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第五名发家 > 364.古刹新生

364.古刹新生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364.古刹新生(下)

孙婷也失望,正殿是一座寺庙的重点,门口修的再好,可配上这么个大殿,就差了意思。“原来的计划,正殿要修成啥样子?”

看俩老板露出愁容,了断和尚赶紧拿出当初彩印好的示意图像孙婷保证:“最多俩月,咱绝对美轮美奂!”

俩月?那黄花菜都凉了。按第五名的计划,玉立公司反击的时间迫在眉睫,这会儿要大兴土木快赶硬上,也来不及了。

“要不咱有限的翻新一下。”第五名不能让了断大师背这锅,还安慰孙婷,“大约十天时间,打扫一下起码能见人。”

“能见人是啥意思?”孙婷还没说话,铁马先不高兴了。“就为个能见人活着,还不如早死早投胎。我要的是风格,要与众不同!”

要风格就要风格,咋还打击一大片呢?多少人还活的没法见人呢,同学会都没脸参加的,还要做成腊肉不成?孙婷看第五名一脸不悦,禁不住笑了,递了根烟过来,“又犯病了?你都开始风光了,就别再朝以前的阶级里钻了。”

孙婷一提醒,第五名自己也笑了。铁马就那目中无人的世界观,和他计较什么,接过烟就要点着,却瞥见伍魁首一脸愤慨。人比人气死人,连能见人的都要早死早投胎,那自己算啥?学习一般,打架一般,辍学在家乡啃老,还半僧半俗个身份,那不成臭狗屎了吗?

伍魁首正不忿呢,后脑勺就被了断大师来了一记,“铁董说的对,活人就这样。一将功成万骨枯,成不了打头的,那就是化肥!”

这位更偏激。人铁马还给人投胎的机会呢,大师就即刻给你化为齑粉下了农田。第五名赶紧给了断和尚下来的话打断了,还是给芸芸众生条活路吧,当着神佛的面谈论这些有违人道。何况现在不是讨论三观的时候,怎么修整大殿才是重点。

几个人完全进入自己的思维里。所谓的聪明人,如铁马、孙婷,一个伫立在殿前全身心入定了,一个则不知不觉的绕着大殿慢慢踱步,一处处观察,不放过任何细节。第五名蹲了殿前的大功德箱上,接二连三的猛抽香烟,打开手机各种名山大寺图片一张张细数,都不是面前这小殿能比拟的。了断大师父子也是愁眉苦脸的憋着劲想办法,就这说大不大的正殿,光拆掉都得好几天功夫,想改建的话,俩月功夫都得日夜全工。

大师是急脾气,就觉得村上这路早不塌晚不塌,偏偏就在广缘寺改建的节骨眼上出事,是老天爷跟自己过不去。一急就爱生气,这会儿就觉得整个大殿都不顺眼了,平日礼佛的那点修养全破功,“妈的!老子给它拆了!”

“可不敢!”伍魁首对亲爸这脾气了若指掌,赶紧帮着消气,“咱这大殿还指望报成文物呢,拆了就报不成了。”

“我就想破坏文物了,能咋!”老和尚的脾气不是假的,朝大柱子上蹬了两脚,又想起才上的桐油,赶紧俯下身去擦脚印。这一幕逗得第五名不禁笑出来。

“笑狗屁。全让你搅和了!”孙婷本来好像抓住点儿什么了,却让高僧父子的对话打断了,加上第五名这一笑,彻底没了感觉。这位也是个虎脾气,马上迁怒第五名。

“好好,怪我,成吧?”第五名点了根烟递给孙婷算是赔罪,转脸看到铁马还绕着大殿踱步呢,看来这里就铁公子修养好。拿过效果图,打开手机里刚刚看过的那些图片给孙婷比照,“咱铁董要风格,要都修成图片的样子,不但没风格,还落个东施效颦。”

孙婷也是顺着风格的思路考量,感觉第五名和自己思路挺像,很是鼓励他说出想法。“放!”

第五名认可的指了指了断大师:“刚大师要拆大殿的创意提醒我了。有可行性!”拆大殿也算创意了?伍魁首就觉得名哥今天的水准有点失常,这修都来不及,你还反着干?

孙婷一摆手,让伍魁首停止质疑,一把扯过还在绕圈的铁马,“别装洋蒜了,修盖来不及,但拆的时间绰绰有余!”

“拆?!”铁马听来一惊,旋即露出顿悟之色,转而露出笑意,一脸欣赏的望向孙婷,“不愧是我未婚妻,高!”

“少来!”孙婷最烦顶个未婚妻的名声,尤其从还从铁马嘴里说出来,就够反胃了,“第五名想出来的!”

一听是第五名,铁马小眼神即刻变的朦胧了,若不是了断大师在跟前,第五名就已经出手了。告诫自己忍住,先打断铁马的迷恋,“我就是个想法!怎么实行还得集思广益。”

眼见这高层三人把思路锁定在拆上,了断大师有点失措了。孙、铁二人都是家资亿万的神经病啊,这对人家不算啥,大殿一拆就彻底成公园了,就没和尚活路了,广缘寺毕竟是自家的饭碗啊!后悔刚胡言乱语惹了祸,这会只能找第五名求救,千万不能破四旧啊。

“又没说要拆成平地。”第五名只抓住了某个要点,怎么实行还得再商量,但要先把主持安抚好,指天立誓的保证,绝不当红卫兵。抓重点、立提纲,既然不能金碧辉煌如塔尔寺,就要有倩女幽魂里兰若寺的风情,这才与众不同。

本欲安抚的,没想到火上浇油。还兰若寺?你当大师不看电影啊?要真弄成那样,还不如拆了呢!只想当个富和尚,没想去干妖孽的营生,了断大师都急了。反倒是伍魁首一脸向往,觉得真要弄成那样也挺带感的。

铁马拉开还想解释的第五名, “大师误会了。第五名不会说话,兰若寺这比喻不恰当,咱们呢,是要营造残阳、深山、古刹交融一体的那种古意。”

铁马一席话让正扑腾的了断大师安静下来,抬头看了看太阳,陷入某种思考。铁马回身朝第五名做了个手势,第五名赶紧先一根烟递了上去,“对对,特有诗意的那种。”

大师比较现实,很难把残阳和古刹这种蒙人的构图联系在一起,就急着让插话的第五名解释:“啥诗?诗里都写拆庙的好处了?”

这问题太现实了。就是说个感觉,和尚还较真了!自己从小学到大学,能背诵的诗词不超过二十首,还都课本里的,没一首能囊括斜阳古刹这些元素的,第五名就想抽自己一巴掌。想糊弄过去,大师还不依不饶,“我识字少,你可别骗我。”孙婷看的都头疼,就这水平还大学生呢?自己幸亏辍学了,要不非变第五名这样不可!可较劲脑汁,却发现还真没学过这样的诗词。

铁马微微一笑,上前亲昵的搂住大师肩膀,“大师和我是一类人,活的豪气,面上有光。有人气,路子广,朋友多,酒量大!”

“人不到这地步,还活啥意思?”了断大师有暴躁的时候,可一时间觉得和铁董投缘,真性情!

铁马带着大师缓缓在殿前走了几步,“场面上要尽兴,可架不住自己太聪明,又觉得跟前的人都是傻逼。”

了断大师点点头,和铁马一样的叹了口气,“铁董,你算是把话说透了。我有时候都宁可自己坐着发呆,都不想和村里、镇上那群人打交道。”

铁马笑了,“再来杯酒,啥都不想,喝到哪儿是哪儿,倒头就能睡。啥都不想,啥都不牵挂。”

伍魁首一边听着忍不住:“今朝有酒今朝醉……”

“滚!”了断大师回头让其闭嘴,看着儿子那傻样,再一声叹息,“他铁董,你说到我心上了!可摊上这瓜娃了。不敢说你,但凡他能有名名的本事,别说这大殿,就是整个庙拆了我都不心疼。”

“是这话,我明白。”铁马看着那斑驳的墙壁和脚下已经多有碎裂的青砖,一脸幽怨,拉着大师在殿前台阶上坐下,有那棵大松树的遮挡,阳光不那么刺眼了,细碎的光线洒在两人身上,“为啥看上这广缘寺呢?外面就算天塌下来,可一到这,人都能清静消停一会儿。”说到这,吩咐伍魁首拿瓶酒来。也没了往日的讲究,几个玻璃杯子,给第五名、孙婷一人倒上一点,几个人坐台阶上,小口闷了几下,轻轻敲了敲杯子,“客来把酒不知厌,梦后倚楼无限情。鸦带斜阳投古刹,草将野色入梦中。”

啥?第五名和孙婷被铁马这半真半假的文艺气息感慨给吓住了,平时荒淫无耻个人,咋还有这功能呢?了断大师虽说文化程度有限,却很是抓住了其中的重点,有酒,有情,有古刹,还有梦!一把抓住铁马,要他把诗重念一遍,这就是自己的人生啊!

“大师,这都是古人写的,会一千首也没啥用处。可贵的是你这广缘寺是个应情应景好地方。说是要改造,其实就是有个小情怀;让忙了,累了,亏心事做多心理负担重了,到咱这小庙里放松一下。”说完,铁马把杯里特难喝的自家陈酿一饮而尽,重重打了个嗝,起身回望远处的山峦和山门的那片苍翠:“有倒是:山川缭绕苍寞外,殿宇参差碧落中。要古香古意,咱这大殿显得有点新了,说起来也不是拆,是应情应景的做旧。咱们离这意境就一步之遥。”

就算大师的文化水平有限,都咂摸出意境来,发自内心的对铁马生出崇敬之意。要不说人家年轻有为呢,就这么个破地方,残砖破瓦的就忽然有了逼格。

当然,同为受过高档教育的第五名也有从小被老师逮着背诵古诗词的血泪史,但那些只限于课文,出了课本的东西没机会接触了。这就体现出教育资源的不均衡了,偏僻山区里有学上就不错了,接触的课外知识哪儿比得上人城里孩子那么广博。

“名哥,铁董念的啥诗?”伍魁首认可自己的差距。理所当然的询问下无所不知的第五名。

这就惭愧了。还县高考状元呢,所谓的高分低能指的就是自己这类死读书的王八蛋学生吧?第五名一脸难堪,“你不会手机查?我要知道也当老板了!”

“非也非也!当老板的也都是傻哔,只有我这种注重素养的人,才琴棋书画无所不通。”铁马自傲的一撇嘴,拍拍大师肩膀,“咱们时间不多,怎么改造交给我怎么样?”

大师用力将杯子敦在台阶上,“行!”

不会装逼遭雷劈啊!第五名这算是见识了,很是心服口服的朝铁马一竖大拇指。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第五名发家 > 364.古刹新生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生三世宸汐緣作者:胡说 2将夜第一卷:清晨的帝國作者:猫腻 3第四卷 倾城作者:猫腻 4界王作者:骷髅精灵 5陈情令(魔道祖师)作者:墨香铜臭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