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21.内讧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321.内讧(上)

如今,铁马在俱乐部搞得如火如荼;伍家沟这里也因为老伍的重新崛起,各项工作繁忙而有序地进行着。除了修路之外,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了断大师那广缘寺的扩建工程。虽然很长时间没见到孙婷、铁马两位大老板在伍家沟出没,但综合各种小道消息,众人一致确定,两位大老板是想把广缘寺改造成漂亮的避暑山庄,以后就在这儿享福了。

至于这选址,更是有讲究的!石坎镇上那么多景色秀丽的地方,为何偏偏选了广缘寺?不单因为人家俩大老板器重能人第五名,更说明了断大师乃有道高僧!

从前见了了断大师,总会联想到那个追杀了老五半条镇街的前伍家沟大队长,羡慕其韵事风流的同时都不免有些惧怕;如今则不然,都认为这酒肉和尚乃是经过佛祖点化,不然如何让城里来的大老板都如此信服呢?这样的真牛人值得学习和景仰。于是,恭敬之余不免流露出一些攀附的心态。过去常来广缘寺上香的,如今多添了几分香油钱;过去没来的,这会儿也都成了信众。

如此德高望重的大师,在自己面前却谦逊有礼,事事听从;连带信众们看自己的目光也更加不同。刘秀娟倍感风光,工作起来便越发小心。每天都去寺里监督,小心地控制每一笔用工用料的资金出入。

权力依赖症就是这么产生的。一开始,处理的兢兢业业;等各项事务处理的还挺顺手,便越发爱上了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也开始学着胡支书和小叔子他们,开始从领导角度思考问题。

有意思的是,角度一旦产生了变化,从前没发现的一些问题,如今好像就都浮出水面了。便发现了断大师看似事事尊重自己、令行禁止;实际上贼的很。比如石料,按照县城建材的价格拨了款项。拉货那天,却发现押车的人竟是隔壁镇子上的一个村长。

十里八乡,也都是自己的老信徒,当年还帮其老母驱过邪。堂堂村长,怎么还押车送货?难道是因为搞封建迷信被双规了?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些石头都是了断大师从他村买的。大客户,又是得道高僧,亲自送货以示尊敬。

检查下石料的质量,不错;价格更好,才用了自己下拨款项的一半!虽然数额不大吧,但刘秀娟心里不舒服,有种被人阴奉阳违的感觉。跟第五名提起此事,想要建立一个更严格的规范,杜绝这种钻空子的行为。

“嫂子,其实,有些事情大伙儿都心照不宣。”第五名却笑了。不知为何,了断大师的种种,总让人产生熟悉的亲切感。便给刘秀娟稍稍讲了讲,这都是做工程的正常现象。别说山沟里,就是在省城,当初跟侯胖子一起建设文苑市场,也都免不了在某些地方节省些成本,弄点儿外快。都是没法子,总有客户要打点;总有员工要奖励,正规渠道走不通,不侧面想点办法不行……更何况,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要用料达标,确保工程质量,你就随他去吧!”

“那往后……”刘秀娟却担忧这口子一开,日后挖公司墙角的后患无穷。

“都一样,不管什么投资,你只要抓大放小。那些犄角旮旯的事情……你心里明白就行了。”第五名也没法给刘秀娟解释更多了。

刘秀娟似懂非懂,但莫名对当财务领导的这份工作,越发热爱了。这活儿跟跳大神区别不大,看似有迹可循,实则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世上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情太多了。比如表面上看着是胜利者吧;实际上却享受不到这待遇。说是把孙婷逼的没了退路,挨揍的却是自己。伤筋断骨一百天,高、矮俩老板重伤未愈,放心不下养在董家寨的鱼,打着绷带、糊着石膏就出院了。

进了山,就感受到了山民们的淳朴。原以为是阔气大老板,各种毕恭毕敬;现在全村都知道这俩孙子不给分红,很不愿搭理的鲜明态度全写在脸上。富强也好不了多少。讨要分红未遂,在村里惹了一身骚不说;在镇委那边也挂了个坏名声,现在感觉见人都觉得理亏。再看到高矮两人情绪就淡淡的,全无当初招商引资的热络。

突然就生出里寄人篱下之感。可几百万都投进去了,这会儿想走也走不了。高矮两人只能寄希望于董家寨这池子锦鲤。让人欣慰的是,过去放鱼,起码有百分之五的折损率;可董家寨这批鱼的健康程度非常好,几乎没有死伤,而且长得还比从前快。

“这深山沟的水质确实比外头强。”高老板略感欣慰。但美中不足的是,鱼的体型花色却没有多大改观,远远比不上孙婷养出来的那批。这就鸡肋了,按理说,这也算是一池塘好坯子,可要体型没体型要花色没花色,没有多大增值空间。

“好歹也算降低成本了。”矮子还自我安慰呢。

降低的这点成本都赶不上给人家修路的一个零头。高老板觉得这样下去不行,是要亏的节奏。便跟矮子商量好去找俱乐部老板,再谈谈孙婷那批鱼的分配比例,先安心。

一到锦鲤俱乐部,就有点被吓住了。也不是会员日啊,怎么这么多人?寻常见不到的那几个高级VIP全来了,又吃又喝又聊天,可亲民了。室内装修也焕然一新,本来气氛幽雅的大厅,这会儿中间搭了个台子,也不知道哪儿找的小女孩,正用流行音乐的方式唱秦腔;后头乐队伴奏的起兴,看热闹的众人还煞有介事地点评。

几天没来这就改成会所了?茫然中,矮子眼尖,发现诸多会员众星捧月中间坐的竟然是铁马!这不是敌方阵营吗?

“呀,你俩今天怎么有空,坐,都坐。”人群中,俱乐部老板看到高矮两人,迎了过来。

“铁公子这是……”

高老板指指铁马那边,请俱乐部老板解释一二。俱乐部老板说得大方:开门做生意,人家来当会员,不能撵出去吧!还给高矮两人看了锦鲤俱乐部如今的新气象,过去会员日哪像如今这么生气勃勃,这都是铁公子的功劳!

敌我不分!要不是一同挨过打,高矮两人都以为俱乐部老板是叛徒。不管多大理由,也不该把死对头奉为座上宾。俩人都觉得俱乐部老板疑似大脑被打坏了,人怕是不靠谱,谈起正事来,就越发忐忑。说在董家寨养的那批鱼变化不大,让人揪心。

“刚开始养嘛,一朝一夕看不出来个啥。时间长了就好了。”锦鲤俱乐部老板立刻就猜出两人的来意,都不想让开这个口。

“可我这心里不踏实。”矮子是个直肠道,有什么拉什么。坦言相告,虽然自己和高老板的投入没有俱乐部多,但希望把孙婷那批锦鲤的帐算一算,鱼也分一些。

早就抱定要独吞,俱乐部老板怎么可能给两人分鱼?一条都没门儿!便将上回的借口重新说了一遍;可这次高矮两人就听不进去了。

“钱都投空了,心里实在没底;有孙老板的那些锦鲤坐镇才能踏实一些。”,高老板感受到俱乐部老板各种推脱之意,不能骂街,只好卖惨。

“有什么没底的?你俩难道还信不过我嘛。”俱乐部老板风轻云淡,建议高矮俩人先把董家寨的投放的鱼照顾好,“至于新买的这批鱼,刚适应了我那边渔场的环境,换来换去的风险太大,就别折腾了。等鱼长成了,我还能亏了你俩?”

听了这话,高矮俩人脊梁都发凉了。这啥意思?真是打算过河拆桥了?矮子忍不下了,蹦起来拍桌子,“你说这话就是想亏我俩!等鱼长成我兄弟俩早凉了!你说句实话,压根不打算分是吧?”

看矮子有玩命的前奏,高老板将其拉住,“你是大老板,我兄弟俩没逼你的意思。就只想把事先说好的事办了。”

俱乐部老板这会儿也不想撕破脸,看俩人急了,赶紧几句舒心话宽慰。还拿了自家渔场拍摄的画面给俩人看。“你看我这设备,才从台湾那边进的,渔场也才花了大钱翻新,饲养环境不是董家寨能比的。这批鱼可是咱三个的命根子,万一有什么事,我这设备、专家一应俱全都能应付;你那深山老林的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道理如此,可高矮俩人心里仍旧疑虑重重,俱乐部老板也看出来了,立刻把问题扯到了饲料上面。“不就是花色和体型上的欠缺吗?既然董家寨的水和伍家沟的一脉同源,兴许是饲料的缘故呢?”便说起从伍家沟拉了很多饲料回来,都是当初孙婷亲手配制,八十块钱一斤的高档货。“你俩先拉两吨回去,看看有没有改观。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卷 平沙茫茫黄入天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2十二篇 尊者的惩罚作者:我吃西红柿 3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卷 白衣天下作者:月关 4黄金瞳(典当)作者:打眼 5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