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99.角斗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399.角斗(一)

听到忽如其来的人事任命,刘秀娟惊的坐起:“她孙董,我就是个没文化的村姑。名名都没法应付的事,你咋敢让我接手嘛!”

孙婷没立即回答,轻轻打磨刘秀娟的指甲,“你最多是没文凭,不能算没文化。小钱也就是文凭高,一肚子周扒皮的小心眼;说起文化,她差得远呢。”

“那也比我强啊!”刘秀娟对这人事任命没底,但还是能感受到孙婷和小钱之间浓浓的硝烟味。“就怕给咱干砸了。”

“你放心,就当学手了。有解决不了的事来找我就行。”孙婷不含糊,小本子从包包里取出来,递给刘秀娟,“这上面是饲料厂里十二种饲料的全部配方,是从我爷爷那一辈就开始琢磨的。切记,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知道这东西的分量,刘秀娟也不管指甲修没修完,赶紧进屋把小本子藏好。孙婷鸡贼笑了下,见刘秀娟出来,又恢复如常的继续美甲,“咱们公司没几个人,但都是个顶个的可靠。可钱家就不一样了,觊觎这配方啥事都能干出来。第五名太老实,有些事我不能说啥,所以才得麻烦你这当嫂子的。”

刘秀娟没接话,可知道孙婷所言不虚。这一来,自己只能鸭子上架了,直接要和小钱打官司了。想到这,莫名其妙的笑了一声,“不至于打的头破血流吧?”

孙婷和刘秀娟对视一眼,这小嫂子还真不简单呢,到感觉出来了。“放心吧。配方捏在手里,就算打,她都不敢还手。哦,问一下,你想看起来青春点儿,还是更吸引人……”

刘秀娟有点为难,二十八的年岁还不至于显老,可吸引人这种装扮在乡村里会被判定为狐狸精,“能年轻多少岁?”

孙婷吹了吹护甲油,“那不是光化妆能决定的,得看你心态了。”

弄的刘秀娟有点不好意思,看着光滑润泽的指甲,倒是有点动意了,“我嫁到第五家的时候是二十……”

伍家沟人不在乎刘秀娟年龄,有第五家寡妇这身份就够了,毕竟大家都会随着光阴慢慢老去。可若是有人反着活就不一样了,就连胡支书这见多识广的人,推门进来的时候就大惊失色了一番。眼前的秀娟竟和当年嫁过来的时候一模一样,眉眼,装扮,活脱脱就是个大姑娘!

老支书看着自己僵直的中指,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又像是在哀悼自己逝去的光阴,久久才憋出一句话:“秀娟,你吃啥了?”

孙婷都笑死了,跳到面前和刘秀娟并立,“老头,你看我俩谁年轻?”

老头很是认真的分辨了一阵,指了指自己:“有补品别藏着啊,给我也吃点!”

太感人了。刚刚刘秀娟就对着镜子感动了一阵,有了老支书肯定,就不用心虚了。扎着高高的短马尾和孙婷出了门,正赶上坟包一家三口气喘吁吁背着十几个高档鱼箱过来,看到孙婷追上来打招呼。

坟包妈眼尖,看到边上的刘秀娟惊诧的退了一步,第一时间都没敢认,小心观察了下:“秀……娟?”

刘秀娟转身正脸看着坟包一家,“见鬼了?”

“没没!”坟包妈抻目结舌的摆手,转而露出无限羡慕,“咋……越活越回去了……”

“咋说话呢?”坟包爸也是挺忐忑,当年刘秀娟嫁来伍家沟还是他去村口点的头炮,新娘的眉眼记忆犹新,可这都小十年了,咋又活回原样了?很是困惑的揉了揉眼睛,然后得出个与胡支书相同的结论;第五家生活太滋润,补品够量的效果!

“少胡猜。赶紧把鱼箱送下去,别耽搁初赛!”刘秀娟不想跟这一家磨牙,自己还得布置饲料的事呢。

坟包家显然是被刘秀娟的容颜给启发了,下山路上还在感叹刘秀娟的好日子;坟包妈就嫉妒的不行,动心思想打听下刘秀娟用的是何补品,好让自己也返老还童一下。

“你年轻时候也就那样,少胡花钱!娃要盖房娶媳妇呢。”坟包爸矢口否决。自打刚才坟包跑回家说要聘董家寨村长的闺女,当父亲的就觉得压力山大,不允许家里再有其他无谓开支。

“对对,先让娃成家。” 坟包妈恢复理智,也觉得自己过分了,想想自家娃要是真能娶了干部家的闺女,那比自己变年轻要露脸多了。

坟包忽然站住了,“我咋又不想娶富国美了……”

坟包爸好不容易有个奋斗目标,被坟包一句话弄得挺泄气,觉得这怂娃太草率了,就想打。

“就不能好好给娃说话?”坟包妈一把给男人推开,转过身不解的看坟包,“你也是,一会要娶一会不娶的,你爸不打你打谁?”

坟包挺为难,呲牙咧嘴的不知道咋解释。可刚看到刘秀娟的样子后,就开始犹豫要不要去董家寨提亲。看娃吭吭哧哧,坟包妈就着急,路上就自家三人,有啥话不好说的?

坟包憋足了力气,下了决心:“我想娶秀娟嫂子那样的!”

妈呀!这娃真嫌自己死的慢?心思都打人第五家了!坟包爸伸手就是一巴掌,“那可是名娃嫂子,咱讹人的时候,人家可是给你垫过医药费的!”

“你爸说的对!你才赚几个钱?光秀娟那用度,你养得起不?”妈和爸的出发点不同,对儿子的教育方向就出现了偏差。显然坟包妈的道理更有说服力。

坟包最烦的就是动不动被教育,“我又没说是秀娟嫂子!我就是想娶个那样的!”

这就更困难了。这地方出了村子是山,出了镇子还是山,就算出了县城还在山里面;到哪儿再找个那样的媳妇去?坟包爸是男人,多少理解娃的想法,上前接过坟包背上的鱼箱,“娃呀,啥人有啥命,富强家都不一定能答应咱呢。要娶秀娟那样的,爸我就没给你积下这德。但凡条件放低点儿,满村满寨的还不是由你挑呢?”

坟包虽然有遗憾,可知道这道理,悲怆的点点头。“要不等等再去董家寨说亲,说不定哪天我就碰见喜欢的了?”

坟包爸叹了口气,果然是亲娃,连想法都和自己当年一样。可结果令人哀伤,当年心仪的女孩让第五名他爸娶走了,只好捡着家穷的说了个媳妇,这才生下个糖尿病儿子……这就是年少不努力的教训啊!找机会要把这陈年憾事告诉坟包,鞭策孩子出人头地。

人就是这样,不努力不行,可过分努力也有反效果。要不是扇叔手疾眼快,第五名就差点栽倒在放生池里了。就地坐下休息,才想起这多半天里除了吃了碗涨价的凉皮外,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呢。趁着开赛前,赶紧就着青婶给的一袋减肥饼干猛灌了一大瓶矿泉水。扇叔是久病成医,内行的找了半瓶可乐让第五名补补糖。第五名感觉恢复了元气,就要起身,却被扇叔按住了。

“别太猛了。年轻不觉得,别老了和我一样。”扇叔为人特暖心,就地陪第五名坐下,“小名,给叔说说,这庙里这么多金贵树草都是咱这山里的?”

第五名笑了,“扇叔,都自己人,有话你直说。”

扇叔自打进了广缘寺,如入宝境。这一草一木,一树一花,都是稀有品种。这要原模原样的搬到文苑市场,扔着卖都能赚!光进门那一片当点缀的兰草,都个顶个的耐看,虽说这两年炒作兰花的风气过去了,但也绝对能卖个好价钱。

第五名赶紧普法,广缘寺地处退耕区域内,还算是半个植被保护区,要是原样挪到省城当商品那就犯法了,到时候钱没挣到人进去就不合算了。青婶一听有点怕,劝扇叔收敛下,别害人害己。

“没事,我和名名是内行人说内行话。”扇叔心大,对法律没那么在意,掏出把小刀将喝光的可乐瓶子截成两段,眨眼间已经连根挖出两株兰草填种在瓶子里,朝第五名晃了晃,“叔就不挖树了,两棵兰草算你报答我救命之恩,咋样?”

都说不挖树了,放你一马了,还能咋样?点头妥协。约法三章,不能继续再乱砍乱伐,就算深山里腊月天有虫鸣也不能肆意捕捉,更不能仗着自己瘦就攀折树木……竹子也不行!

扇叔正在小失望的时候,青婶却已经顺手给假山基座的岩石敲下一块,对着阳光看的一脸惊喜,“名名,你这山里有石榴石!”

第五名就觉得自己真低血糖了,头昏,眼晕。请谁来不好,偏偏是俩懂行不守法的财迷,这不是开门揖盗嘛!算了,那假山挺庞大,以青婶的体力三两天也拆不完,自己还得忙正事呢,由她去吧。

大部分的人心都是肉长的,看第五名疲惫的身形,青婶有些过意不去,见扇叔还要追上去询问就给拉住。“我知道你想说啥,等小名忙完再问。就这么大个山沟,又跑不了!” 知己啊。扇叔欣慰的挽住青婶那比自己腰粗的手臂,一脸欣慰的游园;对第五名落入一群不欣慰的人手里视而不见。

所谓幸福的人都一样 不幸的人却有各的不幸。被怨气冲天的各村干部观光团包围,听着纷乱的诉苦,第五名感觉要疯。事件的引爆点和镇上二次追加山货有关。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绝世唐门作者:唐家三少 2木兰无长兄作者:祈祷君 3你丫上瘾了作者:柴鸡蛋 4武道乾坤作者:任怨 5我可以无限升级作者:针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