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419.竞拍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419.竞拍(下)

既然号称是广缘寺第一届锦鲤大赛,只让了断大师当门卫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大师被客气的请了进来,主持冠亚军的拍卖。

富强狐假虎威的跟进来,立马坐了老伍身侧隐蔽好,免得被人又撵出去。刚在外面听的不是太明白,但数目字却心惊肉跳。一进来就和富国美核实,确认是董家寨的山吹黄金卖出一百五十的高价后,心里开始翻腾了。

按理说这个时候谈分一杯羹的事不合适,可就是忍不住想和高矮俩人商量。老伍最明白富强的心声,猥琐的笑了。矮子早就注意到富强欲言又止的鬼祟样子,示意高老板别理这茬。

高老板情商高些,有些事情躲不过去。让矮子留在会场,带着富强出去商谈。看到这一幕的老伍想跟去听听董家寨的敲诈行情,被胡支书一个中指按住了。就富强那智商,落个小实惠就算老天开恩了,马上冠亚军拍卖了,不能因小失大。

了断大师已经开始敲木鱼静场了,孙婷选送的红白已经搬上了台,真正的重头戏拉开帷幕。出人意料的是底价只定了十万,老伍挺丧气,满肚子不服的小声哔哔。

“给我闭嘴!”胡支书逐渐摸透其中套路了。拍卖也分场合,老百姓想竞拍个小把件之类的工艺品,说不定有捡漏的机会。可这边是缴了二百万保证金的大老板,翻云覆雨的成功人士,心情比钱重要,只要看上那就必须拿下。

果然,简单的两次举牌,价钱已经来到一百万。本是个心理关卡,可压根挡不住点燃的激情。勇夺活神仙的化肥大亨出手了,再次叫价一百五十万。拍卖会上第二次出现这个数字了。

这时候高老板和富强结束谈判进了会场,从两人的表情看,应该是相得益彰。矮子没心思询问被讹了多少,先朝高老板汇报场上进展。富强这才知道玉立公司的鱼已经和董家寨的并驾齐驱了。

“应该到头了吧?”田镇长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希望再进一步。可看看场上一片凝重,心里没底。

第五名心里也没底,毕竟还有条可遇不可求的毒品冠军没上场呢,生怕众人就此罢休。了断大师秃头上已经油汗照人了,两次催价都没有人举牌,再催一次就得抡锤了。不甘心的念了声佛号,“有树繁花落不尽,无缘翘首梦难寻!”

妈呀,伍家沟尽出雅人啊。人秀娟出口成章那是家里供出了大学生,没想到声色俱厉的伍队长也是一肚子风骚。富强和老伍顿时感觉到做人的差距了,怪不得人家能台上主持拍卖,自己只能在台下帮人算钱。

一众买家也挺讶异。可想想人家是铁公子请来的主持,也就不足为怪了。化肥大亨文化程度不高,听不懂意思,只嫌和尚啰嗦。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下面坐的都是真俗人,不是佛性能感化的。了断大师索性大白话:“只要人活着就能赚钱,可喜欢的女娃上了花轿却嫁给邻居,下半辈子裤裆都是凉地!一百五十万最后一次!”

刚还得道高僧,转瞬就泼皮上身;众人齐赞大和尚有佛性!马上有人举牌将价钱推至一百六十万。倒不是怕下半辈子裤裆如何,而是大买主故意冷场,加强下一百五十万是堵墙的概念。等众人感觉出价就是追高的时候,再忽然提价,一举拿下。这手段蒙了别人却骗不了老吴,是超级玩家出手的时候了,再不给别人机会,一把拉抬到二百万。

第五名激动和孙婷击掌相庆。了断大师心潮澎湃的就要一锤定价,台下又有牌子举了起来,一下推到二百二十万。这就不给脸了,老吴一看这人面生,估计是才入会不久的,叫过铁马询问来历。

“我一个小伙伴他爸,一直在沿海筹资搞风投,创业板块里三支股票都是他一手运作的。”铁马不愧著名交际花,如数家珍。

这就难怪了,人家是玩资金的。这些人不显山露水,可能动性都特别强。老吴有参股企业准备圈钱上市,觉得有必要结识一下,说不定有合作空间呢。客气的朝对方一抱拳,示意服输割爱了。

花花轿子人抬人。和气满堂,财迷钻眼。经历了刚刚的大起大落,亚军拍出贰佰贰拾万就显得合情合理了,现在就看冠军鱼能拍出什么价了。趁着布置的机会,第五名赶紧备好果品点心先让老板们垫垫。村镇干部这边口味重点,一人一盒鲜奶蛋糕,就是胆固醇极高,甜的发腻那种,就着雪碧吃特过瘾。具体中风的老胡怎么抗议那就不管了,还有脸挑三拣四?偷鱼的时候咋就不怕被雷劈死呢?

孙婷见老胡委屈,咬着嘴唇笑了,顺手拿了铁马剩下的半瓶红酒递过去。

“还是孙董尊老爱幼。”老胡就着红酒嗑了几片药,看到了断和尚蹲了拐角正猛喋条子肉夹馍,便要求要一个。

老伍看老胡要吃肉夹馍,索性给老胡的蛋糕几口干掉。于是,刘秀娟告诉胡支书肉夹馍已经吃完了,蛋糕也让老伍塞了,饿着抽烟更健康。

“对,健康!”田镇长才不管老支书死活,灌了口雪碧漱口,殷勤的叫过铁马询问之前的承诺还算不算数?

“算,我说的话当然算数!”

铁马早忘了自己承诺过啥,随口认下。可田镇长一直惦记呢。当初在镇政府里,铁马说第一名卖的钱给镇上搞建设,田镇长当时还有点不满意;可看现在这架势,二百万只是保底,三百万都不一定能封顶!

有了这笔钱,将镇政府打造成白宫式样的美梦就成真了。想到能在白宫里办公,太幸福了。一边致电镇委书记转告好消息,一边催促第五名赶紧开拍,别等鱼坏了卖不出去。

见田镇长上蹿下跳,老胡就知道要坏菜。铁马捐钱那是人家不缺,可现在的冠军是伍家沟村委的资产,要全给了镇里那就白忙活了。老头有点急,想拉人商量对策。老伍这憨货明显不堪重用,找第五名和孙婷……就有点太不要脸了,哪有贼偷找苦主商量怎么保住赃款的道理?

恨自己中风影响了智商,眼看了断大师已经上台准备拍卖了,却仍无对策。想静心思考呢,却被觊觎第一名的几个买家包围,都想寻求私下交易的可能性。这可是百年难遇的毒品,谁都不想放过。

连俱乐部老板都起了心思,默默寻思着价码。侥幸碰见这么魔性的锦鲤,如果能买下来就是镇店之宝啊。有了它,往后也好重拾底气。

焦点时刻到来,铁马递来了牌子,让胡支书标底价。老伍见胡支书犹豫,难得自己当村长的做一回主,用尽全力写上——贰佰万元整。貮还是个错别字。

牌子一挂上去,台下的买家们都笑了。还是人家老乡实在,直接就把心理价位填上了。过这村没这店了,就不用向刚才那么矜持,没等大师宣布开始呢,下面已经有人叫价二百五了。

平日里的骂人话,今天听着特别吉利。老伍还亲切的朝开价人招招手表达敬仰。富强就别提有多恨了,凑了田镇长跟前诅咒老伍钱多命短。

往常说老伍坏话的时候,田镇长都是很配合的。可今天却一脸肃杀的告诫富强要注重个人修养,要团结先进同志,背后搞斗争是要千刀万剐地!

完蛋!看来伍家沟已经获得镇上认可,以后只能在老伍的阴影下活着了。富强懊恼的拍了拍脑门,内心里给老伍和田镇长竖起一根硕大的中指。

老伍不在乎谁买,反正听了几个大老板争先恐后地报价,底气十足。最少二百五是跑不了了……好像刚才还有人提出三百万。舔了舔嘴角的蛋糕渣滓,甜进了心里的滋味让人热泪盈眶。“老胡,往后就别省那点药钱了,一会儿我就去县里给你把药开满。想咋吃咋吃!咱吃到一百岁!”

面对如此真诚,又如此恶毒的诅咒,胡支书发飙了。推开老伍站起来,拐棍也不用了,跌跌撞撞就朝台上奔,吓得刘秀娟和第五名叔嫂俩赶紧左右相扶。要真让老支书光荣到现场,那该多大快人心啊!

老胡不领情,推开叔嫂俩,趁了断和尚还没敲木鱼,一个鱼跃匍匐到台上。爆发力终究不敌年轻人,上半截身子上去了,下半截还挂着呢,只能用力向上咕蛹。

这是新运动项目?在场的人都惊了。了断大师实在想给老头一脚踢下去,可出家人不能在公众场合见死不救,抓了老胡的腰带给提上来:“他支书,你这是嫌死的慢?”

“起开!”老支书一把夺过木锤,就占据了拍卖位置。

哦,大家明白了;这是要亲自操刀当拍卖师呢。挺好,前头俩拍卖师都太狡猾,来个老农民反而放心。老伍就后悔,咋没想到这么表现一下呢!现在全场的焦点全被支书抓走了,太亏了。

“这就是聪明支书和笨蛋村长的区别。”不光是田镇长,连铁马都叹服了。感觉蹭红毯的明星档次太低;要像咱老胡直接滚红毯,想不红都不行!

可已经红了,你倒是开始拍卖啊,发愣是个啥症状?台下不耐烦了,“老大爷,喝口水就开始吧。再等鱼就真坏了!”

狗屁,谁愿意站台上卖脸?这不是想不出办法急了嘛!胡支书也骑虎难下,索性装瞌睡想办法,实在不行那就装中风打断拍卖。

这不是事。别人可以看笑话,可主办方不能袖手旁观。第五名看出老胡有为难的地方,上台想劝其下来,“胡叔,有啥话你就直说,有需求尽量满足。”

老胡脑子还在飞快的转着,不吃劝:“你能满足我啥?”

这……第五名只好指了指铁马:“这方面铁董兴许比我强。”

哦!名娃意思让我直接找大老板?这是好办法!胡支书立刻抖擞精神,用力敲了几下木鱼。来了!真正的大戏开幕了!台下一片振奋,就等着报价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十九篇 超脱轮回(结局篇)作者:我吃西红柿 2剑来作者:烽火戏诸侯 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4破晓行动作者:江右萧郎 5元龙作者:任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