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91.授业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91.授业

得知坟包的好运道,伍魁首坐不住了。跑来问第五名,啥时候放他去镇上收虫。

“等几天。”虽然场面热闹,但就第五名所知,迄今为止,伍家沟里擅长用铁锅烘虫子的人还不多;能毫发无损捉竹蛉的,也只是那几个得到刘秀娟亲传的婆娘。“这次收虫,很考验技术;没熟练工指导,辛苦捉来的虫很容易就被浪费了。”论斤算的也就罢了,关键是竹蛉、马蛉那些,容不得闪失。

“那……成吧。”没能如意,伍魁首闷闷不乐;刚想回大殿打瞌睡去,就见一野人闯进山门。

“富姐!”看清楚是富国美,赶紧招呼。作为了断大师的唯一接班人,跟各村实权人物搞好关系很必要。“你来找名哥?天这么晚,自己翻山梁多不安全;下次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我骑摩托接你呀。”

殷勤的态度让富国美很受用。尤其富姐、名哥的称呼,并列在一起,听着显得那样紧密,天然有了某种联系似的。

“找你名哥说事儿呢。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亲切地支走小光头,富国美又朝第五名笑,“收虫都不知会我一声?”

“富叔不是都把价格拿手机拍走了嘛。”第五名想起那天老伍跟自己告状的事儿,忍不住笑起来,请富国美坐,“挣钱的事儿,铁定不会忘了你这老同学。”

“有你这话,就放心了。”富国美挨着第五名坐下,把竹篓里的虫倒在炕桌上,焦黑一片中,还有残肢断腿的竹蛉、马蛉。“捉虫掌握不好力道;烘炒又总弄焦。达不到你那收购标准,乡亲们都挺急的。”富国美提起董家寨的公务,比他爸富强还慎重的样子,“你也知道,咱山里人赚点儿钱不容易。我只好过来跟你求援了。”

姑娘忧心如焚的表情,让第五名有几分动容。同样是山里娃,像坟包、伍魁首等人只惦记自家兜里能不能赚钱;富国美却能事事为她村上着想……别管是不是想接她爸富强村长的班,光女子这份心气,就很是叫人佩服。

窗外,瞧见第五名望向富国美的赞许目光,刘秀娟手下一哆嗦,想冲进去把手里一老海碗的面都扣富国美脑袋上!小叔子真是为了锦鲤忙傻了,竟然什么瞎话都信。又不是生娃呢,啥急事不能明天说。大晚上,翻了山梁赶来,不想走了是怎么着。明摆着老富家这女子娃在假公济私,借着竹蛉的事儿,接近小叔子呢。黑灯瞎火,朗朗乾坤,怎么有人如此没羞没臊!

“明天我就去你董家寨,给大伙儿说说。”第五名当即许诺。这让富国美非常满意。

自打孙婷来了,心就不踏实。城里女子实在太过抢眼:年轻貌美,还是第五名的上司;有她当标杆,自己就有些拿不出手。连带着,都不太愿朝第五名这边来。前几天听说孙婷回了省城,这摊子都交给了第五名,便又起了心思。借着收竹蛉的机会,赶紧找第五名刷个好感度。近水楼台先得月,这老话可不是白说的。

“那明儿我就在家等你了。”富国美突然忸怩起来,声音也低了几分。

气氛突然怪怪的。明明是带领农民兄弟奔小康的技术指导工作,咋让富国美说得跟地下党接头似的……这措辞不准确,更像是上学那会儿,男女同学偷偷摸摸地谈恋爱的样子。

一时不敢接话,第五名只得拿起一只断腿的竹蛉,假装端详起来。富国美偏着脸儿,见第五名英武的样子很有男子汉气概,心里便扑腾扑腾乱跳起来。牙齿无意识地咬着下嘴唇,犹豫着要不要自己主动点,好叫第五名更明白自己心思。偏她刚要开口的时候,刘秀娟端着两碗油泼面进屋了。

“名名,吃饭啦。”刘秀娟看到富国美,露出惊讶的表情,“国美。你啥时候来的。吃了没?我给你下碗面去?”

第五名忙下炕接碗,趁机摆脱了这让他尴尬的状态。富国美清醒过来,又恢复了山里姑娘家痛痛快快的姿态,“不麻烦嫂子了。吃过来的。”下炕背起竹篓,跟第五名道别:“明儿不见不散。嫂子,我走啦。”

“小心点儿。魁首——”刘秀娟喊着伍魁首,让他骑摩托送送富国美。虽然挺希望这野丫头被狼叼走回归大自然的;但毕竟是董家寨富村长的掌上明珠,这要在伍家沟地界上出点儿意外,小叔子就说不清了。

第二天一早,富国美便在院子里头上一把、脚上一把地打扮起来。

“昨儿不是才洗过头?”富强好奇地问女儿。晨练归来,手里一竹筒吵吵嚷嚷的马蛉……竹蛉也有,手重,不小心掐死了。

“头皮痒。”富国美洗漱完毕,又掏出县城里买的名牌香水,朝腋下一通乱喷。

呛得很,富强捂着嘴巴剧烈咳嗽几声,发现女儿一身标志性的羌族服饰也换成了牛仔裤,箍出两条青春健美的腿。“腚沟子都出来了!”看不惯,数落两句;却被女儿反呛了两句,“你不懂时髦。”

女子给魇着了?富强担心女儿的精神状况,刚要斥责几句,突然想起了什么,“第五名今儿来看你?”

“您别乱说。他是来指导咱村的捉虫工作。”收拾停当,打镜子里左看右看,很满意:不输给城里姑娘!

这女子,假公济私!富强笑着摇摇头,提点女儿。“人家城里待久了,啥没见过。”说完,赶紧跑村委会安排去了。女儿爱咋折腾管不了,但村上的大事不能耽搁。既然第五名要来,就得好好利用。让管生产的干部通知全村,一会儿老师就到,想学捉虫、烘虫的都去村委会议室坐好。不弄明白,今儿谁都别走。

被父亲一说,富国美才意识到自己战略偏差了。跟城里姑娘比时髦,纯粹是瓜子;想脱颖而出,还得走特色路线。慌忙冲回屋里,又把羌族服饰换上。脖颈腰间叮叮当当的挂好,这才安心。

富国美谋划得很好。可等第五名一来,便有些傻眼。老同学不是一个人,还带着刘秀娟。

“爷们家手重,他哪里就会捉了呢。”刘秀娟笑得风清云谈。世外高人的姿态,让富强等人折服。

“那用铁锅烘炒虫干,也是仙姑的手笔了?”富强问。

矜持地笑笑,刘秀娟并没正面回答。倒是第五名从旁佐证,“全伍家沟,都是我嫂子指导的。本来今天有场大法事要做,听说你们遇到难处,便推了工作,过来帮忙。”

“这怎么好意思。”富强可知道,如今刘秀娟的出场价不菲。肯来董家寨指导,那是大情面。忙请了刘秀娟上座,为董家寨这些笨蛋们讲解讲解。

刘秀娟是在城里见过大世面的,面对一会议室的泥腿子,毫不怯场地在讲了起来,还特意拿了几只竹蛉、马蛉当示范。侃侃而谈的模样,比县里管农业的干部都势大。

第五名满意地坐在会议室最后一排,欣赏起嫂子的风范。富国美心愿受挫,挺失落地坐到第五名旁边。

“啥味儿?”耸耸鼻子,第五名转脸看富国美。今儿身上配饰比往常都多,身上香气熏人。

“县上买的名牌香水。”朝第五名身边挨了挨,富国美努力展现自家特色的一面。

“SIXGOD!”第五名终于把气味和驱蚊花露水对照起来:怪不得这样熟悉。赶紧朝远处挪挪,充满歉意地看着富国美,解释说:“可不敢太香了,竹蛉这虫虫娇嫩,一熏就死。”看富国美脸色不善,赶紧改口:“就算熏不死,弄个内伤也不合算……是吧?”

是你奶奶个腿!好不容易弄点香水显摆一次,还嫌把虫熏着了。可第五名现在是财神,惹不起,富国美僵着脸挤出个笑容,差点憋出一身内伤。好容易捱到了刘秀娟讲完,一脸委屈便跑回了家。

“第五名欺负你了?!这禽兽!”富强见女儿悲愤填膺的模样,还以为开会当中,第五名对她做下了啥事。挽袖子就要去寻第五名算账——刚跟他嫂子推掉了董家寨的饭局,这会儿撵还来得及。

赶紧拦住父亲,“啥也没干,嫌我身上味道香!”趴在炕上生闷气,富国美认定第五名不解风情。

呃……这就没理由怪人家第五名了,富强也觉得女儿身上的味道无法接受,关键还影响金贵竹蛉的健康,赶紧拧了把毛巾让女儿擦擦。看来人第五名眼界高啊,富强很遗憾,叹息着坐到拿着毛巾发脾气的富国美身边,“要不,除了公务,咱往后不理他!听说人家城里有女朋友,还是名牌大学的研究生。”老伍那嘴不比广播喇叭差多少,每次镇上开会,都把第五名拿出来说,博取众村长的羡慕,简直可恶。

“研究生怕啥。城里人谁朝咱这秦岭深处跑。如今第五名的工作就在伍家沟;长期两地,迟早分开。”放着小诅咒,富国美并不气馁。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露出狡黠的表情。富强看着女儿踌躇满志的样子,也就打消了什么德行教化的传统男女操守。咱现在是羌族了,要有在孔庙唱康定情歌的勇气,还不得有点儿少数民族的奔放意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2你微笑时很美作者:青浼 3花重锦官城作者:凝陇 4全球高武作者:老鹰吃小鸡 5七根凶简作者:尾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