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08.活久见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08.活久见

第五名头一次发现,拍照片的学问大了去。

比方说喝水。村里各家各户都有压力井,村外就是河滩地,山上更有无污染的山泉。娃们家喝口水不是难事。

但绝对不能这么拍!

必须从泥里挖出个坑,坑中填满脏水,浑汤的那种;再让娃们家蹲下,把脸尽量贴近水面,盯着里头的倒影,眼中饱含渴望……不渴没关系,眼神空洞点儿也行。

这画面一出来,是痛苦?是赤贫?是呐喊?种种意味深长,自个儿想去吧。

运动场所则有另外一种拍法。没打过篮球?无所谓。烂木料总有吧?竖起来,现搭个篮球架子。都不需要篮球,就几个娃站在架下,一个跃起,假装接球的瞬间抓拍就完成了。小学里有好跑道和足球门?开玩笑,那些绝对不能入镜!

劳动场景最简单。李大亮驮的那筐猪草呢?先拿下来,找个小娃扛身后。背不动不要紧,筐子下头垫点石头,反正画面里这块儿是没有的。重点是娃们家瘦弱的肩膀和后头比他们还高的猪草筐……

不知道该如何描述铁马的拍摄理念,第五名只觉得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了。

“你这是骗人!”

“哪儿骗人了?”铁马义正言辞地告诉第五名:照片里既没有让孩子们喝脏水,也没有标注这就是当地的实际情况。你能管住自己的手不乱写,但你能管得住别人不乱脑补?这脑补错了,怪得着咱们?理论完,又仔细叮嘱第五名,“这事儿你知我知就行了。毕竟我也是为了帮咱们摆脱城管。”

拍这些玩意儿能摆脱城管?第五名还是糊涂。

俩人这边说着;那边几个领了酬劳的孩子开心地打闹起来。嬉笑中不知谁用力大了些,一个小娃被人推倒,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脏兮兮的扮相、跌坐在泥土里嚎啕的状态,这让铁马一下又来了灵感,赶紧抓拍:啥叫贫困中的绝望?再没有比这更好的诠释了!

不愧是富二代,摄影器材的清晰度不是普通手机拍摄能比的。半米见方的大照片挂了一溜,贫困的村庄跟孩子们的天真、无邪,形成了强烈对比。而坟包饰演的角色,已经突破了糖尿病人暴瘦的天际,黑色影调加重了他的沧桑感,好像上下五千年的倒霉事都摊到了他身上。

虽然是伍家沟土生土长的人,但看了铁马这些摄影作品,第五名依然被震撼了——从前见过的各种谣,都这么造出来的吧?

铁马不以为意,打电话叫了快递把照片都送走,又给自己换了身新行头——粉嫩的“范思哲”。不顾第五名反对,硬是给他光赤的上身也套了件黑色透视装。

有型!今儿卖鱼就这身打扮了!妥妥的!铁马满意地看着第五名的身材,第五名望着镜子里大展肌肉的自己,耳朵红得快滴血了。“不该露的都露了,这还不如不穿。”纠结着,想把这印着俩外文字母的衣服撕了,又担心赔不起这名牌衣服。

“懂个屁!要的就是这种欲迎还拒的美!赶紧走啊。过会儿人家就放学了。”

“城管……”第五名被铁马塞进了保时捷,还担心违章的问题。

“别怕。今天的目标,起码一千尾!”铁马开着保时捷就浩浩荡荡杀回了重点中学。

不光第五名和铁马回来了,城管们也回来了。他们蹲在校门口对面的冷饮店旁,满脸的守株待兔表情。几人脸上都一道道血檩子,一看就知道是被指甲盖挠的。

这就是你们不对了,惹谁不好,敢惹女学生和女家长?大老爷们的,当街又不能跟女的动手,这不傻哔了么。铁马正同情城管呢,几个城管就认出了他的保时捷,呼啦啦围过来。

“怎么着,要动手?”铁马不顾第五名阻拦,意气风发地下了车。粉色的风骚装扮已经引起了旁边行人的注意。

“换个学校吧。”第五名低声跟铁马商量。好汉不吃眼前亏,再说又是己方没遵守城市规则。

“不换,就这儿!”铁马豪言壮语,压根不怕被城管听见。

这孙子还狂得不行!几个城管见不得铁马撒野,过来就要拾掇他。几人的手刚按上铁马肩膀,一辆GMC的全SUV就在旁边急刹车停下了。

宽大厚实的车太引人注目了。可不等众人看清,一摄影师扛着大器材从里头冲下来,先给了几名城管一个特写。灯光师不甘人后,几百瓦大灯泡晃得城管睁不开眼睛。道具组紧随其后,毫不脸红地占据了学校门前一溜停车位,在上头拉起了两米宽窄的大条幅,上头标题是——《深山的孩子》摄制组义卖行动,标题下贴的就是铁马摆拍的那些伍家沟生存环境照片。

别说几名城管,就连第五名都木了。没想到铁马会来这么一手。尤其车里最后下来的那位——摄制组大头目……他不就是拍那个《叉叉与叉叉》电视剧导演的亲戚嘛,长得挺像!第五名记得刘秀娟可是那剧的忠实观众。

“镜头拉起来!轨道车呢,先来个全景!”被组员伺候着坐好,导演亲戚也是有跟组经验的,立刻就进入状态。边指挥全场调动,边朝铁马友好地笑着。

城管们这会儿也顾不得拉拽铁马了。怎么个情况?今天这儿有拍摄任务?

“综艺节目。”场工倒是脾气好的,给几名城管敬烟,“《奔跑吧,出轨男》和《太爷爷去哪儿了》看过没?都是我们拍的。今儿是关爱贫困山区学子。”

噢噢噢,几名城管齐齐点头,不管有没有看过,人说话这范儿就不一般。至于那该死的富二代……看了眼跟导演寒暄的铁马,估计是富二代是投资人,不然导演咋朝他笑得那么亲切。

看了眼条幅上的大字——义卖!公益活动,这就跟私自摆摊不是一个性质了。朝铁马那边尴尬地笑笑,希望铁马和摄制组人员不要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那天是我们没说明白。你们也是照章办事。互相体谅嘛。”第五名趁机上前递烟,缓和双方的气氛。

铁马这会儿就完全不是摆摊小贩的心态了。什么城管,这都自己一条战线上的,心态一正常,人话也会说了,客气地请城管们体谅下摄制组的困难,帮助维持下秩序。“我替孩子们谢谢几位了。”

“没问题。”城管们也是人,谁家没个小孩。看到铁马照片中,“坟包一家”的惨状,有个媳妇刚生娃的城管当场就落泪了,心疼山里孩子苦,虽然他工资不高,但日子还过得去,当即就掏出一百块要买铁马四条鱼。

第五名不想要,还硬朝他手里塞。“一点心意。你不要跟你急!”城管塞完钱,又都呼啦啦去维持秩序了。

这搞大了。看着城管穿着的旧皮鞋,第五名知道对方生活也不富裕,心里不是滋味。强迫自己别想太多,指指那辆GMC的SUV,问铁马:“为解决城管的事,你就随便动用这些?”

“这不算个啥。”铁马不屑地瞥了眼车,“这玩意看着好而已,又不贵,才百十来万。比我这车差远了。”

“那他呢?”第五名指指椅子上正调度的导演,名导啊,这得多少钱才能请来?

“不花钱。都朋友。冰冰啊、菲菲啊什么的,常一起吃饭。”牛一旦吹开,就没边儿了。铁马潇洒地摆摆手,示意第五名无需叩谢自己。

没办法,事到如今,第五名也只能顺着铁马的安排了。

叫人来疯也好;叫群体效应也行。有了摄制组在,加上“收入捐给山里留守儿童”的口号,假锦鲤的卖出速度大大提高。不光女学生、女家长,旁边看热闹、想在电视上露脸的,也都纷纷过来买鱼。

半小时不到,一缸鱼就卖完了。第五名赶紧给小钱那边打电话,让开车再送一缸过来。

“一缸哪够呀。四缸!”铁马夺过电话,朝里头的小钱吼着。太热闹了,说话都听不见。头一次搞市场营销,就弄出这么好的效果。顾客鳞次栉比,城管忠诚可靠……小钱紧赶慢赶送来的四缸鱼不一会儿也被抢光了。就这还有人挥舞着人民币,要求铁马再多卖点儿锦鲤给他,他要为贫困山区做贡献,边喊边朝镜头那边摆姿势。

“明天,明天还来!”铁马示意摄影师给几名城管多来点儿镜头。

“一共来拍几天?”城管们强烈表示,为了支持公益行动,他们每天会来维持秩序。

“拍个——”铁马掐指一算锦鲤数量。今天好像卖了五六千条,按照递减的规律……四万尾假锦鲤,也就是十天左右的事儿。后悔这次把鱼拉少了。“十天!”转头又告诉第五名,回去多订点鱼缸,配套卖,效果更好!

重点中学的地理位置极佳,附近便是几个成熟小区,人们一传十、十传百,心地善良腿脚能动的,都过来蹭镜头、买锦鲤。根本用不了十天,两天过去,先期的一万尾鱼就卖光了;后头六七天,从伍家沟那边紧急调货,剩下三万尾假锦鲤也全部售卖一空。

得知摄制组工作结束,城管们依依不舍地和第五名、铁马告别,希望播出后告诉他们一声,虽然是网络时代,但能在电视上露个脸也挺不容易的。

从里头锁好水族馆的大门,铁马把装钱的大箱子打开,朝茶几上倒——这些天一直没算收入,就等着最后爽这一把呢。

纷纷扬扬,从百元大钞到一块钱的钢镚,堆了满满一桌子。看得铁马心潮澎湃。从前几十上百万地花,也没什么感觉,但今天抱着这一桌子钱,心情却异常激动。什么叫劳动所得?这就叫劳动所得!至于导演和摄制组那摊人的人力成本……暂时可以忽略!

“愣着干啥?查呀。”铁马手舞足蹈地让第五名查钱,这才注意到第五名有些木然。#####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卷 东林皆石作者:猫腻 2第七卷:心伐作者:无罪 3雄霸天下作者:骷髅精灵 4龙族3 黑月之潮(上)作者:江南 5第二十八篇 宇宙最强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