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412.乱斗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412.乱斗(上)

一共十条鱼参赛,九条都称得上罕见的极品。只有第十名是昨天杀出的黑马——东坝头锦鲤。这名次对孙婷和俱乐部老板来说,并无悬念。养得都跟肉鱼一般雄壮了,拿个人气奖已经很超值;群众们眼瞎,可评审团都清醒着。

看着被掀开帷幕隆重展示的锦鲤,曹俊特别满意。但还是鼓足勇气问铁马第十名有没有奖金?人要知足,只要是天上白掉了,不在乎多少,都认真对待。

“没有。”铁马喜欢曹俊一丝不苟的模样,示意他可以退下了。曹俊遗憾了几秒钟,感谢了台下台上所有人的厚爱,走下台的姿势也很矜持。倒是旁边跟着蹭热度的刘小弟,亢奋异常地猛朝众人挥手,“谢谢大家对我们东坝头的支持,谢谢大家,这边的观众你们好吗?那边的观众……”还想胡骚情一下,就看到了曹俊杀人般的目光,瞬间闭嘴,灰溜溜地跟上。

田镇长觉得丢人,考虑赛后就将刘小弟给法办了。不料旁边还有个城里人夸刘小弟,“你们山里人可老招笑了。”

不带这样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的。山里人怎么了,一个变态就全家变态了?田镇长觉得这城里人的审美观也挺成问题,不满地看了眼对方:“你老家哪儿的?”

地域炮一旦开始,就永无宁日。不过刘小弟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快就过去了。按照比赛规则,名次倒序宣布,已经倒入大型玻璃缸的锦鲤也随之上台。每个鱼缸上都蒙上了兰布,看着就特有仪式感。众人翘首以盼,看着底下一片猜测声,铁马对自己的规划非常满意

所谓揭晓名次是重头戏,但作为玉立公司的一员,铁马也没能第一时间得到名次顺序。按照老吴的安排,一口气揭开了四口鱼缸的兰布,依次揭晓九、八、七、六名。

绯秋翠、黄写鲤、葡萄三色、九纹龙……不是日本就是德国货,还有跨越大西洋从美利坚运来的。普通玩家们带着一种外来和尚好念经的心态,对这四条锦鲤推崇备至,还有人问主家能不能跟锦鲤合影。

锦衣决不可夜行,买了鱼就是要显摆。大老板们豪阔地挥挥手,“随便拍!”

这就不客气了。上百号人排着队在边上合影,人口密度瞬间超过北上广早班时间的地铁。

外行看热闹,孙婷这些行家则是看门道。每条锦鲤的优缺点一望便知。虽然挂心比赛结果,但依旧带着第五名,详细讲解起每种锦鲤在细微处的评选标准。

第五名如今也算半个理论上的巨人,鉴别知识背得一套一套;但实际操作起来,还是跟老司机有不少差距。边听边总结,也慢慢积攒出了自己的心得:细节虽然上不明显,但后五名这锦鲤,总体一打眼,就能看出缺陷——体型!

体型是评选锦鲤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其他的角度,比如花色、鳞片光泽,都有可争论的空间。唯独体型,多一分就肥、少一分就瘦,黄金比例就是标杆,越接近这数值就越完美。

后四位的体型远不如自家锦鲤,挤出前五毋庸置疑。反倒是四位主人并不失望。高谈阔论之余,坦诚自家锦鲤的确离完美这境界还有距离。就只等前五名出来开开眼了。

听这意思,后五条和前五条还不是一个档次?台下众人越发向往起来。而随着吴总的宣布,排名第五的锦鲤也终于从兰布后露出了真容。

这会儿刚过晌午,阳光正强烈,照在鱼缸上,恰好笼罩上那尾“山吹黄金”。随着它恣意游动的曲线,一道耀眼的金黄在众人面前悠然划过,璀璨夺目。

“金子!”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嗓子,引发了善意的哄笑。

和大多数锦鲤不同,山吹黄金全身只有金黄色这一种色调。也正因为如此,看上去就特别招财,受到很多买卖人的追捧。对在场大多数普通玩家来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好的山吹黄金,瞬间就体会到了何谓富贵逼人。拿金子俩字称呼,俗是俗了点,倒很贴切。而且这么漂亮的锦鲤怎么才第五?那前四名得是多好看的鱼呀。

“已经是罕见的好形体了,但和咱们的鱼比起来仍然有差距,”孙婷示意第五名观察锦鲤的细节处,“仔细看,还看出什么了?”

第五名惦记着名次,加上一双狗眼也没那么深功力,只觉得人家挺好的。愚蠢的摇摇头。

孙婷不满哼了一声,遥指着整条鱼的轮廓,“边缘稍欠圆润,这都是减分项。知道什么是圆润吗?”

第五名为难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在孙婷耳边询问:“你意思就像维秘那种圆润?”

孙婷下意识拉了拉领口,男人咋都是这德行?随便一个形容词都能产生生理联想。第五名见孙婷露出怒色,赶紧左右张望想把尴尬岔开,发现俱乐部老板就在身侧。他昨天送选复赛的就是几尾金松叶,风格跟这条山吹黄金雷同,难道这是俱乐部选送的锦鲤?堂堂锦鲤俱乐部只得了第五名?忽然觉得自己这名字太吉利了,忍不住龇牙笑的想庆祝下。

俱乐部老板恰好看到第五名这邪恶的笑意。这小子挺欠扁的,俱乐部老板都不正眼看第五名,却一模一样的复制了第五名的笑容面对高矮两人。“东施效颦是要不得的。”

高老板和矮子的脸瞬间万紫千红。昨天看俱乐部老板的金松叶受到赞誉,估计吴总几人爱这风格,最终决定送选这条,想要来个异军突起,却还是让人家给比下去了。

堂堂开渔场的人,连三甲都没挤进去,有些丢脸了。富强那雄壮的企图心瞬间漏气,都不想再搭理二人。矮子都不想上台领奖状,只觉得第五名这仨字太不吉利,还撒气的瞪了第五名一眼。

高老板拗不过矮子,强打笑颜刚要上台,却被一个大会员拉住了。向高老板示意特喜欢山吹黄金这种富贵袭人的调调,准备采购十来条极品回去让家里更加珠光宝气些。

听到几名会员重新对自家锦鲤发生了兴趣,那一抹抹不快才渐渐平息。毕竟是卖鱼的,技不如人只能认栽,可只要受到买家们的关注,也不算白来一趟。这么一想,倒平静了许多,还四处留联系方式,邀请老板们年后都到自家门店里坐一坐,沟通下饲养这种锦鲤的心得。

“已经很难得了。要是放在伍家沟的鱼塘里让我调理俩月,绝对不止这个名次。”孙婷也很欣赏这条山吹黄金,连带对高老板和矮子的印象也变好了些。

“那估计活不过当晚。”开玩笑,如此大富大贵的鱼压根经不起亲爹的折腾。不过人品归人品,高矮俩人在职业技能上还是有一套的,外部环境不如人的情况下还能养出让孙婷上眼的鱼,实属难得。忽然灵光一闪,“我明白你为什么用那备选的鱼打决赛了!”

不过片刻,这傻子竟然想通了?孙婷怀疑的看着第五名:“那你说说。”

“你看。”第五名指指台上从第十名到第五名的锦鲤,“各个色彩斑斓,让人目不暇给。这本来这是优点,但当它们全部进入放生池参加评比时,乱花渐欲迷人眼。这时候,简单质朴的反倒显得桀骜不群,一下子就能吸引评审的注意。而对锦鲤来说,最质朴的品系,莫过于红白。”

“及格。”孙婷轻轻鼓了鼓掌,欣赏地看着第五名,转而想到什么,又一副遗憾之色。“悟性高有时候真不是啥好事。道理上总能举一反三行家模样,可真刀真枪的比划,你就挨宰的份。一肚子明白不顶用,眼力、手艺是咬牙练出来的,赵括咋死的?”

“白起不也得有个参谋长嘛。咱各司其职,取长补短。”第五名觉得山吹黄金有点晃眼睛,拉孙婷看了看周围:“咱们不能满足,要达到宣传效果必须拔得头筹。”第五名心中的焦虑一层层堆叠,可这会儿台上却不继续宣布名次了。怎么回事?见吴总和几名评审团成员凑在一起说着什么,刚还热闹的台下众人渐渐安静下来,不解地看着台上。

“诸位。”吴总站在麦克风前,稳重地双手朝下一按。“这两天里,有幸看到诸位对锦鲤的热爱,更是欣赏到了不少品质优秀的鱼。尤其是今天,争奇斗艳,各有千秋。刚刚公布的名次,评审团毫无疑义;不过,在前三名的评选上,我们内部发生了小小的争执。”

用争执这个词太轻了,这会儿还能瞧见某位大会员额头有块可疑的青肿。第五名的心随着吴总的话,慢慢提到嗓子眼。高手过招,得失不过毫厘之间。评审团的表现,说明竞争非常激烈。不由看了眼孙婷,却见她眼神中闪过一丝不确定。

“这三条鱼优点都非常鲜明。”吴总说着又笑起来,“但既然是比赛,终归要决出胜负;因此在体型、色质这些硬指标外,我们评审团更多地考量了花色和体态上的差别,才定下了最终的名次……”

好我爷啊,咱们能不能别吊胃口了?田镇长这会儿连烟都抽不下去了。谁赢谁输的赶紧给个痛快话呀,没见一帮子城里人眼巴巴地等着,急得都快脑血栓了嘛。

“那个……总啊……”台下的普通玩家们实在忍不来了,“您就快公布名单吧!这第三名到底是什么鱼呀?”

“不要着急。”吴总笑眯眯的围着三口大鱼缸转了两圈,第五名突然喉咙发干,紧张得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这三条锦鲤分别隶属于两个品种,尽得其中精髓,却又各不相同。”吴总爱惜地摸着盖住鱼缸的幕布,仿佛能透过它看到里面的锦鲤,“所以评审团讨论后决定,就让这三条鱼同时亮相。”

第五名看着吴总一口气揭下了三口鱼缸的兰布,情不自禁地朝俱乐部老板那边看去。似乎是心有灵犀,俱乐部老板也在看第五名。

“大正三色。两条大正三色!一条红白!”已经有普通玩家喊出了台上锦鲤的品系。

“他也选了御三家!”孙婷眯起眼睛,紧紧盯住了台上那两条大正三色。

“谁家?”第五名一时没反应过来。挨了孙婷一记眼刀,才意识到姑娘在说术语。

御三家本是岛国江户时代的名词,特指拥有将军继承权的三家。随着演变,词语含义范围扩大,变成了特指领域内公认的“三大”。而红白锦鲤、大正三色以及昭和三色,正是锦鲤诸多品系中,最受锦鲤爱好者喜爱、也最为著名的三大类。

第五名看到自家送上去的红白锦鲤被两条三色衬托着,不禁欢喜:“还是你有眼光。这下显出咱家的锦鲤与众不同了。”

孙婷看着台上三缸锦鲤,露出犹豫之色。“与众不同等同于势单力孤。”

“没那么悲观。你是久经阵仗的人了,拿刀杀我都不带犹豫的,几条锦鲤算个屁。”第五名感觉出孙婷最近的性情变化,婉约是好事,但这场合上还得提刀就砍的态度。

第五名这么一说,孙婷觉得近期挺享受有人保护的感觉,反而变得羸弱了。 “你说的对。既然参加比赛,就得接受结果。管他第几名呢,有这么好的机会,先带你开开眼。” 用力一拉第五名的手,两人上了台子,“比赛到了这个阶段,拼的就是细节。”

俱乐部老板也上了台。当初为了巴结吴总,特意从日本买回了一条具有“定藏”血统的三色锦鲤。吴总果然爱不释手,从此加入俱乐部,成为了白金会员。迄今为止,还没看到吴总手里有比这尾更好的锦鲤。昨天不见吴总拿出来,估计就是用来打决赛的。为此选定了同样品系的大正三色参赛,就是要引起吴总的兴趣,增加砝码。但孙婷选择用红白锦鲤拼决赛,实在是意料之外。御三家里,红白锦鲤都是最常见的品种,就跟几乎每个炒菜馆都有炒土豆丝这道菜一样。过于寻常,怎么引发别人注意?俱乐部老板觉得胜利的天枰已经朝自家倾斜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飘渺之旅作者:萧潜 2我的锦衣卫大人作者:伊人睽睽 3一世兵王作者:我本疯狂 4第十五篇 刀河王作者:我吃西红柿 5狂神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