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71.筹备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71.筹备

第五名也挺意外。没想到铁匠、木匠的那群老遗孀们能有这手艺。床修复得漂漂亮亮不说,上头的铺盖也都一水儿绸缎。

深山里头不兴啥床上四件套。各家多是守着老习俗,结婚时陪送缎面、绸面被褥枕头,平日里不舍得用,只有过春节才拿出来摆几天。这会儿都给第五家送来了。

怕人家嫌不卫生;强调都是晾晒过。伸手摸摸,上头还有太阳留下的淡淡暖意。不料摄制组众人压根没理会这茬,各自掏出手机,开始各种自拍。

开玩笑。平日想去啥山野农家乐,民俗旅游一趟,不知要花费多少钱,都还有被蒙骗的嫌疑。这会儿终于见到真特色了,不留个照片咋对得起自己。

作为摄制组的头号人物,第五名给导演预留的是单独的一间大正房。屋里的明代大床雕顶画柱,气派非凡。

老伍把导演的东西提进来,看到床头有些斑驳,赶紧给导演道歉,“准备得仓促,没来得及刷漆。”

导演连忙摆手,“不敢刷不敢刷,这东西刷漆就糟践了。”

这时候铁马进来,一眼看到这床,就提起精神了。“第五名,你偏心!上回我们来住,咋没这种古董床睡?”上下看了遍,觉得保存的太完整了,“不是明清也得是民国的吧?”

导演心中赞叹一声,回头问第五名,“这没三五万下不来吧。”

一边的老伍惊愕了,这破玩意这么贵。

铁马旁边笑了,“三五万?我爸淘一同款的假货,四十万!”

第五名看老伍嘴张多大,赶紧解释,“这床也就三五千块钱。”

导演觉得这价格简直白捡,刚要有所表示。铁马却当即开口,“一万我买啦!”

第五名鄙夷地看了眼铁马。这货连拖欠水族馆那五万块公款都没还呢,还有脸买东西。再看导演眼神里带着热切,暗暗记在心里,反倒满意自己的安排了。

见导演拿出手机开始拍床,第五名拉拉铁马退出房间,留导演一个人在屋里享受。

出来发现老伍和胡支书讨论那床的价格,结果被胡支书捅了一拐棍。“闭嘴。”

人安排住下,还得给吃喝预备上。满院子帮忙的人里,就见田镇长蹿哒得最欢实、老伍态度最恶劣。

碍于人家是高官,第五名也不好阻止田镇长露脸;老伍那边呢,人家为了培养戏感,多年积攒的形象都不要了,就更不能打扰其发挥。第五名同情地安抚大家,最近几天都让着点村长,打了谁、骂了谁别朝心里去,老伍没变态,真的,就是为上镜体验生活,等摄制组走了就好了。

这边刚安抚完,那边铁马又喊着让第五名评评理。进屋一看,富二代正和准备小憩的导演理论。

“你说,要没了我,他去哪儿能找到这么好的素材?”铁马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导演心里明白,又不好骂人。

第五名听得脸红,赶紧把铁马朝外拽,请导演先洗漱休息,开饭时再来请。

被第五名拉出来,铁马还坚挺着说法,“如今影视圈缺的就是好故事。知道什么是大IP吗?你这就是。让他白捡了!”

人从心虚到膨胀,中间只差个自我蒙蔽的距离。

孙婷和铁马的立场保持了高度一致。分析了一遍胡支书构架的创业故事,觉得既然能为导演提供如此好的题材,那供需关系就不能和以前一样了。瓜的,还特意把表典当了五万块要给摄制组车马费。根本不需要!没跟他要钱都是看在他乃铁马多年老友份上。伸手把兜从铁马手里抢来,塞给第五名。“这可是咱公司最后的钱了。拿好!”

见孙婷小心翼翼的样子,第五名本以为里头有笔巨款。可打开一看,只有五万块。还没这几天收虫挣的多呢。突然间觉得有种微妙的滑稽感,自己竟然变成公司里最有钱的人了。看了眼孙婷,有些不忍心。蜜罐子里泡大的,如今又顶着老总的名义下乡,手里没钱不像话。随即拿出一万块递给她,“装身上。用钱的时候别打住手。”

“挪用公款!”

“不是公款。”第五名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算我先垫一万。回头取了钱给这里填上。”

看到第五名认真的神情,孙婷突然有些不自在。攥着那一万块钱,感受到他的体贴和细心,却又不知如何表达自己那些复杂的情绪。而她的沉默,也让第五名陷入了某种氛围。看着孙婷的眼睛,心跳得突然不规律起来。

“第五名你太没义气了。”铁马充分发挥了一根搅屎棍的作用。满脸委屈地表达不满,“这可是我的表卖的钱。说分就分了,光给她不给我?”

伸手要钱的丑恶嘴脸没有一点儿富二代的自觉。第五名刚寻觅到的美妙感觉被打断了,有些不爽。但还是掏出一万块交给铁马,见铁马乐呵呵地接过,就告诫他,“记住,你已经欠公司六万了。”

“啊?怎么就欠六万了?”放高利贷都没这么黑的啊。铁马拿着那一万块,装兜里也不是,不装也不是。

“忘了上次你把公款都给PARTY光了?”提起那件事,第五名手又痒了。为了赔钱,不得不出卖肉身当街卖鱼,至今心有余悸。

“给我俩分了,就更不剩下什么。”孙婷看看兜里剩下的三万块。五万块从前那就是零花钱,如今……不由叹了口气。

看看满院子帮忙的乡亲,又想想摄制组那二三十号人,第五名咬牙掏出银行卡递给孙婷。“里头是收虫的钱。没给我嫂子交呢,放公司账上先用着。拍摄是大事儿,剩下这几万块现金咱们就别抠抠搜搜地花了。”说话下意识朝左右看了看,有点担心被刘秀娟瞧见,总带了点心虚。

公司有难,第五名这当股东的朝公司里放点钱天经地义。孙婷爽快地接过银行卡。旁边铁马却满脸感激,“原来,被一穷小子接济的感觉这么美好。”有点热泪盈眶,利索地把一万块揣兜了,看得第五名想抽他。

刚瓜分完现金。坟包又气喘吁吁跑过来,“名哥,这么大的事你咋不叫我?”边说边热情地朝铁马和孙婷笑。毕竟是村里有头有脸的糖尿病患者,错过如此重大场合就太对不起身份了。

“跑来干啥?好好看你鱼塘去,”第五名没等说完,就被坟包拽到一旁。看到坟包掏出一摞钱塞给自己,很惊讶。

“嫂子那边脱不开身,让我把这两千块给你捎来。”权衡了日收入和在人前露脸之间的性价比,坟包果断选择了来第五名这边刷声望。“鱼塘我让富大山看着呢。你这边这么忙,我肯定得过来搭把手嘛。”

第五名接过钱,知道这是嫂子给自己的招待费。从前款待乡亲,这数目绰绰有余;但这次来的是一帮城里人。别的先不说,人导演是见过世面的……想着,掏出一万块钱交到坟包手里。“你现在就去县上。正街打头第一家烟酒批发店,就是县烟草公司下属的那家。拿两条软中华。记住,必须是它家。”

大手笔呀。虽然坟包投入第五名麾下后也有了积蓄,但对这叮嘱还是充满了羡慕。那一盒烟可比自己抽的一条都贵。

“兰州的话……”第五名又打量了下制片、摄影那几位大工,嘴上叼的都是十来块的烟。人家跑深山里帮忙拍摄,不能让人家受委屈。“精品兰州来五条。”

这辈子没买过那么好的烟,坟包有些懵。“精品是啥样子?我没抽过。”

“样子你不管,记住价钱就行。三百二一条的。”

“那这一万块也花不了啊。”坟包还不适应携巨款买烟的感觉。

“再买二十条蓝好猫。”第五名算算摄制组剩下的人数,那些都是拿工资吃饭的,买点招待烟也不失体面。想想,咋把孙婷给漏了,回头看了她一眼。

孙婷摆摆手,“不用管我,我跟你抽一个就行了。”

这话听上去有点同甘共苦的意味。第五名心里高兴,咧嘴朝孙婷笑,“那就这么着。”

看坟包慎重揣好钱要走,孙婷想起来什么,赶紧把坟包又叫住。“等会儿。”扭头看第五名,“你说拍几天合适?”

啊?第五名给问懵了。“你问我?人不是你带来的吗?”

第五名这么一问,孙婷有点纳闷。对啊,人是我带来的,往日不都是我拿主意嘛,今儿也不知道怎么了。铁马看到这儿,咳嗽了一声,不忿地扫了眼狗男女:点子还是我出的呢。嘴里嘀咕,“装什么贤惠。”

说得孙婷一红脸,扫了第五名一眼。第五名也面带尴尬,又不好对铁马说什么。自己不懂拍摄,于是朝宽里估了估,“怎么也得个五六天时间吧?”

“得准备点一次性碗筷。”

一句话提醒了第五名,立即就明白了孙婷在想什么,让坟包再买五百套一次性餐具。

“咱村里不是有碗?”坟包想不通。

“怕人嫌使咱们的碗不干净,再说出门拍摄不得捎个盒饭?”看坟包对此有点不屑,第五名又表情肃穆地叮嘱了句:“别图便宜。餐具必须选定型的好东西。”

“城里人就是比咱金贵。”坟包小声嘀咕了句,想到孙婷就在旁边,自己这牢骚话似乎影响安定团结,赶紧朝俩人笑笑,又追问第五名,“还捎啥不?”

“回来顺便去趟镇上的侯家山货店。称上五斤明前的银毫回来。”

“五斤喝不了吧?”

“让你称五斤就称五斤,喝不了临走给人带上!”屁话多的。哪个当下属的听了领导吩咐不赶紧行动,还问东问西?看了下表,第五名有点急,催坟包快点动身。“再多喊几个人下去,镇上山货铺子里三百斤鸡蛋先搬到厂房去。钱我给过了啊。喊几个稳重的,别砸了。快!”

坟包赶紧跑任务线去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楚臣作者:更俗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八卷 蜀中劫作者:月关 3三生三世步生莲作者:唐七公子 4海王祭作者:骷髅精灵 5第二卷 省城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