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423.渔获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423.渔获(上)

提起饲料,有人发现这山路啊风景啊都挺眼熟,好像是孙老板那广告片里拍过的,可怎么没广告片好看呢?跟孙婷确认,才知道这都是导演的功劳。顺势请了导演过来,引荐给各大老板。

导演心里苦,技术工种太没有存在感了。所幸有了契机,这就可以打蛇随棍上,立刻就和吴总等人搭上了茬。听几位大老板话里话外都带着对第五名的好奇,就紧抓重点,把上次来拍摄时,众志成城编纂的故事娓娓道来。术业有专攻,在导演的嘴中,一处年度创业苦情撕逼动作基情大戏波澜起伏,主角经历更是动人心弦。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一个山里娃能突破重重束缚,在城乡两地找到定位,很是不凡。这会儿再打量小伙子,更有了新的观感。马上就召唤第五名过来询问,有没有氧气瓶啥的,若再跋涉下去,大伙得集体晏驾。

你说要把这一群企业家全薨到伍家沟,绝对是比锦鲤大赛夺冠更露脸的事。看着孤立无援的俱乐部老板坐了石头上吸哮喘喷雾,就让人开心。便指挥富大山一干群众轮番搀扶,自己则亲自给俱乐部老头扶着,安慰说有一里地就到了。

“少来这一套!”俱乐部老板心情不佳,看到这熟悉的景色就想起被伍家沟围殴的往事,连第五名都一起恨上了,没好气的将其推开,“爷爷来过!”

看在众人眼里,是俱乐部老板不识抬举。谁还没个竞争对手,你就是怨气加不服,欺负个打工的小伙子算啥本事?俱乐部老板这会儿也没心情解释啥,扔下满脸委屈的第五名,气鼓鼓玩命前行。老吴最烦心胸狭窄的人,见第五名受气,主动要求小伙子来搀扶自己。

胡支书本来还想和再和吴总沟通下,加深下战友之谊。没想到被第五名岔开了。路上听着吴总询问第五名创业心路,忽然意识到自己战略上的失误,人家千锤百炼的大老板,早就过了感情用事的阶段了,想要打动人家就得拿出更真诚的东西。可伍家沟偏偏连真诚的条件都不足。

“那你们往后怎么打算呢?”吴总忘记身后的胡支书,询问第五名玉立公司之后的规划。

第五名腼腆的笑笑,“那得孙董和铁总做主。我干好本职工作就行了。”

吴总会意的点点头,“那你的本职工作是啥?哦,就是具体负责哪一块?”

这一下把第五名问住了。要说自己本职工作就是负责玉立公司所有事务,那明显就露底了;赶紧脑子飞转着给自己找了个活,“孙董是锦鲤行家,养殖这一块我插不上手;铁总外面路子广人面熟,公关销售上我连门都不沾……就是负责公司和地方上的协调,包括干个采购啥的。说起来就是个跑腿命。”

“哦,外联。”吴总老江湖,这么一说,让第五名瞬间有了职称。边喘边赞赏:“看,我就说呢。到地方上投资,尤其是这种偏远地区是最难的。资源再丰富,劳动成本再低,都不是诱因。要命的就是怎么和地方达成互信。所以我刚还和他们说呢,你才是玉立公司的关键人物。要没个能两面打遮、各方平衡的人,投资乡镇还不如一把火把钱烧了。”

第五名傻乎乎笑了几声。人吴总没说错,肥羊进了狼群,石坎镇的投资环境只能用险恶来形容。所谓的互信,那是需要出血的,就比如后面这姓胡的吸血老汉。但话不能这么说,“其实也不全是无法无天。伍家沟有胡支书主持,一直都……都没太多麻烦。我们合作愉快。”

老吴才不信这一套,明人不说暗话,一针见血的问:伍家沟这冠军锦鲤是不是玉立公司为了摆平地方做的牺牲?明明有夺魁的实力,要不是顾忌地方上的压力,何必把冠军给伍家沟呢?

这就没法回答了。说伍家沟村委从内到外,上下一心的不要脸?那就别说让人修路了,修仙都没人来。可怎么给人解释呢?这时前面一阵惨绝人寰的欢呼声给第五名解了围,到达山腰草甸后那种解脱的喜悦和重生的快感令人振奋,呈各种形状瘫在草甸上做胜利的嘶嚎。鼓舞的老吴也放开第五名,拼尽人生最后一丝力气爬到了草甸,瞬间就爬俯下去,大口喘气要求补充流质。

接到通知的坟包父母已经沏好了热茶,一人一个保温瓶递过去,藤椅就着太阳坡一字摆开,不管需不需要,十几把太阳伞全部撑起来,腊月天的高山海滩实在别致。

简陋是相对而言的。身心崩溃的大佬们眼里,有口热水已经是万幸了,藤椅阳伞那就是天堂了。有了新表的坟包已经把野炊用具安置妥当,开始烧炭了。尤其那袅袅飘来的灶火烟气,闻的人要死要活。

不急不急。少吃一口饿不死,主要是来看鱼的,铁马憋着坏还招呼大伙赏鱼。

“不急个屁!有啥赶紧烤,哪怕锦鲤都行!”的确是饿狠了,再金贵的东西到这时候都是粮食,化肥大亨早失去锦鲤爱好者的底线,有把最肥的同伴烤熟的欲望。揪住路过的坟包,顺手从篮子里拎了条生茄子就啃了起来。

坟包看的直龇牙,这都是金贵人啊,咋饿起来比牲口都生猛?

“看啥看?老子当年穷的时候,连田鼠都吃!”化肥大亨也不算失态,那位做资本运作的匿名高人已经塞了两块干馍片了,还夸晒的透彻,特酥脆。

坟包不敢吭声。那压根就不是啥馍片,是专门给墩墩加工的饲料饼,因为不合墩墩口味,已经扔这儿大半月了。看已经有人开始尝鱼饲料了,第五名不敢懈怠,也不管木炭是不是烧透了,扇风撩火,招呼把腌好的牛肉先烤上。

老吴给阳伞拔了,躺了藤椅上气若游丝的补充着阳光,指示第五名先烤点易熟的东西,“小铁,你平时不常来吧?”

“起码一天一趟。”铁马看着这帮废人,优越感十足,慢条斯理的品着茶,“忙的时候,一天两三趟也不算什么。”

话的水分很大,可看在这些大老板眼里,羡慕的不行。不是因为铁马的魔鬼身材,而是眼红铁家生了个好儿子。自家儿女都还在纸醉金迷的鬼混呢,人铁家大公子已经从深山老林里干出成绩来了。能吃苦,有志气,不拿老子一分钱,就着个鱼龙混杂的贫瘠之地,和未婚妻同甘共苦开辟一番天地。这以后回集团接了大位,那还不翻天覆地了?

老吴和老铁打了小半辈子仗了,这会儿看看铁马,再想想自家去英国留学三年都不会拿英语打招呼的儿子,挫败感由生。但不影响胃口,一口气干了大盘烧烤,终于缓过来了。

“检查作业!”老吴朝孙婷一招手,“身残志坚的上你这破山头就为看个锦鲤,要拿不出手,别怪我生气!”

这代价太大了,老胳膊老腿经不起折腾,不能让这帮祸国殃民的老混蛋们失望。第五名手疾眼快的给下盘不稳的老吴扶住,一干人跌跌撞撞来到水潭边上。水面不小,但绝大多数都盖住了,孙婷坐了竹排上掀起两块方池上的草帘子:“就剩下这点儿了。百多条。”

“臭孩子没一句实话。刚还几万呢,转眼就百多条了?”老吴觉得这姑娘和她父母一样,浑身心眼。

大老板都有些失望,只有一百多条鱼,这能挑选出自己想要的吗?按照寻常比率,好鱼起码是万中选一。第五名察觉到了老板们的情绪变化,也不解释什么。让坟包带上饲料把锦鲤引过来。是骡子是马,还得拉出来溜溜。

锦鲤俱乐部的老板望见一簇簇锦鲤朝着岸边涌来,拼了老命爬上竹排近距离观察后,当机立断嗑了六粒速效救心丸。没能拿到冠军,本就想给自己挂120。强撑着自我安慰,认为那两条极品红白锦鲤纯属侥幸。毕竟哪个养殖场都有出好鱼的概率。但赶过来这百多条个顶个的绝伦,是怎么个情况?

看着大片被草帘覆盖的水面,更弄不清这样品质的鱼还有多少。自以为手头上那批锦鲤能打出一片天下了,可看看孙婷这边的档次,往后高端市场还有自己什么事儿?若只屈居中下游,根本养活不起俱乐部这一大摊子。

绝望和疲惫互相渗透,俱乐部老板瘫了,脚趾头都动不了。吴总等人的反应却相反,刚刚还一个个中风似的,这会儿瞧见了锦鲤群,立刻年轻好几十岁。

每条都漂亮,每条都灵动,搭眼看去,都能在决赛里杀个七进七出。原来小姑娘这百多条,竟是这样水平!那条都喜欢,怎么选?怎么挑?

“别别……”第五名赶紧拦住个要上抄网捞鱼的大佬。这位已经失心疯了,又不是菜市场,这么金贵的鱼稍微磕碰个鳞片都心疼,咱别这么野蛮。

“别什么别!”大佬烦了,一边抢抄网一边耍无赖,“你卖鱼还不许人挑了?让开,我要一网打尽!”

购买欲望强烈是好事,可这么些大玩家呢,也轮不到你一网打尽吧?孙婷指使坟包飞快的把草帘盖上。指着竹排边十来个小分割池解释,渔场里不可能让你随挑随捡的。以为逛超市呢,看上啥拿啥啊?

“小王八蛋!”老吴先不愿意了,一把揪过铁马:“那你让我们上来死啊?你这渔场还干不干了?”

铁马煞有介事的将孙婷拉过来批评几句,转而安抚众人:“她就那样的人,计较不来。今儿我做主了!”

宣布为了庆祝赛展破一次例。按人头每人选一个小池子,并有权利在里面挑选三条。想再买的,只要是广缘寺的会员日,会按照各个会员的要求,推荐拔尖的锦鲤。

“一个池子只能选三条啊?”化肥大亨觉得不过瘾,“那成,我包十个池子!”

赶紧给壕劝住,一人就紧着一个池子挑,咱别胡来。这位估计才入行不久,性子急。常年玩锦鲤的都懂这道理,渔场要不断推陈出新,玩家也会不同的品种随时搭配,不是说你一次买饱了,这辈子就再不换鱼了。

“今儿带大伙来啊,就像吴总说的,达成个互信。展示一下我们渔场的规模和档次,大家以后也会放心和我们玉立公司往来。守着咱们这么大个渔场,您往后还愁没锦鲤嘛。”第五名看这位似懂非懂的,赶紧把话说白了,“以后会员日都会有不同品种的赛级锦鲤展出。哪怕您懒得来,只要给出想要的档次和品种,我们会竭力满足。”

解释的很到位,化肥大亨听懂了。回头看看几个资深玩家,见大家没啥异议,意识到是自己出丑了。哪一行都有规矩,讲究的越多,才越让人觉得上档次。把第五名拉到一边,口袋掏出几张大钞塞过来,“给我选个最好的池子。”

估计行贿成习惯了,第五名赶紧把钱推了,装模作样的朝最边上一个池子指了指。拍卖会上知道化肥大亨喜欢富贵逼人的调调,最边上那一池里有不少金松叶这类的品种,这属于见人下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凤囚凰作者:天衣有风 2三生三世菩提劫作者:唐七公子 3龙族作者:江南 4魔兽剑圣异界纵横作者:天蚕土豆 5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者:唐七公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