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246.无间道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246.无间道(上)

身为著名富二代、铁家集团唯一指定继承人,铁马感受到了人生的深深恶意。创业公司遭受重创,自己为了弥合董事会矛盾,豁出性命和孙董大打出手;熟料第五名这没良心的竟然去找前女友谈心。本想让未婚妻出马将其惩戒一番,不料这女子也是色厉内荏,只敢携同自己从旁窥视。

大晚上饿着肚子蹲烤肉摊子附近光闻味道,简直惨绝人寰!怎么自己就没冲出去打杀了那俩撸串的狗男女呢?看来对第五名果然是真爱!铁马满面悲色地坐在沙发里,把翻倒的茶海扶正,为自己泡了一壶酽酽的红茶。

孙婷坐在对面沙发里的,撕开一包小卖部里买来的零食,又丢了一袋给铁马。

铁公子瞧不上孙婷这丢份的举动。不就是脸快贴一起了嘛;你俩也经常把脸贴了一处,我这正宗未婚夫说什么了没?“这就不是人吃的。你不能这么自暴自弃!”

“那你就饿着。”孙婷怏怏的又撕开一包五香豆干塞嘴里,不想再理会铁马。

“我不饿!我清肠胃!”铁马狠狠朝嘴里灌了一口茶水,肚子里便叫唤得更响了。兴许是幻觉,空气中隐约传来一股烤肉香气。

转脸一看,第五名竟然回来了!

孙婷下意识看表,瞬间对坊上烤肉摊子到文苑市场的行程进行了综合计算,得出了第五名和毛倩倩吃完饭就分手无暇干点其他事情的结论。不知为何,心里突然轻松了许多。

第五名也有些意外。谈完事情就送毛倩倩上了出租车;值公司危急存亡之秋,不舍得外头宾馆开个房,想着回水族馆歇上一宿省点钱,谁料到进来就瞧见屋里砸得乱七八糟。再看看孙婷胳膊是青的;铁马额头是肿的,上头还贴了创可贴……活该!管俩富二代为啥发癔症,跟自己有一毛钱关系么?想到今天这俩一直不积德的嘴脸,也不搭理他们;只担心锦鲤们被两人误伤,赶紧挨缸探视。

“你还有脸回来!”见第五名回来,铁马高兴地从沙发上蹦起来了,恨恨的把孙婷那些零食朝第五名脸上砸。“不是放话要走嘛,怎么不走了?”

挨个鱼缸检查一遍,见鱼都好着,第五名这才放心。“既然我是公司股东,那这些都是我的资产。就算想赶我走也得退股吧。”见鱼饲料袋子歪倒也没人管,不由皱眉。平日里说得有多爱鱼多爱鱼,这会儿说不干了,怎么连鱼都不管了?有钱任性也不是这个闹法!

“还股东?说你是你就是了?人就这么没成色?”虽然知道第五名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但想到里头基本是为了个孙婷,铁马就感到了胸腔里熊熊燃烧的妒火。多希望第五名豁出去一把,到时候自己跟他卧薪尝胆,陪他东山再起,夫唱夫随要多美有多美。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在孙婷这棵树上吊死?从来没这么喷过第五名,铁马越说越有代入感,“这么大个男人就不能自立自强?非靠着巴结富二代过日子?就算再滚回山沟沟里怕什么?卖鱼卖饲料的凭你自己本事重来不行?离开她这破水族馆你还真怕活不成了?你出息呢?你脸呢?你骨头呢?不给人当牛做马不能活是吧?古代太监巴结皇上是因为阉割了,你是为啥……”

第五名压根不搭理铁马。爱怎么说怎么说去,这年头谁还没点火气?富二代算个屁,这会儿在眼里远不如鱼重要。拎着饲料袋子,一缸一缸地撒喂着,看鱼们吃得欢畅,心里的怒火才渐渐平息。

“说话呀!”铁马喷了好几分钟却得不到一点反馈,心里难过得不要不要的。蓄力重击打在棉花堆上容易内伤,一激动就把隐藏问题拎出水面:“你跟毛倩倩干什么去了?”

“关你屁事。”第五名说着,下意识瞄了眼孙婷。她倒是有点生气的模样,但人憋着站起来又坐下,还是没说话。怎么不撵自己走了,这是知道刚刚态度过激,开始后悔了?向来不敢用常理揣度孙婷。眼前这位姑奶奶,别说赔礼道歉,打你都能算自省;肯不动手不骂人,自己是不是该叩谢富二代委曲求全呐?自嘲地笑笑,第五名这会儿才发现自己也饿了。去烤肉摊子就是为了和毛倩倩谈事儿,也没吃多少;看俩富二代一个喝茶一个吃零食的,不客气地坐到两人中间,一口零食一口茶地吃起来。

“你还好意思吃!”铁马要疯。这还是好基友吗?喂完鱼就喂自己。“我都被她打成这样了,你都不说关心一下!”

“鱼是资产;你不是。”第五名填了填肚子,懒得听铁马哔哔。毛倩倩那边虽然有了决定,但结果出来之前,不好做论断。至于这俩富二代……随便他俩自己先作去吧,爱怎么打怎么打!拍了拍手上的饼干渣子,第五名施施然进了里间,竟把门反锁上睡觉去了。

“你别跑!”铁马丢失了攻击目标,更加失落;转身看孙婷旁边安安静静,更加不忿,“你要早这样娴静,他也不至于跑出去。”本想朝孙婷开火转移怒气,不料孙婷也不理自己,把剩下的零食一股脑全扫到垃圾桶里,将水族馆的灯给关了。

突然水族馆就黑了下来,铁马下意识安静了,有点怕黑地抱住靠垫,缩回到沙发里,警惕着孙婷偷袭。

孙婷却躺倒在他对面的沙发里一动不动。白日的狂暴和愤怒,这会儿似乎全部被夜色冷却。人不愿意发出一点声音,整个水族馆里,只剩下加氧机在鱼缸里发出的咕嘟声,偶尔还有鱼划过水面的声音。外头霓虹的光透进来,隐约能看清它们在鱼缸里游动的身影。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铁马为鉴,可以知同为富二代自己的嘴脸。铁马可恶,自己好像也没什么不同,甚至更过分。听见里间传来第五名的呼噜声,孙婷表情越发黯淡……说是股东,听上去好像给了第五名优厚待遇;可实际上还是自己居高临下了。

放弃锦鲤养殖也是断尾求生,不论提议合不合理,不过是个议案而已;可自己却因为私心作祟,把邪火都撒到第五名和铁马身上。既不理智,也没风度,更缺乏一个创业者起码的心胸。自己压根就不是个合格的决策者,说起来竟连姓赵的那王八蛋都不如啊。孙婷地望着鱼缸里那一尾尾游动的鱼影,人就渐渐茫然了……

太阳总会照常升起,这话听着充满了生命力;但翻过来想想,意思就是不管你如何花样作死,人家地球该怎么转还怎么转,文苑市场该怎么开还怎么开。

所以人也不能自己糟践自己。早上第五名睡起来,看水族馆还是乱七八糟的样子,忍不住皱眉。俩富二代打砸完了没一个说给收拾一下的,就知道塌在沙发里打呼噜打成了两条死狗。

桌椅摆放回原位;砸扁的纸篓跟垃圾一起塞进了黑色口袋;砸歪的窗框再掰掰正……按摩椅最可怜,无辜遭到腰斩。费劲巴力地拖进了里间,不敢让人瞧见,影响水族馆的文艺形象。

“你折腾什么?”铁马被第五名这叮叮哐哐的声音弄得睡不成了,揉着眼睛从沙发上爬起来,诧异地看第五名拉开了水族馆的卷帘门。

“开业。”

“鱼都卖不掉你开哪门子业?”铁马赖在沙发上,怀疑第五名失心疯了。

“水族馆就得有个水族馆的样子。卖掉卖不掉都得开业。”第五名将沙发上的靠垫一个个地摆端正,“当一天和尚撞好一天钟,往常怎么营业,今天一样!”

看着第五名忙前忙后地收拾,孙婷有些歉疚;拧湿毛巾招呼到自己脸上,主动拿起饲料喂鱼。

利索的举动让第五名有些意外,看了孙婷一眼,却发现她转脸避开了自己的眼神。这会儿才想起来,从昨晚回来到现在,孙婷竟然都是安安静静的……心里便有些软,犹豫了几秒钟,却终究没吭声,只加快了收拾水族馆的动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一卷 南征北战作者:月关 2朱雀记作者:猫腻 3大奉打更人作者:卖报小郎君 4西出玉门作者:尾鱼 5武道乾坤作者:任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