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206.成长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206.成长(上)

孙婷知道第五名在想什么,所以他看过来的瞬间就把头拧开,表示不想露这个脸。这分塘图肯定牛哔没错,毕竟是贾老板当年高价请设计院为他湖北鱼塘设计的。自己这么一抄没想到还挺管用……升起一点点小虚荣,兴许还有点捡了便宜的心态?总之这幸福感来得叫人挺满意的。

曹俊也满意,规划听着又牛哔又长远;可心里算算,先不说鱼苗,这么大个水库,真要按照第五名这规划图隔成十二个塘子,得花不少钱;再加上后头要分阶段养鱼,开销更会接连不断……这就为难了,东坝头没这么厚的家底。尴尬地看着第五名,不知该怎么说。

“孙董。”第五名仿佛早料到曹俊的反应,朝孙婷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会儿就该孙婷上场了。大金主的形象不是白塑造的,那边刚花钱把董家寨的水面租下来;这里就答应给东坝头投资二十五万元,用于支持他们改造水库,对鱼类进行科学养殖。“一切就交给曹村长了,没问题吧?”

岂止没问题!

曹俊恭敬地朝孙婷行注目礼,要不是这会儿人多,都想一猛子扎进水库冷却下火热的心。二十五万,这水库还不是想咋隔就咋隔。买了建材和鱼苗,村上又能留下不少。至于人工……村上人工不值钱,随便老弱妇孺上阵都没问题。“孙董您放心,入冬前,一准儿给咱把水库隔好。”又激动地看了眼刘秀娟,觉得如今这些好运全部都是她带来的,没错!顺势提出,“工程还请咱秀娟监督!”

这是假公济私要作死的节奏?第五名本来配合孙婷,价值二十五万元的银行卡都掏出来了;听了这不要脸的要求,就想把银行卡哔到曹俊脑门子上。让他先别激动,公事公办,这会儿都是意向,双方谈妥再走正规流程。

人得寸进尺的劣根性这会儿就彰显出来了。没规划的时候怕看不到好前景;有规划了又遗憾不能马上实行。曹俊掰着手指头给第五名算后续安排,“这边是你们送来的锦鲤;那边是预备养罗非鱼的……隔鱼塘得花上一阵子时间;鱼苗买来也得喂大才行。这中间几个月的工夫,鱼粉烘干设备就都闲置了。”虽然是陈述句,但语气里充满了遗憾,期待的目光似乎希望第五名能大展神威,也把这几个月解决一下。

第五名几人还真没规划过这事儿,有些措手不及。倒是旁边响起个大嗓门,“断啥断,村长你放心,有咱在,停不了工。”

这声音太熟悉了,不是妈嘛!刘秀娟转脸一看,刘母满面红光地走来。不远处一辆大卡车,刘家小弟从副驾驶路出头,还得意地朝这边挥挥手。

这是怎么个情况?看着卡车驶近,刘秀娟几步上前,见上头装着满满一车鱼,当时就惊呆了。

刘母指着卡车给曹俊等人解释,为了不让村里鱼粉烘干设备停产,特意自掏腰包给村里买的鱼。边说边看第五名,“咱自家买卖总不能停啊,不然多耽误挣钱啊,你说对吧,他名名?”

孙婷、铁马一听都笑了,忍不住观察起第五名的脸色。感受到俩人那满满的恶意,第五名就想把厚脸皮的刘母扔水库里淹死。谁和你是咱家买卖?!

刘秀娟是最知道家里人都什么德性。凭母亲的那些黑历史,怎么会拿钱给村上填坑当活雷锋?拉过一旁的刘家小弟,问鱼是哪儿来的。

“曹家集买的。”刘家小弟还拿网子从车厢里捞出一条给众人看,“瞧瞧,活蹦乱跳。”

睁眼说瞎话呢这是。东坝头水库这里刚捞完最后一批,里头不管草鱼还是鲶鱼的,又肥又大;再看刘家小弟买来的这批,明显是瘦过身的。

“这不行。”曹俊看得连连摇头,曹家集是老家,养鱼的情况自己是了解的。“那边跟咱们的养法不一样,别说蚯蚓了,连饲料都不正经喂,鸡粪、猪粪的朝鱼塘里猛泼,出来的鱼不好。”

听着就恶心,刘秀娟都想一把火给这些鱼都烤了,质疑的目光便朝刘家小弟投过去。刘家小弟赶紧凑过来耳语,“便宜,两块五一斤收的,卖给村上一斤起码赚五毛钱。”得意地看着姐姐,一副等表扬的嘴脸。

刘秀娟欣慰地笑了。没想到活了这么大,弟弟终于想到能不靠传销而是靠倒卖吃饭了。抬手就是一嘴巴。

“姐?”刘家小弟登时就被打蒙了,捂着脸,呆愣愣地看着刘秀娟,不知所措地咧嘴要哭。

不成归不成,曹俊没想到刘秀娟能当众大义灭亲,这实在……太带感了。白生生的手指,挨在脸上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想着想着,莫名有些脸红。

“你疯了?”刘母扑上来,一把拉住刘秀娟的胳膊,指责女儿对儿子的疯狂破坏。

不劝还好,听了刘母的劝,刘秀娟转手又给了刘家小弟一嘴巴,打得他俩腮帮子都粉嫩红肿,疼得非常均衡。还给下了定论:“丧心病狂!”

骂的虽然是弟弟,可当妈的脸红了,非常下不来台,拉着刘秀娟就要跟她理论。

刘秀娟却不理刘母,只跟曹俊交涉。告诉他,公司来收鱼,收的就是他们用蚯蚓喂养出来的这批,不是什么杂七杂八来路不明的鱼都要。

“曹村长,你们要是不能保证鱼的质量,就等于不能保障鱼粉的质量,后果非常严重!朝轻里说,这是假冒伪劣;朝重里说,这是商业诈骗!”

仙姑的气势大,一时间刘母不敢吭声了,刘家小弟捂着脸,担心地看着第五名和孙婷、铁马三人;最恐慌的是曹俊,毕竟小钱当初造成的阴影还留着呢,生怕鱼粉真不合格,毁了和孙婷公司的买卖。连连向他们三人保证,只用东坝头水库的鱼加工,绝不会采用其他来源的鱼。

收了一车鱼花了好几千块,原想是捞上一笔,这要被拒绝就活不成了。渴望地看看第五名,却没见他松口,绝望之下,刘母当场就展现了天赋,坐地上嚎啕起来。“可怜我一片好心……”

好尴尬,刘秀娟想到了断绝母女关系。

铁马倒觉得这死不要脸的场面挺带感。本来不想吭声,但刘母和刘家小弟这种逢低买进,转手倒卖给村上的举动实在挺对胃口。这不就是农村人不可多得的创造力之一嘛,虽然手法劣质了些,但不能一味打压。便让曹俊稍安勿躁,“孩子嘛,都会犯错的。”大方地摆摆手,“这次鱼钱都算我的,下不为例。”

这话比药都灵,刘母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鼻涕眼泪地就要跟铁马握手,“到底还是咱公司,讲道理。”

这种事怎么能姑息?!刘秀娟不方便指责铁马,看了眼第五名,希望他阻止铁马的不理智行动。但第五名若有所思,并没注意刘秀娟的示意;倒是孙婷皱着眉,问铁马买这批鱼干什么?

“养嘛。反正锦鲤也是放,这些也是放。”铁马指指旁边的水库,认为嫌鱼不肥,养几天不就好了。

“这种品质的鱼怎么能朝水库里搁?!”孙婷在养鱼方面是技术派,最恨铁马这种不懂装懂,“污染水质,往后的鱼还怎么养?”

同为公司大股东,容不得质疑。铁马立刻决定,“那直接拉去做成鱼粉?”

“不行。”孙婷立刻否决。在这点上想法和刘秀娟差不多,必须控制鱼粉的原料质量。更要预防这种情况再度发生,不然这种意识蔓延开,今天你买两斤后天他买三斤的,全是廉价鱼,还怎么保证饲料质量?“咱们卖的是高档饲料,不能作假。”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铁马挺不高兴,富二代也要面子,当场跟孙婷争执起来。“怎么就成作假了?鱼粉的原料不就是鱼嘛,胖瘦有什么区别,反正最后都是磨成粉。”似乎觉得这理由还不够给力,举出强大例子证明,“我爸当年就是这么发家的。”

“不抓质量,这就是你爸这几年连续吃官司的原因!”孙婷毫不客气,一句话把铁马噎了个半死。

这就不能忍了。自己爸自己怎么作都行,凭什么让外人指责。“你管呢?反正鱼粉里有鱼了,还想怎么样?你松鼠鱼里见过松鼠吗?东坡肉里蹦出过苏东坡吗?”

这就强词夺理了。看俩大老板有火并趋势,曹俊、刘秀娟都觉得不便参与,朝后让了让。第五名赶紧站了两人中间,一个是健身狂魔;一个是电棍女汉,万一动起手来,帮谁都不合适。一手一个,把孙婷、铁马都拽到一旁,避开曹俊等人说话。#####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剑来作者:烽火戏诸侯 2斩仙作者:任怨 3落月江湖作者:蜀客 4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 5机动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