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82.突袭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382.突袭(一)

春节前夕,也是文苑市场一年里最热闹的时候。上古时期走亲访友,拎点马粪纸包的白皮点心、带上一两听水果罐头就算是心意;现在生活条件都好了,更讲究精神生活,文玩玉器的便都成了馈赠佳品。青婶自打进了腊月便忙得不可开具,扇叔那边更是生意火爆。春秋玩鸣虫算什么本事?冬天外头下着雪,屋里暖气烧着,绿植环绕,再来点儿虫虫的叫声,这才是真正的好主顾!别提价钱。冬天想看虫子这能和夏天一个价吗?

钱赚到手发软的时候,瞧见一辆辆豪车朝锦鲤俱乐部旗舰店那边开去。远远望着,就能看见旗舰店上空飘的气球横幅,上头写着什么迎春展销,全家幸福如意之类的吉祥话。便都想起了第五名和玉立水族馆。叹息着最近老没见,也不知道小伙子那边咋样了。

“打那旗舰店开了,水族馆好像就一直关门呢。”青婶替第五名惋惜。

“那不是铁公子么?”扇叔指着豪车中的一辆,看铁马老友一般和俱乐部老板把臂言欢。

俱乐部老板今儿有种提前过年的喜悦。今天有头有脸的全来捧场了。放眼整个文苑市场,昔日霸主玉立水族馆早已关门大吉。俱乐部旗舰店鹤立鸡群,门口两排鲜花花篮鲜艳夺目,几名做唐代装扮的姑娘侍立两旁迎宾,中间一张书案,请来的书法家挥毫泼墨,将古人赞颂锦鲤之美的章句写在宣纸上,看上去蔚为壮观。至于这些章句真有假有,那就另当别论了。旗舰店里面的摆设更是富贵逼人,几百条锦鲤的档次泾渭分明,高低错落地环绕室内,色彩缤纷夺目,瞬间就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都自诩为锦鲤圈的高级玩家,忍不住就开始点评,说俱乐部这批锦鲤牛哔云云,整体品质比从前市面上见过的强出不只一截,明显是提高了整个锦鲤圈的观赏水准嘛。

不光水准高,价格也高。尤其那几条顶尖的,十万元上下。大会员们压根不在乎这几个钱,既然是锦鲤发烧友,那有好的必须拿下!

家底略薄的也有各自小心思:人家玩天鹅,你玩鸭子,这往后就没法搭话;所以这档次不能差太远。到时候谈谈饲养心得,也好朝人家面前凑。可就算再次一等的,也对自己钱包下不来这狠手。过年要图个吉庆,俱乐部老板也善解人意,该卖的人情一定不手软,只要是俱乐部会员就能享受折扣,一下激起小会员的购买欲。前后就小半天的工夫,俱乐部老板这边就预订出了二百万的货。

光看着行情,俱乐部老板都乐开花。这会儿看谁都顺眼,各种邀请会员们正月里一定再聚,尤其是铁公子,这是活跃气氛必不可少之人,相当于一条人形锦鲤,“到时候还请赏光。”

“一定,一定。”铁马脸上没有丝毫不快,仿佛俱乐部老板卖出去的这些锦鲤跟自己毫无关系。还恭喜俱乐部老板从此财源广进,新年里事业大展宏图。

“借您吉言,借您吉言!”俱乐部咧嘴哈哈大笑,扁桃体都露出来了。“恭喜发财,诸位老板恭喜发财!”

气氛融洽中,高老板和矮子进来了。也不知道哪儿淘换的一身。一溜黑西服,脑门子还顶着个墨镜,整得跟港片似的。

俱乐部老板的脸立刻拉下来了。这什么意思?大过年的来自己这儿奔丧?碍于诸多会员买主们在场,不好撕破脸,过来打招呼。

“少来这套!”矮子今儿走的是火爆路线,一巴掌抽开俱乐部老板的手。“你就说,还不还钱!”

这措辞太恶毒了,外人听着还以为自己是“老赖”。俱乐部老板终于笑不出来了。让矮子别找事儿,对你和颜悦色是给你脸,别给脸不要脸。一切按法律、合同来!

“不退是吧?”高老板拍拍巴掌,旗舰店外头就呼啦啦涌进一堆同样黑西装黑墨镜的壮汉,瞬间就带出了火并的架势。

“你勾连黑*会!”俱乐部老板先指证高、矮两人的随从非法,旋即把自家保安都喊进来了。

屁个黑*会呀。自己有那手下早趁夜黑风高砍死你丫了。高、矮两人心说这帮山民雇起来也够贵的,什么玩意儿都是节前涨价。

带感!富强摸摸墨镜的边,看着一屋子惊诧的城里人,彪悍地又挺了挺胸肌。本来今天乡亲们要去县上赶集置办点年货,没想到高、矮俩城里人跑来雇壮丁。既然对身高、体型都有要求,那价钱上就不能低了:每人每天二百块,还不能违法乱纪。

有钱赚,还能免费去一趟省城,傻子才不干。董家寨当初一帮跳羌族原始舞的小伙子们就都出马了。一看凑不够数,迫不得已还听从了高、矮俩老板的提议,给伍家沟那边打电话要增援。富大山等人奉命早已整装待发,一个个剪头理发,重新一打扮,简直就不能看了,全没了人样。俱乐部老板愣是没认出来这就是当初在伍家沟痛殴自己的主要打手。

高、矮两人指责俱乐部老板背信弃义;俱乐部老板指责高、矮两人没有契约精神。说着说着,战火就自然而然地升级,从言语冲突就上升到了肢体接触。保安也是来城里打工的,双方一推搡就感受到阶级上的温情,富大山那边还招安,都下苦人,何必给有钱人卖命云云。

高、矮两人一看声威大震,号令众人,不给钱就砸,“不让我们过年,咱就都别过年!”

富强作为村长,是懂法的。山沟里天高皇帝远,可省城不是主场,当即给小伙子们使了个眼色,示意千万别动锦鲤。富大山是个中高手,擅长避重就轻地完成任务,当即就把椅子给掀到沙发上了,发出一声巨响。虽然啥也没坏,可看着势大,倒把屋里的大老板们给吓到了。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都哪儿来的亡命之徒?金贵人不以身犯险,俱乐部老板当场就打电话报警了。文苑市场也算地标性建筑,内部就有流动岗亭驻扎。接警后几名同志就赶来了。一看双方人数和打扮,还以为是特大型团伙恶性案件,要求全体蹲下不许乱动。结果仔细调查一番发现唯一受到伤害的是凳子。

“大过年的这都干什么?”没死没伤,警察叔叔也安心了。一问,才知道是高、矮俩老板来要钱,俱乐部老板偏不给。

“同志,你们可得为我们老百姓做主啊。”高、矮老板豁不出去哭诉的这个脸,可富大山能啊。今儿被第五名专款专用,就是要起到关键作用。还给背诵新闻,说国家都讲了不许拖欠农民工工资……

你家农民工穿成这样?再说跟你有个屁关系?俱乐部老板就想骂。可富大山有自己的一套逻辑:我们是被高老板雇来的,你不给高老板钱,我们就没钱拿。

双方好像都有理又好像都没理。警察同志就建议了。文苑市场是公共场所,你们再发展下去就是扰乱治安。要能调节,咱们内部调节;不能调节,都回派出所,该查查,该抓抓,谁对谁错的法庭上见。

过年是个喜庆日子,旁边还这么多会员们围观。这会儿被警察从俱乐部里带走人,名声都不好听。俱乐部老板想到刚刚订出了二百万的货,咬牙下了决心。一脸正义地向各位大小会员们解释:高、矮两人和自己有协议,可在条款外随意抽撤资金那属于违约!

高老板今天是豁出去了,既然有民警同志在场,也不用说什么死全家的狠话,当着大小会员诉说俱乐部老板趁人之危接手孙婷尚未长成的锦鲤。

俱乐部老板不屑一顾,在场大部分都是生意人,均是趁人之危的高手,根本拿不到同情分。“生意就是生意,孙老板都没说什么,轮不到你来扣帽子!”

“作为事情的参与者,我只是说详情。”高老板也压根不想说这些屁事,可因为第五名给做的提纲,并嘱咐一定要按这节奏来,否则达不到效果,后果自负。“我们没打算违约!是你临时起意独吞了本该属于我兄弟俩的那份锦鲤。”

“对!我兄弟俩不缺钱,就是这口气忍不下!”矮子摘下墨镜,一脸狰狞来到俱乐部老板面前,“大伙看看这老家伙什么人性!当初你求我哥俩帮忙的时候什么恶心话都能说出口,拿了鱼立马不认账!要么把鱼兑现了,要么把份子钱退了!不然咱俩家都别过年!”

在场的人都自恃身份,不想参与这种纠纷。倒是铁马用力叹了口气,“坑我家婷子就算了,里面咋还藏这么多见不得人的事。现在连你死我活的事都讲究双赢了,你们好好的合作伙伴咋还搞的这么恶心!太TM的原始了,说出去都掉价。”

铁马的话引起共鸣。俱乐部老板多少年维持的好形象瞬间崩塌,有几个和铁马走的近的会员已经叫过店长,准备把刚刚订的鱼退掉。俱乐部老板多机灵个人,立刻就盘算出轻重,马上一副大度的样子解释:“行,咱不说了。我这人,大家还不了解吗?宁愿生意上吃亏,也不愿别人误会我。”

马上电话里嘱咐会计,让给高老板和矮子转账。既然今儿撕破脸,往后再见那就是对头了。俱乐部老板压根不在乎自己从今往后孤家寡人。什么合作,那都是为了挤死孙婷的权宜之计;万幸拿下了孙婷这批鱼,自己笑傲行内指日可待!

看着手机上的转账信息,高老板和矮子心下大定。这就彻底安全了!再看俱乐部老板瞅这边的眼神,知道这是已经惹毛了这孙子,免不了要被他过后清算。你不仁我不义,既然这样,就不怪自己这边痛打落水狗了。

矮子揣好手机,也不走人,跟高老板还凑到诸多会员面前道谢,感谢大家见证了正义的伸张。高老板趁着矮子营造的这氛围,图穷匕见,感慨地指着俱乐部老板布置的这些锦鲤。“都是同行,拿这破鱼出来骗人,难道不脸红?”

你爸爸!俱乐部老板就想把警察喊回来,抓人也认了,先告这俩孙子一诽谤。

幸亏会员里还有善良人,觉得高、矮两人这样太下作,矛盾归矛盾,但不能睁眼说瞎话,旗舰店里这些鱼的水准明明高于市场同类锦鲤。

“我说瞎话?”高老板随手就指到了旗舰店焦点位置的那几只鱼缸,里头都是十万元一尾的。“同样的鱼,对面才卖五万,这儿就敢卖十万,不是黑了心肝是什么?”

对面才五万?众会员还没反应过来对面是哪儿,铁马就跳出来叱责高、矮两人,尽显传说中的富二代炫富嘴脸:“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好像我们就差这五万块钱?”

“铁公子,钱当然是小事儿;可养起来掉价呀。诸位老板都是顶级发烧友,怎么不得买几条真正的极品锦鲤?”

这话说到老板们的心坎儿里去了。尤其几位大会员,钱不算什么,但掏了钱买的却是次品,怎么彰显玩家身份?就有问高、矮两人,这对面说的是哪儿。

“玉立水族馆呀!”高老板抬手一指。众人这才发现,来时还关着门的玉立水族馆这会儿已经下了门板,开始营业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黄金瞳(典当)作者:打眼 2三生三世宸汐緣作者:胡说 3超越轮回作者:任怨 4超神机械师作者:齐佩甲 5落月江湖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