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60.验收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60.验收(上)

小钱站在鱼粉加工机旁,看了看手表,又和机器上的仪表相互确认了一下,朝第五名和曹俊那边大声喊着,“好啦——”声音却淹没在机器的轰隆作响中。

“什么?”第五名没听清,曹俊已经等不及了。第五名还在问的时候,曹俊就拿着编织袋子跑到了小钱这边。“怎么样了?”

小钱讶异地看着曹俊,“那边的设备不是都准备好了吗,干吗拿一袋子。”曹俊挺认真,“毕竟是咱们加工的第一批鱼粉,我想……”

小钱明白了:曹村长也想留下一个划时代的影像。不由笑了。“这么一个袋子可不够装。”

听小钱这么一说,曹俊又羞涩起来。“我也就想意思一下。”

两人说话的时候,第五名过来了。在巨大噪音中指了指机器,看向小钱的表情里略带疑问。

“开阀——开阀——”小钱的声音穿透了机器声。第五名这才明白时间已经到了。正要攀上梯子去开调压阀,被小钱一把扯住。“没眼色。”

曹俊这才反应过来。第一步不是出鱼粉,而是开阀门。这么说,这才是历史性第一刻!看第五名朝自己做手势,意思是让自己先拔头筹。而旁边的小钱也准备好手机,调节好镜头对准了自己。

忽然感觉一股使命感打脚底而生,平时两三步就能攀上的梯子现在看来又高又陡。本来挺灵巧一人,可爬梯子的姿势如负千斤。

小钱等急了,忍不住催了一声。曹俊赶紧一把摸到调压阀上,却惨叫一声从梯子上掉下来。

妈呀。挺精明个村长咋就没有安全生产的意识呢。防高温的手套明明就在机器边挂着,他就敢用肉身去摸。没等第五名嘘寒问暖,老支书和老队长都跑过来看曹俊。

老队长检查了下曹俊,没啥问题,就是手给烫红了。一看无碍,老支书放下心来,嘟囔了句:年轻人这身板可不行。说着没等曹俊起身,就敏捷地爬上梯子,连手套都没戴,就给调压阀扳下来了。小钱手也没闲着,手机咔嚓一响。老支书英姿飒爽、赤手空拳关调压阀的身影就被留了下来。

曹俊现在都不心疼自己的手了,内心收缩了三十几次,就像洞房花烛夜里掀开盖头,新娘却告诉自己刚已经把第一次给了司仪……从孩童时被欺负,到刚才关调压阀未果……命运多舛。老支书那张脸像极了西门庆,看上去就不那么和蔼了。正被新仇旧恨萦绕着,忽然一股水蒸气从调压阀的排气孔里喷薄而出,瞬间弥漫了整个厂房。

小钱忙喊起来:“抽风机!抽风机!!”

第五名摸索着,混乱中找了半天才打开抽风机。强力排风一开启,可视度立刻恢复。靠在近处的人都跟洗了桑拿一样。小钱赶紧上去一个个查看,“没烫着吧?没烫着吧?”

众人都抹着身上的湿气呵呵笑。唯独曹俊笑得有那么点不自然。亏得是水蒸气来得及时,把自己救了。咋这么不争气呢……又哭了。假装抹脸上的水汽,揉揉眼睛。

小钱细发人,看到曹俊情绪有点低落,赶紧把编制袋子拾起来,塞还到曹俊手里。“马上出鱼粉。”一挥手,把操作间里每个人都集合起来排排站好。自己亲手卸掉了接鱼粉的大筛子,让曹俊站过去把编织袋子对准出仓口。这次没敢用相机,直接开了摄像功能,连带录音也打开。

第五名配合地打开出仓阀。随着机器有节奏的震动声,细密的鱼粉从出仓阀泊泊筛出。曹俊提着的袋子越来越满、越来越沉。感受到那个重量,曹俊内心忽然变得璀璨起来。微笑,会心一笑,还是……怎么笑?控制不了表情了。突然间取代喜悦的是一股悲怆。笑容还没褪去,眼泪这次真的流出来。流过腮帮子,滴到手里的编织袋上。

围在跟前的支书、队长和村民都被氛围所感染。

第五名在伍家沟经历过这场面。男男女女又哭又笑的,着实让人不舒服。趁大家情绪还未到临界点,赶紧带头鼓起掌来。被他这么一带,众人相继加入,一时间掌声一片,整个厂房的氛围立刻变得热烈起来。

鱼粉也装满了,像也摄过了。大家这时候才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鱼粉到底合不合格?

包括第五名在内,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小钱检测。

高端一些的海鱼粉价格接受不了,所以通常都会进相对低廉的罗非鱼粉。可从营养价值上的确打了折扣。所以这次小钱只是针对成本,对鱼粉的质量并没抱多大的希望。可随身带来的检测仪器上蹦出的读数让她有些吃惊:蛋白质的含量远超出了罗非鱼,甚至直追海鱼粉的比例。

这不可能,肯定是试管之前没清洗干净,被污染了!小钱将样品倒掉,随即取出几支全新的试管,重新加装鱼粉和蒸馏水,再次放进了离心机。

第五名明白其中的流程,紧张地过来问,“没问题吧?”小钱摆摆手,示意第五名闭嘴。打开离心机,充分混合了鱼粉的蒸馏水样品倒入检测机。读数和上次的实验结果持平。

这么高!第五名惊讶地想拿出一只试管,被小钱在手背上拍了下。“嘘——”手指放在嘴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这下曹俊和众村干部心提到嗓子眼:这到底算是合格还是不合格呢?支书拿胳膊肘捅了捅曹俊,示意他上去询问。曹俊有点紧张,拍了拍胸口。“小钱同志——”

小钱回过身,面上带有一丝失望。曹俊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心也凉了半截。这是要倒霉!支书埋怨地瞥了眼老队长,“让你去买饲料,让你去买饲料,你就为省钱!”老队长心里也不痛快。村里本来就穷,不省钱省啥。“我家光为挖蚯蚓还搭出俩人工,我给村里算钱了没有?”

“蚯蚓?”第五名和小钱异口同声,面露惊讶之色。

老队长哭丧着脸,“对啊,蚯蚓。咱村这片洼地多,劳力都出门了。荒了地不合适。这一说养鱼吧,又没钱买饲料。这才从农工社买了几百块钱的蚯蚓苗子,就撒在荒地里。村长说那玩意儿长得快,搭喂些粮食就能当饲料使。”说着一脸无辜地瞅了曹俊一眼。

曹俊懊恼地跺足,“怪我。我不该瞎瞅那些不着调的致富书。”说着挤出个笑容,带着巴结朝小钱跟前凑了凑。“钱老师,您来一次不容易。我们养一次鱼也不容易。要不价钱上我们再降一点。您好歹……我们下次一定改,一定改。”

第五名恍然大悟:怪不得鱼粉质量这么好,半天是拿蚯蚓搭配着喂大的。这可得去开开眼。“带我去看看蚯蚓……”话没说完,大腿被小钱拧了一把,硬生生又憋了回去。

小钱沉吟片刻,回头望望第五名。“第五经理,要不咱俩商量一下?”

曹俊赶紧附和,“对,对。商量一下,商量一下。”说着赶紧朝厂房里的人挥手,示意大家都出去。瞬间,偌大个厂房就只剩下第五名和小钱了。

看到曹俊关上门,第五名刚想表个态,小钱却兴奋地跳了起来,用着压抑的声调,“发了!”

第五名尽管开心,但不乐意看到小钱这样子。当年她就是这副模样想讹自己的,幸亏被识破了。今天又故技重施!

小钱看第五名一脸严肃,“你咋了?”

第五名摸了摸下巴,刚摸出一根烟,被小钱逮住,一把拧了踩在脚下。“厂房重地,禁止吸烟!”

“你说,你跟你哥到底讹了我多少钱?”

小钱噗嗤乐了,“也没多少。那阵不是把你当农民工嘛。”

“噢……农民就能讹?!”

小钱不屑地瞥了第五名一眼,“成,那我不讹。我出门给他们涨价去。”

第五名赶紧拉住小钱,“别、别……都下苦人,别讹得太多。”

小钱指了指第五名,首当其冲走了过去打开大门,把贴着耳朵朝里听的老支书闪了个趔趄。曹俊赶紧凑上来。小钱清了清嗓子,告诉曹俊:“这种品质的鱼粉,公司难以接受。”

这就是不成了?听了小钱的话,曹俊整个人摇摇欲坠。但瞬间控制住自己,不死心的念头让他努力朝小钱笑着,想说点请她再考虑考虑之类的话;可嘴唇翕动,却难以发出任何声音。

老支书、老队长也都面无人色:全村的心血就这么完蛋了?那这十万斤鱼怎么办……人家公司还把几十万大机器拿了过来。如今做不成买卖,这损失会不会都让东坝头赔偿?

刚还热情洋溢的东坝头村民们,这会儿沉默起来,像是在集体默哀。太过压抑的气氛让第五名不忍。看了眼小钱,小钱表情却更加严肃,对曹俊等人说:“可第五经理坚持履行合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龙族作者:江南 2神工作者:任怨 3天火大道作者:唐家三少 4惟我独仙作者:唐家三少 5木兰无长兄作者:祈祷君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