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287.左道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287.左道

三人成虎,大于三人就成精了。屁大点工夫,话题就扯到刘秀娟的好命好运气,第五名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孝顺人。就有村上的媳妇心里默默下决心,就算丈夫随时挂了,也一定得给小叔子供出来。也有羡慕的恭喜坟包他妈,坟包攀上第五名这么个好人,往后算是有着落了。

坟包妈再次露脸,从她娃坟包多么多么出息,一直说到今天要去县上买三个手机。“娃说了,他名哥交代过,买就买最好的,家里老小一人一个!”挺胸抬头拍拍兜里的一万块,说这都是买手机的预算。转而又问老伍媳妇要买个什么牌子、什么型号,村长夫人都喜欢的肯定是高档货,她也想有样学样跟个风呢。

老伍媳妇抑制不住内心深处的恶意,想把坟包他妈塞进小公共的轮子底下。脸上却还带着笑,拉住老伍,让坟包他妈和潘金桂等人先上车;这班人太多,自己和老伍等下一班。

“你啥时候这么高风亮节了?”老伍颇感意外。

“我不去了。”老伍媳妇恨不得扇自己。“我还有什么脸去呢。坟包家的腰杆子竟比我都硬了。”伸手掏掏老伍的兜,里头只有两千块,对比坟包他妈的话,问老伍这点钱够买个手机盖不?

“非要跟人比那个做什么。手机嘛,能用也就行了。”老伍这会儿也不知道这话到底是在骗谁了。真要能用就行,当初也不会村上第一个买个名牌大冰箱……心里邪火也上来了。但本着家庭安定,还得找理由安慰媳妇,毕竟自家堂堂村长,要名望有名望要地位有地位。“如今满石坎镇,十里八村的哪个没请过我去作报告?就连咱表哥会上都点名表扬,说下次县里开会交流致富经验,非我莫属。这是多大的脸面,他家有钱又怎么了,走出去谁就真能把他当个人看了?”想到坟包父母当初的丑陋行为,“再有钱那也是诈骗团伙!”

“少拿面子说事。”老伍媳妇一手抓经济一手抓荣誉,两手都要硬。示意老伍看镇政府门口刚出来的富强。“人家也是村长,人家也帮村里包鱼塘,怎么他就一身好穿戴,你就不行?”

这就无法解说了。老伍吧嗒吧嗒嘴,讲不出个理由。看富强站定镇政府门口朝自己这边打量,越发觉得下不来台。正好一辆小公汽过来,就想拉着媳妇上去,好歹去县上买点什么安抚下情绪。老伍媳妇却躲开老伍的手,念叨着要去河滩上捡些石头垒猪圈。“猪哟,你命苦,谁让你摊生在咱这个家呢。连个会养鱼的糖尿病人都没有。”说着走远了。

“走不走?”小公交司机等了半天没见人上,不耐烦地问老伍。

老伍感觉耳根子都烫烫的,尴尬地朝小公交摆摆手,小公交便嘟嘟嘟地开走了。阳光让尾气里的灰尘无所遁形,老伍边咳嗽边用手猛扇,厌恶起这强烈而耀眼的公交站台。

“老伍。”富强却凑过来朝老伍递了根烟。人无近忧,必有远虑。前阵子替村上租出去了鱼塘,自家又得了一票好处,以为就是双赢了;今天却听到了伍家沟全村发钱的传说,便有了新的计较。虽说董家寨落的承包费多了些,但相比伍家沟却落了下乘,人家村上可是家家受惠;就怕村里有人问起伍家沟发钱的章程自己为难,想过来先从老伍这儿交流下如何诱骗大老板发钱的经验,自己回村如法炮制。

不问还好,一问却刺激了老伍,火上浇油。媳妇是不能打的,不是打不过,关键是后果无法承受。可不打谁一顿,心里的气怎么出?老伍越看富强就越不顺眼。自打董家寨背信弃义转包鱼塘后,虽然名声臭了,可人却抖了起来;从前递烟都是五块钱一盒的猴王,这会儿竟然变成二十块一盒的蓝色包装好猫烟……老伍先把富强递来的那根烟抓起来揣了兜里,紧接着一把拉住富强,攥起拳头要转嫁生活压力。

这是疯了?富强一拳就把老伍给制止了。看老伍被打了个趔趄后非但没有退缩,反而眼里带上了杀气,突然就想起来这孙子可是敢自裁的人!横的也怕不要命的,犯不着跟老伍一般见识,索性虚晃一招,把一盒烟丢给老伍,就骑上摩托车给跑了。

“你给我站下!”老伍不依不饶,一手抓了香烟,一手脱了只鞋就朝富强扔。力道猛、准头大,稳稳地跟富强擦肩而过,砸到了锦鲤俱乐部老板脸上,吓得旁边田镇长大惊失色,赶紧声明这不是疯子,是伍家沟的村长。

锦鲤俱乐部老板制止了旁边保镖要为自己报仇的举动,默默地将鞋捡起来,忽略掉那份浓郁丝滑,客气地将鞋递还给老伍。

自打购买了孙婷的锦鲤,便认定这锦鲤市场再无人能与自己争锋。但内心还是有些小遗憾,尤其高老板和矮子警惕心强,认为伍家沟这鱼塘必须拿下,彻底绝了孙婷的后路。

痛打落水狗思路是对的;但毕竟人家孙婷的水面,想染指就得走高层路线。于是,就请高老板和矮子介绍了田镇长,毕竟是伍家沟上级领导嘛,希望他能够促成新合作。

田镇长是个有计划的人。跟高矮两人的合作,极大地丰富了镇政府的景观建设和人文生活;剩下需要完善的就是各处的装修,一听说钱多人傻的城里人又有求于自己,就知道装修钱怕是有落处了。正要派人把老伍找来,没想到就在镇政府门口遇上了。

虽然相遇的味道不那么美妙吧,但老伍狂暴追击的一面,给锦鲤俱乐部老板留下了深刻印象。记起也是在村里打过照面的,印象中挺和气个人;不过作为村领导还是霸气点好,说明人能做主。

老伍也对锦鲤俱乐部老板印象深刻;尤其为了这事还被田镇长摆过一道。没想到大客户还想包村上鱼塘,便不愿意给什么好脸,“他老板,我村上的鱼塘已经包给他孙董了!临到期还几百年呢!”

老伍这话一出口,田镇长就知道这表弟是个瓜怂,财神上门都敢撅了。想上前开导开导,却被俱乐部老板挡住了。角度有别,同样的话就有了不同的意思,俱乐部老板认为这估计是讲价格的前奏了。一脸和善的来到老伍跟前,客气的掏出烟来又递又点,“凡事都有个商量嘛。既然是搞创收,那就是利益先行。我很喜欢伍家沟这地方,愿意帮村里致富,也绝不会比孙老板做得少。”说着,不管老伍是什么态度,亲密的挽着就朝县政府里走,顺便欣赏下由他们援建的欧式喷泉和新铺设的陶砖地面,让老伍知道其中的好处。

这一阵子没来镇政府,没想到里面改头换面了。老伍惊讶之余敏感的算了算账,感觉到这老头实力不俗。俱乐部老板多精明个人,立刻就抓住了老伍情绪的转变,田镇长趁着火候也给老伍请进自己办公室,门一关上就变成三人空间。

空间一私密,谈话也就可以私密了。锦鲤俱乐部老板不浪费时间,直接给老伍开价。董家寨那边前后统共花了三十万,伍家沟这里的水面大,他出四十万全包了。

四十万?这比第五名那边多出整整三十万!老伍心跳加速了。这要放半年前,恨不得立刻撕毁现有条约,把俱乐部老板绑回村里钱货两讫;但今非昔比,前阵子董家寨背信弃义,自己这边还喊打喊杀;这会儿要是伍家沟也这么搞,颜面何在?学着胡支书的模样,表情镇定地掸掸烟灰,虽然没有地委书记的派头,但好歹威严上脸了。“他老板,这不是钱的事。承包权如今在他孙董手里,合理合法,你想转包,得跟那边协调;他孙董是否愿意把承包权转给你,这谁也不敢保证……”

锦鲤俱乐部老板笑笑。“我们也知道这个协调是有难度的,所以才更希望由你们村委会出面。”竖起一巴掌翻了翻,告诉老伍,刚说的四十万是账面上的数字;此外他会多出十万块钱,以供老伍协调期间的开销,当然了,也不要发票,怎么用怎么用都是老伍自己的事了。

老伍一脚高一脚低地走回村里,河滩地里绊了个筋斗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俱乐部老板发的烟还在耳后夹着呢……从前帮人办事,也就拿点鸡蛋、腊肉,最多一次还是帮第五名挪宅基地收的五百块。十万块……自家存十年也存不下这多钱呀。

老伍媳妇蹲了河滩地上正翻石头呢,看到老伍两手空空地归来,面部表情瞬间就给狰狞了。说不买,那是气的,那是不想买个便宜货跌了伍家沟名媛的身份;可不买手机就不知道买个别的给自己?把气话当真简直就罪无可赦。一生气,看旁边的猪也不顺眼了,两脚过去,踹得猪哼唧哼唧朝老伍身后躲。

“你打它干啥嘛。”老伍赶紧拍拍猪屁股,让它藏了身后。“等到了年上就得杀了,这都没几天活头……朝廷问斩还得给吃口断头饭呢。”

“你替它委屈?谁替你委屈?”老伍媳妇见老伍微微弓着背,鼻子就一酸。“都这岁数上了,你给他们那样劳心劳力,最后落到什么好了?病倒是落了一身……”

腰子不好那是年轻时闹的,跟人家第五名没关系。老伍无奈地叹了口气,脑子里却全是锦鲤俱乐部老板开的十万块好处。看媳妇气呼呼地挑着石头,手上又划了道血口,赶紧把她拦住了。犹豫了半晌,一脚把她挑好的那些石头都踹回了河滩地。

“你疯了。这是我要垒猪圈……”老伍媳妇刚要发飙,就见老伍摆摆手,模样不像平日的他,倒有点像胡支书,从容的蹲河滩上点了中华烟,气定神闲的吸了一口,“村上人拿多少咱们不管;我是村长,就得注意影响。钱的事情你不许再提了,尤其不能当人提。过几天,我保证过几天钱就来了。到时候你修厦屋、垒猪圈,想怎么都行;新手机咱买俩。啊。”想到那十万块钱,微弓着的腰杆也挺直了,近日来霸气的村长形象重新上身。“你记住,不管到什么时候,这天地万物,谁高谁低那都是有定数的。这村上,还轮不到他坟包家越过咱们去!”

老伍媳妇瞬间茫然了。没懂怎么过两天就会有钱了。可看看老伍一副真正老爷们的样子,一肚子气不由自主地消了,脸上也有了笑模样。“行,都听你的。”帮着老伍把脚下一堆石头都踹回河滩地里,喜滋滋地推了他一把。“走,回家;我不为钱,就为你刚给我说话的架势。回去给你炒一碗肉片!”

“留着晚上再炒!我这会儿就去找老胡。既然都是为了村上,那谁家对村里好,咱就选谁家!”

老伍下了决心,也有了腰杆,可猪就茫然了。看了眼河滩地上的石头,说好的新圈呢?#####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夜第一卷:清晨的帝國作者:猫腻 2三寸人间作者:耳根 3天下无双作者:任怨 4掌中之物作者:贝昕(鲜橙) 5第二十七篇 第四绝地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