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81.开门红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多吃点儿,快长起来吧。看着小锦鲤们滚圆的身材,暗暗祈祷着。父兄修坟的钱,下一季的开销,就都靠着这些小东西了。“后头的日子,都指望你们了。要是长不好,咋对得起我把你们从湖北拯救回来。”掏出手机,咔嚓咔嚓给水潭里的锦鲤们来了几张合影。看了又看,觉得自己拍照技术太差,赶紧又拿软件修了遍图……这美白特效太霸道了,不管啥颜色的锦鲤都给弄成白鱼了!慌忙调整了下,见上头小锦鲤们都貌美如花了,这才敢给孙婷发了短信过去。

模样长得多心疼呀。在水潭里吃得肥肥的,一瞅就知道被自己照顾得很好。说不定孙婷看到,就很高兴;一高兴,人就回来了……叹了口气,第五名有些讨厌赵老板那个当爸的,觉得老汉也太不像样子了。但至于为什么期盼孙婷回来,却也并没朝深里想。

“撒一圈了,还喂不?”坟包拎着个半空的饲料袋子过来。

“先不喂。饿太久了,暴饮暴食容易出问题,先让它们消化消化。”第五名看了眼天色,叮嘱坟包赶紧回窝棚里歇会儿,等月上中天了,再给小锦鲤们加一顿餐。

吃吧。小锦鲤们也并不会辜负自己。五万……具体说应该是四万九千多尾锦鲤,俩月就都长大成鱼了。每条三斤朝上!肥嘟嘟的,各个吃得肚肚圆。孙婷也打岛国飞回来了,小模样还是那么傲娇,手里噼里啪啦作响的新电棍,瞧着也十分带感。

“谢谢。”面对着一水潭,五万……四万九千多尾肥硕锦鲤,孙婷变得有些羞涩,似乎在为这些日子的不告而别表示惭愧。

“不用谢。都是我应该做的。”第五名微笑着,矜持地朝孙婷摆手。唇角突然挨上个湿漉漉、温热热的东西。这是在亲自己!咋可能?!心跳骤然提速,瞬间达到二百迈!突然窘得说不出话,手下意识一推,便碰到了软软的东西。

啪——手背火辣辣地疼。愣是把人疼醒了。

搓掉眼屎,茫然地看看周围;刚还宽敞的机场不见了,还是了断和尚那窄小的居士厢房。旁边刘秀娟脸蛋通红地指着旁边的毛巾,“涎水淌了一炕。还不赶紧擦擦。一觉睡到大天亮,饭都热三遍了。”

刚发生了什么?第五名懵懵的,抓起手巾擦了把脸。舒坦,忙了这些天,终于睡了个好觉。“今儿又有业务?”瞧见刘秀娟一身道袍的打扮,赶紧下炕帮忙扛扇子。

“隔壁镇上的一场大法事。晌午你自己吃吧。我不回来。”眼角含羞带臊的,狠狠瞪了第五名一眼,刘秀娟从小叔子手里抢过大扇子出门了。

好像发火儿了……似乎又不那么生气。嫂子这是咋了?第五名没想通,他望见了断和尚正在后殿等着刘秀娟,一身袈裟金光灿灿,旁边伍魁首还拎着把禅杖,看起来是要团伙作法。

嗯,团结就是力量。心中暗暗肯定嫂子和了断大师的业务组合。第五名溜达到灶下寻觅吃食。锅里炖了肉,五花三层的,足有一指厚,如今城里很难吃到这么肥的猪了;笼屉上蒸的白面馍馍,厚厚实实地掰开,把五花肉朝里头一夹,黄橙橙的油立刻沁透了半拉馍,张嘴一咬……美很!肥而不腻的肉香和白馍的面香混合在一处,舌头似乎都不是自个儿的了!

正大口塞得不亦乐乎,就被一嗓子嚎叫震慑,手一哆嗦,剩下半拉肉夹馍就掉地上了。心疼地赶紧捡起来,正要跟始作俑者理论,却见肇事者——坟包连滚带爬地从外头冲进来。

“不、不好了……”浑身泥土,像是在山梁上滚过几道,脸也被树枝划出了小口子;因为冲得急,坟包人还被门槛绊了个狗啃屎。

“有话好好说。”第五名一把扯起坟包,看到坟包满脸惊恐的表情,“鱼死了……死了好多!”

昨天死了八九百条,也没见坟包吓成这样!好多是多少?!

一把将坟包掼到地上,第五名也顾不得手里的半拉肉夹馍,扔地上就朝外跑。坟包顾不得疼,一骨碌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跟上。

俩人跑得疯狂,途中遇到老伍,话也顾不上说。见第五名不对劲儿,老伍扥住坟包问情况,听说鱼出事儿了,也跟着两人上了山。

第五名年轻力壮,十几分钟就到了水潭边。等看清楚水面上的情况,脚下一软,整个人就坐到了地上。

天爷!白花花的一片,几乎覆盖了整个水塘。五万尾都死了?第五名眼前发黑,头晕晕的直朝下栽。

“名娃。”随后赶来的老伍赶紧扶住第五名,定睛一看,也吓得脸都白了,转身一脚踹坟包身上。“造孽的东西!今儿非打死你!”说着,旁边寻了根树枝,朝坟包不管不顾地抽去。

“不是我……不是我……”坟包惨叫着躲避,胳膊上一道道血檩子。

“别打……”第五名拦住了老伍。虽然也想把坟包弄死,但理智告诉自己,没调查就没发言权。“先把鱼捞上来。”望了眼天,太阳已经很毒了,这样晒下去,鱼很快就臭了。

“还不下去喊人!”老伍又是一脚,把坟包踢向山下;抬手要拉第五名起来。

“我没事儿。”第五名狠狠掐了把大腿,揪心的疼立刻让脑子清楚许多。扑到水潭边,捞起一尾锦鲤。肚子也圆圆的,该不会是饿死的;颜色瞧着也正常……难道饲料有问题?扑到窝棚旁边,那儿还剩下几袋饲料,抓起来闻闻,凭借在农林专业方面的造诣,没嗅出里头有啥不对的气味。毕竟是卖鱼饲料的店,没必要给鱼下毒呀。虽然这样想着,但还是寻了根草绳,把几条小锦鲤给串上了,又装了点儿鱼饲料。

“你去哪儿?”老伍看第五名要走,赶紧拦住;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只脚软了一下,人就冷静了……第五名这异于常人的表现,让他害怕。

“化验。”第五名咬牙切齿,思来想去,觉得饲料店的嫌疑最大;准备直接杀奔省城研究所,化验下鱼饲料的成份;但凡不对,直接报警!给自己这些小锦鲤血债血偿!

“名娃,还有鱼;还有鱼。”老伍见第五名抱着锦鲤发狠,以为他悲伤过度以至于魔怔了,正不知道怎么安慰的时候,看到水面下头还有小锦鲤游过,赶紧指着给第五名看。

还有活着的!第五名激动起来,扑到水潭边,拨开浮在水面上的死锦鲤,这才看到水潭里还有好多尾小锦鲤在水面下游。“活着好,活着好。”希望突然就出现了,随即反应过来,这就说明锦鲤的死亡,可能跟鱼饲料无关。刚刚憋出的一身杀气,这会儿无的放矢了。这些小锦鲤到底是怎么死的?想不明白里头的关节,神经愈发紧绷,第五名的脸色也更加颓败。

坟包很快就喊来了村上能动弹的人。男女老幼,人手一个笊篱,把死锦鲤朝岸上捞。

“这死了多少啊……”坟包怯怯地问,赢得了老伍一树棍。

“闭嘴!”老伍没意识到自己的脸色比第五名的还灰。骂了坟包一通,却蹲在地上开始查鱼。查一尾,骂一句;坟包祖宗八辈,很快就被老伍骂得狗血喷头。

不敢查,估量都不敢。放眼一望,第五名的心被戳了一刀似的疼,甚至都能听到它在滴血的声音。

看着满地的死锦鲤,村上人也都大惊失色;本来就有人嫉妒坟包得了这看鱼塘的美差,这会儿见出了事故,忙指证是坟包的问题,“昨天瞧见他还朝水潭里撒尿来着!”认定这是害死小锦鲤的缘故。

“放屁!”坟包不敢跟第五名和老伍吼,可面对村人的证词,憋得脸通红。扑过去跟对方厮打起来。

“都松手。”正气头上,老伍上前一人给了一脚。都这样了,还吵吵闹闹,不是火上浇油么。拧身看着第五名,见娃没动地方,就直勾勾地望着水潭;更是臊得没法说话了。

死鱼的数量清点出来,一万挂零。和全军覆没相比,这个数字让第五名稍感欣慰。当务之急是把死亡的问题找出来,否则再来个两三次,十万元的鱼塘就该报废了。

“伍叔,麻烦你多留几个人在这儿守着。万一再有死鱼,赶紧捞。这些鱼,也都拿走,远远地埋了,千万不要污染水潭。”第五名想了半天,终于站起身。拎起几条死锦鲤,准备下山。

“你干啥去?”老伍担心地看着第五名。

“去省城。查查原因。”第五名头也不回地走了。歉疚的坟包想给第五名解释几句,但挪了几步,没敢过去。眼睁睁地看着第五名下山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道朝天作者:猫腻 2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作者:折纸蚂蚁 3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 4网游之近战法师作者:蝴蝶蓝 5第二篇 战神罗峰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