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51.法理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351.法理

尤其是几个重伤员家属,在富大山的戳火下就有了杀死比尔的勇气。本来在老伍家复仇,锅碗瓢盆都砸了不算,还要扒炕。老伍媳妇和伍老大势单力孤,眼睁睁看着半拉炕就快没了的时候,听到第五名回来的消息马上就偃旗息鼓了。

第五名回来,就代表大王这职位上有人了。而老大王家现在剩下孤儿寡母的,当然要找新大王鸣冤诉苦,那富大山挟私报复的猥琐嘴脸便被形容的更加丑恶。

富大山什么样的人品,那是村里有目共睹的,大伙都懒得计较了;帮老伍洗冤才是重点。听第五名要请地质专家来现场勘验,老伍媳妇激动的浑身打摆子。全村人包括亲儿子都不信任老伍的时候,只有第五名叔嫂鼎力相助,以后就算给人赴汤蹈火那也值了!虽然被小钱和第五名拦着没磕上几个头,但嘴里语无伦次地表示,无论如何,她全家这辈子都感激第五名这份心意。

“难道罪魁祸首不是老伍?”坟包他妈惊愕了。“可县上不都说……”

“县上是初步调查!”刘秀娟知道存折上是胡支书的名字,但因为那边无法取证,这些细节上无法公布。老伍身为知情者和负责人就必须担起事故责任。“再说了,老伍毕竟多年的村长了,眼界再短,也不至于下公账五万块钱!”

“那事故呢?就算老伍没贪污,事故发生了,他就得负责!”也有伤员家属思路清晰点的,家里的壮劳力还在医院躺着呢,村里没个说法可不行!

“所以我才去省城请专家下来。具体原因要看现场调查取证。”第五名知道全村都着急知道真相,就请大家明早共同去事故现场,共同做个见证。

好说歹说,先让大家消停别找老伍家麻烦,至于那妖艳专家能不能起到作用只能明天见分晓了,听天由命吧。大伙前脚走,小钱就开始发笑,第五名正想着把镯子还给嫂子,就不想搭理小钱这茬。可刘秀娟有点纳闷,本来这么凄凉个事,问小钱笑啥。

“嫂子,你觉得是法大还是理大?”小钱示意第五名先别走,并拉着刘秀娟一副要探讨的样子。

“你少拿我嫂子做实验!”第五名看不过眼了,知道小钱看不起农民,定然是因为自己路上袒护嫂子,小钱伺机报复。

刘秀娟反倒不喜欢第五名这态度。毕竟这家里现在是自己拿事,就算小钱真要以女朋友身份发起挑战,那也得亲自出面应付;被小叔子过于保护的话,倒显得自己是个软蛋了。不卑不亢的领小钱进了屋里,让第五名倒了两杯热水,这才一副细细寻思的样子,“这村上家里都穷了好几代了,都说穷人没有闲工夫,谁还有空琢磨法啊理啊的?”

第五名听嫂子这么说,就知道要着了小钱的道,赶紧想把话岔开。

“我没说完,你别插话。”刘秀娟制止了小叔子,又换了个宽和的表情拉过小钱的手轻轻拍了拍,“亏得有名名考出去长见识,又带了你啊,孙董啊这些有本事的人回来,家里日子也过的宽裕些了,人也知道害怕了。”

“害怕?”小钱不解,明明都是伍家沟新大王了,有啥怕的?可话不能这么问,要有攻击性,“嫂子是怕第五名事业不顺利,又过回以前的穷日子?”

王八蛋,就要回个镯子,就开诅咒啊!第五名碍于嫂子不让插嘴,可觉得小钱咄咄逼人,就想给她耗油跟了。

“穷有啥怕的?”刘秀娟回头看了眼小叔子,倒笑了,“越穷就越不在乎!我还当过神婆子呢。县里三五不时下来禁止封建迷信,隔壁乡里还判了俩神汉的刑,我怕过吗?”

第五名赶紧打断嫂子。隔壁乡里判的那俩是打着封建迷信的旗号奸污妇女,不是一个性质!

“那咱还拿了劳务费了呢,你不是得交学费吗?”刘秀娟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流氓是那么好耍的?那帮女的都自愿的,叫我说都是活该!按理最多是通奸,可人家派出所不管这些,就按强奸罪抓的人。”

嫂子看事情永远那么直观,第五名有点想笑,可小钱好像感觉出什么,让第五名别插嘴,听刘秀娟继续说。

刘秀娟顿了顿,眼里有点迷茫:“你们大城市里读书人多,懂法的多,当然用法好管理;咱乡下人大多都不懂法,可再坏的人多少都知道点道理,先理制更合适些;他胡支书不是也说了,法、理共治是朝法制的良性过渡嘛!”

小钱听的合不拢嘴,第五名更是惊讶。嫂子这认知度太高级了,连自己都没想明白的事,嫂子却能讲的这么清楚,根本不像个只有小学文化的人。

刘秀娟看两人惊异,赶紧摆手,“当时打击封建迷信,我这名字也在派出所挂过号的。胡支书给所长讲这道理,说秀娟不是敛财,最多是个劳务费,一不破坏治安,二不妖言惑众,就是想供个大学生。小病小灾的,土地庙、灶王爷这些大家不是都还花钱祭拜吗?那就索性把秀娟当个活土地庙,事儿不就过去了?”

嫂子为供自己上学受的坎坷,还有生死未卜的胡支书,第五名有点难受,不满的看了眼小钱:“还有啥问的?”

小钱认可的点了点头,“那刚刚为啥说觉得怕了呢?”

“当然怕,有一万块怕人偷,有五万块怕人讹,有五十万就怕人抢了。”对这些事情,刘秀娟是有感悟的,毕竟有坟包一家讹过的经历,“所以想想,胡支书的道理也不尽然全对。”

啊?这层面都高到能挑出胡支书的错了?听嫂子这么一说,第五名倒显得自己有点无知了,坐端正静听。这小细节被小钱抓住了,朝第五名刁钻的一笑。

“也不是啥大道理,就是胡想胡说呢。”注意到自己成为俩高学历人的焦点,刘秀娟挺不好意思的,“比方我家里有个宝贝,就怕别人惦记。你有理的时候他跟你讲法,你合法的时候他和你讲理,这就没法弄了。要么大家都讲理,要么大家都讲法……我呢倒不是说偏向那一边,前提是家里好日子不能让外人搅和了,最好判个无期死刑啥的,省的讲理的麻烦了。”

细思恐极,但小钱还是禁不住给笑了。朝第五名指了指,“嫂子,镯子我已经还给第五名了。”还有意无意的看了看手上的钻戒,舒适的伸了个懒腰,“明天我那狗日的好朋友要来当专家,不能让我丢脸!我先睡了去,皮肤要养好。”

小钱刚出门,刘秀娟就给门从里面插上了。第五名掏出镯子给嫂子递过去。

刘秀娟拿着镯子露出欣喜之色赶紧套到手腕上,转瞬间表情又变的严肃起来,“你拿戒指换镯子回来的?”

“啥戒指……”第五名刚要装傻,就在刘秀娟号令下老实坐下。

“当我瞎?前头手指头光光的,省城跑一趟就多了那么亮个戒指。花多少钱?”

“几万……”第五名被揭穿,有点局促,“也不贵……”

刘秀娟气的手指头朝第五名点了点,又不好说啥重话,毕竟小叔子现在的收入花几万块不是啥罪过,可戒指这东西太气人了,“为啥不买个别的,非得戒指?!”

第五名知道嫂子误会了,赶紧解释有关与闺蜜专家和小钱攀比的事。戒指只是道具,没有其他含义。刘秀娟明显不信,人家科学家不是都严肃认真嘛,哪儿会潘金莲家阎婆惜的?这不能怪嫂子,要不是亲身经历,自己也不信。想到电话录音,赶紧给嫂子放了一遍。刘秀娟听的面红耳赤,想笑又怕影响形象,“咋还有这样的专家?俩人还是好朋友?”

这话也是第五名想问的,无奈的点点头,“路的事牵扯这么大,咱饲料厂和鱼塘都指望呢,我也吗没办法。”

“外头女的都靠不住,你就当吃亏长见识,以后小心点。”刘秀娟说完,又觉得针对小钱的意识太强,显得自己小心眼,先给镯子取下来放了一边,“嫂子现在成天的上网,也看也学呢。和那些人比起来,咱也不算啥有钱人。前头我也把显摆的瘾过了,以后穿的用的都朴素些,孙董给的那车能不开就不开,镇里开了两线小长途,以后出去就坐那个。别招蜂引蝶的没完没了。”

轮到第五名想笑了,拉过嫂子手腕给镯子又套上,“这会儿想起低调来了,晚了。你想咋过就咋过,没必要为这小事心烦。”说着,用力咳嗽一声,提醒外面偷听的别太肆无忌惮,刘秀娟心知肚明的,让第五名赶紧休息,明天还要看排场呢。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一集 深夜觉醒作者:我吃西红柿 2龙族2 悼亡者之瞳作者:江南 3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作者:电线 4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一卷 烽火连三月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