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266.反杀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266.反杀(上)

胡支书笑了,目送大师远去,喃喃自语:“勒勒缰绳?”掏出手机,找到第五名的名字拨了过去,“名娃,不方便的话你别吭声,听叔说就成。”

第五名家这会儿异常安静。

六百五十万啊,这辈子吃喝不完的数字。小叔子跟着这俩城里富二代,果然是前程远大!想着他们三人怎么不得庆祝庆祝,回家便钻到厨房里忙碌起来。可各种食材准备停当,才发现屋里安安静静,一点说笑声都没有。

按说做成这么大一笔生意,应该是挺高兴的一件事啊?刘秀娟疑惑地靠近厢房,想听上个一半句。李大亮这不识趣的却叫唤起来,吓了她一跳。怕小叔子察觉,赶紧拿了白菜叶子把它嘴给堵上,站院里装作喂驴的模样。

屋里头,第五名一边听着胡支书在电话里交代,一边看着对账单上的金额详情,内心空灵一片。

这么多零……这还只是卖鱼的钱,没把这一阵子饲料的收益加上去呢。放下电话,胸有成竹的又累计一遍,确认无误,感觉特别微妙。当初被侯胖子开除,以为走投无路却意外收虫挣了钱,万把块钱就亢奋得走路都顺拐了。接下来卖饲料分了五十万的红,又觉得人生迈入了新台阶,更是激动得难以自已……可眼下见到这天大的巨款,心中怎么异常平静?第五家应该没有视金钱如粪土的基因呀。忍不住又查了一遍。

就这还平静呢?都查了八遍了。铁马歪在古董床上,一脸不屑:“要没有本少爷,谈判这种心理素质过硬的场面你们谁都撑不下来。”钱多少无所谓,关键是要凭借这次谈判,让第五名看到自己的价值。“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

“小心我掰了你的兰花指。”孙婷示意铁马少哔哔。比起硬抗到底赔个一干二净或是向姓赵的低头,六百五十万的收益显然是最佳结果。有了这笔钱,后头也就有了操作空间。目光转向第五名:“钱进账了,就说说你计划吧。”

“别!”铁马一咕噜起来阻止。每天活在未知中多刺激,一旦说出来了就只剩下按部就班的实行了,无趣之极。“我就愿意第五名给我派任务。”

“那我就不说了。”第五名挺喜欢这几天的氛围,指挥调派写剧本,权利的滋味让人欲罢不能。

孙婷似笑非笑看了第五名一眼:“还上瘾了?”

第五名不好意思点点头,又核实了下对账单,有些不舍:“钱既然到账了,就又该往出花了。”

孙婷笑了,拉过第五名手掌用力拍了一下,“随你便。入不敷出的时候你可别哭。”担子让信任的人挑起来,就觉得这几天的日子过的特别轻快。既然第五名掌权能让大家都惬意,那有什么不好。

第五名点上根烟,拿起电话让孙婷看刚刚来电的名字。

孙婷露出无奈之色,“胡支书属狗的,这么快就闻见钱的味道了。”

第五名摇了摇头,“镇上开始传咱玉立公司打败仗的话了。”

“放屁!有我出马,谁敢说是败仗?”铁马一咕噜坐起来,一脸不服气。“一定是那俱乐部那穷老汉不服气,故意败坏我的名声!”

“可人家的确把咱没长成的鱼拉走了,你能挨家挨户解释去?”孙婷觉得这事很严重,一旦威信受损,村民们质疑的声浪一起来,别说第五名的计划,伍家沟都未必能待得下去。

这点上第五名有心理准备。告诉孙婷,传谣言就是山村的特点,属于民间娱乐,和城里跳广场舞异曲同工。俱乐部老板得陇望川,借着这谣言不但要拿下伍家沟的鱼塘,还要给玉立公司彻底撵出石坎镇。

“村上不是跟公司有合同的,难不成他们还敢转包?”铁马对山里这块儿参与少,就不太接地气。

孙婷和第五名就呵呵了。打承包水潭那天起,就知道这帮山里人压根就没有什么契约精神;后面东坝头、董家寨一个个的更是加深了这个认知。即便胡支书每次都一副要替人做主的姿态,可哪回不帮村上讹点什么。如今正修建中的半条路就是最好证明!

“那怎么办?没有鱼塘,到哪儿养那剩下的一千尾?你后面的计划不就落空了?”铁马一脸娇羞地看着第五名。小伙子有本事,不到一年时间,就从苦逼小职员快速成长起来了;就算这次失败也不要紧,将来要是和自己相辅相成……

不等铁马意淫完毕,外面就传来了吵杂的人声。地方小,谣言传播速度快,副作用见效神速。第五名苦笑一声,朝孙婷和铁马一招手,“派任务!”

伍家沟就三百多口子人,除了工地上几个摄于胡支书淫威没敢回来,男女老幼几乎来齐了,第五家门口黑压压一片。刘秀娟大菜刀握在手里,就要掩护小叔子撤退。

朝哪撤?第五名从嫂子手里夺过菜刀,示意铁马看管好脾气火爆的孙婷,自己首当其冲打开大门。看着外面的喧嚣,忽然一菜刀就剁到门框上,瞬间静场。坟包瘦弱的身躯在人群中游挤,终于来到第五名跟前,带着哭腔拉住第五名:“名哥,你别走!我还想给你养鱼呀!”

坟包他妈上前就给坟包拧住,劈头盖脸几巴掌抽的坟包嗷嗷叫唤,“落你名哥这么些好处,还不够啊!”

第五名本准备好的说辞被坟包他妈大义凛然的一闹,就有点脱线。赶紧给这生猛婶子拦住,再打下去坟包非死即残。

看第五名阻拦,坟包他妈眼泪却下来了,“名名,坟包这怂娃不懂事。你是干大事的人,就算走了,我全家也感激你!”

连坟包这种贴身侍卫都证实了,看来玉立公司完蛋的这传言是真的。虫没人收了,饲料厂里按时按点发钱的工作也泡汤了,村民之中喧嚣又起。有几个年龄大的已经急的开始质问了,这才打算把外面打工的孩子叫回来的,难不成伍家沟才产生的那点希望就要被掐灭了吗?

任由群众发泄,众人却越发激动起来,已经有人要朝第五名冲锋了。坟包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给第五名惹祸了,立刻拔出门槛上的菜刀,一副誓死护卫的模样守在第五名身前。坟包他爸叫唤着抡了把砸石头的大榔头也冲将过来,“谁敢动名娃试试,我给他牺牲到当场!”

这是不要命的,一锤定音,冲前面的几个急死忙活后退。第五名看这架势,将坟包父子俩拉开,不屑的朝人群迈出一步。“坟包,你听谁说玉立公司完蛋了,要撤出伍家沟的?”

坟包毫不犹豫指向站在头一排的富大山。

这么紧张的时候,可看到富大山那张努力否认的脸就想笑。上去一把就给富大山揪了出来,富大山还想挣扎,就被坟包一菜刀架在脖子上,吓得人群里富大山老婆一声惨叫,手足并用的挤开人群喊冤。

第五名拿开坟包手里的菜刀时,富大山裤裆已经湿了。“你哪儿来的消息?不说明白,饲料厂就别来上班了。”

危如累卵,富大山毫无义气的指向人群中一人。那人也不含糊,瞬间就将身边的同志给出卖了,一时间相互指证如连连看一般,击鼓传花的一路指去。

说明两件事。第一,伍家沟的老乡的确没义气;第二,村长老伍的确是个搅屎棍。同时几根手指指向老伍时,最后的消息来源被确认了。

“我是听镇长说的!”老伍不能被这锅,毫不犹豫就将表哥出卖了,“名娃,叔就是想问问,没想到闹出这么大动静。”一边解释,一边又拿出村长的架子将村民撵走。

“都站住!”第五名高声一呼,人群马上就停滞了。没人愿意走,过来就是想要个答案。看第五名要训话的架势,又一呼啦都围了回来,显得其中的老伍又傻又尴尬,不知怎么收场了。老伍只是怕玉立公司收摊,兼又是个碎嘴子,心里留不住话;都不记得给谁说的了,低估了村民的敏感度。#####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卷 县城作者:猫腻 2遮天作者:辰东 3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殇情浅】作者:殇情浅 4第八卷:长生作者:无罪 5神工作者:任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