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02.讲理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02.讲理

好歹是名利场中打过滚的,铁马给第五名分析:当初贾老板有恃无恐地逼孙婷,那是因为赵老板的关系;但办这种毁信誉的事儿,光靠关系可不够,贾老板肯定收了赵老板啥好处。

“也许咱能从这里下手。”铁马说完,就打了个电话。不知道电话那头是什么人,就听铁马操着一口关中口音的英文,跟对方大谈特谈起来。

凭借残存的四六级英语功底,第五名听铁马好像在跟对方追忆去年去英国血拼的事。“今年不敢去,欧洲正乱着呢。”一圈寒暄后终于扯到了正题上。

看着铁马的表情,第五名知道他猜对了。

“赵老板在城南弄了块地,正盖楼呢。贾老板里头也有份额。”铁马谈及这种大笔资金的商业运作,气质马上不一样起来。几十万块钱的表在手腕子上晃荡,衬托出年少俊杰的奢靡,看得第五名就想把它给撸了去。

地产投资好,贾老板就得朝西京城这边常来常往。第五名给刘秀娟打了个电话,寻了借口要在省城待两天,便蹲守在文苑市场,和铁马轮流盯防赵老板那边的动静。

幸运得很,隔天就发现贾老板出现在文苑市场。趁那奸商坐电梯的功夫,第五名和铁马从楼梯间狂奔冲刺到赵老板办公室。

“叔,老没见了。”铁马冲进赵老板办公室,就把窝给占上了,还叮嘱外间的秘书去楼下给他买法国矿泉水,今儿天气干燥,他要敷敷脸。说完,也不顾赵老板的解释,就关上了里间的门,非要跟赵老板好好谈谈自打孙婷离去后,他的无奈与伤感。

见秘书下去买水,第五名则趁机抢占了秘书办公桌,在贾老板刚进来,就打办公桌后迎了出来,主动上前跟贾老板握手。

“贾老板,赵总专程吩咐我在这儿等您。”第五名激动地攥住贾老板的手:可算在自家地盘逮到活的了。

“哟,你不是……孙老板的手下吗?”看到第五名,贾老板怔了下,面上流露出一些不自然;但又好奇第五名咋成了赵老板的秘书,眼神还朝赵总办公室里间瞥了下。铁马门关的严实,一点儿声音都没漏。

“我现在不跟大小姐干了;赵总把我调回来给他当秘书。”熟练地整理着办公桌上的用具,第五名告诉贾老板,“赵总本来想亲自迎您,可刚工地上有个紧急电话;他让我带您直接去工地。”

“成嘛。”贾老板自打入了股,也没见过工地,今儿一听要在工地碰头,也挺高兴,跟着第五名就进了电梯。刚刚那点儿不自然也没了,前辈似的指点起来,“年轻人,跟对老板很重要。”

“您说得太对了!”第五名咬牙笑着,偷偷给铁马那边按了个电话。

铁马的手机里便立刻响起了第五名专属铃声。

“你娃还喜欢邓丽君?”赵老板一时沉醉在“甜蜜蜜”的歌声里,觉得自己选的这女婿真有品位……就是女儿活得太意外,至今没寻到下落。想到这点,刚和铁马相谈甚欢的“准翁婿”心情,便又跌落谷底。

“叔,我有个急事,咱改天聊啊。”来电就是得手的信号;铁马接都不用接,直接从楼梯跑下去了。等第五名带着贾老板到了停车场时,铁马已经把他那辆保时捷开到了两人跟前。

“坐这车去工地?”贾老板感慨秦省人就是内敛,赵老板和自己吃饭时,穿得要饭的一样,送自己去工地却用上了保时捷。小二百万的车型呀。

“赵总很重视跟您的合作。这不,特意请了铁公子陪您一同去。”第五名故作神秘地告诉贾老板,铁马就是铁家的公子,赵老板看中的女婿,将来和孙婷结了婚,那就是叱咤铁、赵两家大财阀的掌门人。

牛皮吹得声音有些大,铁马这么自恋的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掌门人不敢当;最多就是个董事长。”

“幸会,幸会。”贾老板不疑有他,略带讨好地跟铁马说着话,就上了保时捷。

上车就好办多了。车门锁死,第五名一个眼神递过去,铁马一把方向盘就朝城西驶去。

过西门城墙的时候,贾老板有些疑惑。“工地不是在城南吗?”

“那边修路,咱绕一下。”第五名安抚贾老板,还给贾老板倒矿泉水。这闹市区的,干点儿啥多不方便。

听着理由挺充分的,但也没这个绕法吧?都上了二环了,咋还不朝南拐,却一直向西?看着窗外渐渐稀少的人烟,贾老板终于觉得事情不对。这会儿再拧头看第五名,刚刚还微笑着的年轻男秘书脸,这会儿也变得满面狰狞。贾老板感觉手心里全是湿哒哒的冷汗,黏腻腻的不舒服。心里也明白点儿了什么,勉强笑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跟铁马搭讪,“铁公子,麻烦你路边停一下,我解个手呀,刚喝多了。”

这货还贼得不行。第五名冷笑着,告诉铁马,“不用停,该朝哪儿开就朝哪儿开。”又看着贾老板,“放心,憋不住直接尿车里,铁公子这保时捷保修十年呢。”

屁呀,谁家保修十年。铁马一脚油门,车就不受控制地超越了旁边几条车道上的小朋友们,直奔城外秦岭山边的大野地。

这咋办?贾老板下意识狂掰起车门把手。

“真打开你跳吗?”第五名看了眼仪表盘上的速度,“贾老板这岁数上就自杀,不太好吧。”

“兄弟,有话咱好好说。啊,别冲动。”贾老板转过脸朝第五名笑着,皱纹走向却比哭都难看。

“不着急。贾老板先想好咋说。”第五名从座椅后头抓起一把军铲——铁马的珍藏、PLA的神器、网购的爆款、军迷心中的圣物!

从砍树到切菜到锯金属再到开瓶盖……这玩意儿功能强大到能让一切真假洋鬼子们颤抖。尤其是挖起坑来,丝毫不比铁锨慢。铁马也给力,平日里健身房不是白待的,十分钟不到,地上就有二十厘米见方、两厘米深浅的“大”坑了。

“电视上演的全假的!累死人家了。”铁马摸了把额头的汗珠,撒娇卖痴地告诉第五名,挖坑这种活儿,特别费力,压根不像影视作品中表现得那么容易。

“没事儿,慢慢挖你的;贾老板这儿正回忆呢。”第五名坐在旁边的石头上,还给贾老板递水,态度特别和蔼。“想说啥都成,嘴干了就喝口。”

“兄弟,鱼的事儿是我一时糊涂。”贾老板一下子就给第五名跪了。这大野地里前不着村后不挨店,前头就是秦岭山。真要把自己填了坑,五十年后能挖出尸骨都算西京城城市建设发展得过快!

“别,新社会了,不兴跪来跪去的。起来说话。”第五名给贾老板赐了个座——就那块石头,别妄图跑。这里俩壮小伙子,撵他也就两三步的事儿。姿态也自然点儿,别搞得跟被谁强迫了似的,这是一场自我救赎之旅,强调的就是拿假鱼换掉真锦鲤苗的心路历程。

“慢点儿说,注意讲话节奏。”第五名举着手机,调整摄像头里贾老板的角度。正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这会儿就觉察出人家影视行业工作者的辛苦了,镜头角度不是那么好找的。尤其当贾老板痛哭流涕、撕心裂肺地讲述偷换鱼苗过程时,总觉得色调不太柔和,贾老板那忏悔感总显得不到位。

“再说一遍。实在不行,我找个剪辑。”口供这东西,得前后呼应,光说一次可不行。第五名当初遭到孙婷严刑逼供,对这套很有心得。

“我错了。我赔,我赔!”贾老板看着铁马那边的坑越挖越深,觉得前列腺开始不受控制。

“谁要你的钱?老子要的是那些真锦鲤!”第五名把刚才招供视频都存好,怕出意外,还留了个备份。

“对!要真锦鲤!”铁马边挖坑还边帮腔。从前只在影视作品里见过犯罪分子,要说亲自上阵这还头一回……肾上腺素分泌得有些迅猛,情不自禁地代入了绿林好汉的角色,那种一言不合便杀你全家的快感暂时埋没了理性。啥犯法不犯法的,这会儿全丢脑后去了。

“那些锦鲤鱼都被我卖了……只剩下二三百条,都是卖不掉的。”贾老板怯懦地朝后挪挪,生怕一军铲破空砸来。

这孙子!第五名有心一脚蹬他个心脏病突发。

看着第五名胳膊上青筋一跳一跳,贾老板知道不妙,情不自禁地重新跪下了。“我赔钱,赔你十万块。成吗?”

十万?!

第五名一把将矿泉水瓶捏碎了。当初包村上那水潭就花了十万块。铁马糟践了五万,自己又赔给客商五万。这就二十万了。更别说杂七杂八的饲料钱、人工费。这孙子也好意思张口?“停下干啥!”瞪了眼休息的铁马,第五名火大,“继续挖,挖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作者:唐家三少 2第九篇 宇宙秘境作者:我吃西红柿 3天涯客(山河令)作者:Priest 4破晓行动 第二卷作者:江右萧郎 5第十五篇 刀河王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