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400.角斗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400.角斗(二)

本来曹俊收购山货,大家多少都赚了点;可事情才过了一天,田镇长就打电话催着要货就引起了各村的关注。有心思活络的立刻跑现场查探,正遇上东坝头老队长和村会计算利润,一听之下就打算晕过去。好嘛,一点乡间情分都不顾,大头都叫东坝头赚了,就这还有脸找镇长催货?

先是众村子抱团找镇长评理,得知镇长出席广缘寺的开幕式就全都杀了过来。不好得罪人家伍家沟,就美其名曰观光取经,可田镇长多贼,接到书记电话就先躲了;这帮村干部找不到老大,只好朝第五名申诉。

都是一样的村子,东坝头能做的大伙儿都能做,实在无法容忍他独家专美于前。不等第五名敬烟,各个主动给第五名塞,恨不得直接戳嘴里帮点上。请第五大老板也多关注关注其他乡亲,大伙不指望和伍家沟比,但比起东坝头那不省心的却是强多了。

这不好调解,老伍这人来疯又不在跟前,想找个人顶缸都不行。最可恨是巨Vip会员的老吴还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眼看就初赛了,不说好好调理下自己的鱼,跑来看哪门子热闹?第五名赶紧压压手,给众人带到寺门口,刚要说个客气话斡旋下,富强那不长眼的跑来了,还一脸兴奋邀请第五名今晚参加全羊宴!

你奶奶的全羊宴!各村干部都炸锅了。虽说冲着东坝头来的,可董家寨更招人痛恨!好几百人的大款游客食宿全包,这得赚多少啊,偷着乐就算了,还有脸在同僚面前下请帖?

“老富,还是你厉害!”马上就有不乐意的站出来打擂台,“前半年才坑了玉立公司的鱼塘,这会儿还能从人家身上占便宜;这本事你得教教大伙!”

更有鄙夷的目光投向富强,“那天开会,是不是你和曹俊串通好要坑咱全镇?”

富强脸红脖子粗,动武又没人家势众。最看不起这帮贪得无厌的,都卖了山货了,还不满足!便假装没听见,只要能给自家村上捞好处,从前那些行为,就算是厚着脸皮因公殉职了。

第五名实在没有精力再参与这些屁事了,一个电话拨通田镇长;话说的客气,反正是锦鲤比赛又不是展销会,若镇上没法调解那就啥都不用卖了,广缘寺关起门来办赛展也不要紧!话音刚落,田镇长就和曹俊从帐篷里钻出来了,呵斥着各村干部,并将一众人强行带走开会。

干点事咋就这么难呢?第五名感觉办这赛展起码得搭上十年阳寿。心一累就开始眼花,出现各种幻觉,比如又看到了才过门时候的嫂子。还是当年那率性活泼的样子,连指甲都泛着健康润泽的光晕,一点都不输身边的孙婷,就是腕子上那串碧玺有些眼熟……“嫂子?”

刘秀娟伸手在第五名眼前晃了晃;孙婷干净利落的掏出电棒打出一串火花,第五名一个机灵瞬间清醒,就和胡支书一样的表情:“孙婷,你给我嫂子吃啥了?”

世界观一旦形成,就算再高的学历,人也就那样了。孙婷都懒得再鄙视一次,摇了摇头,“行了,忙一天歇会儿吧,里面我去顶着。”便径直进了广缘寺。倒是刘秀娟一脸羞涩的告诉第五名,孙婷帮自己化妆了。

第五名以前见毛倩倩化过妆,描抹的太重,难以欣赏;没想到孙婷竟然还有这等技艺。即便自己凑的这么近查看,都察觉不出分毫,果然是东亚三大邪术之一啊!

闻到小叔子身上的味道,刘秀娟心跳的厉害。反正人都在庙里,山门外空空的,就忍不住想把整个人都贴上去。忽然身后传来声响,赶紧把小叔子推开,手里一袋草莓递过去:“回去再看,先吃几个。”

第五名没邪念,这会人困马乏,给啥都吃。蹲台阶上刚塞了几口草莓,富强和曹俊这俩搅屎棍又转回来了。不是被拉去开会了嘛,还叫人消停会儿不?不等富强开口,先发谢绝全羊宴。

俩人没言语,就看着刘秀娟犯傻。这就不礼貌了,第五名上前给两人挡开。曹俊先反应过来,有点拿不定主意,“刘家就秀娟一个闺女吧?”

刘秀娟最烦这帮人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小叔子除外。“有话就说!”

听到熟悉的声音,曹俊先喜后悲。本来还认为自己大秀娟一轮不算障碍,可就目前相较,形同父女;往后咋还有机会嘛!刚想说啥就忘了,默默退了富强身后。

富强觉得挺邪门,前两天还叫第五家媳妇呢,现在变了姑娘家样子都不知道咋称呼了。笑的也不自然了,一副理亏的样子凑到第五名跟前,“我打听个事儿……”

第五名递给富强颗草莓缓和下气氛,“别紧张,慢慢说。”

富强尝了口草莓,挺甜。谨慎询问第五名,是不是高矮俩老板也参加锦鲤赛展了?

“对啊。人家是行里拔尖的……参加比赛的事你应该知道啊。”第五名看富强的神情,马上警惕起来,“田镇长是不是给你说啥了?”

“没没!镇长没让我去刁难人家……咋会嘛!”

看着富强一脸诚实的否认,淳朴的让第五名心生感激,这都是些什么狗屁倒灶的乡亲啊!赶紧警告:“我们同行间有矛盾正常。可对董家寨来说,人家投资来的,有契约。富叔,你村怎么撵人我管不着,可就算高矮俩人走了,玉立公司也不会接手你村的水面!”

富强挺失望,这结果咋和镇长说的截然相反!刚想再试探几句,高矮俩人的车开到寺门口停下,下车朝第五名和富强打招呼。富强这下笑的更不自然了,赶紧一脸实诚的跑过去帮两人卸鱼箱。

刘秀娟轻轻推了第五名,“去搭把手。你是搞赛展的大老板,得有那个气量。”

第五名一怔,意识到嫂子是恭维自己,一边给伍魁首打电话让他带人出来帮忙,一边来到车前帮着高矮俩人卸水箱,热情的搭话:“这是有备而来啊。有信心没?”

自打伙同玉立公司要回俱乐部的投资,高矮俩人对第五名的情绪和缓了不少。高老板随口谦虚了几句,矮子倒是挺实诚:“整体上可能不如你玉立公司,可拔尖的就难说了,谁手里还没几条好鱼啊?”

一句话怼的第五名不知道咋接了,客气的笑笑。还没进门先给人主办方难看,高老板觉得自己这伙伴脑残,捅了下提醒,矮子仍一脸无所谓,“打比赛嘛,真刀真枪拿名次领奖金,有啥好客气的?说不定铁公子那一百万就到我手里了!”

第五名真笑了,点头称是,这俩人还真是相得益彰。伍魁首带了一群帮工出来,一边给高矮俩人的箱子做标记,一边拿了平板电脑核对参赛名额,“名哥,这俩老板是个人参赛还是按他公司的名称?”

高老板挡住矮子示意其闭嘴,拉过富强:“富村长,要不就不用公司名了,既然是他们伍家沟主办的,我就按咱董家寨的名义。成不?”

要说人高老板迷途知返开始学做人了。富强乐的咧嘴,说出去董家寨也是和伍家沟并驾齐驱的产业大村了。兴冲冲扛起个水箱就进了寺里。

刘秀娟站第五名身侧看着大伙其乐融融的搬鱼箱,喜欢的伸手箍了箍第五名手臂。从个让公司开除的小职员到拉起这么一大片产业,也就小一年的功夫,那是多大本事的人啊!偏偏还这么文气腼腆的小伙子,就让人爱不够。刘秀娟模样年轻了,连心思都和大姑娘相仿,倒是浑身都水嫩嫩的感觉。

富强也觉得自己越活越水嫩,几个大水箱搬完依旧活力四射。玉立公司这边包了羌寨大赚一笔,高、矮两人竟然也以董家寨名义拿鱼送展!符合全村对未来的期待,定能恢复以前在村里光辉高大之形象。看大家都进去了,拉住第五名:“名娃,万一俩老板得了第一名……我是说万一。一百万奖金能不能直接给我董家寨?”

这要求让第五名始料未及,深呼吸了下,依旧无法解答。“富叔……我敬佩你!”

“真的?”不知为何,富强也挺佩服自己的想法。就追着第五名想要个具体说法,刘秀娟手疾眼快给第五名扯走,避免小叔子卷进不必要的纷争。

即使富强无耻之尤,曹俊还是满心羡慕。伍家沟的锦鲤就不说什么了,连董家寨也有代表出征。可惜东坝头养的都是鱼食……拿了第五名敬的烟揣了兜里,也不想抽,默默地蹲了角落里,手按在小本本上,瞅着满场的人,看谁都想记一笔。“姐夫?姐夫?”耳畔还有嗡嗡声。转脸一看,竟是刘小弟在朝自己笑。“再敢胡叫,就把你淹到放生池里参赛!”曹俊自打痛扁刘小弟后,便带出了一丝阴暗的彪悍,捏住刘小弟手腕就跟掐着鸡仔脖子一样,让其滚回村去。

“村长,我这不是也想给咱村出谋献策嘛。”刘小弟委屈地挨着曹俊蹲下,表明自己不是来捣乱的。“董家寨都参赛了,咱们村也得上呀。要不东坝头只能排第三了!”

第三!听的刺耳。曹俊本来就为这憋闷,还跑来揭伤疤,起身拉着刘小弟就要正法。从长远计,凑不上热闹,也不能在这场合丢人。

“他们当初倒了一大车给咱们呀!”刘小弟发现曹俊忘却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刹那间感受到了性命之忧,急忙提醒。

倒了一大车……曹俊捏住刘小弟手腕,回忆了几秒钟,脸上现出欢喜。对呀,当初好像是第五名他们不要的,都小鱼崽,说养大做成饲料都行。后来弄起了罗非鱼养殖,倒把那些鱼的事都给忘了。可那都是人家挑剩下的鱼秧子,上不了台面啊。

“咱又不是要拿名次,掺和进去让咱东坝头挂个号也是好事啊!”刘小弟还垫脚指了指富商群中的田镇长,“一下有三个村参赛,镇上也高兴啊。”

咦?这小子还真有坏机灵呢。曹俊认可的拍拍刘小弟,“你站这等我,敢胡跑找你姐,我回村弄死你。”说罢,跑过去问第五名,自己村能不能参赛。看第五名表情,估计他也忘了,还给提醒:“就你从董家寨倒过去那车。”

好像有这么一批来着,第五名不反对。“重在参与,咱们越热闹越好。”便叫过伍魁首,再登记个名额,给东坝头留一席之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遮天作者:辰东 2瑶象传奇(瑶台)作者:沧溟水 3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二集 武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4第十九篇 不朽作者:我吃西红柿 5第十六篇 蛟化龙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