河,残肢随处可见如人间炼狱;贪污不下百万,死伤直逼一百大关,如此恶性重大事故的罪魁祸首竟只在县里好吃好喝的供养几天,就官复原职了!

调动全身脑细胞卖力思考,这该多大的后台啊!胡支书的背景多少也被扒出并无限放大,那可是大将军解甲归田。这还没提手段通天的第五名开着直升飞机回乡平事。按这一班子黄金圣斗士的组合,就算伍家沟全死完,人老伍照样没事!

正常、正直的人,但凡陷入这种不好的传闻里,早就辞了村长这破差事。可老伍异于常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有来询问的,竟全不辩解,还一脸无耻的神秘感更像事实。都开始学着了断大师吃凉皮不给钱了,踹你镇长的门那是给你面子!

第五名一路上觉得丢人现眼想结果了伍叔,不等田镇长变脸,赶紧致歉。说事态紧急,伍叔又是个急性子,领导们大人大量别在乎这些细节,还请镇上和伍家沟携手一道共创石坎镇锦绣未来……

狗屁倒灶的话,亏得是第五名嘴里说出来,要放了别人,镇委书记都打算替天行道了。可一听第五名描述的赛展规模,马上就屏蔽了老伍的无礼,压着内心的兴奋,客气的泡了茶递给老伍和第五名,“你们这想法不错。对咱石坎镇来说,这可是罕有的盛会了。就是不知道你们想把这锦鲤比赛办成什么性质的?”

书记就是不同,处事不惊的态度和组织语言的质量,比起田镇长高了不是一个档次。办个比赛,还分个屁性质?老伍听不懂,不敢多嘴。第五名是跟着侯胖子见过不少领导的,马上就会意了。赶紧起身双手接过茶杯,半躬半站一脸恭顺的回话:“这次来,老支书也交代了。说伍家沟的能力有限,想要把赛展办好就必须获得上级单位的理解和支持。我们这不是找您和田镇长商量来了嘛。”

一听有得商量,田镇长马上来劲,气焰还没起来就被书记凌厉的眼神看了回去。老伍很清楚自己的水平,不怕和表亲镇长对撕,可对书记还是挺忌惮的。一切交给第五名办,自己收割成果就行。

镇委书记很满意第五名的态度,和蔼的拍拍小伙子,让其坐下,“这么些人要吃要住,想要人家乘兴而来,尽兴而归,那不容易。合情合法的民间活动,要欢迎要鼓励。可政府不便过于插手。”

啥意思?不帮忙只出一张嘴?老伍的直觉是镇里要报复伍家沟,就想起身争辩。第五名手疾眼快给这傻厮按到椅子上,回身朝俩领导笑了笑,“来之前啊,我也和公司的领导作了决议。既然以宣传地方品牌、打响拳头产业为目的,那这活动就不能全盘民间化。毕竟本土创业,在地发展,有了地方政府的认可和扶持,投资人才算吃了定心丸。”

镇委书记指了指第五名,开心的笑了起来。这小伙子太棒了!上次单枪匹马去县里澄清事故原因,谦虚谨慎周全的表现已经获得几个领导青睐,还有专门打电话来找自己询问的。这次一搭话,果然是个有想法有历练的好青年。“指导啊,我们水平有限;可扶持,咱们镇政府当仁不让。我呢,给这赛展定个基调,就以半官方半民间的形势合力举办!”

老伍听懂了,这是要把一半的主导权交给镇上啊!一急就没了顾忌,当着领导的面反对:“那不行!我伍家沟咋办?”

第五名不能让老伍坏事,赶紧安慰:“伍家沟和玉立公司是全天候合作伙伴,咱两家是一体的。”

书记的度量大,不计较老伍吵吵,“村委再小,也是官方机构。你们村委会就是扶持玉立公司的前哨站。放心,镇里不会忽视伍家沟做出的贡献。”

又是合作伙伴又是前哨站,那自家到底是官是民呢?老伍立场混乱了,陷入了无知的沉思。

第五名和镇委书记很满意老伍现在的状态,惺惺相惜的点点头。这让田镇长伤心了,和书记合作这么多年,都没产生过这种无言的默契。书记敏感察觉到老搭档吃味了,从容的敲敲桌子,“他镇长,作为上级单位,咱要全力协助。本着朴素节约的原则,合理动员乡镇资源,以精彩为目的,务必还要让咱全镇有参与感。”

看到田镇长半张着嘴懵懂的点头,镇委书记起身欣赏的注视第五名一阵,“咱这镇子封闭的太久了,要跟上外面发展的步伐,就得有你这样青年榜样。你们商量,好好干!”起身要走,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口袋掏出半包香烟和打火机放老伍跟前,“要谋发展,难免会产生各式各样的矛盾,争吵打仗的都属正常,都是为了一方水土。过去的事不记账,再发生的呢,也不留芥蒂,总归齐心合力朝前走呢。”

老伍听的有些感动,但猛的一下没抓住重点,拿着烟有点尴尬。“啥意思?”

镇委书记遗憾的点点头,有如此实诚的基层干部,才是石坎镇落后的真正根源啊,“把我的话记住,回去给你村胡支书转达!”一把给烟从老伍手里抢过去,大步出门。

老伍诧异摊着手,不知道书记咋就生气了,不解问田镇长,“我惹他了?”

“没惹。他就那人。”田镇长示意老伍别紧张。刚书记指示过了,要官民合办,那镇里一定会倾力配合,可好处呢?咱镇上能落下啥?

这就是镇长和书记的区别了。作为落实者,田镇长那坚决是不做赔本生意。第五名将参赛人数和比赛周期做了详细规划,三天的比赛,二百多人参与,若拖家带口的,人数更多。吃喝用住就是一笔。城里人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可能空手而归;又赶在春节前,肯定会把地方特产当年货采办一批。至于影响上,那更不会小,至少在县里能引起不小的关注,政绩可观。

听第五名算账,田镇长打心里佩服书记的前瞻力。如此一来,面子里子都赚了。看老伍那张痴呆的老脸也不觉得可憎了,笑的一脸骚气。“好,咱们即刻着手动员。一定要让城里人来一次想两次,来两次想三次……还得全镇有感!”

“哦,对了。”第五名让田镇长稍安勿躁,介绍了这次参赛者里有不少身份超然的大商人,“铁董已经许下承诺,这次大赛的头名奖金一百万。操作的时候务必要突出大奖赛这个重点。”

虽然提到的那些商界名人自己一个都没听过,但对百万元是有概念的!田镇长吃惊的表情和之前的老伍同出一辙,“哪有值一百万的大鲤鱼?名,这太糟蹋钱了!要不你跟铁董商量下,奖金砍一半,给咱镇上留五十?”

说镇长和老伍不是亲戚,那是没人信的!以老伍的脸皮,竟生出照镜子一样的羞耻感,一把拍醒了表亲,“娃咋说,你就咋办!把咱镇名声叫响了,还缺这点钱!”

被老伍看不起是件丢脸的事,田镇长立刻清醒,上前一把抓住第五名的手摇晃,“名娃,转告铁董让他放心,镇政府会全力以赴支持你们玉立公司,办好咱们这石坎镇第一届锦鲤大赛。”

你先人!田镇长臭不要脸……老伍内心瞬间就把自己和田镇长的祖先全一锅烩了。在个破村里卧薪尝胆这些年,如今总算能在镇上抬起头了。可即便如此,伍家沟和自己这村长出名的范围不过是片小山沟。锦鲤大赛却不一样,名号一打,那不是连西京城都知道有个伍家沟了嘛!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者:唐七公子 2魔兽剑圣异界纵横作者:天蚕土豆 3落月江湖作者:蜀客 4狂神作者:唐家三少 5斗破苍穹作者:天蚕土豆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