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47.苦孩子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47.苦孩子(下)

全公司加上铁马就仨人,开哪门子大会?当初没少配合侯胖子分别唱红脸、白脸。第五名看孙婷摆出老总的谱,立刻做出下属姿态,聆听训诫。

刘秀娟却慌了。啥意思?啥叫能干就敢,不能干别勉强?这是要开除小叔子?看第五名在孙婷勉强唯唯诺诺的样子,刘秀娟恨自己给他惹了麻烦。胡支书也开始害怕。有第五名才有这些合作,没了第五名,伍家沟在人省城大老板眼里算个屁啊。忙替第五名说好话:啥坏事儿都是老伍的,狗拉的也是老伍拉的,请孙婷别怪第五名。

曹俊反应过来,也赌咒发誓,这不是第五名的错,是他这当村长的没处理好。“孙老板,今天我这儿跟您保证。一定配合第五名经理完成这个项目的合作,挽回贵公司的损失。但凡一个字虚假,就让车把我压死!”一指村外的国道,曹俊放了厄运诅咒的大招。田镇长则宣告众人,谁再敢给孙婷公司项目添乱,他亲自带队请对方到镇上派出所喝茶。

既然领导们表态了,群众们也不能落后。了断和尚低声念诵佛号,一弹腿把坟包踹到孙婷脚下。坟包识时务地拉着孙婷裤腿不让走,请孙婷别责怪第五名,傻逼是他,不怪名哥。刘秀娟前闺蜜认为伍家沟丢人现眼,堂堂男子汉哀求个小姑娘,都嫌不害臊?“孙老板……”和几个东坝头老太太一起,她当场就给孙婷跪了,哭喊着请孙婷大人有大量,别跟一帮无知村妇计较。

哀鸿遍野中,两个村子的嚣张气焰一丝不剩。上百口人就差把孙婷、第五名供起来了。

“孙总,留下这两台机器吧。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项目不成,你开除我!”。第五名给孙婷使眼色,让她见好就收。孙婷演技爆表,为难、犹豫的神态自然而不做作。思考半晌,最终冷漠地盯着第五名,把声音提高到在场几百人都能听清的音量。“记住你的话。项目要是出问题,你自己递辞呈!”说完,让出了身后的大烘干机。

机器,终于被留在了东坝头。临回伍家沟前,第五名要走了曹俊拟定的合同。今天的事就是前车之鉴,他要仔细再对合同进行审核。刘秀娟顾不得和刘母探讨那糟心的订亲,也跟第五名回家了。

“嫂子,你别忙活。我和孙总都不饿,先谈工作。”看刘秀娟忧心忡忡地给自己和孙婷张罗饭,第五名忙拦下,让她去歇着。

折腾得一天没吃饭,怎么能不饿。刘秀娟扶着厨房的门,又不好当着孙婷的面驳了小叔子。东坝头、伍家沟双双服软,还有啥重要工作非现在谈?看看孙婷严肃的表情,好像气还没消。这是准备把小叔子拉进去单练啊!赶紧拉拉第五名的袖子,示意千万不敢跟气头上的领导对着干。接收到第五名安抚的眼神,却还不放心,随手揪了把菜,蹲厨房门口开始择,心里七上八下,手里就没个准头,好的坏的一股脑都给当成烂叶子拽了。

进屋关了门,孙婷冷着一张脸,也不客气,两只脚左右一蹬,把鞋踢掉就上了炕。

第五名却规规矩矩,一副等着挨批评的样子坐到炕桌旁。

表情严肃地看着对方,却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忍不住拎起炕上的枕头,朝第五名身上胡乱砸了两下。似嗔似喜,“你这人咋就这么坏呢。还山民呢,就知道坑乡亲。”

“我可没坑他们。”第五名笑着抢过枕头,朝腰后一垫,舒舒服服地歪在炕稍,“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啥从前来镇上投资的人都铩羽而归了,就是因为他们没摸清山里头的门道。”

还门道?孙婷笑着呸了一口。说得蝎蝎虎虎,不就是欺生嘛。见外来户没有依仗,就仗地头蛇的势拿人家一把,有钱赚的人,也就忍气吞声了;挣不到钱,只好认栽。

“这么说就难听了。都是做生意,省城有省城的习惯,山里有山里的规矩。你替下乡挨宰的城里人抱不平,我替进城受气的乡下人鸣冤,这就没办法总结经验了。”第五名看孙婷热得直拿手扇风,忙掀开壶盖看看,里头是井里镇过的酸梅汤,赶紧给孙婷倒了一碗。

“就吹吧。看在你今天给公司立了大功的份儿上,我忍呢。”孙婷歪在炕桌旁品味刘仙姑独门秘制的符水,打毛孔里透出惬意。

摆明着瞧不起山民呀这是。第五名果断指出,要是没有伍家沟今天的闹场,东坝头人指不定要讹诈到啥时候,项目拖黄了都可能;但伍家沟的出现,让东坝头人明白不是自己求他们,是他们求自己。于是,讹诈消弭于无形。“反过来,伍家沟也一样。如果没有东坝头,咱这水潭养鱼时间一长,无论是老伍还是村上人,都觉得咱把鱼养这儿是理所当然。今天这事儿,就是让他们明白自己的位置。咱这买卖到哪儿做,都是咱的自由,谁都无权干涉。”

“绕来绕去的,不就是想说‘危机感’嘛。”身为商二代外加女老板,总结能力明显比第五名强,“一旦形成危机感和竞争关系,屎都是香的。咱们才有在其中腾挪的空间。制约制衡,自古有之。”

“孙总远见卓识,总结得太精辟了。”第五名敬佩地给白富美续酸梅汤。“尤其是您今天出其不意的配合,确确实实地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轻车熟路地拍着,这都当初伺候侯胖子留下的熟练技能。

“你也功不可没。”

“哪里哪里,领导过奖。”

“小同志不要谦虚嘛。”

“嘿嘿嘿……”

刚切换到吹捧模式时,都还有些不好意思;几句话下来,就全心安理得,甚至开始享受了。隔着炕桌,第五名、孙婷一片温馨祥和。

蹲在窗外偷听的刘秀娟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原来都是小叔子刻意的……孙老板也聪明,知道随机应变。可他为啥不提前说一声,害人担心了半天?不过这样一闹也好,曹俊应该就没脸再跟自己提亲事了吧?心头轻快起来,看李大亮愣头愣脑地朝这边哼哧,赶紧做了个“嘘”的手势,猫着腰潜行过去,给它嘴里胡塞了几叶白菜。

第五家其乐融融,村委会的气氛却跟冷库一样。

胡支书蹲在板凳上吧嗒吧嗒地抽着烟。老伍被他盯着,浑身肝硬化。前几十年在老头面前的声望都白刷了,今天跑东坝头弄这一下子,立刻仇恨。

“连机器干啥的都不明白,你也好意思带人去打打杀杀?”胡支书把老伍分尸的心都有。本来曹俊的事是要留作杀手锏;但老伍贸然出击,非但没有达到羞辱曹俊的目的,反倒让曹俊当众露了脸。东坝头那帮老娘们更喜欢姓曹的不说,田镇长那边也觉得曹俊年轻有为,至于老伍……往后没这表弟,丢人。

老伍额头冒着虚汗,掏出烟,想抽一根冷静冷静,手指头却不好使唤,过滤嘴给捏扁了不说,火柴棍擦了半天也不冒个烟,干叼了根在嘴里,憋屈地辩解起来:“我不也是怕咱村吃亏嘛。”想想又觉得自己还是有理的,忙补充说明:“再说……俩村闹点不痛快也好。这样,秀娟和那姓曹的就不好结亲了;也算侧面达到目的。”

这话就捅了马蜂窝了!领导训话,竟然不反省,还耍小聪明地给自己各种开脱?“意思是还得给你记功?”胡支书激动中,时空就有些错乱,伸手拔枪要毙了老伍,在腰间摸了个空,才反应过来自己退伍多年;又抓起拐棍去砸老伍脑袋。吓得老伍连忙闪避。躲得及时,脑袋保住了;烟却掉在地上。心疼地去拾,手背挨了火辣辣一棍子;看老头不依不饶地挥舞拐棍,赶紧扑向窗户。

哪个遭瘟的把插销栓这么死?!老伍死命摇晃窗口,怀念当初村委会还赤贫的时候,破窗烂门的一推就开;现在倒好,门窗坚固,完全不利于战略性撤退。

“舅——舅你快把拐杖放下。”潘金桂打外头进来,看胡支书正要灭绝老伍,赶紧跑上来把老头挡住。“村委会内部矛盾,咱要文斗,不能武斗。”

“屁个内部矛盾。就他这样也配当村干部?”胡支书被潘金桂强行搀扶,不依不饶,“明天先去问问你表哥田镇长,看你这村长还能不能继续当下去!”

这话是个啥意思?正要跳窗的老伍顾不上逃逸了,松开窗框,不敢置信地看着胡支书。多年来忍辱负重,被老头各种施虐,不就是为当这村官,活个面上有光嘛。老头这话是要联合田镇长罢免自己?揉揉太阳穴,里头血管子砰砰乱蹦。完了,好像栓了。

“跑啊,怎么不跑了?”胡支书看老伍要官不要命的嘴脸,一拐杖砸到老伍脚面上。“丢了全村的脸,还差点影响了名娃在他公司的前程。你自己掂量吧。”#####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夜第四卷:垂幕之年作者:猫腻 2拜见教主大人(重生之魔教教主)作者:封七月 3网游之近战法师作者:蝴蝶蓝 4第五卷:两地争作者:无罪 5破灭时空作者:任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