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8章 耳光

第8章 耳光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1w一件,不还价,搭配我定,指定搭配翻三倍包全身,喜欢的衣服打八折】

今天的青哥茶不思饭不想,在柜台后埋头苦思,对零售客也没了招呼兴趣,站内信发出去以后,他就是五分钟一刷网页,加上q瞬间,心脏都跳得快爆了——他还在苦思冥想该怎么写开场白才能拉近亲密度呢,一段信息就直接发了过来,都不带有半点掩饰的。

青哥看着都傻眼了:之前也不是没找过一些论坛发帖活跃的楼主来谈,想要让他们秀自家的衣服,但毕竟是个爱好者交流论坛,大部分楼主的心态也都比较清高,怎么都得绕来绕去,先混熟了,再开口说秀衣服,即使双方心知肚明,这层遮羞布也不能揭开。就这样,还不时有开口时被拒绝,前期人脉投入都打水漂的事。这里面的恩恩怨怨、门门道道,随便摆活一两个小时是不成问题的。

像是妖妖这样直接开价,还把价格报到这么高的贴主,青哥还真是第一次见,在这之前,有秀衣服也都是直接送衣服,给钱极为少见,即使有,最多也就是几百的辛苦费。现在价格直接拉高到一万……

一件衣服要走得不好,那也就是几千元的利润,砸手上的情况更是常见,起手就是一万,青哥是生意人不可能不敏感,他犹豫了至少五分钟,也不无试探妖妖的意思——要是他这边不回,那边主动开口,那就可以考虑稍稍还价了。

没想到他不回,妖妖那还真就没声音了,根本不着紧的样子,青哥屏了半天,实在没办法了——再说也是被竹子家逼的,一咬牙下了决心,“行,一万就一万,收到衣服几天出片发帖?”

妖妖那边倒诧异了,回过来,【你不还价?】

青哥做事就这点好,决心一下就不犹豫了。【不必,你值得,银货两讫也痛快,我只要求照片好】

【爽快,我喜欢,让你排第一顺位。】妖妖回得也快了,【要做哪款?上衣还是裤子?】

【……呃,上衣。】青哥满脑子想的就是和妖妖牵上线,现在被问得手忙脚乱的,想想发了一张杂志图过去,【这件,喜欢吗?】

【一般化,不能打折,】妖妖说话办事都透着斩钉截铁的味道,青哥气势被全面压制,【先发定金再商量款式,定金3k,支付宝是……】

什么都没有,光是商量定款式就要三千块,否则人家根本不惜的和你在这浪费时间的,这气势也是没谁了,青哥气得都笑了,但面上丝毫不露,一句话不多问,网页一开就给打过去。【好,已转,收到了吗?】

【收到了,】妖妖那边倒是慢了几秒钟才回话,【你叫……陈靛?】

【嗯?你怎么知道?】其实青哥倒不吃惊,他的支付宝帐号就是名字拼音,估计这边显示过去是靛的格式,他故作惊讶,【你认识我?】

【这辈子不认识。】妖妖的回话非常跳tone,有点神神叨叨的,不过她打字很快,在青哥注意到之前就丢下另一个炸弹。【你和香家是一个上游批发商拿货吧?】

【……嗯,他们告诉你的?】

【不是,但很好猜,店里扫一眼就能看出来。】

【现在同时和我说话的有20多家店主,多数都在打探价格和杀价,谁也不相信我的一个贴能值一万,你是付款最痛快的,平时交易量和香家也相当,我猜,你经常和香家在一家批发商拿货,是厂家喂养的大鱼吧?】

【也只有这样,你才会知道香家的成本价,知道一万不吃亏,至少给你留了80点以上的利润空间。】青哥现在已经怀疑妖妖是不是自己也专业做淘宝的了,她谈论起这些事那专业又毫不在乎的语气,不可能是那种最多只想得到性价比的小女生能说得出口的。【所以你知道我要这个价格理直气壮,知道我现在,值这个价。】

……他实在没法反驳,甚至有点和大上游商应酬时的感觉,战战兢兢的,只能老实回答,【你猜得很准……圈内的?】

【现在还不算。】妖妖的敲字速度一直非常快,好像她的思维速度很非人。【青哥,你这样包款来砸我的发帖,其实还是有风险,香家眼光刁,找了一件爆款,我不回避,如果下件不是爆款,恐怕你未必能回本。】

【而且我还有一个观点,你自己考虑我说得对不对——你挑衣服,眼光不如香家,刚才给我的杂志图我看了,我觉得不是爆款,也就是说,你亏本可能性比较大。】

青哥傻眼了:定金都收了,现在妖妖这口气是怎样?知道是他陈靛就不想合作了?

【那你是想退出吗?】见人说人话,妖妖风格直来直往,他也就直爽起来。

【不。】出人意料的是,妖妖的回话来得很快,【不知道你对另一种合作方式感不感兴趣。】

【什么方式?】青哥现在已经完全震惊到麻木了,从香家一举走掉上千件衣服开始,他的三观就一直处于被刷新的状态,现在只能凭本能随机应变。

电脑上很快跳出一行字。

【跳掉上游供货商,直接和厂家联系,我找搭配,定款式,我出工艺书,你出本金,做品控,然后我发帖宣传。】

【这一套所有单品的利润,我们五五分。】

五五分?

青哥出钱跑厂,后续还发货、售后,费时费力,她只是挑款发帖而已,唯一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也就是出工艺书了……就这样,双方要五五分?

从这个角度看,这个分成是有点贪婪了,但另一个角度看又天真得可笑——青哥找厂家,青哥的店,成本价多少,走了几件,有没有私下往外批发,利润是多少还不都是他一张嘴说了算?钱进的是他手里,什么时候分出去主动权完全在他,就是他拖着不给妖妖又能怎样?难道还去法院告他?

这个coco妖妖……说她天真,她贪得可怕,说她贪婪吧,她又天真得可笑。青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呆了半天,慢慢回,【啊?这个合作方式……你就不怕我黑你?】

【不怕。】那边的回复照样来得很快,斩钉截铁的笃定。【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你……认识我吗?】

【现在还不认识。】妖妖的话简直毫无逻辑,但她的自信是读得出来的,【但我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

……呃……

青哥没话说了,他看看屏幕,再扭头看看店里——再看看屏幕——来回几次以后,几乎是虚弱地按下了键盘,充满犹疑地回复。

【那……也可以,试试看?】

【嗯。】妖妖那边只简单回了一句,【挑好款,我会和你联络。】

她好像,从来就没怀疑过青哥会不会答应。

青哥看着她的头像由亮变黑,又瞪着屏幕许久,他吞咽了一下,又转头莫名其妙地打量了一圈自己的小店,虚弱地喃喃自语。

“怎么感觉……刚才好像做了个很重要的决定啊……嘶,我这……这怎么就答应了呢?”

#

乔韵关掉对话窗,一秒钟也没浪费就打开了网站开始找款——她比陈靛自己都更相信陈靛,她知道,以他的性格,是绝不会反悔的。

陈靛,她的前老板,也是日后tb原创服装品牌‘品青’的创始人,品青在原创品牌中一度名列前三,在她回归之前的最后一个双十一,他们在当天的销售额是破了两亿的,虽然和优衣库单日五亿不能比,但作为原创品牌来说,这个数字也足够震撼了。陈靛能在几年内把品青经营到这地步,当然不是无能之辈,乔韵作为他的左右手和合作伙伴,从他身上,确实学到了很多。

她也听说过他的起家史,陈靛以前就是做tb原单起来的,只是当时还是生手,在错综复杂的山寨原单市场吃过不少亏,后来一怒之下才转做原创,不过,当两人相识时,那都已经是旧事了,乔韵也不知道,自己居然会在这个时候遇到还在7p市场守着一间小店面的青哥。他又会是第一个接受报价,展现出过人胆识的合作商家。

冥冥中仿佛有一条看不见的线,在人和人之间牵,把她推着往前走,青哥的出现,让她的计划起码提前三个月,乔韵奇妙得一边上网一边忍不住笑,很快就找到一款衬衣给青哥发了过去,【这款怎么样,亚历山大王的新设计,有辨识度,搭配适当很出彩,最重要是工艺也不太复杂,做毁的可能性不大。】

青哥没多久就回话了,【这,好像不是很仙啊……】

他的反应,在乔韵意料之中,至少到目前为止,青哥都是以j省n市为根据地在发展生意——那里离s市很近,地理上是有优势的。而n市是日系厂牌生产线的集中地,所以s市这里的商家也是以日系为主,韩系原单要从靠海的s省q市找,而欧美系原单的流出地则多数都在g省d市。像是青哥这样做惯了日系衣服的店主,顾客群已经固定了,他们就是喜欢日本那边这几年流行的蕾丝雪纺仙衣,【所有的仙衣几乎都是重工,蕾丝多一条就是多一条手工费,第一次尝试,没必要砸太多钱吧?再说,日本的款,你能确保是独家吗?】

青哥没再说话,似乎还在考虑,毕竟投一款就是至少十多万元的成本,乔韵也不着急,她耐心地寻找着搭配的款式:上衣有了,但裤子还得找。在过去的十年里,牛仔裤的趋势是越来越紧身,裤腿越来越小,喇叭裤现在已经正式退流行了,现在的裤脚正从直筒往小脚转化,再过几年,牛仔也会大行其道。这个流行趋势大概要在2015年才会反弹为阔腿裤,开始新一轮的时尚循环,不过,在现在,小脚裤绝对是领先一步的选择,已经有几家时尚大牌决定引领这个潮流了,而她就是要选一款款式经典,已在国外潮人中走红,但尚未流行到国内的牛仔裤,在tb上开始引爆这个idea……

“乔韵,乔韵!”陈蓉蓉从门外走进来,乔韵反射性地盖下电脑,“啊?什么事啊?”

陈蓉蓉的目光在电脑上盘旋片刻,“院长办公室找你过去一趟——你手机是不是又关机了?说你电话打不通,找到我这边来了,白倩又不在,我特意从食堂跑回来找你。”

“噢,没电了。”乔韵拿起手机看看,“那麻烦你了,有说几点吗,还是让我现在过去?”

“就是让你现在过去,也没说什么事,”陈蓉蓉看看表,“快去吧,都11点多了,再晚人家该下班了。”

“蓉蓉,你吃过饭了吗?”接近午饭时间,第四节没课的同学开始串门了,楼道里人来人往,都在寻觅饭搭子。乔韵从人群里挤出去,匆匆赶往教学楼,心里其实已经料定会扑个空,没想到一进办公室,院长秘书居然还在,正襟危坐着打字,看到她只简单说一声,“进去吧,李院长和顾老师都在等你呢。”

乔韵心微微一沉,所有的好心情忽然不翼而飞——她大概已经明白院长叫她来干嘛了。

#

“乔韵是吧,坐。”

办公桌对面的位置已经被一个气哼哼的顾老师占据了,李院长倒是满客气的,半欠身子,作势要给乔韵再搬一张椅子,他呵呵笑,“第一次坐下来谈天啊——倒是早听过你名字了,咱们院的院花嘛,呵呵,顾老师的得意高徒——咱们这一届的尖子,帕森斯都申请上了,不错啊,未来的希望之星!听说你已经收到了,我这正恭喜顾教授呢,名门出高徒,名门出高徒!”

show(m_middle);

auzw.com 名门出高徒的顾教授抬高头哼了一声,送给高徒一个大白眼——她今年四十岁过半,生得精瘦,不免有点刻薄相,再加上挂科比率大,很自然有了顾阎王的名声。乔韵能讨到她的好,而不是因为美貌被打压,也被人目为异数——中年女教授总是不喜欢花头多多的漂亮女学生,这算是一条社交定理了。乔韵没读她的研究生,去申请帕森斯,在同学中也一度被议论过一阵,不无看乔韵好戏的意思:辜负了顾阎王的垂青,想必她自有手段收拾。

顾教授是不愉快,但出人意料,并没收拾乔韵,反而给她写了一封推荐信,她是中国设计届领军人物之一,这封推荐信,是国内学生能拿到的最好。只是现在,她的不愉快是当时知道乔韵要去帕森斯时的几倍,从乔韵进门到现在,顾教授一句话都没和她说。

“不过,我听人说,你虽然拿到入学许可,但却不打算去读?”李院长的关心还在继续,而且非常情真意切,“你是我们这一届出路最好的学生了,小乔,有什么困难你尽管和我说,学校不可能袖手的——是学费问题?帕森斯那边没奖学金也不要紧啊,学院里正要开设一个给杰出毕业生的奖学金,支持他们深造,你完全可以试着申请一下……”

‘学院里正要开设’,其实可以翻译为‘学院为你开设’,两年的学费也就是一百来万,对t大这样的学校来说根本是九牛一毛,就单单只是为了学院的面子,李院长都的确有动力这么操作,更何况……她不去帕森斯,是谁告诉他的?

秦巍的舅舅就是t大校长,李院长的积极,背后是不是有秦巍的影子?

他还没死心?还在不断往帕森斯这边,去累压筹码?

乔韵的眼神落在顾教授身上,她有一丝沉重,对秦巍的愤怒中带上了一点恨意:在国内混,她离不开顾教授,秦巍就一定要逼她现在当面和顾教授决裂?他一定要把她逼到这个份上?

“小乔,你也说说话啊,”李院长话说完,叫她了,他语气殷殷,“如果不是钱的问题,是家里有什么情况你也只管说,大家一起来想办法,不可能有过不了的难关!”

……把不去美国的原因推给家里?

这念头,只一秒就被乔韵否决,她在心底叹口气,但语气却依然冷静坚定。“院长,非常感谢你的关心。但我对自己的事业另有考量……帕森斯,我不会去读的。”

顿一顿,她加了一句,“秦巍那边,我也已经和他分手了。”

李院长有片刻愕然,脱口而出,“可——”

顾教授哼一声,似乎让他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的脸一下涨得通红——到底还是读书人,在同侪跟前露出点小心思,对李院长来说还是件丢脸的事。“你自己的恋爱就不要拿出来说了,乔同学。”

他停顿一下,手按在一份文件上,似乎在沉吟,过了一会,生硬地说,“去帕森斯的事情,强烈建议你还是考虑一下——别的没什么了,回去好好读书吧,你们到底还有一次期末考,临到毕业不容易,可别在学分上又出什么问题。”

哦,这是拿学位来威胁她了,乔韵的眉毛扬起来,她并不觉得愤怒,想发笑的冲动冷冰冰地流在胸口:只有被说中,才会如此恼羞成怒。李院长这样,真是有点没意思了,刚才的一点情分,现在全沦为做作。

她要回话,但顾教授这时候反而开口了。

“老李,你这就有点过头了吧。”她刚才丝毫没加入劝说她的行列,像是失望得不愿和乔韵说话,这时候反而为学生出头。“你这是什么意思,操纵教学?乔韵品学兼优,几门课平时成绩都很好,这个我是知道的,干嘛,你想拿毕业来卡我的学生?”

顾阎王扶了扶眼镜,双眸从镜片后锐利地射过一道光,“帕森斯就这么好?老李,还是说,你缺政绩缺到这地步了?你这个院长,已经不稳到这程度了?”

像这种大牛教授,被礼聘过来是给校方面子,在行政方面前是很强势的,火起来和院长拍桌子都常见,李院长在顾教授的冷言冷语下丢盔卸甲,乔韵抿唇微笑,低头当隐形人,好像什么都没听到。

“都几点了,吃饭去吧,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急躁。”顾教授最后还是轻轻拍了拍桌子,“乔韵不上帕森斯是她的损失,她不要学院帮忙,是她愚蠢,再强求难看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李院长唯唯诺诺,乔韵站起来跟着顾教授走出办公室,两人一路都没说话,乔韵在努力寻找理由,但却总是半途废然而止,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能让顾教授理解。

“你已经决定了?”在电梯前,顾教授总算开口,她扶扶眼镜,眼神直接刺进乔韵的皮肤之下,让她泛起轻微刺痒,有种被看透的不适感。

“……嗯。”到最后,千言万语还是只能化为点头,在顾教授跟前,乔韵总觉得自己矮了一头。“我觉得,帕森斯虽然好,但并不是太适合我的……职业规划。”

“不适合你的职业规划。”顾教授说,她笑笑,讥刺的意味让乔韵几乎不舒服地扭动起来,她重复这句话,就像是重复一个精致的笑话,“帕森斯,不适合你的职业规划。”

乔韵没说话,垂下头看脚尖,她这一世几乎很少失去主动,但此刻心虚得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

空气浓郁得几乎化为实质,顾教授深呼吸几次——出人意料,她竟又给了乔韵一次机会。

“那……你说说,你的职业规划是什么。”

“我……”乔韵倒恨不得她就这样失望地拂袖而去,顾教授越厚爱,她的肩膀就越抬不起来。

最终,她只能勉强说,“我会积累几年经验,然后开创我的个人品牌。”

她知道自己听起来是什么样:年少轻狂,无理由地藐视服装圣地,骄傲比才华更大。——也许的确如此,因为她确实无法想象自己该如何告诉顾教授真正的原因——正是因为她的才华不是那么的多,没有多到能让她适应帕森斯,她去读那所学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在前世,乔韵最后是品青的首席设计师,顾教授的所有学生里,她是销售额最高的一个,她在设计上是有点天分的,至少是有点商业天分。但这资历,依然不能让她在顾教授的寿筵上抬起头来,她依然是那个让人同情的逃兵,顾教授最失败的门生,她从帕森斯落荒而逃——对顾教授这样的人来说,销售额算什么,她要的,是那种历经艰辛风雨,依然屹立不倒,在暴风骤雨中成材的设计师,而她,从退学的那天起,就成了她的失望,像顾教授这样的人,宽容不了懦弱。

此刻她的心虚在顾教授眼里也一样无所遁形,她摇摇头,不掩失望。“已经想好了?”

乔韵逼迫自己点头,“想好了。”

顾教授不说话了,过一会,似乎是自言自语。“我了解你,拿定了主意,你就不会听劝。”

所以,这件事已经是铁板钉钉了——乔韵先看不上她的研究生,去申了帕森斯,现在,又因为感到帕森斯不适合自己的事业,不去读,要去‘累计经验,开创个人品牌’。

顾教授宽容不了懦弱,也宽容不了轻浮和自大、反复和轻佻。她的呼吸声都充满忍耐——但,她对乔韵是真的很有感情,对话已进展到这样,平静了一阵,她居然还多问了一句,“那你所谓的,积累经验,打算从何做起?”

是回答‘还没计划’更糟,还是说实话更糟?乔韵几乎无法判断,她苦笑着,还是说了实话,“我对淘宝服装的商业模式很有兴趣——老师。”

顾教授低头叹气的动作被她暂停,她瞥乔韵,乔韵也看着她,试图用眼神传递自己的坚定。

“我知道,这么说您也许不会相信——您和我一样,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就不会动摇,但……”

她想到顾教授第一次批改她的作业,特意把她找过去要看看她,‘你有点慧根’,想到她曾对她的指点,在她尖锐的性格之外,尽量传递知识的努力,想到顾教授忍着冒犯给她写推荐信的表情——对顾教授来说,承认自己的教学环境不如帕森斯,不是容易的事,但为了乔韵,那封信她还是写了。乔韵一直以来都不是天才型学生,顾教授给了她很强的信心,从顾教授身上,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才华的力量。

而她后来还是让她失望了,她没能成为顾教授期望的栋梁之才,从设计的第一线撤退,逃到tb商业女装里安身。

乔韵觉得自己正在挽救一场必然的失败,就像是回到过去,在泰坦尼克号上目睹它再一次撞上冰山,这艘船太大,她的超能力也无法让她转弯。顾教授的骄傲和清高,让她的努力显得很愚蠢,但她依然在尝试,“老师,我想说的是,我真的知道我在做什么……这是对我来说最好的选择,我没有放弃设计,只是……选择了一条不那么正统的路,但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会继续努力——”

她知道自己听起来像是什么样,大学刚毕业,只有一点小才华,执拗又自大,靠年少情况蔑视着权威,这种天真的放言根本只是笑话——

而顾教授对这种青涩的容忍一向很低,她打断乔韵。

“但你现在已经让我失望了。”

刚才那仅有的感情流露现在反而全都收了起来,顾教授看进乔韵眼睛里,平静的摇摇头,做最后叮嘱。“以后对别人,别说你是我的学生。”

‘叮’的一声,电梯来了,顾教授走进去,乔韵站在门外没有进去,两人隔着门扉对视数秒,顾教授表情平静无波,像是对这程度的失望已司空见惯。

她按下关门键。

乔韵在电梯前站了几分钟,才转身往楼梯间里走,她别了一下,差点没从楼梯上滚下去,狼狈抓住扶手,来来往往的学生都好奇地看她。

以顾教授的骄傲性格,看错了人,其实她的屈辱感是最强的,根本无需别人来刺激,她自己就能完成自我羞辱的过程……既然如此,对她彻底失望,其实也不奇怪。这个冲突,也许迟早要来的,现在爆发也好,总比几个月之后,顾教授满心以为她已经前往纽约,却得知她根本没去时再来爆发要好得多。乔韵一路都在自我说服:其实真没什么,其实早料到了——

但这并未能阻止,在看到秦巍的刹那,燃起的熊熊怒火。

秦巍就等在教学楼边上,双手插兜,姿态潇洒随意,黑发垂在眼前,不经意地带出几分典雅,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都在看他,但他的眼神,只有在看到乔韵时才有波动,他的眉宇也才会真正柔软——

乔韵几大步欺上去,把所有的愤怒都化作了甩向秦巍的一个耳光。在他能开口前,把他所有的高兴和温柔都打散。

“都已经说得那么清楚了,你是没听懂吗?你的智商是不是有问题?”

“你能不能别再管我的事了?”她咬着牙问,“我们已经分手了,秦巍,你能不能,别,再,管我的闲事了?”

顾教授那彻骨的失望眼神,还在眼前回荡,这是她第二次辜负了她的期待。

“现在好了,因为你,我可能不能毕业。”她低声问,不顾来往行人诧异的目光,“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啊?你是不是就想要这样折腾我?”

她没太多打人的经验,耳光甩飞了,只有指尖掠过,指甲留下几道红痕,但依然把秦巍打到失神,他抚着脸颊,骇然凝望她,一时没有答话。

“那我现在就给你这个答案。”乔韵说,他的慌乱给她带来无形的快感,让她想要咬着牙皱着眉笑,这狠得痛彻心扉,“你搞,你继续搞我好了,拿不到毕业证又怎么样,我不在乎……我看看你还能怎么搞我,还能怎么作——”

“我告诉你,秦巍,你尽管作,你再作,也作不回我心里!我心里已经没你了,我们分手了,你听清楚没有?我、们、分、手、了——我希望你,能,马上,从我的世界里滚出去!”

所有人都在看,都在听她尖锐的宣言,这句话乘了风,在一夕之间,传遍了整个t大。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8章 耳光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2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3许你万丈光芒作者:囧囧有妖 4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5一片冰心在玉壶作者:蓝色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