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409.诡道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409.诡道(一)

半人高的大台子,铁马让富大山将那一百万现金摆放的显眼一点,一摞摞堆砌的大钞让富大山头晕目眩。庆幸替代坟包,才能跟万众瞩目的铁董同时出现在这么显眼的位置。眼红坟包好多万的名表许久了,告诫自己一定要把握好这次机会,只要获得铁董的青睐,那好处胜不枚举。

既然是官民合办的赛展,田镇长有幸被请上主席台,和诸位评委并列而坐。本不怯场个人,到显得有些惴惴不安了。镇委书记婉拒了上台面的机会,和几个村官们在后场找了个不起眼的石桌围坐一团。富强、曹俊自不必说,是深度参与赛展的明星人物,不能显得太掉价;可前来看热闹的几个村长直呆呆看着台上大堆现金咽唾沫。

“他书记,往后镇上不能再偏心了啊!”有村长实在沉不住气,忍不住就朝领导提意见。

“咋算不偏心?”书记是好脾气,掏出半包烟放了提意见的村长面前,“伍家沟自立自强一手操持的比赛,咱镇上还占人家光呢。”

一句话给村长的话噎回去,场面就变微妙了。都是村里一把手,人前不服输的性子,现在你堂堂书记带头认怂,大家还在石坎镇混不混了?“那就是镇上不对了!”

“哦?镇上哪儿错了?”书记笑了,亲自朝顶嘴的村长发了根烟,还帮忙点上,“你就是发火,也得有个生气的道理啊。玉立公司是人家伍家沟拉回来的,镇上还能不叫人家投资了?”

“为啥投东坝头,不投我们?”有不服气的矛头指向曹俊,还有更眼红的就拿董家寨说事,“老富一个村还占两家投资,为啥不匀出一家给大家?”

“放屁!我啥时候占两家投资?你给我说清楚!”富强都有心肉搏了,背锅侠都没自己冤呢。

“你村一个涝坑赚第五名一拨就算了,那一高一矮俩老板算啥?”有更不爽的开始揭底,指着放生池边跟着刘秀娟的富国美,“在座的谁没儿女,为啥就你女子跑饲料厂当主任了?肯定有见不得人的关系!”

“好好说话!别动不动撸袖子。”书记让发飙富强坐好,倾听同僚意见,“都别跑题。不是说镇上错了吗?我等着听意见呢!”

既然话都说开了,那就不用留啥了。大家世代活在深山老林里,最多出门当个农民工,人际关系闭塞,像第五名这样的万中无一。所以镇上得起到带头作用,通过行政关系拉投资回来给大伙均分。

曹俊听的有点牙酸,感觉进了土匪窝;连富强这种习惯当土匪的都觉得过分。倒是镇委书记有心胸,不计较这些:“还均分?这么干就是镇委黑店了。人家来投资,咱就得让人家赚钱。”

“那咱们落啥了?”有村长一直想不通其中是怎么互利的。

大喇叭里开始叫号了。有参赛资格的曹俊松口气,终于能离开这些无知的同僚了,欢喜的跑去预备。富强自诩是有作为的村长,也不想再和这些没见识的家伙混在一起,觉得掉价。托词董家寨也有决赛名额,不能奉陪了。

书记看着富强和曹俊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你们看看伍家沟,看看东坝头的变化,就知道他们落下啥了。”书记不再解释,手指轻轻敲击桌面,远远看着主席台上开始抽签排次序。

有目共睹的,伍家沟尽管只有半条路,村民人数也是最少的,可现在俨然是石坎镇的龙头了;人家的村长和支书到了台上是和田镇长平起平坐的。紧跟其后的东坝头和董家寨,那也是一天好似一天,把兄弟村越甩越远。难兄难弟们面面相觑,同慨人生苦长。

“书记,我们不懂。只要有人愿意来投……投啥都行!听你的,咱让人家赚钱。”

镇委书记点点头,“这是必须的。比赛开始了,咱们都过去看看,长长见识。等大赛出了结果,咱们再讨论共同发展的事。”

第五名庆幸自己装了摄像头。本来是为抓168号安装的,可昨晚的视频全程就只录制了一片硕大的树叶,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刚派富大山去掉摄像头上的树叶,就看到书记和一众村官们议论一幕。看来一会的比赛只要输给俱乐部,慈祥的镇委书记就准备走群众路线来撵玉立公司走人呢。听见铁马已经开始骚包主持了,第五名却在思索怎么防患于未然。飞速把将视频传到手机里,把胡支书叫到后台,插上耳机开始给老头播放。

老胡锁着眉头看完整个过程,嘴里啧啧了几声,“你得罪人家书记了?”

“没,一直表现的很尊敬。”第五名撩开一扇幕布看比赛进程,大家开始准备放鱼了,朝孙婷一握拳,做了个打气的动作。

老胡朝台上的老伍打了个手势,把幕布合上,“人家要好处你没给?”

“我是那样的人吗?”第五名指了指视频里的镇委书记,“连烟都不收的人,我能咋办?”

老胡用力嘬了嘬牙根,“那书记是个好干部啊。你要我说啥?你要赢了比赛不是就没事了?”

“我是说万一!”第五名见老头无动于衷,气的给老头口袋的烟掏出来没收,“你收我烟了,就得替我办事!给我想办法!”

老胡笑起来,中风的中指点了点第五名,“连勇夺第一的气魄都没有,还敢说自己是卖鱼的?娃,我又老又残,镇里想换我,一个会议就通过了。你是年轻人,天下得你上马打,别啥事都找我这中风的人商量。”

一席话说的第五名有点惭愧,身不由己的点点头。刚想去前台,却被老支书一把拉住了。“我也是支书,台面上的话说完了。现在给我说说你的打算。”

第五名愣了,瞅着老支书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想要啥结果?”老胡把自己烟又抢回来,点上一根,“就咱俩人,想说啥说啥。”

第五名回放了下视频,定格到曹俊和富强相继离席的画面上,让胡支书看。

老胡瞅了瞅视频,又瞅了瞅第五名,沉吟了片刻,“想法可以。政工工作两个要领,拉拢、分化。加上曹、富俩人和咱村,你也是少数。”

“我知道。所以才找你商量。”第五名心里推演过流程,但对此类的事情不熟悉,怕有想不到的地方,才找老胡讨论。

老胡寻思了下:“不复杂。你给咱村把半条路续上?”

“说下流程,好办的话,等我有钱了给咱村修路。”第五名早习惯老头这套路了,连气都不生。

“这娃越来越滑头了。”老胡放低声线,把厉害关系陈述了一遍。

第五名点点头,内心刚有了计较,就听见外面参赛者的争论声。“先看比赛,视结果而定。”和老胡一起步入前台。

原来是俱乐部老板质疑比赛规则,引起参赛者们的不满,尤其是触怒了铁马。要知道这规则可是铁公子亲自制定的。

“改你大爷。”按照往常的生物钟,这会儿应该还在床上睡美容觉。为了主持锦鲤大赛,硬是喝了三杯黑咖啡才挺过来。听到俱乐部老板有异议,瞬间不耐烦。张嘴刚开骂,第五名手疾眼快的端起杯热茶递过来。“铁总,先暖暖胃。咱是主办方,别失了身份。”

“怎么个改法?”孙婷接过话题,想摸清俱乐部老板的意图。

“盲评盲选。”俱乐部老板指指众人各自遮挡起来的鱼。这会鱼都挂牌评比,难免有些人会受到影响,考虑到这是谁的鱼、那是谁的鱼,关系远近不同,主观意识可能就占了上风,会造成结果不公。不如把鱼全部放到一个池子里,除了自己的锦鲤,其余都不认识,反而能表达出真实看法。

第五名和孙婷对视一眼,觉得这俱乐部老板挺狡猾。把评分可能偏向东道主的可能性排除了。但也带出了一个问题,这样会忽然改变审美的角度,毕竟单独品鉴和群体观赏是有很大区别的。就好像有人喜欢兰草,有人喜欢文竹,可非要混杂在一起去百花争艳,那些孤高文静的品种肯定是要吃亏的。锦鲤也是一个道理。

矮子第一个不服,就跳得比高老板还高。“怕输就别来!输不起就改规则,那我比刘翔还重呢,算不算赢?”

“你肯定比刘翔重。咱们不是外行,锦鲤的品质好坏,大家心里都有杆秤。”俱乐部老板笑了,反问矮子,“难不成你养的鱼都是窝里横?都不敢和别人的放一起检视下?”

“放屁……”矮子嘴上硬挺着,心里的确是胆怯了。决赛这会儿本来就是焦点,盲评盲选会引发更热烈的讨论和猜测。如果改规则的话,这里只有俱乐部老板是有备而来,到时候他的鱼万众瞩目,身为同行,那脸还朝哪儿搁?转头就拉上孙婷。“孙老板,规则是早定好的,他能来参赛就是默认同意的。现在要改就等于违规弃权!”

俱乐部老板并不否认自己的心思,却笑笑问孙婷:“是这道理,我也就是问问。要是孙老板怕了,那就当我没提。”

“这激将法太低级了。”第五名怕孙婷脾气坏事,赶紧把话接过来,“规则是大家一致认可的,忽然更改是对所有参赛者不公平。”

矮子马上和第五名看齐,几位参赛者也陆续加入反对行列。铁马乐了,这是大家给面子啊,不屑的朝俱乐部老板摆摆手,“行了,等排号吧。输了也不丢人,大不了我单独给你设个鼓励奖,每年这个时候都给你颁发一次。”

老吴笑了,示意铁马别欺负老人家,“都是来玩的,别为这个伤了和气。虽说这是孙老板的场子,可大伙都是俱乐部的会员,终究要卖老会长个面子嘛。我看啊,这事交给他俩商量,咱们参赛的就别搅和了。”

这就属于典型的老搅屎棍,吃糙米不嫌咯牙的主。刚扳回的局面马上又回到原点不说,还把球扔给了孙婷,现在就是第五名想代言都没机会了。全场都看着孙婷呢,俱乐部老板还一副悉听尊便的表情,特欠揍。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天官赐福作者:墨香铜臭 2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3第七卷:心伐作者:无罪 4十二篇 尊者的惩罚作者:我吃西红柿 5第二卷 省城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