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200.搅局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200.搅局

其实不用孙婷找贾老板,贾老板早想过来看看了。原以为父女俩的对抗赛,富豪爹一定是胜利者;没想到女儿绝地反击,成功回归。

这就显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了。贾老板头天没接到请柬,二天接了孙婷电话,趁机买了大花篮过来,有点热烈庆祝的意思。等到了门口,发现一溜花篮都比自己这大,就尴尬地把花篮朝后排塞了塞,不敢挡住前排那一溜贺喜的人名。

第五名客气地把贾老板朝里让。虽然当初被坑过,但打也打了,赔也赔了,这会儿没计较前嫌的意思。

贾老板更是豁达,拉着第五名的手嘘寒问暖;看到当初挖坑要埋自己的铁马,表情更加亲热。“呀,铁公子,别来无恙。”

天底下总有一种人,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贾老板就是其中之一。看搞房地产挣钱,为了抱紧赵老板大腿,不惜卖掉了鱼塘,还得罪了孙婷;谁成想刚参与开发第一片地,调控就开始了,钱被套得死死,别说赚钱,能不赔钱就谢天谢地了。反观孙婷这里,水族馆刚开,新上架高质量锦鲤就已经声名远播。早知道此消彼长,当初何苦把渔场卖掉呢,真是得不偿失。

贾老板恭喜之余,不免想探听下孙婷的发展方向,有点重归养鱼行业的意思。孙婷恰好也要询问贾老板买鱼的事,希望从中找到锦鲤体型过佳的原因。

有了双方这刻意的维护,气氛很快就热烈起来。贾老板有点受宠若惊,言无不尽地告诉孙婷,当初给孙婷进的这批锦鲤苗都是从高老板那里拿的。

“锦鲤俱乐部那位?”第五名听贾老板的描述,想起了锦鲤俱乐部中出没的那高、矮二位。

“对,就是他。”

孙婷却更疑惑。都是老对手,彼此知道对方有什么底牌。姓高的要是有这好品种,当初也不会被自己挤兑得快上吊了。“价钱如何?”难不成是贾老板心怀愧疚,暗中贴补了?

“就是行情价。”贾老板比划了个数字。当时资金都投进房地产,就算有心赔偿孙婷,也没那实力。

这就懵哔了。

总不能高老板才是活雷锋吧?第五名茫然地看了眼孙婷。孙婷摇摇头,“尽管体型好,但从花色上看……”的确是普通品种。忽然想到了什么,让第五名拿出手机,把当初拍的那些野鲤鱼给自己看。

“野鲤鱼也能做样本?”第五名科学家属性上线,好奇孙婷是想怎么分析。

孙婷翻遍了第五名手机中所有的野鲤鱼照片,好像捕捉到了一些灵感。“它们长得也很好!”

不会吧?当初不就是因为长得臃肿,被其他卖鱼的老板嘲笑,才揭发出是野鲤鱼的真相了吗?第五名不懂。

“那是跟锦鲤比。但作为野鲤鱼本身,通常是没办法长成这么好的。”随手打开网页搜了几张野鲤鱼图片进行对比,果然高下立判。

既然不管是锦鲤还是野鲤鱼,都能长得美;那就跟品种无关了。只能是饲养环境造成的。孙婷把思路总结到这里,心里就有了计较。

旁边的贾老板也云山雾罩,怕自己是买错了什么,赶紧解释,“孙老板,给你拿的那些锦鲤苗,都是我一尾尾挑出来,保证每一条都没病没灾。”

“我相信贾老板。”孙婷看着贾老板,笑笑。“不知道贾老板还能不能再帮我买一次?”

嗯?自己刚想重归锦鲤行,孙老板就给递台阶了?贾老板高兴起来,拍胸脯保证,虽然渔场关了,可从前的关系都没断,这会儿季节也对,孙婷想要什么好品种都能拿到。

“不需要好品种,你就去高老板那边拿货,要跟上次一个品种、质量的。”孙婷叮嘱,重点是决不能让高老板知道是自己买的。

“没问题。”贾老板接过孙婷给的订金,保证一定办妥。

过分啊,公款上一共才五十万盈余。又装修又请客的刚花了十来万;这会儿还掏钱买鱼苗,好歹也问下股东的意见吧?

碍于贾老板在场,铁马不好发动内斗;等人一走,立刻提出了质疑。回忆着影视剧里看过的办公室政治斗争,还妄图拉拢第五名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上,“第五名,你觉得呢?”

“装修、请客的开销算我账上。鱼苗的钱,从这次收入和你偿还的六万块公款里出。”孙婷一下子就给铁马灭火了。“不过股东意见这个事,你提得很好。上次咱们就谈过,这五十万要用于公司未来的发展;正好,就从鱼苗这件事开始,咱们探讨下后头的规划。”

“你打算开展定期观测?”刚听孙婷对贾老板的要求,第五名认为孙婷是要做对比试验。

孙婷点点头,“第一,我们的锦鲤饲养肯定要形成阶段;第二,新投放一批后,要从品种、饲料、水质、气候等方面进行全盘追踪,对比。形成一条锦鲤成长的明确轨迹,可能会对未来的饲养技术起着决定性的指导作用。”

说得好!铁马拍案而起。“往后我负责市场部!”

太不是人了,一祖传职业养鱼的,和一农林大学毕业的,讨论起发展全是一套套的术语,根本听不懂。这是欺负富二代眼界宽,无暇关注技术细节!铁马拿出游戏手柄开始打四川麻将,告诉第五名和孙婷,“别耽误我分红就行。”

对比试验好做。高山水潭面积不小,别说五万尾,二十五万尾锦鲤也能轻松养下来。

“把这块儿隔出一个鱼塘;”孙婷给第五名比划着,“锦鲤苗都放养在新塘里。”

“这容易。”第五名看看老采石场的遗迹,“石头多,让坟包他爸多找几个石匠,就地取材,都不用从下头朝上背材料。”

俩人正商量着,坟包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告诉两人董家寨的富强富村长前来拜访,胡支书请第五名赶紧回去。

不用这么着急吧。看坟包的样子,还以为是省上大员下来调研。第五名问坟包,富强来是有什么事?

“他要表演喝农药。”坟包跑得脸色苍白,心慌气短。糖尿病人就这点不好,不服药血糖就高;服药抑制血糖,运动量大了还容易造成突发的低血糖……听说这对病情更不利,容易造成猝死。“名哥,给我点糖……”抬手要跟第五名求援,却见第五名已经和孙婷狂奔在山路上了。

好好的,怎么又冒出来一个要喝农药的?孙婷想到老伍上次的举动,边跑边问第五名这是不是传统?“都表演型人格?”

事关人命就不好开玩笑了。虽然第五名也不相信富村长会那样,但既然胡支书让坟包来通知,还得把它当成大事。

喘得野狗一般,俩人跑回伍家沟村委会。看到村委会里富强村长端着一画了骷髅头的箱子,正跟胡支书谝闲传呢。

“呀,第五总裁,孙董事长。”富强看到第五名,赶紧把箱子放到桌上,过来热情地大力握手。力度之强外加满面红光,完全看不出是要寻死的人。

“你不是要喝农药?赶紧喝呀!”老伍看不过眼了。这边好好地正发展经济呢,你董家寨又要过来搅啥局。越想越气,过去就要踹富强。

不得不说,老伍这阵子的霸气村长当出感觉了,人也野蛮了许多。可走到跟前,不等抬腿,就对比出了富村长的海拔和自己身高。近乎两头的差距,多大气势都没了,人弱弱地退了回去,理智地选择了怒目而视。

喝药不急,先得把事情说明白。富村长寻到正主就不肯放手,拉着第五名,抱怨他言而无信。“明明答应过叔,等我董家寨的鱼塘挖好了,也去考察嘛。”

我啥时候答应了?第五名回忆那天迎接孙婷摄制组,倒是听富强村长提过这事儿,可当时好像只是点头表示考虑下,没有直接答应吧?

“叔听了你的话,没黑没白的赶工,这鱼塘也起来了,你又不见人影。捎了几次信,都没个回音。”富村长描述得凄惨,仿佛热恋的心被人甩了一般。

还捎信了?没呀。第五名下意识看了眼老伍,见伍村长拧开头假装看别处,就明白了。老伍这又是担心被富强抢了什么资源,有心不给通消息。

“第五总,孙董事长,我今天来,是真诚地请你们到我董家寨看一看。”富村长掀开了画着骷髅的箱子盖,里头摆满了各种农药,从杀虫的到除草的一应俱全。表情也越发诚恳,“上次老伍村长喝了一瓶,这饲料加工厂就落户伍家沟了;叔不贪心,也按规矩喝一瓶。就是想请你和孙董事长考察一下,成不成的都无所谓。”说着拿起一瓶还没开封的敌敌畏就要拧开。

都是祖宗啊。跑伍家沟来当面啪啪打脸,偏偏老伍还不能反驳,毕竟都是真实的黑历史。第五名再看看胡支书,老头好像忍着笑,一脸皱纹都憋扭曲了。

“董家寨也有鱼塘了?”孙婷倒是很好奇。当初为了得到伍家沟的水潭,跟第五名去过董家寨假装考察,那会儿没见过鱼塘。

“刚挖的。”第五名把原委讲给孙婷。

孙婷对富强有些另眼相看。比起老伍村长这种被动型猥琐人才,更欣赏富强这种主动出击的。想到正好要投放一批新的锦鲤苗,就告诉第五名,“咱们跟富强村长去看看。”

“孙老板,咱这边地方是够用!”老伍一听急了。刚说好要在高山水潭那边新隔个鱼塘,心里都把人工费计算好了,以为又能赚上一笔;富强这没人性的就蹦出来搅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官运作者:何常在 2龙族5 悼亡者的归来作者:江南 3破晓行动作者:江右萧郎 4一炉香作者:不若的马甲 5拜见教主大人(重生之魔教教主)作者:封七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