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431.逆转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431.逆转(上)

伤害已经造成了,而且是相互的。就像热恋中的情侣,但凡有一方提出分手,哪怕只是争吵中的气话,也会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好在生意不是恋爱,合作双方前面握手后面握刀,利益与感情成正比。现实、简单、高效。

但这都是理想状态,再冷酷的人都是感情动物,所以和朋友、熟人合伙做生意违背这个原则。但凡掺杂感情,简单的事就会搞的复杂起来。比如现在要面对扳回局面的小钱,要抗争还是要服软?

刘秀娟本该置身事外的,可铁马、孙婷这俩不负责任的大老板相继出逃,烂摊子扔给小叔子就太不人道了。小叔子面临的困境,自己就不能再当木头人了,必须找个契口把局面打开,否则钱家乘胜追击,小叔子这样的“老实人”难以招架。

可就打算说话的时候,小钱抢先发难了,问第五名现在啥想法,钱家有没有无理取闹?第五名并没有应战,示意小钱先别吭声,让自己把文件看完。老伍人模狗样的在一边帮第五名整理翻乱的文档,来逃避胡支书杀人般的眼神。

相较于第五名,老伍内心更惶恐。自己当了这些年村长,各种政策文件堆积如山却毫无建树;可人家小钱不到一个月里就能找出其中门道,并活学活用的引入产业变成效益。

谁叫人家是研究生呢,咱才啥学历,能认识字就不错了。老伍麻痹自己的同时还是有点自责,被自己叫了多年的假大空政策原来是真正的宝藏啊,这些年都不知道让村里错过多少发家致富的机会。

“有个问题。”第五名在文件上勾勾画画,朝小钱招招手。

小钱到没端架子,自然的走过来朝桌上一坐,“放!”

第五名抬头看看,示意老伍再搬个椅子来,让这姑奶奶下来。“石坎镇下辖村落全算上,一年的产量加起来,最多能满足饲料厂一个季度的需求。剩下三个季度咱们的原物料还得在外采购,这部分算不算扶贫?算的话咱们的确实质降低了成本;要是不算,那就难说了。弄不好还陷入麻烦,得不偿失。”

“啥麻烦?”刘秀娟看到抓到小钱的遗漏,就顺势让小叔子说清楚,先扳回一城。

世上没白吃的甜枣。一旦披上产业扶贫这张皮,政策上的好处是有了,可实际上对饲料厂的限制也变多了;会给地方指手画脚的口实。企业这东西能带动地区发展不假,但绝不是为扶贫而生的;纯粹的逐利机器,一旦加上了扶贫这个前置条件,就好像加了个外壳,各式各样的矛盾不可避免。

“名娃说的对,脑血管的病就不能用糖尿病的药。”老伍之前有给坟包和老胡开药的经验,简单扼要总结第五名的话。

对啊,我大老远投资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给你镇里搞扶贫自我受限的。钱哥心里也提起来,要是弄了半天徒劳无功,那结果就难料了。也赶紧凑过来。胡支书面无表情看似中立,可心里五味杂陈。俩小资本家坐了堂堂村委里研究国家三农政策,而村长和支书俩正主却只能看着人家指点江山,说好听是官民交融;说难听是尸位素餐,是渎职,是衣冠禽兽?

看妹妹仔细看着第五名勾出的条例陷入沉思。钱哥半懂不懂的提议,镇上出产有限那就扩大到县范围……

小钱不耐烦一挥手打断亲哥胡说。镇里上紧箍咒都不舒服,还惹人家县里给一副镣铐啊?这的确是自己疏忽了,急于和孙婷掰手腕没考虑周全。推开碍事的老伍,铁皮柜里翻找另一沓资料,却不见了。

老伍不好意思赔笑,“年上咱不是扫房嘛……我看是去年的东西,嫌占地方,卖废纸了。”

羊驼!没等小钱翻脸,老胡先耍了一套乱披风拐法,老伍哎呀哎呀的应承去董家寨借调。

“算了。”第五名叫住老伍,就别跑冤枉路了。就富强那秉性,能留那些东西才怪。满石坎镇的村官大同小同,就算找到镇委也不一定留底。抬头看了眼一筹莫展的小钱,“我就是个专业补锅的。行了,这事我来办。”

钱哥长吁一口气,听口气是不分家了。赶紧给第五名拔了根烟,“小名,这事是我的错。其实我妹找我商量了,是我一时贪财啊,才让她先斩后奏了。有啥事你恨我就行了。”

就看钱哥刚刚一脸懵逼的样子就是满嘴胡说。可既然这样了,只当是小钱好心办坏事?第五名苦笑一下,一报还一报。孙婷先斩后奏剥夺了小钱在饲料厂的话语权;小钱依样画葫芦,就能要了饲料厂的命。

“给我两天时间。大年初一前我要想不出办法,钱家退股。”说着,小钱就找麻绳要把这些文件打包。

钱哥刚想叱责妹妹不知好歹,话到嘴边却停下了,却认命的朝第五名点点头。人都有自尊心。尤其妹妹是从棚户区一路奋进上来的人,自尊心强的可怕。当哥的再财迷,也不能伤了自家人的脸。

形势互转,刚剑拔弩张不退股,现在却主动提出期限,让老伍有点摸不清头脑。本恨的要死的刘秀娟忽然对小钱产生好感,再多的缺点,可宁折不弯的性格受人尊敬。

胡支书拍拍桌子,“镇上到省城,一来一回浪费半天时间,和尚那边空房多,就住这儿想办法。老伍,找几个人把全部的资料都送广缘寺,过年的招待费用咱村出。”

权衡下轻重,钱哥立刻赞成老支书提议,打电话给父母说明白,让二老别操心,这是家族是否能崛起的关键时刻。

眼看就过年了,忙的家里还没准备呢。本来说今天帮嫂子起锅炸点丸子、小酥肉之类的年饭,可这当头上只能让嫂子顶着了。看看表,拉上胡支书要下山。

“干啥?”老胡还没吃饭,感觉有点贫血。

“各村问问,看看有没有留底的,把伍叔卖掉的那些材料补回来。”找这些东西要趁早,各村都辞旧迎新呢,去晚就全卖废品了。

刘秀娟帮着把一群人送下山,心里却没一点抱怨。这些年都是自己孤零零过的,今年能有小叔子陪着,那就心满意足了。叹了口气,要是能把离家出走的那俩大老板撵走就好了。平时不觉得,可大过年也不回家,还挺不习惯的。多两张嘴吃饭,那年饭就得多预备些了。

就听身后有人唤自己,回头看到潘金桂和坟包妈还领着老伍媳妇,都提着东西端着面盆过来,是老伍派来帮自家忙的。往年独自过年时,有人来搭把手都客气的回绝了;是怕人家可怜自己。可今天心里却喜欢的紧,就觉得人多了热闹,有说有笑的就到了门上,却发现富国美在门外等着呢。

把正事忘了!赶紧朝家里请,人家现在可是饲料厂的生产主任,不能怠慢了。烟、酒这些是考虑到富国美还有个叫富强的亲爸,但一个厚厚的红封子那就不言而喻了。对于高级员工,尤其人才稀缺的山沟里,孙婷特别强调不能亏待了。

“一个是年礼,一个是年终奖。”刘秀娟示意院里还有人呢,让富国美别拆封,“来年还指望你呢。”

富国美用力点头,红包揣起来,提了两条中华两瓶上好的西凤酒昂首挺胸出门了。刘秀娟是要给足富国美面子的,当着村里几个女人的面,热情洋溢的送出大门,临了还真诚的给董家寨拜了年。

潘金桂是开供销社的,知道这烟这酒的价值,羡慕富国美得了好差事。坟包妈则不太感冒,身为鱼塘这边的正式员工,那是玉立公司的嫡系,不是饲料厂能匹敌的,自家儿子好些万的手表都换了俩了,几瓶酒算个啥?

老伍媳妇没做声,本来自家男人联合老不死支书偷鱼的事挺不做脸的,事后还蹬鼻子上脸连夜讹了玉立公司一把。知道这事后就把老伍骂了个半死,以为这把第五家得罪死了。谁知人家不计前嫌,第五名还亲自送了奖金过来,额度喜人。至于具体数字,老伍媳妇决定打死不说。但用度上那已经鸟枪换炮了,新崭崭的高端手机和秀娟用的水果牌放一起不落下风;粉金的颜色和带着优雅弧度的屏幕,甚至更胜一筹呢。还有那连洗手和面也不舍得摘下的金箍子,让村长夫人尽显奢华。

高层女性的交流时间,是不容乡野村妇打扰的。第五家院子里传出女人的笑声让富大山媳妇自惭形秽。自家男人不争气,当时若挡住了老伍复辟,那现在第五家大院里欢笑的就是自己了。气不打一处来,两盒冻虾扔了富大山脸上,负气而去。

虾惹谁了?富大山忍气吞声捡虾呢,墩墩牵引着坟包放风筝一般到了眼前,看到富大山胆敢拾自家门前的虾,那还能轻饶了?张口就咬。亏得坟包用尽全力拉了一下,也亏得富大山机警,一个旱地拔葱就连滚带爬撞开了第五家大门。

人也踩,狗也踩,冻虾成了土虾,肯定是要不成了。谁家狗惹事谁家平,刘秀娟赶紧开了大冰箱取了两盒虾给富大山赔罪。收拾了门口的狼藉,可又不忍心责罚墩墩,刚炸好的丸子就朝狗嘴里塞了俩。墩墩就有了成就感,认为是帮家里大忙了才有此奖励,下次见了那人继续咬!

不能怪第五名家的狗,那是因为坟包没拉住,说不定还是他故意的呢!富大山捧着两盒虾边走边生气。有领了虾的饲料厂同事看富大山半身的土,上来询问,却发现富大山手里拿的虾与自己不同。

真的!富大山受了惊吓,被同事提醒才发现自己手里两个盒子明显比同事手里的大。掀开来,非但虾的个头不一样,连颜色都不同。饲料厂发的是青白色的对虾,富大山这又大又红不说,还塞得满满的。

“你这是熟虾?”同事觉得好笑。在内陆省份许多人的认知上,熟海货没有生的高档,生鲜生鲜嘛,你拿盒人家做熟的就掉价了。

“我这才高档呢!”富大山嘴硬,但心里更沮丧了。可既然是秀娟家做熟的,还找上门退换不成?

正争呢,伍魁首挑个担子过来了,看到富大山手里的虾觉得挺眼熟,看了看盒子就认识了,“饲料厂发这么好的虾?”

“好?”

看俩人一脸无知,告诉富大山这是南美特产,特A级最大最饱满的那种,天生就是高贵的红色。第五名专门去冷库采购,伺候铁公子烧烤用的。伍魁首就觉得明珠暗投,挑担子给秀娟嫂子送年货去了。

年礼分出档次,人的地位也就发生了变化。富大山不可一世告诉同事,第五名最青睐自己,碍于老伍才不便在人前对自己好,可暗地里总嘘寒问暖,生怕自己受了委屈!宇宙无敌欧美红虾就是证据,老子回去要像铁公子那样烤着吃!

这就没话说了,都活出铁董的品味了,咋不上天呢?踩着同事羡慕的眼光,富大山仿佛再次回到人生巅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光之子作者:唐家三少 2吞噬星空作者:我吃西红柿 3手术直播间作者:真熊初墨 4第二十二篇 银河领主作者:我吃西红柿 5三眼艳情咒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