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209章 就看你怎么收场(5)

第209章 就看你怎么收场(5)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还真是她。”傅展收起手机,好气又好笑,“sally这孩子,确实调皮,也该打打屁股了。”

他语气温和,隐隐似乎还带点宠纵,但乔韵却不会被他骗倒,她很有往傅展身上扔点什么的冲动,但却忍了下来,“那你打算怎么办?”

“新闻肯定是不能继续发了,让她尽量消除影响也就是了——你对谭玉是怎么办的,我对她就怎么办。”傅展对她也不再有以前的容让,话里隐带深意——sally能往外发新闻,也许的确是因为他没记得打招呼,但话说回来,这件事的起因,还不是谭玉和她结了仇?

不过他脾气依然好,一句话说得乔韵不响了,又笑着说,“也是没想到她这么任性——她父亲现在正是关键时刻,这时候还给我找麻烦,胆子太大了。”

的确,说起来再过几个月就要换届了,这时候刘家肯定尽量避免树敌。傅展给刘鸣琪或是她母亲打个电话,恐怕sally就连纽约都呆不下去了——刘太太虽然去英国陪女儿,但一直拖着不离婚,对丈夫的仕途肯定也还是关注,乔韵想到sally,一手好牌打成这样,心里郁气稍平: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她动手去撕,手下打个电话,她就没好日子过了。就像是jdy,稍微吩咐一句,自然有人让她的生活不好过。人有了一定的身份地位,要撕也得找个地位相当的对手,否则正是索然寡味,甚至会觉得和她们计较的自己很傻。

——但,即使这么想,一想到sally不知天高地厚做下的事,她也还是气不打一处来。“真是多亏她了哦,没她大洒支票,这个新闻能上得了纽约时报?也是亏得她了,这要不是个中国人,根本连报道都写不出来。”

傅展微微笑,“新闻推出来,总是有变数存在,你该庆幸这是sally,要是换个不满意的顾客找人做,连人都找不到,哪有这么容易控制影响?”

两个人互相推锅,闲聊中暗藏着唇枪舌剑,真要细算起来这帐没完了——乔韵现在就很怀疑,sally当时是怎么注意到她的品牌的,傅展是不是又在里面拨弄了什么,要不是有这件事,他想进公司还没那么容易呢。

不过,话说回来,没有他,就凭青哥和她,公司也无可能这么快正规化,她更谈不上得到mandy的赏识,进而被引介给kevin,傅展犹如润滑剂,起不到关键性的作用,但却也不可或缺。伤感情的架还是不多吵,乔韵最终放弃从他身上出气的念头,泄气道,“你这个人就喜欢抬杠。现在又谈何控制影响?她会放火,知道该怎么灭火吗?照片发出去可就真删除不了了。好不容易国内的风波快结束,国外热一波,国内的热度再带动起来——很好,现在搞到谭玉那边不放个大新闻来灭火都不行了。”

“至少即时挽回更深层的损失——傀儡师的人今早联系我,说是有人下单要引导对我们不利的言论,问我们要不要买套餐维护名誉。他们还在对接阶段,对方还没付定金——你看,差一点就要下单了,这新闻本来会闹更大的。”傅展扬扬手机,还是轻松自如的样子,似是自言自语。“买套餐这笔钱,应该叫sally出。”

这消息往刘家一递,不爆发家庭革命才怪,sally的刘叔叔短期内要是断绝对她的金援,sally还不就得靠自己的小金库过活?连最后一点钱都要挖走,对她也算是严惩了。当他针对的目标不是自己的时候,乔韵其实还蛮喜欢和傅展站在一起的感觉,不过她不表露出来,只哼,“买套餐?买套餐有什么用,针对的又不是大众——大众在乎什么,隔个汪洋大海,看不看得懂那篇报道都不好说,按现在的热度,即使不做任何挽回也不可能注意到的。倒是她,连新闻都买了,在派对里也没少宣扬吧?ga那边,又多个把柄了。——可e她们现在人在伦敦,不然,我们也能早点收到消息。”

她心情不好,是很容易看出来的——说是不在乎结果,但也怕因为这么白痴的理由去不了巴黎时装周,傅展心领神会:如果只是在中国地区闹新闻,《voyage》巴黎也可以装聋作哑,但现在事态上升到整个英语媒体,那整件事就完全不一样了。她终究不是模特出身的设计师,模特穿什么,这个不由他们决定,为了卖衣服做到这一步,长期装两面人引导舆论,这可能会引起截然不同的风评导向。就怕《voyage》巴黎评估过后,还是决定不愿冒险,那……乔韵也就等于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己把自己给作死了。

“ga本来就难应付,也不差多一个把柄了。”他不安慰乔韵,反而往上加压,“今年新季销量增长不如预期,谈判时候肯定被拿来做话柄,尤其y增长那么亮眼,难免会被说是吸血。”

出来混,就要输的起,不过不是输给傅展,而是输给sally,这她真有点接受不了,恍惚间会觉得自己比sally更蠢。乔韵收到消息就心浮气躁,主要是气这个,真要因为这个被kevin占了便宜,y里咬下更大一口,她真会吐血。“只是增长不如预期而已,原因可以有很多啊,怎么见得就是y有关?也可能是预测错误——中国市场,他们懂得什么?”

她回得心浮气躁,语气也不好,傅展笑了,“他们集团旗下十几个品牌,在中国一样有销量,往年我们的增长量都是几倍,这一季陡然回落,kevin要说也肯定有话可说的。”

这件事就和sally无关了,但乔韵还是烦上加烦:如果能去巴黎,倒不在乎这事了,凯文看在【韵的潜力上,也会少挖几口。要是【韵发展受阻,向他低头的时候变多了,资本家的吃相也不会太好看。“那我不管,这次过去,你和他好好撕,你们不是学长学弟吗?用点私人交情,反正我们底线就是11%,多一毫也没有。”

“我替你去巴黎,你去纽约谈判好不好?”傅展友好地问,遭到几个白眼,这才靠到椅背上,正经起来问,“sophie那边怎么说?你和她聊过没有?”

“一直在含糊其辞,没问销量变化。”

对外,【韵当然每一季都是soldot,这种限量供应、饥饿营销的手腕,对商家来说并不罕见,对内则当然是冷暖自知——不过,韵这一季的销量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拿不出手,和上一季比还是有增长的,至于说不如预期,那也只是因为之前的增长速度太快而已,这也是乔韵还有闲心为国外的小黑天鹅事件生气的原因——如果国内市场受到影响,那就是后院着火了,还管国外干嘛,秀都不敢去巴黎开了,怎么也得在国内救完场再说。

还好,和她预计的一样,这种新闻根本就无伤大雅,甚至从长远来看,还更加能炒热品牌,毕竟妖妖所做的事情并不犯法,对于一般没有道德洁癖的消费者来说,也没什么不好接受的。国内市场不成熟也有不成熟的好,大部分消费者还没到挑品牌价值的程度,只要继续能做市场上唯一的选择,谁会真正在意设计师的新闻?

只要sophie有沟通的*,不论是问起销量,还是问起她这么做的原因,给她个解释的机会,乔韵都自信能把她说服,可无奈的是,sophie姿态封闭,只推说这件事现在得由总部决定,她也不好过分殷勤,甚至都不敢频繁探听口风,以免更留下势利的印象。

没留在纽约社交,没去过巴黎,没可靠的人脉,现在就是连那边的风向都探听不了,还得对外撑着面子,不主动过问——这种事就是你在乎就输了,乔韵闷得走来走去,忍不住抱怨,“还以为真能超脱——还不是一样牵肠挂肚?”

就算是游戏,玩进去了一样动感情,她说了半句就咽住,和傅展似笑非笑的眼神碰上,感受他带点戏谑的观察态度,乔韵心反而定了点:也许这一行就是这样,设计师总要和各种各样的情感做斗争,就像行走在一条堆满鲜花的钢丝上,左手挥舞着虚荣,右手挥舞着金钱,真应了那句俗话,放下手中剑,就无法保护心中燃烧的梦想,但握着剑,又难以抱紧你。其中种种,哪里是当个游戏,就能轻易跨越的。

这斗争注定要永远持续下去,这煎熬和焦灼,也是游戏的一部分,换个角度看,她倒享受起来,“算了,这巴黎,爱去不去。”

站起来拎包要走,傅展问,“你去哪里?”

“找你来不就是为了sally的事?”乔韵一看报道就疑心是她,叫傅展过来,果然短信一发,那边不打自招。乔韵背起包包,“又是你说剩下的交给你就好,走了走了,不走干嘛。”

傅展就坐在那里笑,看够了热闹,等她走到门口才叫住她,“好了,不就是想知道纽约那边的反应吗?我帮你问还不行?”

乔韵焦虑也就是焦虑在这里,想知道又不敢问,对傅展还要充大,不好叫他去问,现在傅展主动提起,她心里就像是有小虫子在爬,反而还近乡情怯,又有点不想知道了——不知道还能逃避点,要是这件事真让那边友邦惊诧了,她心里……这和上次去被看不起还不一样,不管是怎么引导舆论,她心里其实也觉得自己不对,所以对别人的评判也就格外的敏感。

她站在门边要走不走,傅展看着,笑得就很有优越感,像是知道些她不了解的隐秘,却又gin着不说,他安抚地把手往下压一压,“这就帮你问。”

“你问谁啊?”乔韵冷眼瞄他,“可别消息没套到,反而被当成笑柄拿出去说。”

傅展是去过纽约好几次,处理诉讼事务,不过他和乔韵一样,打电话给那边认识的朋友,等于是打草惊蛇,就算那边本来没注意到,也一下就会八卦起来,当然这紧张兮兮的丑态,更是十成十会被当成谈资在派对上被嘲笑。

show(m_middle);

auzw.com

傅展一边拨号一边漫不经心地点头,等电话打通了,他柔声说,“喂,sally——”

电话那边顿时传来一阵又泣又喘的喊叫声,sally像是刚溺过水,又要哭又要解释——真是忘记了他也在企业里,之前听说他想要撤回手去做别的……乔韵假装不在意,其实竖着耳朵听,傅展的声音温柔得不行,“我知道,你也是无心之失,想给乔乔找点麻烦是不是?说起来也是我不好,上次在纽约,对你是凶了点……”

sally可能真的没想到,傅展会这么快就找上她,抽抽搭搭,忏悔和无辜都是真心的,可能就是热血上脑,没想着就做了。也不知道她这点小心思,在高段位玩家心里一览无遗,真是被保护得太好的公主脾气。也是没吃过苦,傅展柔声哄几句,她就真当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在那积极地出谋划策,消除影响,把自己收到的反馈竹筒倒豆子,傅展听得嗯嗯连声,很惊讶,“噢?连他也——哇,不会吧,居然连她都……”

分明就是故意大惊小怪,吊她的胃口,乔韵气得站起来要走,傅展居然也不留她——她都跑出办公室了,走几步被秘书叫住——“乔总,一会《voyage》的sophie要过来采访——”

灰溜溜踱回去坐好,傅展还算有点良心,煲完电话粥先不说话,又拨一通电话,“喂,鸣琪……”

他和刘家两个女儿关系似乎都不错,同刘鸣琪说得也很客气,但不简单,“马上就要换届了,这时候这样做事,总是不太好……”

不管怎么样,sally身上的派系痕迹抹不掉,瞎胡闹到苦主上门,刘鸣琪的恼怒可想而知,在电话那头又赔罪又发火,傅展又当一回好人,收拾sally倒还利落。

他以前是让着她,处处照顾她的情绪,现在公事公办,恣意起来,她的情绪就像是过山车,傅展不动声色就操控着跑上又跑下,乔韵现场看他杀完就卖,抿着嘴想笑,又觉得不能让傅展得意,勉强绷着瞪他,傅展和刘鸣琪喁喁细语,良久挂掉电话,不敢再吊她胃口了。“也是不错过每一秒——这事,的确在纽约圈子里都传开了,听sally说,纽约六大杂的主编,萨玛莉丹的买手,甚至是几个资深设计师都有陆续过问。看起来,不能指望他们对这新闻无动于衷。”

大众可以预测,但小众的反应却预测不了,乔韵之前还有点期望这些吃过见过的主,对海外新闻不以为然,没想到情况却出乎意料的坏,她往椅背上一瘫,“o》要得意了——估计会拿这件事来做交易……”

说是估计,其实是希望,乔韵闭上眼想一会,嘟囔着说,“如果没有的话,让律师暗示她们一下。”

这场诉讼打到现在,几百万美元的诉讼费是直接花掉了,输家要承担对方的开销,【韵这边拿准了证据,在诉讼中越来越有利。选择庭外和解,至少要损失这些诉讼费,这消除影响的代价实在有点昂贵,但也比专业信誉彻底破产好,乔韵可以接受被看成是个狂人,但不能接受自己因品味过分低俗被整个圈子排挤。她肉痛得很,也很不高兴jdy这口气最终没出完,“叫sally给我们付律师费。”

“你别这么着急发脾气行不行?”傅展没受她丧得不行的表现影响,语气很轻松,“我还没说完呢——”

“傅总,《voyage》的人到前台了。”内线电话忽然响起来。傅展按下通话键,“请她进来”,一边对乔韵说,“不是我说你,乔小姐,有时候你实在想得太天真,你觉得纽约那边的圈子现在是怎么看你的?我告诉你,未必和你想得一样——”

乔韵的胃口被高高吊起,恨不得一拳揍得傅展把话都呕吐出来,眼看sophie已经穿过办公区域走过来,她本能地站起身,一边拍衬衫一边望过去等下文。傅展满脸神秘的微笑,竟是戏剧性地又吊了几秒胃口,这才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我可没骗你,就连sally都很吃惊……”

“hi——”虽然隔了有一段路,但joe和她的高管已经站在办公室门口热情地挥手打着招呼,sophie也举起手,露出了完美的商务微笑,尽管她还有些回不过神,甚至可以说是恍恍惚惚也不过分。半小时前主编的咆哮,似乎还在耳边回荡——“你简直就是个无可救药的傻瓜!”

“用一个模特的身份,推广起一个全国性的奢侈品牌——还有一个快速上升的轻奢下位替代品,在四年时间内营造出近十亿美元规模的生意。而你在乎的还是她成名前那几张照片的审美?”

即使是隔着电话,主编的怒火依然延烧过来,让sophie一瞬间觉得自己简直一无是处,愚蠢无比,她嗫嚅着说,“可……”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她的成功并不是靠运气,是靠她对市场的准确判断——她知道她的市场需要的是怎样的一种低俗,而这恰恰是99%的设计师需要的宝贵天分!sophia,你真的让我很失望,你居然没意识到,对整个市场来说,设计才华只是消耗品,我们需要的是什么,我们需要的永远是销量、销量、销量,利润、利润、利润!”主编一生气,英语就带有浓厚的法语口音,“我们需要的正是能把高端商品铺展开的营销——毫无疑问,这女孩是这方面的天才!如果她只是恰好赶上市场变化的幸运儿,恰好遇到o,那个itgirl,和她互相成就,我绝不会这样和你说话,但你还不懂吗?就像是她刚才在t台上说的那样,她改变了市场!不是她遇到了市场,是市场遇到了她!”

“你在现场,上帝啊,在所有人之中你在现场,而你却等了一周以上没有和我说,直到我从纽约的杂志上看到。你在担心什么?我会因此拒绝她来巴黎发展,不为她举办时装秀?我会担心消费者,那些健忘的,可被操纵的群体对她的看法?”

是因为她在中国,被氛围感染,所以才担心上了根本不是问题的细枝末节?还是主编这样的顶尖人物,看问题的角度和她截然不同?得出的结论也完全两样,她看重的所谓‘气节’,在主编眼里根本比不过joe对市场判断的准确?sophie完全被吼懵了,一个又一个爆炸性的消息,把她轰炸得回不过神来。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拖延,现在我们必须和多少人争抢她的四大首秀?petit刚才给我打电话,他也看到了新闻——他要我保证能把她带到巴黎,你知道我们的时装周一向都更多是高定的舞台,而这个生意从08年以来就一直萎缩。噢,我简直能想到amy看到报道后的表情了,一个设计师同时又是模特,又是itgirl,亲自把她的衣服在三年内卖成了一个畅销品牌,用两种身份进行前所未有的创意营销,无中生有地培育出本土奢侈品市场?《voyage》纽约绝对不想错过这样的设计师,你知不知道这样的营销才华,这样的营销案例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时装秀是廉价的,营销才是永恒!”

这位不知看过多少创意大秀,见证过多少设计惊艳的品牌因创意不足而倒下的总监,显然因为她愚蠢的表现气得不轻,咆哮了好一通才勉强恢复理智,在电话中不容置疑地说,“立刻邀请她去巴黎!”

“我不知道是谁在爆这新闻,也许是她的敌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现在一定非常后悔,这完全是在给她造势!这么夸张的营销成功案例,一定会引起轰动,纽约绝对也会有人给她打电话,那个金钱城市会有更多人为她的营销案例疯狂——但我们有合作基础,现在纽约是深夜,我们的决策也比他们更快。在那些更唯利是图的bih们打电话来之前,我要你把邀约搞定,【韵的秀,从此一定要在巴黎开!”

被大声嚷嚷了几小时,sophie的耳朵到现在还在嗡嗡响,她好像喝醉了酒,脚步也有些虚浮,在惊诧外隐隐也有些担心——主编言之凿凿,断定纽约一定会有人打电话来‘挖角’,而她的迟疑则早已被joe捕捉,先犹豫的她,事实上已经失去了优先权,如果已经有人打来了电话,而joe已经和对方谈妥的话,该怎么办?带着这个坏消息回巴黎,她接下来的日子可就有得好捱了。

看到joe和david脸上的笑容似乎都没什么改变,她这才稍微放下心来,握过手一边掏录音笔——今天来这里,是为了完成被她一拖再拖的人物专访,之前敲定了今天,她还有点不情愿,因为这也意味着必须在今天给出答复,不能再拖。而现在她却很高兴自己把约会定在了此时,这样就不必绞尽脑汁地借口提前了。

“对了,关于巴黎的行程。”sophie很希望能自然地把这件事定下来,就仿佛从来没有过变数一样。“joe,你是想和我一起飞过去,还是稍后再来同我汇合?我刚才和主编通了电话,她对你的新秀印象深刻,很想要早点……见到你……”

这个说法,意思也就是主编对身份风波并不介意了,sophie的语调,到最后渐渐变得微弱:joe似乎有些疲倦,反应比平时慢,但david脸上,已经挂起了意味深长的含蓄微笑。

“噢,关于这件事。”

他含笑看了joe一眼,带着得体的歉疚,“是这样的,就在刚刚,我们已经收到了电话,纽约对这场秀的反响似乎也很强烈——yvon刚亲自打电话来,邀请joe过去做帕森斯的客座讲师,并且在纽约举办她的第一场四大时装秀……”

“yvon?”sophie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

“ay。”回答她的是joe,她还是一脸有点回不过神的表情,“帕森斯的ay,他是——”

她临时又把话咽了进去,明显地改了说法,这惹来david兴味的一瞥,“我是说,如果……当时我接下了帕森斯的offer的话,他……就会是我在帕森斯的导师……”om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209章 就看你怎么收场(5)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2你如北京美丽作者:玖月晞 3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4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