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48.认罪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348.为官之道

小钱多聪明,一眼就识破第五名的小九九,“那轮不到孙婷,你嫂子就能给我做成腊肉。反正救你那天大师也在场,没啥好丢人的。”

大师充耳不闻的呼了声佛号,朝第五名善意一笑,“他名娃,啥都好,啥都累。有人望,你得平衡;没人望,你得钻营。善哉,善哉。”

善你全家!还平衡,老子都耍杂技的了,都处处不平呢!当然,心里的事不能带到表情上来,还得一脸感悟的点点头,“她厂长,脚要不疼了就先收起来,我是来找大师探讨政治问题的。”

切!小钱一脚揣了第五名怀里,“揉着!帮你忙东忙西的连声谢都没有,还跑来从政了?就这破村还有脸提政治?”

大师笑了,喊伍魁首再搬个蒲团过来,一同探讨村政大事。听第五名说起老伍,了断大师的结论倒跟刘秀娟差不多,而且某些角度和老伍当初的抗辩理由一模一样。

“县上的算法是有问题的。”了断和尚告诉第五名,建设成本这东西差距太大了。城里几百万的事情,放到秦岭深处这破山沟,三四十万办的妥妥;要我看啊,三十五万还能再省点儿呢!

妈呀,三十五万连辆像样的车都买不到,可修这么艰险一条路还能省?咋省?小钱也好奇起来,收了脚套好鞋,姿态端正听了断大师讲解,就像是在学校上学一样。

对小钱这小细节,了断大师心里赞叹。要不说人家硕士呢,在求知上的态度就是端正,便抽了伍魁首一巴掌,要求儿子坐端正。“名娃,为了村里这路,你不是已经捐了四十万了吗?”

第五名憋着笑点点头,这算是讹了高矮俩人个名头,镇里咋解释,反正村上都认为没有第五名就没有这半条路。

“别笑,该咋宣传咱就咋宣传!”了断和尚义正言辞的点了根烟,表情深邃的吸了口,“这人啊,他都有个对比。往日要让村民家里出钱,那得杀了他们,可有了你捐四十万的事打底,话就好说了。”

“咋说?”第五名有点糊涂,就算自己捐了四十万,和别人有啥关系?

小钱伸手给第五名脑门上一敲,“笨的!人家第五名都是省城户口了,还倾家荡产捐四十万给家乡修路,咱伍家沟各家各户再一毛不拔还算是人吗?”

了断和尚竖了竖大拇指,赞赏之情溢于言表。“更何况你不是还在村里发了一轮的钱吗?大家都盼着有条路,正好手上或多或少都有点闲钱,多了不说,就依我的本事,不每家每户榨出两千块就算失职!必要时打打杀杀的,就看你咋操作了。”

原来如此!这么算下来,就能筹十多万的集资款!要真想贪点儿钱,跑到对公账上截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但从集资款里动手脚就容易多了,稍微有点心就易如反掌啊!

“更何况存折上还是胡支书的名字!”第五名把了断大师的话听进去了,思量一下,“这么说,胡支书和伍叔也已经估算过了,截留五万块给后面修路留了预算的前提下,还不会影响施工的质量?”

了断和尚当大队长那会儿就已经参透了村官的各种奥义。“而且这条路是村上的命,老伍再不是东西,全家也要走这条路,也要在村上活人,偷工减料有意义吗?”了断大师想起中秋佳节时,第五名散财的大手笔,善意的笑了笑,“名娃,老伍再没脑子,还有老胡监督呢。老胡要是能拿钱打发,我早就把庙扩了,还至于等到现在?”

对啊,截留五万既不影响施工质量,又不是贪污公款,老伍冤枉的结论也就呼之欲出。这就不能眼睁睁看着老伍受苦,了断大师有人脉,打电话约好人让第五名跑去县上了解下最新进展。

可失望的是连老伍的面都见不到,好不容易和调查组的成员碰了面,人家一句话就给第五名的大篇解释顶回来:“现在说啥都没用。路都塌成那样了,咋可能不影响工程质量呢?”

县里也知道第五名是回来投资乡里的有志青年,招待说话都客气:伍家沟公路坍塌事件属于重大事故,老伍作为责任人已经被羁押,最终定处理结果出来之前,不允许任何人进行探视……

听话听音,第五名知道这几乎就是给老伍定案。自己毕竟不是政府公务人员,很多事情不好操办,就想请田镇长出面跟县上沟通一下。

县上都说是质量问题了,你还敢说不是?这是不想要乌纱帽了?!这话要是别人提出来的,田镇长都能当场将其扔出办公室。可对方是第五名,再大的火气也得压住了。担心惹祸上身这种真实理由不能用,一脸苦难的看着第五名,“老伍是我表弟,难道我不想救他吗?可是咱们当干部的首先要带头依法守法。你说的那些我信也没用啊,到了县上我给人家怎么解释?说这条路不是因为老伍断的,那是因为什么?”痛心疾首的劝了半晌,又跟第五名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没让调查组把责任波及到伍家沟村委其他成员身上等等。

路遥知马力,田镇长在推脱责任方面是久经考验的战士。哪怕回答让人不满意,但从道理上无法驳倒。

问题关键也在这儿,你说不是质量问题,那路到底为啥垮了?第五名拉了小钱,俩人蹲了断路边上反复观察思索,头发都挠的成鸡窝了。隔行如隔山,自己狗看星星一般无知,就算找人协调也得拿出依据啊……拿出电话就欲给铁马拨过去,看看他有什么关系没有,却被小钱给制止了。

“笨蛋,找铁马只会坏事!”小钱不满的帮第五名顺顺头发,“一帮公子哥的,除了从上面找关系给人县里施压,他还会啥?”

“施压就施压呗,总不能让老伍被法办吧?”第五名想法很单纯,既然冤枉,先把人领回来再说。

“明明就是工程问题,还逼县里放人,是不是说明人县里办错了?到时候你就把人县里得罪了,往后还在石坎镇上咋混?”小钱恨铁不成钢朝叹了口气,“重感情是好事,可不能总在这上面范糊涂。县里要是刚正不阿,绝不妥协呢?到时候小事就得办成大事,老伍可能更倒霉!”

小钱说的对,是自己缺乏这方面的见识。第五名琢磨半天,“科研机构呢?想办法从事故本身入手。”

小钱犹豫一阵,瞥了第五名一眼,“你要不嫌也行。”

“啥嫌不嫌?”第五名没听懂小钱说啥。

“我以前有个男朋友在地质学院工作,是这方面的专家……”小钱眼波流动,小妩媚的朝第五名胸口点了点,“冲着以前男女关系的面子,他肯定会帮忙,就怕你吃醋。”

小钱平时说话半真半假的,能信几分自己都不确定,第五名二话不说就朝坡下出溜。

小钱一把没抓住,第五名已经攀着断崖边的斜树下去了,还带着碎石骨碌碌的朝下滚落,吓得小钱赶紧退后一步。“你干啥!”

“我吃醋了我自杀!”第五名猴在树上,纵身一跃就抓到断崖边棱石上,敏捷的顺着参差不齐的断层攀下。“包扔下来,我采集点岩层样本!”

“属猴的你!”小钱目视第五名轻盈的下到谷底,才抹了抹头上的汗水,臭山民体能不错,有助于婚后生活?小钱被自己想法逗笑了,将背包投下断崖,“你一会咋上来?!”

第五名指了指谷底的水流,意思是沿着水的方向下去,让小钱去镇上等自己,采集够样本就直接去省城的地质学院。

“把问题调查出来,兴许就能还老伍一个清白。”第五名加快车速上了西宝高速。

“那万一查不出问题呢?”小钱看着满手提袋里的岩石样本,一脸嫌弃,“这包包两千块的高仿,要赔个真的给我!”

“赔!”被讹多了也就习惯了。第五名心急火燎,尽量不考虑查不出的问题。

小钱找出个小镜子开始给自己化淡妆,“一会进城去趟谢瑞麟。”

“到谢瑞麟干嘛?”第五名警惕的看了眼后视镜,“去地质学院还要化妆?”

“那当然,见前男友太寒酸,说明我过的比他差。”小钱噘嘴看了看唇色,露出不满意的表情,“再去趟世纪金花的迪奥专柜。”

“你要疯?”第五名变的犹豫起来,车速也不如刚刚快了,“逛街改天再去,人家地质学院下班就不好了。”

“你得听我的,要不你去自己找人。”小钱好整似暇的将一块小岩石扔出车窗外,朝第五名做了个鬼脸。

“就去迪奥专柜!马上去!”第五名一脸投降的表情,换挡提速。

小钱呵呵笑着,“少打马虎眼,先去谢瑞麟!”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卷 省城作者:猫腻 2第二十五篇 烽火边疆作者:我吃西红柿 3一世兵王作者:我本疯狂 4界王作者:骷髅精灵 5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作者:折纸蚂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