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0章 一言不合,开干

第10章 一言不合,开干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这款小方包对任何一个时尚潮人来说大概都不陌生,它诞生在1996年,20年来流行不辍,和香奈儿2.55,爱马仕一样,都属于品牌每年都会生产的稳定畅销款。而有趣的是,它在中国走红的过程,同最初爆火的缘由微妙呼应:在乔韵原来的历史里,在中国是认知度最高的包款之一,每年在中国区域的销量都是一枝独秀,这主要是因为某个代表性网红博主背过它,让它一下进入了国内那些刚刚开始富裕,却对时尚一无所知的有钱小姑娘眼帘,而最开始成为人们的话题,也是因为它曾荣幸地成为法国总统夫人赠送给戴安娜王妃的礼物,并被她挽着参加了探访孤儿院的慈善活动,登上全球头条,一下就引燃全球,成为了dior代表性的款式之一。

它的售价,在最便宜的欧洲大约是两万左右,奢侈品的定价通常全球统一,不会有明显差价,国内这边贵个汇率差,基础款两万出头,樱花粉这限量色要更贵,27000——目前它还没火起来,仍然只是芸芸众包中普通的一款,限量色居然还有货,矗立在橱窗中熠熠生辉,灯光下,它可能的瑕疵被抹去,凑再近也看不到线头,dior家的品控还是不错的,至少比一样的成品好点……

有人在她耳边很有礼貌的咳嗽,乔韵回过神,和店员对上眼睛——她已经站了很久,但一直没人前来照应,今晚是周五,奢侈品店一样客似云来,像她这样穿着白t和哈伦裤,脚上人字拖不超过20元的顾客,当然不在优先服务名单上。

“小姐,喜欢的话,”b市的服务业水准是很有名的,即使奢侈品店的水平也受牵连,和别市同行比要更粗放,但这位店员似乎并不势利,他的笑容就和声音一样软,带点南方调子,像是溪水里刚捞出来的鹅卵石,凉凉的,但不冰,听起来很舒服。“要不要拿出来试一试呢?”

两万多不算大钱,但对学生来说也不是小数目,这钱,乔韵现在有——她做网红开价虽然高,但小香家那款妖衣走得实在是好,肯用一万块来试水的原单店主依然络绎不绝,乔韵挑款很严格,最近只接了五套左右,这也足以让她手里有个七八万现金了,还不计家里打来的生活费。对于一个大学刚毕业的社会新鲜人来说,这是一笔挺可观的小财富,再算上十分光辉的未来,她似乎有足够的理由小小的奢侈一下——

但……

这是她性格中的弱点,乔韵充分地意识到这点,她的钱,有许多种更好的花法,犯不着和自己置气。秦巍已经和她分手了,被她甩掉的,想要复合,又被她甩一次。绝情的是她,想要挽回面子的是秦巍,攻守之势分明,越在乎,越说明在这次隐形的较量中自己已处于下风。

但——

乔韵摇摇头,笑了,“拿吧拿吧,那个樱花粉的拿下来看看。”

“好。”店员二话不说,把包拿出来,带她到全身镜前面,“这颜色是本季限定,小姐眼光真准,不过,如果您想要多搭配几个颜色参考,我也推荐红色,您肤色白,红色更显气质。”

做销售的都靠一张嘴,厂牌逼格高低改变不了本质,但这店员每句话都很真诚,似乎蕴含特别的魔力,可以轻易打动人心。他没有什么出格的言语,只凭借安详的举止,自然而然就吸引到充分的尊重和注意力,乔韵不禁定睛打量他,她语气里那些尖锐的、不稳定的情绪渐渐平复。“漆皮红也是本季限定吧,那也麻烦——”

店员含笑说,“您叫我就可以了。”

“,麻烦你拿来看看。”

不太高,不会超过178,他皮肤细白,总体形象与声音和气质统一,举手投足,文秀悦目,对眼睛是不错的款待。乔韵注意到他没带名牌,看来不是固定的一线销售岗,这个猜测在他入库拿包的时候得到证实,像是dior这档次的店铺,一般所见即所得,你在展示柜里看到什么,它能提供给一般客户的款式和颜色就只有什么,更多的稀有款式和限量色都存在库房里,或者是被定了,或者是专供老客户内部销售,像她这样随机进来,穿着又平凡,望之不似人上人的客人,侍奉得太殷勤也没有成单可能,给与过高待遇,事后是要被说的——事前也少不得暗暗请示一下,这店员居然就这样闪了进去,拿了一个红色漆皮出来,没有招惹到同侪半点异样的眼神。

乔韵拿过小包,挎在肩上侧身看了看,也承认店员有审美,她皮肤白,黑发编成斜辫子垂在胸前,的白t掖在裤子里,哈伦裤有点松垮的感觉,配合人字拖,这个小红包一拿,画龙点睛,一下把有点小叛逆,小嬉皮的感觉点出来,一下从邋遢家居女变成可上的潮人,且红色衬肤白,气质更美艳,确确实实,要比那梦幻的樱花粉更适合她。

更适合她,但却未必更适合coco妖妖,乔韵对比半天,还是略带遗憾地决定,“把那个樱花粉的包起来吧。”

挑起眉,隐约不赞成,“你确定?”

他的语气已很随意,越过商业关系,有点朋友的感觉,乔韵被逗笑了,“我买这个不是对你更好?红色这个,藏得这么好,是准备给大客户看的吧,卖给我你怎么对大客户交代。”

“仓库里还藏了一个。”压低声音,有点推心置腹的意思,“确实是有两个大客户都想看款,不过,其实一个库存也足够交差了——也许还更好,有竞争,走得更快。”

他半开玩笑,“小姐,就当帮帮我,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搞时尚的人容易走两个极端——物欲很重,看到优秀的设计就恨不得拿下好好欣赏,把自己打扮成审美中理想的模样,或者干脆过分注重精神境界,喜欢的都是买不起的名画,穿不上的高级定制,反而对奢侈品很漠然。乔韵介于两者之间,她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当然喜欢一切能让自己更漂亮的东西,那种物欲,从心底流淌出来,是每个女人最本源的欲.望,没有人不是它的奴隶。她的眼神在正红色(这么正的红,山寨永远也仿不出来)的漆皮上流连忘返,差一点点就要【一款二色入】,但最终把持住自己,慧剑斩情丝,“我知道红色更衬我……但我买粉色有用意,好了好了,别诱惑我,把它拿进去——这也是为你好,不然你要被店长骂的。”

耸耸肩,一副【虽然我仍惋惜,但你是客户】的表情,转身交代同事去包货,自己来给乔韵做付款。他给乔韵一张自己的名片,“以后要是对我们的新款感兴趣,可以随时联系我。”

的中文名挺好听,傅展,他的职位让乔韵有点小小吃惊,【er】,他是这家店的店长——直觉判断,傅展的年纪不会大过她多少,她还以为他是这家店的新晋员工,尚在实习期,还没混到能带名牌的地步呢。

和一般人想得不同,奢侈品导购也并非个个都是极高素质,来源也是五花八门,只是经过严格培训而已,只有高中学历的导购比比皆是,他们通常也很少有离开一线的机会,和藏在门店后的系统属于两个生态圈,很难跨过去转职。整个门店系统大约也只有店长例外,对学历、专业背景和从业资历——尤其是从业资历都有要求,傅不会超过25岁,就能在全b市最热的地段做店长?

接名片时,她的手指无意间碰到了他的,两个人一时谁都没松手,维持接与递的姿势,眼神对碰,乔韵没掩藏自己的诧异,傅展也没有装作自己没看出来。

“既然知道我是店长了——乔小姐,真的不再考虑红色?”他问,又笑了起来,乔韵发现他的笑容应该经过多次练习,傅展浑身上下都充满经受过严格教育的痕迹,他的文雅是在诸多条条框框下活了太久,能在呼吸间游刃有余的文雅。

刚才刷卡的时候,他已经记下了她的姓。

乔韵缓缓摇头,她笑起来,“好了,真的别诱惑我了,我买粉色真、的是有用处的。”

“好吧。”傅展又那样文雅地笑起来,他的笑是很有效的信息压缩软件,把连篇累牍的打趣和善意都挤在一个动作里,【看得出来你真的很喜欢红色】,【虽然我很想多问但我知道分寸】,他缩手,把名片留在乔韵手里,包装袋递给她,“保持联系,乔小姐。”

直到他撤离,乔韵才意识到刚才指尖微凉的触感,来自他的皮肤。

她拎着包装袋,有点困惑地走出专卖店——她当然不是困惑于自己为什么能享受到特殊待遇,人生得美,走到哪里都受优待,这句话实在是真理中的真理中的真理,不就是靠刷脸去买了个本来买不到的限量包吗,算什么?不过dior而已,在爱马仕找个直男店员出来,乔韵都有信心不攒经验值就定到一个>

她的困惑,也许不是因为的特别优待,而是因为他的特别克制,他表现出的急切,和对她的优待程度并不成正比。这漆皮红,可能全亚太也就只有两三个,给了她一个,万一两个vip都看上了怎么办?固然竞争感能帮助客户更快下决定,但竞争失败的那个也反而容易抱怨。她又不是游离客户,由她买走樱花粉,皆大欢喜,傅展一直劝她买漆皮红,原因她吃得准,很单纯,就是因为她背漆皮红好看。

show(m_middle);

auzw.com 生意人在商言商,她能让他如此另眼相看,想来傅展对她是很来电了,但他却一点也不急切,抛出所有翎子她依然有些冷淡,他似乎也不在意,还是那么自信文雅地对她释放善意。

就这么笃定她会再回来联系?

把手里洁白的名片来回翻看两次,乔韵忽然意识到,她已经把这个人琢磨了好几分钟。从这角度来说,他倒是没花什么成本,就轻轻松松地在那些如过江之鲫般的追求者里脱颖而出了。

她笑了笑,把名片往包里一丢,不再去想这个人,掂掂包装袋,对司机说了租房的地址,今晚带着奢侈品,就不回学校了,以免落入同学眼里,又生口舌。她最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在自己的计划成功之前,被秦巍知道自己也买了一个樱花粉。

“姑娘,心情很好啊。”司机从后照镜里看她一眼,熟练地点开了自己的吹水技能,“买了名牌包是吧?了不起,这个啥牌子,雕?肯定挺贵——”

活在b市的人,如果不学会屏蔽出租车司机的吹水,生活质量肯定会受到影响,乔韵面带礼貌微笑,其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倒是开场白让她一怔。

看看后照镜里的自己,她轻轻点了点嘴唇,果然,不知什么时候,嘴角沉郁的线条已经消散,现在的她,粉唇含笑,眉宇飞扬,看起来就像是每一个在青春年华里,尽情享受的女生。

回到租屋,打开包装盒,把小包丢在床上,垂眸端详时,涌上心头的回忆除了夕阳下秦巍与的携手,还有傅大卫对她使眼色,殷勤劝服她买红色的急切,乔韵坐在床边,想半天,笑了。

傅展是吧,算他有点本事,这男人,她记住了。

下一刻,伸个懒腰,什么秦巍啊傅展啊,全都抛诸脑后,她打开电脑,看青哥在线,直接敲过去,【样衣收到了,手感很棒,但我手头已无原版,你觉得和原版布料相似度多少?】她暗暗提醒自己,下次要给自己留点布料。

【九成五以上。】青哥那边的回复也很快,【你看到我给你寄了两件?其中一件是水洗过两次再去做的,会更靠近原版的透明,但比原版薄,采用哪个工艺更好?】

【水洗一道就够了,还有一道可以自己洗,就说工厂有忌讳,不会出到和原版一模一样。】乔韵毫不犹豫地下了决定,【有一定的瑕疵更容易让人信服。对了,搭配款你选好没,我指定的那条裤子你找到出货厂家了吗?】

【已经找到了,但拿的量还没谈妥。】青哥发了个表情过来,【这个单的确就多了200条,我已经全包了,但料想还是不够,又不敢多加,害怕引起别家警觉。】

【衬衫的单肯定是你自家工厂做?没有工艺书走漏的可能吧?】乔韵盯问,得到肯定回复后,她稍松一口气,【什么时候能出大货?】

【这工艺不太难,你这边没问题的话,半个月内可以出第一批一千件了。】青哥那边顿了一下才打字,【不过这是把别的单往后拖……现在已经是六月中,南方快入夏了,妖妖,你看这个上市时间……】

从青哥的表现来看,虽然投入重金,但他多少有点临阵怯场,总觉得准备尚且不足。当然这考量也不算不稳妥:小香家一炮打响,造了个妖款之后,这半个月乔韵只是再po过三个帖子,其中两个帖子还是她自行购买的搭配,当然所有单品也是瞬间脱销——但,这几件店的库存本来就不多,几十上百件,并不值得参考,而按tb现在的服务,也很难统计出同款的总销量(现在还没人在标题上打出妖妖同款来招徕生意)。至于那个广告贴,对方准备的五百件库存里,小码同色的已经脱销了,但还有200件l号、异色款在架上,所以乔韵现在的市场价值并非一路飙升,反而是有点问号的,一万块广告费当然赚得回来,但余下的利润还有多少?值得这么操心吗?目前过来接触的很多原单商家,已经尝试坚持还价。总的说来,如果再不出爆款,那六七万的第一桶金很可能就是一锤子买卖了。

在现在这个年代,说到网红经济,没有人会比乔韵更懂行,甚至连广告款的大码滞销都已有所预料,广告贴的发帖频率也早有腹案,只是法不轻传,这种门道当然不会随便对外人传授预警,所以,她对未来仍充满信心,只是也认可自己尚需要一定时间的积淀。在她原有的世界里,最后把生意做大的网红,泰半都有四到五年的人气积淀期,大额变现多数是后期的事。她现在是要强行把这个积淀期压缩到一年走完,太仓促不是不行,但难免处处捉襟见肘,不能做到完美。

但是……

白皙纤嫩的手指敲着下巴,那双流光溢彩的杏仁眼转到床上的樱花粉小包包,再转回来。

乔韵从来不否认,她欲.望很重,各种人性的弱点也许她都有一点,好胜心、虚荣心、色.欲心,她活得浓墨重彩,各种欲.望熏心,她想要华服美饰,想要钱,想要高富帅挽着她的手走进同学会,漫不经心地压过所有人一头,这都是人性最本真的渴望,她从不以此为耻,一向活得坦荡荡,这才够劲。

她最喜欢什么?

所以,被问到这问题时,她可以不羞愧地承认,她很浅薄,虽然这么多事都可以激起她对生命的热情,但她最喜欢的还是撕逼扯**,看谁不顺眼,真刀真枪,去干、去干、去干。

唯一能压过撕逼**的,就只有,对成功的渴望。她想要成功,她太想要成功了,等了两辈子才等来这么个机会,一分一秒,她都不愿意错过,只争朝夕,这紧迫感她从未失落。

而现在,你告诉她,有一个计划,能把这二者合二为一,融为一体?

在最短的时间内迈上一个台阶?同时把秦巍踩落,让他那一眼沦为笑柄?

风险很大,乔韵知道,她极度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但是,她什么时候怕过风险?她是那个为了能和秦巍在一起,拼尽一切的女孩,她怎么会因为一次受伤就怕起风险?

她绝不会,绝不会让秦巍把她影响到这地步。

【不。】秀指敲出回复,斩钉截铁,【就在半个月后,出大货那天发帖。】

【啊?】青哥犹豫了,【那都六月末,南方入梅了——】

【信不信我?】那边的回复很简短,但充满霸气,青哥被噎得几乎无法答话,他犹豫半晌,反复衡量利弊,最终放弃地叹口气。

【信。那就半个月后上,不废话。】

【很好,你没有让我失望。】那边对他的反应也很满意,青哥有时候真奇怪,这么一个小小的,秀气的女孩子,照片里那么温婉,现实里,她是哪来的这么大的气魄?

【我也不会让你失望的,青哥,你就安心等,看我是怎么在30度高温里,把一件长袖衬衫,卖、上、青、天。】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0章 一言不合,开干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狐妖小红娘作者:季白 2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3你若盛开作者:沉闇 4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5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