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62.细作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细作

听着浴室里传出的愉悦的口哨声,第五名心情复杂。本以为和孙婷只有武力值上的差距,这会儿好像又发现见识上的巨大落差。又打了人报了仇,又让俱乐部老板背上了这批德国鱼苗的饲养成本,这奸商做的都有些天理难容。比起这种战略层面的思维,当初跟侯胖子在文苑市场的那些工作往来简直就是小老百姓们的市井生活。不觉有些脸红,看来成为一名真正领导层,还挺任重道远的………正尝试给自己来个学习计划,听到孙婷在里头问:“想进来不?”

啊?这可以?满脑子上进念头这会儿全被胡思乱想取代了。说想吧,似乎不太好,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在家,人多眼杂的;说不想吧,有时机会一纵即逝。刚犹豫着捏住门把手,孙婷就裹着浴巾出来了。“想进就赶紧进去,尿憋爆膀胱我可不负责。”说完就钻到屏风后头换衣服去了。

听着孙婷戏谑的笑声,第五名都想把屏风一脚给踹倒。

“你也没必要纠结。”孙婷告诉第五名,想当年铁马他爸也是良善之人,可经商就要有经商的思维,人就是在一点一滴中潜移默化,最后蜕变成了能掀起血雨腥风的商界大鳄鱼。

铁马他爸究竟有多狂暴,第五名不好说;但铁马之狂暴,显然让贾老板享受的欲仙欲死。这边学习商业套路呢,那边求救电话就过来了,说铁马带着俩山民要把自己给活埋了。

都是富二代,相比孙婷,铁马在父皇身边耳濡目染的时间更长。刚冲第五名发完脾气,立刻就察觉出这里头不对。锦鲤俱乐部老板是怎么知道德国人的那批锦鲤苗的?肯定是出了内奸!毫无疑问,就贾老板了。没啥说的,让坟包和伍魁首挖了个大坑,请贾老板进坑叙话。

贾老板哭了。知道铁公子无法无天,秦岭深处连个摄像头都没有,被人埋这儿,只能等千年后考古大发现。

“别怕,就说说为什么。”铁马见贾老板吱吱呜呜说不出个缘由还偷偷给孙婷打电话求救,也不阻拦,反倒更确定了心中的某种猜测。

这就对了。以金花那脾气,对待叛徒从不心慈手软。要是被姓贾的给坑了,估计在福州就能直接将其海葬;神奇的是贾老板非但毫发无损,还心腹管家似的跟在孙婷后头。这说明什么?说明买鱼未遂进而打人这事里面有问题。孙婷显然是不愿意交代的,那就只能从贾老板下手了。

看孙婷几人远远跑来,铁公子越发坚定了心中判断,吩咐坟包和伍魁首,“别停,填土!”

“孙老板,救命。”姓贾的没骨气,刚朝身上泼了两铲子,土还没埋脚面呢,叫唤的就跟濒危似的。不过这方便了孙婷和第五名循声定位。

“快起来。”第五名上来先把贾老板拉出来。老贾现在是自己人,这么得罪可不行。又是拍打灰土又是赔情道歉,先让受害者顺顺气。贾老板显然对第五名不是那么放心,眼泪鼻涕的躲到孙婷身后。

铁马全明白了!肯定是孙婷授意贾老板朝俱乐部老板那传的话,看到第五名和孙婷站在一起的样子,两人显然已经通过气了,到头来整个公司瞒的就是自己一人……狗男女!气的随手给了伍魁首一巴掌,伍魁首眼亮躲的及时,抽的身后的坟包哼唧哼唧的。

被贾老板叫唤声吸引的还有了断大师。看到如此庄重的杀人仪式,大和尚念诵声佛号,“诸位施主,又在此……玩耍呢?”

小和尚挖坑,老和尚视而不见,简直就是黑暗神庙。贾老板死里逃生,又不敢朝铁马跟孙婷开火,只好心里痛骂了断大师这出家人没有半点慈悲。

了断大师是来谈公务的,又和老贾不熟,哪有闲暇救苦救难。向铁马请示:一期工程已经竣工,还请孙董和铁公子前去莅临指导,也算是验收。

不就是个寺庙扩建吗,哪儿有这么繁复的规划,怎么还整出一期工程了?铁马不解的瞅了第五名一眼,又想起自己被排除在小圈子之外的事,傲娇一指山路,走着!便轻车熟路的朝山路而去,倒是把贾老板这二五仔的事揭过去了。能让铁马挂心的寺庙,这里头应该有看点,死里逃生的贾老板也没皮没脸的尾随跟了下来。

孙婷拉住第五名,询问一期工程是怎么回事?

第五名无奈摊了摊手,建设寺庙是玉立公司崛起计划中的重要一环,却因为山路塌方的事影响,前后耽误一个多月。虽然加班加点的赶工,但进度仍差一大截。为避免了断大师在孙、铁二位大老板面前难堪,第五名才发明了这么个说法。

孙婷想笑,可想起第五名死里逃生的事儿,又笑不起来。“看看再说吧。”孙婷指了指前方的铁马。第五名立刻明白。刚刚的事得罪了铁马,再怎么说,人家还是名义上的大老板呢,这会儿验收工作得看人铁公子的脸色。上前给面无表情的了断大师做了个手势,大和尚立刻会意,两步来到铁马身侧,“铁老板,老衲先介绍下一期工程的重点……”

“不听!”铁马霸气的一摆手,“长眼睛呢,好坏看完就知道了!”

果不其然,这位还生着气呢。第五名拍拍了断大师,指了指自己,意思还有我呢,别紧张。大和尚重重出了口气,招呼伍魁首好生伺候好铁公子,这次能不能过关,只能听天由命了。万一得罪人家出资人的话,就看名娃的面子有多大了。

第五名的面子有多大无所谓,可那新寺庙的门脸却是挺惊人的。光那两扇正门的规模是按法门寺的尺寸,不知道大师是搜刮了多少人家里的棺材料才拼接起来的。红漆一刷,黄亮亮的纯铜大门钉更是逼格满满。

就别说第五名了,连铁马站在门前都能感受到佛法无边的压迫感。伸手想摸摸庙门,被了断大师拦住了。“才上的漆,小心沾手。”

孙婷笑了。昨天回来还没见这两扇门呢,看来是为了应付检查连夜装上的。铁马回头不满的看了大师一眼,“新门咋不放炮?”

不是上大梁才放炮吗?省城有新规矩了?大师看铁老板自打下山表情就不对,不能质疑,赶紧解释:“咱院里不是养着锦鲤吗,怕惊着鱼。”

“鱼金贵还是我金贵?”铁马看似像大师发火,眼神却瞥像第五名。

大师是人精,即刻就感受到了一股高层矛盾带来的附带伤害。赶紧念佛号要打圆场,孙婷上前先给这祖宗腰眼上杵了一拳,“你金贵!”

“不,你说了不算!”铁马这是叫阵呢,冲着第五名瞪眼。

“放炮,放炮!”我的爷啊!第五名赶紧随着孙婷也赶紧回话,“今天就是不要鱼了,也要让铁董随心!等验收完广缘寺,我亲手给贾老板活埋了成不?”

贾老板一脸懵逼:“怎么又是我?”

“这还差不多!”铁马表情舒展的指了指孙婷,“跟我耍心眼,你还差好几万年呢!名名,下次不许跟金花学坏。”

大师的第六感嗅到了一股特殊的酸腐味道。虽然难以言状,但又好像抓住了什么要点。大体上是嫌名娃和孙董走的太近了……可从感觉上又好像还有点其他瓜葛。这估计就是传说中的宫闱秘辛了吧?

贾老板作为前期的反派,和赵老板有交情的,比了断大师了解的更深刻。忽然产生了种奇怪的心态,或许赵老板那么干也没错,若自家闺女卷入了这奇怪的两男一女关系,釜底抽薪快速了结是个最有效的办法。

但伍魁首和坟包就没有长辈那么多经验了,只知道是贾老板惹铁公子生气要被活埋,看到连第五名也牵扯进去,坟包挺身而出了。“两边的青砖是伍魁首一百块一车在乡里收的旧砖,大师按新砖的价钱报五百块的账。铁董别怪名哥,他不知道这事!”这就尴尬了。伍魁首就想当场给坟包这堂弟活埋了,大师一张大脸憋的通红,叫人煮了的感觉。

安静过后,铁马、孙婷、第五名三人瞬间爆发,笑的天翻地覆。大师红个脸赔笑,赶紧认错:“一共八十车砖料,多退少补,多退少补!”

“不用退,挺好,挺好!”第五名赶紧摆摆手。这事刘秀娟早就汇报过了,本来想较真,可被第五名阻止了。因为成本问题,乡下早就不烧青砖了,都是那种半大的红砖。红砖太Low,想要古香古色,还必须得这种用久的老青砖才上档次。这几年,老青砖越来越难找,省城的价钱跟开了嗜血一样的暴涨,大师报五百块一车简直良心价。

“大师,别往心里去。”在铁马眼里,别说一车一百,就一块一百都值,只要自己看着舒坦就行。回头又朝坟包招招手,不能让这忠心的金牌小密探失望,腕子上撸下手表就当了奖励挂到那糖尿病细手腕上,“往后不光对你名哥,也得对我忠心才行。”

这手表太沉了。伍魁首看那牌子款式,手机上飞快一查,大十万的限量版,眼里就冒火。自家费劲贪污那点砖钱都不够给人换个表带!早知道这么大的奖励,不如先自首呢!坟包也吓住了,本来就以为是个表,可看完价钱,这哪是自己这种人该带的,赶紧就脱下来要还给铁马。

铁马一言九鼎惯了,最烦别人蛇蛇蝎蝎。前一阵为了深入敌营,每天和小伙伴们厮混;自己有一早带表的习惯,每天胡天黑地的醒来,醉醺醺都不知把谁的表带走了,家里莫名其妙的多了好几块。“我多着呢,拿着!”

农村人的日子过的紧细,没城里人那么混搭。坟包看铁马无所谓,又赶紧把表举到孙婷面前,“孙董……”

“给你就拿着。我可管不了铁董。”孙婷挺喜欢坟包的忠心度,挎包打开看到自己没啥好东西,就一瓶德国机场免税店买的香水。当时是喜欢那瓶子的款式才买的,平时也用不上,就随手给了坟包,“以后也要对我忠心啊。”

好嘛,就因为出卖自家,一块大十万块的手表就不说了,还得了孙董青睐,拿那么美丽女孩的贴身香水,简直就是犯罪!可现在又不能发作,伍魁首都气哆嗦了。

坟包显然没把伍魁首放在眼里,一边手表一边香水的惶恐,求助的看了第五名一眼。第五名笑了,伸手给坟包后脑一巴掌,“少看我,我家现在比你家穷,没东西给你!”

坟包看第五名这么说,心里踏实咧嘴笑了,小心的给表带起来,手里捧着香水小心闻了闻,真香啊。幸福的感觉笼罩全身,就开始打算要不要把了断大师偷偷去后山挖树造景的事也说出来。

了断大师也警惕起来,示意伍魁首看好坟包这小汉奸,庙里虚报冒领的东西还有,再被举报就没法活了。心虚的推开庙门,露出那雕刻精致的道教故事的砖雕照壁。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官运作者:何常在 2横刀立马作者:任怨 3天珠变作者:唐家三少 4镇魂作者:Priest 5第二十篇 劫甲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