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90.旧账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90.旧账(上)

孙婷不来文苑市场不行。锦鲤俱乐部折腾一圈,各种转账汇总,银行卡上就多出了九十六万。钱不属于自己一家,钱家兄妹也有份。

“要不明天去?”第五名激动之余,下意识想给它填上四万凑个整。即便回乡之后卖这卖那的,前后也有几十万的收入,但毕竟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变成百万富翁。挺想感受一下的,一天也成。

“这才刚开始就扛不住了?往后成百上千万地挣,你不得心梗?”孙婷嘲笑第五名没见过世面,大步流星就往文苑市场里走。还明天?巴不得现在就看看小钱的脸;明明小商户low逼没见识,还胆敢质疑自己的商业决策。

“帽子!”第五名赶紧把她拦住,提醒她忘记伪装了。

“不戴了。从今天开始再不用戴了。”孙婷露出猫科动物般的嗜血微笑,晃了晃手里的银行卡,“有了这,我还怕姓赵的?!”径直就朝钱家饲料店里走了进去,飒爽英姿正好被摄像头照了个正着。

“金花!金花!”赵老板指着监控画面,高兴地拉着侯胖子,叫唤得跟卡带了似的。苦巴巴期盼这么久,终于把女儿等回来了,起身就要下去找孙婷。

“对,对,是咱金花。”侯胖子也搞不明白孙婷今天怎么就这样大张旗鼓了呢。想到她威胁自己的那些话,不敢松懈,赶紧拦住赵老板。“可不敢去。”

为啥?赵老板看向侯胖子的眼神里带上了狰狞。

“因为……”侯胖子逼急也顾不得了许多,只能朝赵老板伤口上继续撒椒盐。“你再把她气走怎么办?”

此屁有理啊。赵老板闻言虽然心里挺伤痛的,但权衡利弊,还是站下脚步,问侯胖子,“老侯,这个事你怎么看?”

“我先去探听下情况。”侯胖子马上抓住了这个通风报信的机会。“只要咱金花不再跑了,啥事情不能解决。”

“交给你了。”赵老板点点头。回来好,回来比什么都强。也不知道这些天她在外头怎么过的,有没有吃苦、有没有被人欺负……这孩子脾气怎么就这样倔呢?果然随自己,基因呀!

见赵老板又难过又微笑的,侯胖子不忍打扰他发癔症,轻手轻脚地从外头把门关上了。

钱哥那边也疯了。原以为孙婷必赔无疑,就卡死了五十块一斤的订价。钱家只从这订价减掉成本后的收益中分成;剩下是赔是赚,全孙婷一力承担。可谁能想到,孙婷竟然给饲料卖到了每斤一百二十块。

“一百二十块,减去五十……”钱哥按计算器的粗毛大手颤抖了。刨除饲料成本和养锦鲤留用的饲料,这笔买卖统共能挣下四百多万。自家顶天落一百来万,剩下二百多万,都是人家孙婷和第五名的!

“这点钱算来算去的没意思。”孙婷笑笑,却并不把这数字放在眼里。当年为了养锦鲤,折腾进去的钱比这多多了。“到底是亏损,还是收益,大伙儿眼下都明白了就成。”

“咱婷子说得对,是收益。”钱哥笑得十分艰辛,努力控制拿刀砍自己的冲动。拉开抽屉,前几天签订的新合同板板整整地摆在里头。怪不得前几天孙婷死活不同意平摊成本,原来是在这儿等着自己。可说啥都晚了,一切都得按照合同来……这会儿撕毁合约来得及的话,不介意把它吃了,怎么吃都行,只要给哥机会。

收益、亏损的话,不是小钱提过的词吗?第五名想到小钱和孙婷在山路上的剑拔弩张,知道孙婷这是还记着小钱的仇呢。

小钱咬牙切齿地瞪着孙婷,要不是见过她爆表战斗力,早就扑过去撕了。按照原先预想,钱家在这饲料买卖上能赚上一笔。但现在一看双方收益,不等于掏几十万块钱买了台机器给孙婷和第五名打工吗?瞪完孙婷又瞪第五名。恨他装糊涂,肯定一早就知道了孙婷的打算,帮着孙婷一起骗自己!

看钱家兄妹俩都一副不想活了的嘴脸,孙婷忽然笑了起来。“此前的筹备有些仓促,双方都考虑的不太周全。钱哥,您看有没有必要重新拟定一份合同?”

重拟合同是什么意思?这是生意上占了上风准备排挤自家?钱家兄妹有点儿吃不准孙婷的态度,同时望向第五名。第五名也有点摸不着头脑,孙婷之前没和自己商议过这事啊……可这会儿还不能露出茫然之色,只能做出一脸淡定。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一时就冷场了。孙婷倒是很享受这短暂的静默,把椅子朝第五名身边挪了挪,却带着一丝征询的表情,倒像是怕第五名不同意似的。孙婷的姿态让第五名有些受宠若惊,赶紧表态,一切以孙婷的决定为准则!

这举动让小钱有点吃味。臭山民首鼠两端,前几天还和自己猪前树下的讨论人生,转眼间就和孙婷又沆瀣一气了。拿定主意,但凡孙婷有不利于自家利益的提议,就先闹个天翻地覆再说。都是外面混的,何况还是在自家地盘,谁怕谁!想到这儿也就没什么顾忌了,表情也变得难看起来,“第五名,你给我话说清楚!”

“钱家谁做主?”孙婷扫视了下墙上营业执照上钱哥一脸狰狞的照片。至于小钱,孙婷是一点好脸色都不想给。“今天既然亲自来了,就和第五名无关。能拿事再说话,不能就闭嘴!”

小钱那忍得了这个,就要发作;被钱哥手疾眼快的拽到身后,“我做主。婷子有话尽管对我说,别伤和气。”这边回着话,还求助般朝第五名打眼色,“名名,你带我妹出去玩一会儿,我跟你老板单独谈。”

钱哥一副家长赶小孩的模样到把孙婷和第五名逗乐了。看缓和气氛,钱哥拿起桌上合同看了眼,调整一下情绪,“他婷子,合同当时订的的确有点儿慌张,可这会儿你那边收益这么大,就别和我计较这五毛一块的了。咱不是往后还图个长远嘛。”

钱哥从行为特征上是个标准的粗人,没想到这话里的分寸竟然拿捏的这么周全。听着是软话,可仔细琢磨起来却一点都不软,竟然还有一丝怪罪的感觉在里面。意思你孙婷该占的好处都占了,再这么步步紧逼咱这生意就做不成了。

孙婷佩服有本事的人,本以为这钱哥不过是臭流氓从良,平日里没怎么看得起过;听了这话倒是起了一丝佩服,看钱哥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善意。“钱哥误会了。提出重订合同是第五名,他为这事劳心费力的,我当然要尊重他的意见。”

你说啥是啥。不知道孙婷的动机,第五名果断选择服从上级安排。就算得罪钱家兄妹也只能先受着,毕竟和孙婷是一个团队。

“第五名!”“第五名?”小钱和钱哥异口同声,但措辞的差异,却明确体现了情绪的落差。小钱怒目而视,钱哥却一脸遗憾。

第五名不吭声,这事儿回去再和孙婷理论,这会就是狗拉的也得是自己拉的,得抗住。不敢直视钱家兄妹的眼神,只能余光撇孙婷,可尽管摸不清孙婷的打算,却发现孙婷表情里带着一丝揶揄。不会是因为和小钱的过节,故意来找麻烦的吧?钱家兄妹的战力令人惶恐,不由自主的瞥了眼边上装饲料的铲子,估摸下距离,却没想到和小钱的视线在铲子附近产生了交集……妈呀,英雄所见略同!

孙婷很享受这一停一滞间大伙的情绪转换,表情越来越像只猫。对,是猫;说一句停一句的,跟折磨老鼠一样。连钱哥这会儿都清晰感受到一种被玩弄的快感?

“他婷子,能不这么说话不?”钱哥内心猫抓一样的不踏实,终于沉不住气了,“合同想怎么重拟,给句痛快话!”

孙婷笑了,是真愉快的那种笑,笑的包括第五名在内都恨的牙痒痒。“一码归一码,急什么。之前的事咱们还没沟通呢。”

沟通这个词听在钱家兄妹耳里就约等于要清算了,那就得好好听听了。孙婷要是不发火,是个思路清晰、条理清楚的女孩,语言组织上也简短精炼。很客气的说明自己出走期间,第五名费心尽力的担下水族馆的各种日常杂务,能挺到现在的确是挺不容易。钱家在期间帮忙也罢,占便宜也罢,都是第五名能力、经验各种不足造成的,情有可原;可现在自己重新执掌玉立水族馆了,就不能由这个事再继续下去。公不公道,打个颠倒。合同就在眼前,里面双方的权益标的清楚。孙婷请钱哥站在第五名代表的玉立公司立场上思量思量,是不是有太多不公平之处?

“你们形势不如人,这么签已经便宜你了!”小钱最现实,面对孙婷也不愿意把话说的多讲究,一针见血就指出重点。

“对,没错。当时是形势不如你。”孙婷将合同朝钱哥面前一推:“钱哥,你是饲料店的法人。你觉得欺负弱势一方就是天经地义?那我现在翻身了,形势比你强了,找你们来算总账有什么不对?反正你们认可以大欺小的道理。”

孙婷一句话给小钱噎住,钱哥脸上也尴尬的挂不住。这下好了,应了老话,莫欺少年穷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炉香作者:不若的马甲 2第二十七篇 第四绝地作者:我吃西红柿 3第六卷 梵城作者:猫腻 4第四卷 星光流年作者:猫腻 5遮天作者:辰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