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74.潜规则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74.潜规则(上)

老伍和田镇长寂寞多时,一看要喝酒了,终于感觉英雄有了用武之地。

虽然都是城里人,可城里人和城里人也还不一样。导演等几位摄制组位高权重的,会吃会喝,被第五名和胡支书应酬得十分满意。那些拿死工资的在吃喝上头跟老伍、田镇长水平差不多,尝不出胡支书的好手艺,倒是抽烟喝酒更痛快。这就轮到田镇长和老伍发挥长处了。

热情还不简单嘛。白酒先倒上半缸子,“我先干为敬,大伙儿随意啊。”话说得到位不到位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欢迎姿态摆得十足。霸气的三茶缸白酒下肚,田镇长和老伍在摄制组底层群众中间就树立了好形象。

导演这边更是高兴。没想到啊,这次的工作还没开始,就经历了这样一番跌宕起伏。先是以为被铁马骗到原始社会了,可如今又能住明清老宅,又能享受超一流的美食;倒比在什么影视城拍摄舒坦多了。心里一畅快,瞅人瞅事的就都顺眼了。

真诚地拉过第五名,导演请他给自己讲讲创业史。内心承认,最初要问是因为不托底;这会儿想知道,是真心对第五名的经历产生了巨大兴趣。这院子怎么来的?为啥会有超常规配置的村支书以及超凡脱俗的咱小嫂子……以及穷小子是怎么勾搭上富二代铁马的?这会儿都成了兴趣焦点。

“给哥说仔细点;讲不好没关系,哥帮你重构。”酒酣耳热中,导演对第五名越发亲近。

于是第五名就把胡支书和孙婷构思好的故事徐徐展开。一出年度创业感情苦情撕逼动作大戏,便栩栩如生地在导演脑海里呈现出来。不得不承认,比起铁马、孙婷的构思,胡支书明显技高一筹。创业经历讲到一半,导演都想冲出去替天行道把老伍弄死了。

多好一小寡妇啊。导演充满悲悯地看着另一桌招呼人的刘秀娟。即便看过成千上万的剧本,但那些都是虚构的。眼前这苦情小嫂子却真真切切摆在面前。再加上第五名这刻苦考学,在城乡两地不靠父母全凭自己奋斗的艰难经历,标准的励志逆袭城乡创业政策剧好题材啊!

一把揽住第五名的肩膀,导演责无旁贷地告诉他,“兄弟,你这创业史,哥拍定了!”

成啦!得了导演这句话,第五名心潮澎湃。下意识看了眼孙婷,也从她眼中瞧见了喜悦。别管铁马当初怎么说、怎么讲,只要这会儿导演有了创作激情,还怕拍不出来好东西吗?

天渐渐黑下来了,悬挂在屋檐下大灯泡,把第五家的院子照得如白昼一般。从导演到场工,全摄制组的人都吃喝得十分满意。工作热情空前高涨。喝得下盘都不稳了还嚷嚷着要开机。

第五名、胡支书赶紧安排人手,把摄制组都安置好后,大家松了一口气。阶段性任务这就算完成了。后头怎么说怎么做,这得让几个角儿把各自的戏熟悉了才行。这才是个挑战。演员这边不能出纰漏,胡支书没时间歇息,喊老伍,又叫上田镇长,得给这俩瓜怂连夜讲讲戏呀。

看到胡支书把最大的任务扛了,第五名就放心起来。本来想跟孙婷再聊几句,看到她露出疲惫之色,话就变成,“累一天了,你早点歇着吧。”带她去了房间。

开门一看,铁马已经在里头洗漱开了,见到孙婷,捂着胸口发出小小一声娇嗔。“讨厌,人家走光了啦。”

啦你妹啊。孙婷转身瞪第五名,“他怎么在这儿?”

第五名苦笑着把难处讲给孙婷。村里条件不好,能住的就第五家,除了导演有单间外,其他人能安排睡一屋就安排睡一屋。“你俩是未婚夫妻。”想必嫂子以为城里人都开放,就顺理成章地把俩人安排到一起了。

孙婷也不好怪第五名。自己和铁马搞得突然袭击,第五名能一路妥当安排已经很不错了。好在对方是青梅竹马的死人妖,不过……“你呢?你住哪儿?”

“我跟嫂子一屋啊。”第五名理所当然地回答。

孙婷眼皮一跳,下意识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妥。可想想当初在庙里,好像第五名和刘秀娟也是那么借住的。兴许是想多了吧。“那你也早点休息。”孙婷,说着就把门给关了。

“哎?怎么不问我的意见呢?”屋里铁马不乐意了。

“闭嘴。”又传出孙婷不耐烦的声音,以及一声奇怪的闷响。铁马就安静了。

第五名松了口气。幸亏对方是铁马,要是别人……自己想冲进去打人的念头会不会太变态了?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刘秀娟那屋,却见刘秀娟怔怔地坐在梳妆台前。

“嫂子?”第五名轻唤了一声。“你咋还没歇着?”问完就瞧见刘秀娟那张床了,顿觉自己这话说得太失礼。了断和尚庙里那居士房虽然小,但炕大。两人一人炕头一人炕梢的,虽说是睡一炕上也不觉得有啥。可家里这是张床,两床铺盖弄好,就被窝挨着被窝了。簇新的被面上还印着艳丽的花朵,

刘秀娟脸蛋通红。胡支书那老不修的只给留了一张床。想睡觉,叔嫂俩人就得这样头挨头脚挨脚的……尽管不反感,但自己先上床躺着了,总归不好。左右为难中,第五名又进屋了。对着他就更不自在,往日里挺宽敞个地方,这会儿突然逼仄起来,呼吸都有几分困难。

“你先睡吧。”刘秀娟拿出纸笔,假装在上头写写画画,“今天出来进去的东西太多了,我这儿留个底子,到时候也好跟村委会那边结算。”

第五名看着紧挨在一起的两床铺盖。不管是睡里头还是睡外头,都会紧紧挨着嫂子……想想那情形,挺温馨,心跳得便有些不规律。“我不困。我陪你。”飞快地回答了一句,却让气氛更尴尬了。

铁马和孙婷也尴尬。虽然对外说是未婚夫妻,可其实……“爷长这么大都没跟女的睡过!”铁马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一脸警惕地看着孙婷。

看不上死人妖一副受害者的嘴脸,孙婷怒视铁马,“你当我愿意?占这么大地方,滚里边点。”怀疑第五名和他嫂子也是共同睡这么狭窄的一床……一展开联想,气儿就更不顺了。

“凭啥。”铁马这会儿也不怕走光了,一掀被子,拿手在床中间划线,“一人一半,楚河汉界谁也别过。”

你当小学生分课桌呢?!孙婷一脚把铁公子踹向床脚。铁公子委屈地捂着自己,泪眼汪汪地瞪着孙婷,“打小你就欺负我!”

“闭嘴——”

孙婷、铁马那边吵嚷不休;第五名和刘秀娟这边却陷入到一种暧昧的沉默里。封闭的空间让两个人都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东西,有点享受那感觉,心绪起伏中,甚至都不愿出言打破这样的宁静。

“呀——”屋外突然传来了铁马叫声。第五名如梦初醒,赶紧抱起一床铺盖朝地上铺。“咱家干净,我睡地上吧。”

刘秀娟想拿点当嫂子的架势出来,可不知为何,这会儿不像在庙里那么坦然了。说话的语气便不那么有力,声调里带着一丝自己也没察觉的温柔,“你明天还要干活儿呢。我睡地上。”说着,手抱住了那床铺盖的另一头,指尖刚好按在被面印着的牡丹花上头,越发显出如玉般的洁白。

第五名突然有些不敢直视刘秀娟。又不肯让她睡地上受罪,便死死抱住铺盖不肯松手。

两人僵持间,外头响起了敲门声。

“第五名,你出来。”外头是孙婷的声音。刘秀娟转头朝门口看了眼,第五名趁机把铺盖卷抢到怀里,跑去开门。

天彻底黑下了。只有几间房里的灯还亮着。也许是月光的缘故,孙婷身上笼罩着一层柔和的光辉。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第五名担心地朝她和铁马那屋看了眼,“认床?”

“你好意思说?”孙婷也下意识放轻声音,“你放心我跟铁马在一块儿?”

“有啥不放心的。就他那样,能把你怎么着。”第五名心中,铁马早就被从老爷们儿的区间给划走了。

“你这是要打地铺?”孙婷瞥了眼第五名手里的铺盖卷,心里突然舒坦起来,觉得自己真是多虑了。“山里冷,你不能睡地上。你去我屋跟铁马睡,我跟你嫂子睡。”体贴的话用命令语气说出来,却并不讨人厌烦。

这样也好,自己就不为难了。第五名把铺盖塞给孙婷,又想起来那屋可是铁马呀。指着自己问孙婷,“那你放心我跟铁马一起睡?”

“有什么不放心的。你俩不是早就好基友了嘛。”孙婷笑起来,不容第五名辩解,抱住铺盖反身把第五名给推了出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陈情令(魔道祖师)作者:墨香铜臭 2西出玉门作者:尾鱼 3千金散尽还复来作者:蜀客 4绝世唐门作者:唐家三少 5第四篇 生命涅盘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