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第五名发家 > 124.图穷匕见

124.图穷匕见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24.图穷匕见

“什么本?”铁马也学着小钱的样子蹲潭边喂鱼,半斤饲料下去,把第五名、小钱的话听了一耳朵。如今人工贵,何况是女朋友这种高危工种。小钱姑娘想跟第五名搞点儿交换条件能理解,关键那本子是什么鬼?

“孙婷的笔记本,上头是养锦鲤的饲料配方。”第五名这会儿明白过劲儿来了:小钱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吓得赶紧朝孙婷那边望了眼,幸亏离得远,听不见,不然非杀过来,跟小钱来个你死我活。

“这咋能给她看!”不等第五名反对,铁马先不答应了。虽然终日吃喝玩乐,但人没白受教育,一句话指出问题所在:“那可是知识产权!”打量着小钱,和第五名同仇敌忾,“而且你凭啥问第五名?就算不问孙婷,也该问我,我才是孙婷她未婚夫!”

“一边儿去。”小钱懒得跟铁马这毫无战斗力的理论,直奔第五名要害,只问他:“你就说,让不让我抄吧。不让抄,我就涨价了。”

小钱姑娘就这点好。温情脉脉的面纱一旦撕去,血淋淋的现实就给摆眼前了。第五名瞬间算了笔账:被铁马这货给糟践了五万块钱,自家修坟、请客前后又花出去小十万,最近从蛉蛉虫上攒下的钱几乎都花光了;搞了次伪公益活动,小三十万收入都捐了学校……虽然还能朝扇叔那边送虫,但饲料涨价后,月复一月,收益抵不上开销……越算脸色越青,这会儿看着小钱,觉得她犹如吃人的恶鬼,獠牙尽露。

万恶的资本家!

小钱还怕第五名不知厉害,洋洋得意地帮他算账:“虽然我不知道你卖蛉蛉虫,能赚多少钱。可虫季结束怎么办?人家西仓那边,一年就卖几个月的虫,剩下都卖卤汁凉粉,你也打算去卖凉粉?噢,忘了,孙老板回来了。只可惜,她爸不支持她养鱼吧?听说断绝父女关系了?那要凑钱,只能卖她那辆大切诺基了。”

这话真恶毒,第五名咬牙切齿,却不能当着小钱的面承认落败。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他告诉小钱,“不麻烦你替我操心。卖虫子的钱不少,足够开销!”

小钱笑起来:“行。就算你卖蛉蛉虫赚得多。从现在到蛉蛉虫下市,二三十万顶天了吧?”指着水潭里的锦鲤,“可这些鱼,起码得再长半年才能真正地卖出价钱!这期间的资金窟窿怎么堵?靠卖锦鲤?得先把它们喂活吧?”

高材生就这点不好,道理一环扣一环的,又明白整个过程,让人无法反驳。第五名左算右算,也腾挪不出足够的钱。

“离了你钱家,谁还不养鱼了?”铁马看不过眼了。心疼第五名,水族馆大总管的气势便上来了,“别处不说,光文苑市场,就不下十家卖饲料的。三万多尾锦鲤的饲料,可是一笔大买卖,放别家,或许比你家还便宜呢。”

小钱点点头,朝铁马竖起大拇指:无知者无畏说的就是你呀!行内的事儿,还得跟行内人商量。似笑非笑地看着第五名:“铁马的话,是你的意思?那刚谈崩了,你还回头找我干啥?不从我家买,别家买的你放心么?”看第五名不吭声,知道他有些动摇,又添了把火,“这话换了别人,我死都不会说。可咱们关系不一样,实话给你讲,给你配饲料,我用的每样成份都是真货、好货,比例一点儿不差。你要去别人家配饲料,人家多掺点儿豆粉你知道么?拿棒子面替代鱼粉,你能看出来?”

“这话说的,好像这年头就你一家老实生意人。别人都黑了心肠?”第五名听了小钱的话,冷汗都下来了。他此前真没朝那些方面想过,但这些年在文苑市场也见过不少世面,得承认,小钱说的是实话:一分钱一分货,商户们为了降低成本,的确能做出很多让人不带感的事儿来。望着水潭里游弋的锦鲤,突然后悔今儿带小钱到鱼塘来了,不看还好,几万尾是个啥概念谁也不知道;这一看……以小钱的性格,别想让她打消敲诈自己的念头了!

“佩服!”铁马这立场不坚定的,瞬间就被小钱的霸道无耻征服了。虽然和孙婷走的不是同一种路线,但强者散发出的气质,总是那样迷人。要不是还有点儿对第五名忠贞不渝的念头,这会儿都想投入小钱的阵营了。

最不长眼的当属坟包。刚来的时候不见人,这会儿第五名正为饲料涨价头疼着,美滋滋地拎着个空饲料袋过来了。向第五名申请:“咱这批鱼的饭量很大呀。咱这点饲料怕不够喂几天的,你得赶紧进货呀。”

第五名想给坟包喂一吨糖,让他直接糖尿病并发症死掉算了。这儿正谈涨价的事儿,跑过来说饲料不够用,你哪一边儿的?瞅了眼旁边看笑话的小钱,咬着牙问坟包:“昨儿不是刚拉回来一些?”

“哪够呀。”坟包不知发生了什么,乐颠颠地向第五名表功,“吃越多,长越快。按我这少吃多餐的喂法,一个礼拜就糟蹋完了。”

哈哈哈哈——小钱忍不住笑出声儿来了。

第五名面红耳赤,抓住坟包想把他丢鱼塘里。

见第五名恼羞成怒。小钱忙解释:“看,我没说错吧。饲料好,鱼才好。你觉得呢?”眼睛眨巴着,笑眯眯地凝视第五名。旁边铁马也沉痛地看着他,说:“涨价,是个死;胆敢出卖孙婷的秘密配方,更是个死……缺点是死定了;优点是你可以选择怎么死。”

啥叫自己选择可以怎么死?不一直宣扬自己是孙婷未婚夫、公司合伙人。这会儿遇到困难,责任就都自己跟孙婷扛了?富二代真靠不住!

第五名腹诽着铁马,又觉得小钱就像是技艺娴熟的渔夫,而自己则是一只苦逼鱼鹰,正被她紧紧扼住脖子,要把现在包括以后捕获的各种成果都吐到她手里——还不得不吐。

“第五名?”坟包这会儿察觉出异样来了。想了解下情况,见第五名摆摆手,很压抑的样子,没敢追问,先溜了。

“让我想想。”第五名决定先缓冲一下。做买卖不能置气,关键是置气也没用。如今胳膊拧不过大腿。

“没事儿,给你一天时间想。谁让我是你随叫随到的女朋友呢。”小钱愉快地呼吸着高山草甸的新鲜空气,“如今在你们镇上都摇了铃了。”

真想捏死这女子。第五名气笑了,铁马在旁边无奈地摇头,“就说嘛。你俩果然是相爱相杀的节奏。”

屁——第五名不愿对女人下手,可揍铁马没心理障碍,刚压抑的情绪正要深深铭刻在铁马的身上,山梁上便过来了俩目击证人,还都是村干部。

“呀,咱这鱼长得可真美。”

没眼色的不只是坟包,老伍有时候也算上一号;领着东坝头的村长曹俊,热情地为他介绍村上能人第五名的鱼塘。

看到曹俊,第五名心里更窝火了。这不就是抄自己后路那孙子吗?敢不经自己同意就朝嫂子求亲,当自己是死人?想到这点,再看曹村长就不那么顺眼了。也不觉得他是啥青年才俊的农村干部。瞅瞅那身打扮……别说名牌,衣服上连普通的牌子都找不到,一看就是街边十几二十块一件的廉价货,裤脚上还有迸溅的泥点子。

但艰苦朴素不能说明啥问题,多少大贪污犯都骑个破自行车上下班呢。难保这曹村长不是潜伏期的贪官污吏。这种人怎么能配得上嫂子?这样想着,似乎加重了因为鱼饲料涨价而引发的不快。第五名不愿理会曹村长,也就任由铁马喧宾夺主地介绍锦鲤饲养的情况。

“这鱼可真美。”曹村长看着水潭里的各色锦鲤,眼里透出羡慕,“这一斤得不少钱吧?”

没见识,这玩意儿能论斤嘛。铁马得意地告诉曹俊:“一斤十块钱跑不了!”

曹俊更感兴趣了:“这么小的鱼,就十块钱一斤。那大了还得了?”转头看着第五名,一脸诚恳,“第五名同志,不瞒你说。我们东坝头这两年也养起了鱼。但我这当村长的没经验,可能带了大伙儿走了弯路……”一脸惭愧恳求第五名,“你是这方面的专家,能人;能不能赏脸到我东坝头去一趟,给咱指导指导,传传经验?”

传啥经验?传快被卖饲料的挤兑死的经验?第五名不认为自己眼下适合当导师,看了眼老伍,意思是他咋不问问自己,就把人领来,搞了自己个措手不及?

老伍没领会这眼神内的深意,更不知道东坝头这位曹村长竟然敢挖他和胡支书的墙角——斗胆跟刘秀娟相亲,还订亲了!极少被人求到门上的满足感,主宰了他的理智,带着全盘的热情,就替第五名答应下来:“没问题。咱名名从来不是藏私的人。就说富强那瓜皮,还不是听了咱名名的训诫,才把他董家寨给搞起来的。”

老不要脸的竟敢越俎代庖?!第五名刚要把话拦下,曹俊却已经激动地抓住第五名的手,一通猛握:“第五名同志,我替东坝头的乡亲们先谢谢你啦。”

谢你全家。第五名不好直接发火,示意走过来的孙婷,“正好我们孙老板在这儿……”想要力挽狂澜地把事情推了,老伍却得意地摆摆手,“不谢,不谢。”拉着曹村长继续深入考察鱼塘,“前头水面更宽,先转转。

我还没答应呢!第五名正要拦住两人、拒绝曹村长的时候;铁马却眼珠子转转,凑到耳边怂恿说:“去嘛,去嘛。”

“去干啥?我自己的事儿都顾不过来呢。”第五名捞起一把潭水朝脸上泼着,希望自己冷静下来,别因为鱼饲料涨价的事儿弄死小钱。

“你咋这样不讲情面呢。”铁马望着曹村长那边,“人家曹村长,好歹是你未来的……这得咋称呼?叫哥吧,好像不太合适;叫姐夫呢……姐夫和嫂子,哈~”

这货就不会说人话。恶狠狠瞪了铁马一眼,第五名却被提醒了:不能因为跟小钱生气,嫂子那边就不管了。东坝头得去。为了嫂子,必须看看这曹村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估计不是好人!

“我也跟你去东坝头瞧瞧。”水潭边喂着锦鲤,小钱笑眯眯地看着第五名,满脸打着算盘。

这是惦记着再卖一份鱼饲料,好一起涨价?

最讨厌奸商了~“去,怎么不去,一起去!”第五名让铁马把孙婷也喊上。连“女朋友”带孙、铁二位老板,咱能人嘛,就是这么霸气。#####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第五名发家 > 124.图穷匕见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作者:唐家三少 2武装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3星辰变作者:我吃西红柿 4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 5一时冲动,七世吉祥作者:九鹭非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