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78.烂摊子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铩羽而归,第五名拎着册子回到了水族馆。刚进来,就闻见洋快餐的味道;好好的办公桌上,摆了几盘鬼子的饭;铁马正刀叉俱全地在桌上吃外卖呢。

“跑哪儿去了,也不吭一声儿。”铁马把旁边的椅子推过去,“饿一上午了,赶紧吃点儿垫垫肚子吧。”

动作机械地朝嘴里塞了几口,没滋没味的。第五名看着铁马吃得香甜,越发焦虑,不懂铁马怎么就能稳坐钓鱼台。“不管她因为啥跑的,这铺面没人照料不行。你是赵老板给她寻的女婿,也帮忙想个办法嘛。”

“呀~你也知道我跟她有婚约呀。”铁马发音里的娇憨让第五名想弄死他。笑笑,熟练地切着培根,“她有了事儿,应该是我主导,想办法帮他。可今天都是你跑前跑后,把一切都揽自个儿身上,反而弄得我像个外人……当第三者愉快不?”狡黠地朝第五名眨巴眨巴眼睛,比女人家还长的睫毛,跟小扇子似的忽闪起来。

不怕戳瞎你的狗眼!第五名瞪着铁马:“谁是第三者?我是给她帮忙。”

“呵呵。”铁马笑了,因为赵老板的讳莫如深,他对第五名和孙婷之间的纠葛,并不太了解。可娘归娘,人又不是瓜皮。“平白无故的给人帮忙?”

也许是一起找了半天人的缘故,多少有了战友的感觉。第五名犹豫了下,便把自己在文苑市场火灾,以及不小心毁了孙婷上百万大锦鲤的事儿,简单叙述了一遍。

“呀~”铁马再次发出了羡慕的感慨,“她竟然没弄死你!”

差一点就弄死了。不厌其烦地对铁马表达期待,第五名希望他能体贴孙婷一下,最起码帮孙婷照顾下水族馆。这样,自己才好在外头奔波,保住小姑娘辛苦创下的这番基业,也算是为弄死她那些大锦鲤赔罪了。

“可怜见的。”铁马只叹息孙婷不容易,却绝口不提帮忙的事儿。只是一脸“你求我啊”的死相。

“你是孙老板的未婚夫。你来照看几天场子,最合适不过。你觉得呢?”咬牙切齿地,第五名努力让自己显得低声下气一些。

“可人家最近都好忙。”铁马捂着嘴,打了个轻轻的小饱嗝,将吃剩的培根一股脑丢进垃圾桶。忙你妹!第五名攥紧拳头,刚想暴力解决下问题;铁马的电话响了。隔着张桌子,第五名都能听到里头传出的怒吼——中气十足的男性,辈分……估计是铁马他爸,大意是数落铁马整天无所事事,也不去集团公司上班,终日游手好闲,再这样下去,就把他信用卡给切断云云。

“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铁马青着脸背完这句话,就恶狠狠地把手机挂断了。

“听电话里伯父的意思,你最近不太忙。”第五名环顾水族馆,“每天早晨九点,不,十点开门就成;晚上四五点下班随便你。等我把孙婷的鱼弄回来,养几天,你再恢复正常。”

“我可没答应你!”铁马别扭地嘟着嘴巴,翘起二郎腿。

“你这样你家人知道嘛?”第五名有点儿想帮铁马把嘴唇捋直了。

“你什么意思!”铁马拍案而起,兰花指翘得比秦腔女演员都漂亮,“这是二十一世纪。懂不懂啥叫人性的解放?俄爱咋咋,关你屁事!再说了,俄又不是龙阳之癖!谁能把俄多看个两眼半!”说到最后,也顾不上讲普通话了,关中腔崩豆似的朝外冒。

“姐你成语用得真好。”见水族馆外已经有好奇的姑娘家在张望了,第五名赶紧把铁马拉坐下,“我说错了成嘛。铁公子,你家大业大,公司那边肯定有不少员工干活;可水族馆这儿不成呀,没了你坐镇,孙老板这事业就毁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是最后的指望和救星了。”

鄙视地瞪着第五名,“便宜话真是不要钱,都让你说了……”不过听着倒挺顺耳的,救世主的感觉,总是萌萌的。要么在家里公司挨骂;要么到水族馆看铺面当大爷……面对俩条出路,铁马果断选择了后者,挑剔地打量着水族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吧。”

“好!”第五名心下松了口气,赶紧告诉铁马,大约明儿就有人上门,把水族馆里的鱼拿走,让他帮忙招呼下。

上班第一天就来活儿?铁马小小兴奋了下,又觉得不对:“光拿,咱不进货?那卖啥?”

“我明儿跑趟湖北,把孙婷放在十堰渔场里的那些锦鲤都运回来。”第五名想到了和孙婷最初的计划,“先搁我老家山里养着,等长长,就挑选一些给你送来。”

第五名在心里规划得很美,但人到了湖北,才发现事情有些难办。孙婷在十堰这渔场里,放养了五万尾小锦鲤,别的不说,光运回西京城这边的运费,就得两万块。

捏着银行卡,第五名情知自己不能动里头那十万块,这钱,孙婷的意思是要还给自己,让自己给父兄修坟;但已经决定,要拿这笔钱,先替孙婷包了伍家沟那废采石场,给她把鱼养起来。

这两万块的运费,掏不起!更不能掏!望着蹲鱼塘边喂鱼的贾老板,第五名赶紧上前递烟,“贾总,说起来,这批鱼,应该要在你这儿养大呢。”

这娃是说自己违约?贾老板笑眯眯地看着第五名,接过烟,却不抽,“我跟孙老板说过,这些日子养鱼的钱,都不收她的……你是她代理人,她没跟你提过这事?”

第五名干笑两声,自然不能否认。

“你去验一下,鱼都按袋子装好了,氧气也已经打过。”既然仁至义尽,贾老板便长舒一口气,“赶紧运走。往后,你老板家的鱼,也都不要朝我这儿送了。”

一提送鱼,第五名来了灵感。望着大货车,很为难地跟贾老板感慨,说当初孙婷把鱼千里迢迢运到湖北,光运费就是一笔大开销。“鱼没养成就拿走,运输成本不该摊到我们头上。贾总您觉得是不是这道理。”

“你娃还想让我掏钱?”贾老板一脸不可思议。

“咋能让您掏。”第五名暗示孙婷知道这是她爸赵老板在后头搞事儿。“赵总是当爸的,想让女儿回家,这心情谁都能理解。想来贾总也是帮赵总的忙,不然,以您的身份,是断然做不出毁约的事来。所以接到消息,我们孙老板就知道,您也是迫不得已。”不管对不对,先把能拍的马屁都拍上,第五名又涎着脸说,“所以我斗胆请贾总好人做到底,帮忙先把运费出了。赵老板那头,您怎么报,不都他父女俩的帐。”

“你这打算跟我合伙坑她爹?”贾老板笑了。

嗯,贾老板时尚得很。坑爹这词用得准确,第五名忙拱手,“不敢不敢。我们底下办事的人,就指望您高抬贵手。不然回去不好交差。”可怜兮兮地看着贾老板,努力争取同情分。

两万块的运费,对如今的第五名而言,是一笔巨款;可对贾老板和赵老板来说,怕也就是打一局麻将的钱。可能是不想夹在父女俩中间为难,贾老板终究是把这昂贵的运费给支付了。第五名自掏腰包,又买了好烟、好酒,尽量伺候着运鱼的老司机,说死说活,终于把鱼送到了镇上。

“这地方连路都没有,还养鱼?”摸着陷进山梁路上的车轮子,老司机死活不答应再朝前走了,逼着第五名把鱼卸下,一溜烟开跑了。

五万尾鱼孤零零地留在通往石坎镇的路上,第五名显得非常无助。赶紧给老伍打了个电话,打村里弄几个青壮过来帮忙。让他喜出望外的是,没到十分钟,不光老伍、坟包赶到了,村里浩浩荡荡来了近百号,都是主动帮忙的。

“要不是你,咱村咋能拿上退耕还林的补贴款,大伙儿也没啥谢呈你的。出把力气,总是行的。”坟包的人话说得越来越动听,旁边村民们也连连附和,问这些鱼都咋办。

感激地朝众人道谢,第五名麻烦众人把这些鱼都搬到废采石场那边去。

“没问题。”不卖血后养精蓄锐多日,坟包人都吃胖了三四斤,脸上血色也渐渐归位。虽然只是中学肄业,但通过收虫的买卖,俨然有了管理者的小技巧;五万尾装箱的小锦鲤,被坟包分成了几个批次,每队人马负责一个批次,最后对数目。

有前途!第五名见坟包自动自觉地代入了“猪头小队长”的职务,就叮嘱他:“坟包,你帮忙照看下场面。我跟伍叔去趟村上,先把合同的钱一付。”

“急啥嘛。自己人,还能短了村上这租金。”老伍话虽这样说,脚下却先于第五名朝村委会去了。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伍家沟村委会贫困了多年,今年终于凭借退耕还林的补贴款,不再负债了。这会儿跟第五名签了合同,账面又多了十万块的租金……还都是现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锦衣卫大人作者:伊人睽睽 2第三卷 西林的征途作者:猫腻 3龙门兵少作者:叶城柳昭晴 4将夜第四卷:垂幕之年作者:猫腻 5破晓行动 第二卷作者:江右萧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