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43.民意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43.民意(上)

太阳穴里突突跳着。曹俊听着众人的拒绝,几乎看到了第五名取消项目的场景,二百万斤鱼的产量前景,家家户户奔小康的可能,难道就要鸡飞蛋打?自己没日没夜苦干多年,好不容易盼来这么一个博取大政绩的机会,难道就因为眼前这帮孙子的怯懦,硬生生给错过了?拳头紧紧握起,看了眼一直沉默的村支书。突然产生了把面前这些人都“突突”了的冲动。却又不能撕破脸,因为想在这儿继续做事,还得依靠他们。

“曹村长!”你一言我一语的反对声中,大伙儿见曹俊突然跪在面前,吓得当场就给静音了。村支书也坐不住了,赶紧上去搀扶。“你这是干啥。”

固执地推开村支书,曹俊认真地看着东坝头这些干部。“咱村底子薄,这两年好不容易有点起色,过了几天好日子,难道就因为用地的事,让乡亲们重新返贫吗?要抓不住这次机遇,往后咱村养鱼的路就彻底断绝了!每年二百万斤啊,这是多光明的前景。占用老公社,是为了咱村每家每户都能过上好日子。告诉他们,这宅基地,往后村上有了地皮就置换;期间的损失,也都给大家算补偿。宅基地没不了,我曹俊百十来斤押在这儿呢!求大伙儿先去分头劝说一下吧,但凡分到老公社基地的,咱挨家挨户跟他们好好谈,动之以理,晓之以情。不管咋,咱们无论如何都必须把第五名这项目拿下来啊!我在这儿谢谢大伙儿了!”说着还要给众人磕头。

“快起来。”支书忙拦住曹俊,“咱村这两年日子有起色,都是你的功劳。大伙儿谢你还来不及,怎么还能让你谢!给乡亲们做工作是分内的事,有什么求不求的?”

会计、老队长等人的脸上都有些下不来。这跪拜不是好受的。作为空降干部,人家曹俊都能为了东坝头,鞠躬尽瘁,越发显得大家有些小心眼。更何况曹村长年轻有为,在村上人望还高,挤兑一前途远大的干部,那就是眼瞎了。尴尬地集体上前,说的说,劝的劝,把曹俊从地上拽起来,附和曹俊和支书的提议,不但把分了老公社宅基地的人员名单寻出来,还按图索骥挨家动员去了。

看着如释重负的曹俊,老支书脸上露出愧疚之色。外人能为东坝头牺牲到这地步,得佩服小伙子。拉住他,劝说别把刚刚的事朝心里去,大伙儿不是不愿支持他。干部们有干部们的难处。村里人目光短浅,办事能瞧见脚尖就不错,没几个能想得长远。你今天给他谋福利,他就说你好;明天让他忍一天,后天再补发,就能上你家骂街。朝三暮四的跟猴子没太多区别。所以去做工作,最得罪人。“往后不敢这样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年纪足够当曹俊他爷了,说到最后,老支书心疼地替曹俊扑打扑打裤子上的土。

只要能把大项目留住,跪一跪算啥。要是跪拜就能把全村带富裕了,从东坝头一路磕到省城都行。那么大的政绩下,谁还在乎自己膝盖软不软。曹俊不以为意地感谢老支书的提点。“您放心,我一定身先士卒,我这就跟他们一块儿劝说乡亲。”

瓜娃!“回来。”支书赶紧拦住曹俊,“这终究是个得罪人的活儿。你还年轻,往后还要朝上干。群众的评价就很重要。”支书看着曹俊一脸坚持,叹了口气,“劝人的事儿,我去;你去找第五名。他不说要把机器送来吗?等机器一来,你就拉上机器直接去老公社,把地方先占上。”

这是要先斩后奏?曹俊怔怔地看着支书,狂喜之余,不禁生出了敬佩:原来老头早有主意,刚是自己跪早了!

接到孙婷电话,第五名和刘秀娟跑到村口准备迎接。远远望着孙婷豪车在山梁上开来时,曹俊也带来了东坝头村委会的好消息:干部们已经挨家挨户去动员了。机器送到,直接放到老公社那边,村委会希望今天就能和第五名他公司签合同。

成啦!第五名强忍激动,淡然地看了眼刘秀娟,两人都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喜悦。旁边刘母、刘家小弟虽然为不能列席刚刚那次村委扩大会议而遗憾,但看到刘秀娟终于对曹村长有了笑模样,内心雀跃不已:这项目要谈成,家家户户得好处不说;曹村长也肯定对女儿(姐姐)更高看一眼,到时刘家有钱有权,就是东坝头的名门啊。

真不用把老太太扶回家磕点药?第五名假装没瞧见刘母含情脉脉地望着曹的表情,严肃地询问动员情况,叮嘱曹村长,千万不能暴力执法。

“第五名同志,秀娟,你们放心。一定不能。乡亲们都是懂道理的。”曹俊信誓旦旦地保证。

乡亲们的确都很懂道理。尤其是被分到老公社宅基地的那几户。既然是村里谋发展,那挪下宅基地也没啥,大局为重嘛。不过地点换了,风水也就换了,新宅基地在哪儿还不知道,村上动了大伙儿的地,总得给大伙儿补偿吧。前闺蜜想到刘秀娟那金链子和大翠镯,嫉妒得眼发红。告诉村干部,这补偿她家也不多要,一亩地五万。

村干部当场就想把前闺蜜弄死。赶来的老支书连忙阻止。这会儿不能对群众施展暴力,得尽量地给她讲道理:别给脸不要脸。再跟村上漫天要价,把你全家填祖坟。

不料前闺蜜压根不怕老支书的恫吓。眼瞅村里要签大合同,就等着用老公社呢。这会儿不占便宜,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不管支书和村干部怎么软硬兼施,就是死死咬住价格不放。其他几户人家看她坚挺,也抱团放话:村干部得讲道理,胆敢强占民用宅基地,大伙儿就都去县上自焚。

这特么日了大野鱼了。支书刚还和曹俊保证单挑这些刁民,确保跟第五名合同的顺利进行,这会儿被连连狙击,怎么跟人家交待?火烧火燎中,又传来最新噩耗:孙老板已经把机器送到村口了。

“好啊。村上欺负我们男人不在家,想来硬的?没门儿!”前闺蜜机灵很,立刻反应过来。这事儿光跟支书较劲没用,支书也穷的一哔,真正有钱的是人家省城来的大老板,要谈判,就得从那边下手。一声呼喝,拥有宅基地的人家纷纷响应,不顾支书和村干部们的阻拦,直奔村口。

孙婷刚到东坝头,还来不及听第五名的汇报,曹俊就热情地招呼起来。田镇长对曹俊很满意,当即发出邀请,让改天镇政府开会时,给各村村长传授下经验。都是石坎镇下辖的行政村,怎么只有东坝头懂得借伍家沟的东风发展经济,其他村就不行呢?

这里头水就深了。曹俊下意识看了眼刘秀娟,深感有些事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几人正其乐融融的时候,刘秀娟她前闺蜜带着一帮老娘们过来嚎丧,后头还跟着上百号看热闹的村民。不等曹俊反应,前闺蜜就扑到孙婷带来的机器上,哭着喊着让曹村长做主,千万不敢让这些省城来的黑心资本家讹诈农民的血汗,想要老公社宅基地可以,光重新划分宅基地不够,还得每亩补偿现金五万。

曹俊脸绿成马了。刚还跟第五名信誓旦旦一切搞定,这会儿就被人当面啪啪打脸。田镇长脸也黑成怂了。几个刁民都安抚不了,竟让她们跑到投资方这里闹事,曹俊这村长怎么当的?

脸色最难看的是孙婷。高高兴兴地来给第五名送机器,电话里说得好好;这曹村长也大包大揽,这会儿却冒出几个泼妇阻拦。什么意思?把第五名拉到一旁问情况。那一脸怒气看得刘秀娟额头冒汗。小叔子接完电话,已经决定退让一步;可自己觉得有能力让姓曹的和东坝头村干部们屈服,便不断给对方施压,结果姓曹的不管用,前闺蜜疯子一样冲出来讹诈孙婷……天啊,那会儿咋就突然犯了浑,还真当自己是啥公司领导了,越俎代庖地搞砸了小叔子这谈判。孙婷会怎么处理小叔子?心里翻江倒海。看着那抱着大机器,死活不让曹俊把它朝村里运的前闺蜜,刘秀娟恨自己回娘家怎么就没带上桃木剑?万一毁了小叔子的前途,杀完前闺蜜再自杀的心都有了。

这会儿老实交代已经晚了。第五名也没想到搞定村委高层,却遭到村民们的讹诈。

“少跟我道歉。”第五名一张嘴,孙婷就知道他要说啥。生气归生气,但大敌当前,没空跟第五名内讧。让他快点儿进贡个思路,对付东坝头这场突然袭击。

“是这,我跟曹村长说,咱们考虑到群众影响,退一步?换个厂房?”第五名问孙婷。

这会儿同意换厂房?早干啥去了?人家一闹就退让;不等于明明白白告诉她们,只要敢闹,自己这边就能让步。无能的姿态一表露,等于是开了口子,往后是个人都敢来讹诈,就没了底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琴帝作者:唐家三少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八卷 蜀中劫作者:月关 3将夜第五卷:神来之笔作者:猫腻 4第六卷 东风夜放花千树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5第六篇 界主世界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