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80.前哨战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380.前哨战(四)

山美、水美,鱼更美!看着鱼塘里的那些锦鲤,众人都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鱼是怎么养出来的呀?色彩浓厚而鲜明,斑纹平衡而清晰,最叫人赞叹不过的就是姿态。每一条的泳姿都那么端庄稳重,脊柱笔直,每片鳍都优美而灵活。别家渔场也没少进,可从没见过在体型上能全部这样高品质的锦鲤。

“这么好的鱼,咋放到这深山老林里来。”就怪第五名这边不会经营。这是资讯的年代,酒再香也怕巷子深呀。

“我老板说了。要养出这鱼,只能在这里。咱这边水好。”第五名笑眯眯地蹲在鱼塘边上,一副憨厚山民的嘴脸。

“早几天……早几天多好……”

“我们刚订完呀。”老板们都后悔的不行,有脾气坏的当场就开始骂高、矮俩人不地道。想退吧,可那边已经交了订金;不退……这边的鱼明显质量高出不止一两个档次,每条鱼起码还便宜二三百……

“要不是这。”第五名看一帮人痛不欲生,便友善提议,如果他们想买自己这边的锦鲤,自己可以每条鱼让五十条钱,多少弥补点老板们在别处的损失。

订金最多是交百分之二十。但伍家沟渔场这边,每条鱼比高、矮两人那边的便宜了近三分之一,还能额外让出五十块钱利润,关键是质量远超那头……这个账好算。

“小伙子能做这个主?”有老板没瞧见渔场主人,心里不踏实。

“能呢。老板让我全权处理了,您想要,现在就能一手交钱、一手抓鱼。”第五名侧侧身,一手指着鱼塘中正在游嬉的锦鲤们。粼粼波光中,坟包泛筏于水面,精美饲料撒在鱼群当中,引发了鱼儿们更欢快的摆动。

“小伙子,你们都是用这种饲料喂的?”客商们都是行家,上手一抓、一闻,就知道这东西高档。怪不得人家鱼养得好,这深山老林的,水质优良是一方面;饲料的功劳也不能忽视。锦鲤们活得逍遥自在,长得不美才怪。又感叹山民做生意朴实,可比高矮两人那黑心渔场好太多了。

这还等什么呀。“我先挑!”已经有老板急不可耐地跳出来了。

“凭什么你先挑。小伙子,我这就给你转账。”其他客商不依不饶,都要占据有利地形。

高老板和矮子这边拿了小二百万订金,没看到水族馆有所动作,估计是孙婷也束手无策,俩人为此很是美了两天。但第三天上,就察觉到不对。按照约定,今天下游客商们就都该把尾款打到账上。可到了银行关门时间,账户也没任何变化。想问问吧,这样太不矜持了;好不容易来了个电话,赶紧商议送货时间,潜台词就是希望快点结清尾款。

“哎呀,老高。不好意思,我这边清理池子,没地方。鱼你先不要送了,过些日子我这边筹备好了,再通知你。啊。”说完就挂了。

这理由好像挺充分,可你一家清理池子,总不能家家都清理池子吧?接二连三的电话就跟约好了似的,都清理池子中,请高矮两人先别送鱼。自然,也没提尾款和订金的事了。

“这是不要了?”矮子不敢置信。“统共小二百万订金也不要了?”

不让送鱼这是委婉说法。高老板自然是明白。可前两天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都不买了?最操蛋的是又不直说不要,自己这边拿了订金,就还得给人养着,那养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即便有订金,可一平分,连一百万都没有,杯水车薪。“难道是孙婷使坏?”

“可没听说族馆那边有什么异动啊。难道是俱乐部?”

“俱乐部从孙婷那儿买的鱼都是准备春节后提高市场门槛的……这会儿放出来跟咱们抢市场没意义。何况订货会又是那边帮着办的,要卖,都不需要经过咱们这一手。”

高、矮两人都迷糊,又寻不见原因,只能自我安慰那些人是真的清理池子,兴许过阵子就来拉鱼结尾款了呢。毕竟手上有了二百万的活钱,集中精力把董家寨那批鱼养好才是关键。结果人到了镇街,就碰到有拉活鲜的专用车朝伍家沟新修好的路上开去,还不止一辆。

心下一沉,不约而同的就追了上去,却差点让开下山的车当场怼死。命都在其次,就让矮子趁势趟在车轮下拦住去路,高老板攀上驾驶室就给司机扯了下来。“车上拉的啥?”

地处深山的蛮荒之地被碰瓷,即便是老司机也只能认了,赔礼道歉还掏了二百块,却被高老板挡开,“少废话!问你车上拉的啥?!”

“锦鲤啊。”司机咬牙再加一百私了,没想到高老板已经绕到后面强行要开车厢。司机也急了,这碰瓷的太没职业道德!上百万元的高档观赏鱼,出事就要命了,驾驶室里扯出个大号扳手就准备和高老板拼命。

适逢主家押着另一辆车下来,看见这一幕赶紧叫住要行凶的司机。高老板一看是此前违约的客户,也顾不上形象了,伙同矮子一起就给这背信弃义的老客户给拽住了;指着车厢要个解释。

还有啥解释的?老客户也不给高俩人留脸了,是你不仗义在前,打着清货的旗号圈钱;要不是老天保佑碰见送鱼的傻小伙儿,自家就得破产!说着就来气,老子订金都不要了,你俩还有脸叫我解释!

事关信誉,高矮在行内也不是怂人,拦住车打电话让富强带人来撑场面,一面驳斥对方的指控。这下热闹了,挺和睦个偏远小镇,头次见有钱的城里大老板撕逼,这可是个学习的好机会。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看热闹的乡民,堵的上面的车下不来,镇街的车上不去。

富强不明真相,虽说和高矮俩人有芥蒂,但毕竟是村上的投资商,在自家镇上被外人欺负说不过去,带了一队壮汉呼啦啦的就跑来助阵。看到这场面,把堵在路上的鱼商们吓的够呛,本来想帮同行说话的几位就没敢下车。

被高矮两人拉住的那位已经吓尿了,没想到高矮俩人的势力已经延伸到这山野小镇了,只好打电话朝第五名这边求救。也分不清状况,只哭诉遇见劫匪请求支援。

玉立公司卖鱼,那可是全村的大事,老伍亲自指挥几十名村民帮着众老板朝广缘寺运锦鲤,就遇上第五名接到求救电话。大伙都挺纳闷,就算深山老林,可劫匪也不至于在镇街上作案啊。客户就是上帝,决不能在自家地头上受委屈。吩咐众人放下手里的活,抄家伙剿灭违法乱纪的王八蛋!

有了伍家沟的增援,躲在车里的客商们打了鸡血般的激昂,立马抱团,对着高矮俩人开撕。虽然无法加入到大老板的战争里,但老伍和富强有各自的立场,尤其在全镇人面前不能怂。丁对丁,将对将,几十号人大眼小眼都睁圆了怒目对方。第五名本欲上前调节,却被富国美拦在原地。

“你知道咋回事不?”富国美将第五名推回到伍家沟的阵容里,楚河汉界的划分清楚,然后开始学着俩村长对峙。

“不知道……”看这场面,第五名就心知肚明了。可其中细节太多,一时难以言述。

“那你就先别过去添乱。免得我爸和老伍万一谁脸上挂不住出事。”富国美看第五名赤手空拳的对峙有点违和,路边捡了根木棒递给第五名,“万一打起来咱俩就跑。”

“哦……”第五名踮着脚看了下场面,还真挺火爆的,坟包那边和董家寨一个远亲已经骂起来了。掂量下木棍有点不踏实,朝富国美使眼色,俩人慢慢朝边上挪动,拉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富强和老伍双方牵制,俩人骑虎难下,这就苦了面对十好几个客商的高矮俩人了。没了之前的优势,被众买主当着全镇人一通的数落。有听明白的就开始添油加醋的朝没听明白的解释,大意就是董家寨那俩投资商不积德,想拿次品骗人钱,被抓了现行还仗势欺人的强买强卖。

改革开放这么些年,老百姓早就习惯缺斤短两、以次充好的市场潜规则了,见怪不怪;可强买强卖就不能忍了。恰好人群里有几个出门打工,在大城市被兄弟民族切过糕的,已然气冲牛斗的开始声援众客商。

田镇长带着镇派出所的同志赶来平息暴乱就赶上这一幕。有理没理,也不能唆使无知民众武斗!给俩村长先拿下,驱散吃瓜群众,至于这些个客商不能留难人家,客客气气请回镇政府里询问个详情。

生意人,不愿意树敌得罪人,都挺担心的。可有明眼的就发现,相对于高矮俩人,这镇长明显对第五名客气一些。尤其最后赶来个叫胡支书的糟老头气场更大,如太阳般温暖的安慰众客商之后,便开始残忍的威胁起镇长来。竖中指就算了,动不动要崩了高层领导的言论令众人心里很是踏实。真人不露相啊,第五名这小伙子看着傻傻的,可在当地的势力比高矮两人要大一些!

众人一商量,这次是把高矮俩人得罪死了,索性就一道去镇政府里将其不要脸的欺诈行为再添砖加瓦丑化一番,不得翻身。马上有人提醒,别真把高矮俩人搞死了,有俩大供货商打架,咱们做中下游才能渔利云云;这言论深的人心,纷纷赞其高见。富国美跟着这群人后面朝镇政府走,就听的五迷三道。哪儿那么多心眼,都是群什么人呐?

第五名冲富国美摆了摆手,“放心,不会影响你村的鱼塘。”

“你成天就和这种人打交道?”富国美揪着第五名放慢步伐,和前面拉开点距离,“你村刚还帮他们,转脸就开始两头算计。太不仗义了!”

“人家做生意,当然要比咱们想的多点儿,也没错啊。”在侯胖子多年的教诲下,第五名早就不在意这些。精明又不犯法,更和骗子拉不上关系;没必要仇视这些精明的好商人,“难道你喜欢和笨蛋做生意?”

看到富国美很是认真的点点头,把第五名逗笑了。“恨不得人家都是笨蛋,咱好坑人家?”

富国美被说中想法,有点脸红的辩解:“至少他别来坑我。”

“我以前和你想法一模一样……”第五名看胡支书拄着拐棍走的吃力,上前扶住,“这些年在外面也看了些;像高矮俩人那种见谁坑谁,一锤子的买卖做不长,最后只能害人害己。能常来常往,逐渐把生意做大的人里,大多数的人品都很正。”

富国美寻思了下,认可的点点头,“以前这话我是不信的。可看看你和铁董、孙董的所作所为……你们才是有眼光的人。”

“名娃,少和国美讲这些资本主义腐化言论。”胡支书虽然只听了一半,就明白俩人在说啥了。伸着中指朝前面一众人点了点,“管你钱咋来的?只要有钱,招人恨那是必须的。人品再好的商人,他就不剥削了?有剥削才有反抗,这是阶级斗争的根源!行了,去前面盯住你爸,别让他胡说八道的再给你董家寨找事。”

富国美有点不情愿离开第五名,犹豫了下才朝镇政府跑去。第五名扶着蹒跚的胡支书慢慢跟着,“胡叔,你咋给国美这么说!我好不容易才……”

“是我说错了,还是你课本上教错了?”胡支书不满的瞥了眼第五名,“你自己都没弄懂,就别给富强他女子乱教!你做好你的剥削阶级,我们做好我们的无产阶级,井水不犯河水。”

第五名一脸委屈,还是很孝顺的帮老支书点了烟,“胡叔,我剥削的那点儿,都捐了咱村的路了。”

“那只能说明你剥削的不好。”胡支书露出慰藉的笑意,让人看着一脸的贼气,“行了。我知道你好不容易才找到个机会,这是变着法给自己脸上贴金,挑起董家寨内部斗争,想一口气弄死高矮俩人呢。”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2默读作者:Priest 3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 4凤囚凰作者:天衣有风 5落月江湖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