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207.成长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207.成长(下)

“铁董,”即便曹俊他们听不见,但人家眼睛看着呢,第五名还是对铁马正经摆出了下属姿态。“您家境好,买东西爱选贵的,不就是图个质量好嘛。咱们虽然主打锦鲤产业,但高品质饲料也是关键一环,不能因为这车鱼就开了降低质量的先例。”

冲动就是个瞬间的情绪,过了人也就冷静了。铁马知道自己理论不过第五名,嫌他向着孙婷说话,抬脚就想踹;可刚挪了挪,就看第五名又转身跟孙婷沟通起来。

“孙董,伍家沟那边的锦鲤是咱们往后的拳头产品,饲料喂最好的,这毋庸置疑。但铁公子说的也有道理。做分塘试验,是在保证水质的情况下,用不同饲料喂养,由此观察鱼的成长变化。用这些鱼做鱼粉的话,虽然品质有了些差异,但总体配比的比例不变,饲料的营养结构是一样的,不影响你的实验结果,又能节省成本,何乐不为呢。”看孙婷不像有暴怒迹象,第五名的态度就更委婉了,“你爱好养鱼,所以对你来说可能养鱼上的技术比其他的都重要,可是咱们这个公司才刚起步,虽说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点利润,但并没有能力支出太多的科研经费,所以尽量在这个上面相对节省些。等以后盈余大了,你作为董事长,想怎么花再怎么花。你看如何?”

态度诚恳、相貌英俊、语气温和,措辞更是讲究,以至于说完都没记住他到底想表达什么。孙婷就有些不耐烦,嫌第五名太矫情,命令他直接放!

“意思就是现在没钱让你糟践,反正不影响你那实验,有便宜的就用便宜的。”铁马翻译出来,话就比较直接了。

开销的确是现实问题,不容小觑。孙婷经历过被钱束缚手脚的滋味,也犹豫起来。第五名循循善诱,把账给孙婷详细算了一遍。“咱们留的那些高档饲料,只够把伍家沟的锦鲤喂起来。”指着刚放入东坝头水库的这些锦鲤,“要是它们也吃,就不够了。”

“这些就没必要吃那种。什么人什么命,鱼也一样。”铁马没好意思直接拿第五名举例,穷逼时候门口吃碗凉皮都嫌人家给的少;口袋宽裕了才能讲究起味道的好坏。

孙婷明白铁马这是在胡说八道,分明不是一个道理。但第五名说的没错,董家寨和东坝头这两边的锦鲤的确没必要吃高档饲料。总不能为了这些锦鲤,就耽误了伍家沟那些,这就因小失大了。

“而且鱼粉烘干这边停了,对咱们来说也不合算。”第五名想得更远,“既然曹家集有人养鱼,那不妨就让曹俊出面收回来。在罗非鱼养成之前,工厂就以生产低档次产品为主。这个可以由我出面另立合同。”说完期待地看着孙婷,等她答复。

“这套设备,是咱们跟钱家合伙投资的。”孙婷定睛看着第五名。

第五名立刻领会了她的意图,“我这就给小钱打电话。”

机器闲置的问题,小钱也不是没遗憾过。不过东坝头就十万斤鱼,再养起来来一批怎么不得等上一年。兄妹俩为这很是心疼了一阵子,好容易才把这感觉抛到脑后,没想到第五名一个电话又揭开了这伤疤。

“难道你有办法?”小钱脸上露出高兴神态,却把语气压得很平淡。

“没有就收嘛。”第五名卖虫干和虫粉的经验丰富,刘家母子收虫和伍魁首小和尚收虫,本质上都一样。“就是质量跟以前有所差异。”

“又不是让你写奏章,别拽文。意思就是收来的鱼没东坝头养的质量好呗?”小钱不跟第五名客气。

“对。但咱配方不变,所以关键还是得看你那边需不需要中档饲料的货源。”

有钱挣谁不需要。小钱高兴得面泛春色,努力压抑住兴奋,公事公办的语气告诉电话那头,“这个不清楚,得跟我哥商量商量,等我一分钟。”说完就把电话给按了。

“怎么回事?”钱哥旁边听着,像是有大买卖要砸头上的意思。

“你不管。”小钱根本没搭理钱哥,看着表上的指针咔嚓咔嚓转了一圈,正好一分钟了,就给第五名按了回拨。“如果能保证质量的话,倒是可以考虑。”

“质量不是有你嘛。到时候出了虫粉,你得来检测、抽查。”

“那成本呢,一斤多少钱?”事关利润,这才是小钱最关心的。

第五名也没白等一分钟,刚趁机就算过了,给小钱爽快地报价,“八块。”

“胡说!”

铁马懵懂,孙婷知道这是谈价格,要上去打断,被第五名挡住。

小钱那头终于忍不住笑,“你终于想通了?算了,八块就八块,饶你几毛钱。是这,到时候我这边订价二十八,刨除相关费用,利润均摊。”

“那就这么订了。”跟爽快人办事就这点好,三下五除二,不麻缠。

第五名兴致勃勃地挂了电话,这边孙婷却脸拉得跟李大亮似的。“怎么可能把成本压缩到八块?”要不是亲眼看到第五名通电话,都怀疑他里通外国,“即便不算鱼粉,那鸡蛋呢?虫粉呢?”正要算,就看第五名笑了。

“鱼粉都不一样了,干嘛还用土鸡蛋。”第五名告诉孙婷县上有好几家大养鸡场,随便哪家批发都很便宜。“至于虫粉如今也不必要了,咱们有更好的选择。”朝东坝头方向示意了一下。

孙婷瞬间领悟,压低声音。“你说蚯蚓?”

聪明,第五名笑着点点头,“蚯蚓粉替代虫粉,这连腥肽的钱都省了。”说着指指自己脑袋,“放心,你那配方都在这里装着呢,绝对保证饲料的营养,只是把成份替换成相对廉价的而已。”

好!孙婷不由击掌赞叹。蚯蚓本来就有腥味,营养成分也不低,性价比更超虫粉。

“腥肽是什么?”铁马很稀罕这词,听上去跟星云、星图之类的好像挺有关联,非常高科技的样子。

这很难解释。不过刚在董家寨放鱼,正好带了一些。口袋里摸出一小包,打开递给铁马,“你闻闻。”

好奇地凑过去,被一股腥气冲得差点吐出来。铁马瞪了眼忍俊不禁的孙婷,表情不由微妙起来。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间有种感觉,觉得第五名好像比自己更有资格去继承铁家集团。表面上看起来,是自己和孙婷的争执,让第五名受了夹板气,为了维护俩大股东的利益,不得不努力权衡。

但实际上呢?铁马记起刚才刘秀娟抽打刘家小弟时,大家反映各有不同,唯独第五名旁边一声不吭,既不阻止又不推波助澜。恐怕第五名这孙子那会儿就已经开始规划了吧,有了主意后,就借用自己和孙婷的矛盾,落实了他的想法。如果不是一路都跟第五名在一块儿,甚至都怀疑刘家小弟是第五名指示去收鱼的。

自己眼光果然不错。铁马暧昧地把胳膊搭了第五名肩膀上,“得偿所愿了?”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第五名想把铁马扔水库里喂鱼,但不得不带着俩“董”,又去跟曹俊谈收鱼的事情。

“那些鱼东坝头可以收来加工,出来的成品我们还按照原价收购;但必须保证质量,这个后面会由小钱老师进行检测。”第五名代表公司作出了最终决定。

曹俊一听喜出望外;没人比他更清楚远近这些镇子都有谁养鱼了。收鱼也就是两块五上下,卖成鱼粉,每斤价值就高达三块二了。一斤鱼里外七毛钱的利润不就都归了村上。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收益!

“村长,我这就给咱收去呀!”刘家小弟得到第一手情报,就想先下手为强。

第五名却仿佛早料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告诉曹俊,这鱼并不是东坝头想收多少就收多少的。“这批鱼和你们东坝头自己养的不同,咱们需要重新签订合同。我这边要多少鱼粉,你那边才能按比例收多少鱼。需求和产能必须挂钩。”

“我懂,我懂。”曹俊也是每天蹲守新闻联播的人,知道肆意收购、产能过剩,对东坝头和第五名公司双方来说都是伤害。

真没想到啊,这下子担心的所有事情都解决了。曹俊一脸满足,忍不住看了眼旁边的刘秀娟。要是没她,这一切怎么可能呢,不由深情地凝视着,说出了潜伏在心底许久的话——“谢谢。”

哔了个狗的。我收你鱼粉你谢我嫂子死啊?看刘秀娟露出尴尬表情,刚还进入工作状态的第五名,这会儿就想把曹俊按水库里喂鱼。

整个过程都很顺利,不但寻到地方养那些多余的锦鲤,又能尝试开辟下中档饲料的市场。尤其是从合同上卡死东坝头收购数量那俩,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充分保证了己方利益不受损失的同时,还能最大化控制东坝头。

孙婷对第五名的这种谨慎处理刮目相看;铁马也觉得他挺棒的,“你上辈子姓周名扒皮?”

“承让,承让。”第五名谦虚地拱手。

“我就奇怪了,你一学农的怎么知道脑筋朝这上头用呢?俩就不是一个本事呀。”铁马实在想不通这里头的关联。

第五名笑笑,没法给铁马讲清楚这里头的过程。当初考上大学了,以为这辈子就稳妥了,哪想到大学毕业进了社会,才发现什么都得重新学,就连撒尿都是。再没人像小时候的家长啊、老师啊那样关心自己了。最可恨的就是摊上侯胖子那种领导……但微妙的是,恰恰就是跟侯胖子一起各处冲杀,才渐渐明白并学到了很多实用的东西,当初以为给人家当牛做马,这会儿办起事情井井有条,才意识到在那过程中竟有莫大的受益。

这么一来,其实应该感谢侯胖子才对。第五名刚这样想了一秒钟,就给否定了。市场火灾,拿自己顶缸背锅,不弄死他就已经算是山民的报恩了。嗯。

“可这样一来,东坝头会不会不养鱼呀?”铁马不用开车,思绪就无限蔓延。“收鱼多美,只需要一道加工,转手就是利润。”

被铁马这一提醒,孙婷也有些担忧,不禁看向第五名。

“对他们来说,从零开始,把养鱼的那两三块钱也挣了才是最好的。”第五名抿起嘴。

“怎么可能。那不得投入人力,花费时间?”铁马从经济学角度算算,怎么看都不如直接收的合适吧。

这就是思考方式的区别了。铁马认为时间、精力都值钱;可山里人不这么想啊。第五名意味深长地告诉他,“在曹村长和东坝头人眼里,人力、时间,都不值钱。”

“不光东坝头吧?”孙婷懂了,想起了伍家沟,想起了董家寨。不由看了眼能熟练切换在城乡两种思维模式之间的第五名,慨叹起来,“知识改变命运啊。”

这是又开嘲讽?第五名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一脚加快了油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空速星痕作者:唐家三少 2三生三世菩提劫(林水清 同人)作者:林水清 3第一卷:大逆作者:无罪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一卷 烽火连三月作者:月关 5千金散尽还复来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